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骤然转变 遭遇杀手
    比起佳宁的违心之语,和暗暗冷笑,程飞羽心里是真的很甜蜜,“若兰,你是我心爱的人,说什么谢!”

    “为你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我不会让你嫁给上官弘玦的,我一定会带你走,让你做我的太子妃!”

    报仇有望,佳宁心情甚好,“那我就等着看上官玉珏被你收拾了!”

    “等你为我报了仇以后,我们就远走高飞,离开这里!”

    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单冰煜的低喝,“谁!”

    程飞羽和佳宁赶紧分开,却见不远处走来一人!

    一身黑色锦袍加身,面容有几分憔悴,正是佳宁口中所说的上官玉珏!

    现在,体内毒素已解,佳宁有恃无恐,垂了垂眼眸,没有说话,连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都不给他了!

    呵呵,这段日子以来,为了上次她扑进上官玉珏怀里的事,太子应该没少难为他,也算暂时为自己出了一口气!

    上官玉珏飞身过来,见佳宁和程飞羽搂搂抱抱!

    看着程飞羽,眼中一片怒火,“耶律飞羽,你这无耻之徒,竟敢轻薄芊芊!”

    在上官玉珏心里,佳宁是他妻子芊芊,和他真心相爱!

    其他男人只要和佳宁在一起,肯定都不是她自愿的,自然是这野男人欺负了他的妻子!

    单冰煜进宫是经过易容改装的,如果不是佳宁和他太熟悉,也不会发现他就是单冰煜!

    所以,上官玉珏只当他是一个普通侍卫,并未过多注意!

    单冰煜和上官玉珏有夺妻之恨,如果这里不是大晋国皇宫,说不定都会冲上来捅了上官玉珏!

    程飞羽看着上官玉珏那一副,被人夺走妻子的模样!

    冷哼一声,“若兰现在是大晋国的太子妃吧,和你七王爷有什么关系?”

    上官玉珏狠狠瞪着程飞羽一眼,关切地看着佳宁,“芊芊,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佳宁摇了摇头,看着上官玉珏一脸深情思念的神情!

    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有劳七王爷关心,本郡主很好!”

    见佳宁这说话的语气态度,上官玉珏怔了怔,“芊芊,你怎么了,你我许久未见,你怎么如此态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佳宁冷冷的看着他,“那七王爷认为,我该对你是什么态度?”

    “你别忘了,我现在是你二哥未来的太子妃!”

    “七王爷无事我就要回去了,我久不回去,怕是你二哥会着急!”

    佳宁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没和任何人打招呼!

    上官玉珏当然不会这么容易让她走,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芊芊,你怎么了?我是珏,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佳宁挑眉看着他,很认真的回答,“我认得你,大晋国七王爷上官玉珏,我没记错吧!”

    “请七王爷放手,男女授受不亲,要是被你二哥看见,我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上官玉珏简直被佳宁的态度打击的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伸手一指一旁的程飞羽,“芊芊,是不是这个男人,是不是他强迫了你什么?”

    佳宁一把甩开他的手,“强迫又怎样?不强迫又怎样?你能为我做什么?”

    “抗衡你二哥,还是宰了大辽国太子?所以,我现在只想好好保护我自己,你们都自便吧!”

    佳宁说完,挥袖离开,程飞羽对单冰煜点了点头!

    单冰煜挥挥手,一阵气流划过,迷迷糊糊的小丫鬟,立刻恢复了神智!

    跟在,佳宁身后离开,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少了一段记忆!

    上官玉珏没有在纠缠佳宁,狠狠的看着程飞羽!

    整张脸戾气乍现,“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对她怎么样了,所以她才变成这样?”

    程飞羽不屑的哼了一声,“到底是我对她怎样了,还是你对她怎样了!”

    “你不会忘了,你对她都做过什么吧?上官玉珏,你有今天,还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既然七王爷喝多了,在这醒酒,本殿下就不奉陪了,告辞!”

    程飞羽说完,转身离开,独留上官玉珏一个人悲愤交加,狠狠握着拳头,站在原地!

    他真的已经很努力了,想尽一切办法奠定自己的脚步,可还是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子!

    也许,芊芊说的是对的,是他太无能了,根本争不过二哥,也争不过耶律飞羽,芊芊一定很怪他吧?

    可他不会放弃的,他一定要在最短时间,翻身做主,让芊芊回到他的身边!

    只有这样,芊芊才能原谅他,不会怪他太无能,上官玉珏缓了一会,平复好情绪,才再度回到大殿!

    在佳宁回来,上官弘玦问道,“怎么样,出去透透气?好些了吗?”

    佳宁微一点头,见他脸色也有几分红润,一看就是喝了不少!

    “殿下,你今天喝的太多了,我扶你出去醒醒酒吧?”

    上官弘玦点点头,“也好!”今天有不少人向他敬酒,尤其是耶律飞羽,像是故意要灌他一样!

    一杯又一杯的朝他敬酒,虽然他酒量不错,可喝了这么多,还是有些难受的,眼前都花了!

    佳宁身量纤细,费力的扶着步履有些不稳的上官弘玦,往殿外走去!

    上官弘玦的确喝了不少,走路都不走直线了,歪歪斜斜的!

    佳宁身材娇小,有些扶不住他,上官弘玦高大的身子,一个不稳压向佳宁,两人居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佳宁的身子险些被他压倒,被一双大手及时扶住,抬眼看去,却是那位大蒙太子蒙天浩!

    礼貌地道了声谢,“多谢大蒙太子!”

    蒙天浩文质彬彬的说,“郡主多礼了,这是要扶上官兄出去醒酒吗?”

    佳宁有些费力的扶着上官弘玦,“是啊,殿下的侍卫都在外面,这段路只好我扶着他了!”

    “这样啊,那本殿下帮郡主扶上官兄出去吧!”蒙天浩很好心的提出要帮忙。

    “那就多谢了!”佳宁没有拒绝,上官弘玦喝的晕晕乎乎,她一个人的确有点扶不住,有个人帮忙是最好了!

    蒙天浩和佳宁一左一右,扶着上官弘玦来到门口!

    佳宁赶紧召唤侍卫过来帮忙,几人将他一起扶到偏殿歇息!

    浮光殿到偏殿,有一段距离,上官弘玦喝的有点多!

    出门一见风,醉意更浓,竟有些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

    好容易扶他到偏殿的榻上躺好,他已经沉沉睡去了,也不知他怎么会把自己喝成这个样子!

    下人端过一碗醒酒汤,佳宁端着,一勺一勺地喂给上官弘玦,希望一会让他醒醒酒!

    浮光殿里,的宫宴还在继续,众人推杯换盏,欣赏着歌舞,好不热闹!

    见佳宁照顾着上官弘玦,体贴细致,蒙天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鹰眸闪过一道光芒,“本殿下心中有一疑问,不知郡主可否解答?”

    没想到他还没走,但人家问了,佳宁也不好没有礼貌,只能说道,“太子尽管问就是!”

    蒙天浩一双鹰般的眼眸,泛起一阵笑意,却不达眼底!

    “本殿下只是很想明白,郡主是如何圈住这两个的,让他们对你都如此死心塌地!”

    佳宁眸色一变,顿时沉下脸来,“太子说笑了,本郡主不知道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请太子慎言!”

    蒙天浩充满侵略感的目光,落在佳宁身上,“本太子是不是说笑,郡主心中自然有数!”

    “既然郡主忙着照顾夫君,本殿下就不多打扰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偏殿门口,佳宁心中一阵七上八下,这男人怎么知道她的事情?

    他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难道是之前他们发生的纠缠,被这男人看到了?

    该死的,也不知道这死男人说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搞得她心慌慌的!

    一场晚宴结束,宾主尽欢,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的!

    因为上官弘玦喝多了,佳宁没有再出去,一直在这里陪着他!

    也不知是上官弘玦是喝了多少酒,晚宴结束,他都没有醒过来,醒酒汤也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见儿子喝成这样,皇帝特地准许他们今晚留在宫中过夜,明日再回太子府!

    佳宁和贴身丫鬟一起帮上官弘玦脱了衣服,让他睡得舒服点,佳宁自己却睡不着!

    她本不喜酒气,身边的男人满身酒气,她还不想那么快上床睡觉!

    眼前人影一闪,下一秒,房中立了一个黑衣人,而且是个黑衣蒙面人!

    佳宁一惊,刚想大喊,黑衣蒙面人一把捂住她的嘴!

    从他身上的气息,佳宁感觉得出来,她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不是单冰煜和程飞羽他们来了!

    男人眼目十分凶狠,手中利光一闪,一把锋利的长剑出现在手中,样子竟是要将佳宁一招毙命!

    祸从天降,佳宁从未想过,自己会在皇宫中,招来如此杀身之祸!

    一双大眼可怜的看着男人,向他摇了摇头,满眼写着“不要杀我”四个大字!

    凶狠的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犹豫,见他似乎有所松动,佳宁的目光变得更加可怜哀戚!

    男人终于松动了,一手封住佳宁的穴道,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声音低沉而具有磁性,显然是经过了变声!

    抬手一指床上的上官弘玦,“我问你,这可是你大晋国的太子?”

    佳宁心中一沉,难道他是来杀上官弘玦的?

    可如果今天上官弘玦死在这,怕是她也难辞其咎!

    佳宁点了点头,满脸乞求的看着男人,眼神中,向他透出某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