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下定决心 要你的侍妾
    姬水寒又试探的问道,“我想问你一件事,曾经,有没有人给你吃过什么药!”

    “或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你还能想起来吗?”

    佳宁目光微转,看着他,“你为什么会这么问?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阿木和无极,是作为侍卫一样的存在,并没有资格开口质问主子的事!

    只是默默守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当然,他们也是很关心这件事的!

    蓝暖玉此刻,却十分出人意料的为姬水寒解释起来,“之前阎王敌为你把脉!”

    “检查出你体内残留一定的毒素,所以我们才想问问,是不是有人另外给你吃过什么?”

    佳宁蹙了蹙眉头,她体内并没有残留什么毒素啊!

    她为自己把过脉的,以前上官玉珏给她下的毒早就解了!

    “我体内并没有残留什么毒素!”

    看着周围几个人奇怪的表情,佳宁垂下眼!

    心里多少明白一些,他们为什么会这样看着她了!

    阎王敌是江湖第一神医,既然之前已经为她把过脉了!

    那她身体是什么样的状况,他们一定已经知道了!

    那就没什么好遮掩的了,反正事情都过去了,还能怎么样呢?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了,我以前的确吃过一些药,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

    蓝暖玉心中一痛,声音中都带着沉痛,“若兰,你一切都知道,那绝育的药,是你自己吃的?”

    推开他关切的手,佳宁面容沉静下来,“是,我当初是什么样的情况,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想,你应该能明白,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在那两个人手里,会是什么样下场!”

    蓝暖玉的唇抖了抖,看着佳宁面无表情的脸!

    “阎王敌说,你服用过一段时间调理身体的药,那药,也是你自己喝的吗?”

    佳宁表情变得更加冷漠,“那药是你二哥给我喝的,我的确知道他给我喝的是什么药!‘’

    ‘’可我要是不喝,你认为他会放过我吗?他会给我硬灌!”

    “反正都是要喝的,我也不想再反抗,你还想问什么?”

    蓝暖玉心疼的无以复加,为了逃离七哥,她毁了自己的一辈子,转到了二哥府中!

    他从未想过,一向在女人温柔有加的二哥,居然会给若兰喝这种药!

    都是他太无能了,居然没能早点把若兰救走!

    蓝暖玉深深呼出一口气,不顾佳宁的挣扎,将她抱在怀里!

    “都是我不好,是我太无能了,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二哥是这么对你的!‘’

    ‘’我以为他一直对你很好,早知道,无论用什么方法,我也会把你带走!”

    佳宁冷冷地推开他,“不需要你跟我道歉,你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我,我不怪任何人!‘’

    ‘’我不想再听这些,我现在想静一静,谁再出现在我面前,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感觉到佳宁从他身边擦身而过,阿木简直心痛的无以复加!

    双拳紧紧握着,却又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

    怀中失去了那抹温度,让蓝暖玉更加能明白!

    虽然他和佳宁曾经以音律相交,心意相通!

    但佳宁身上发生的太多事情,他都不知道,是他知道的太晚了!

    如果他能早些救她脱离苦海,相信,若兰也不会如此冷言以对!

    佳宁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不敢跟着!

    姬水寒只吩咐天魔教里的人,不要让若兰离开天魔教!

    其他的,让她随意走动,有了上次的教训,他们真的不敢再赌,若兰会不会再出什么危险!

    佳宁自然不会傻到,再跑出天魔教发泄情绪!

    她现在无比冷静,沈千浪那一块,她没有去管,她最担心的是爹的情况!

    佳宁独自一个人来找阎王敌,打听了天魔教的一个下人!

    找到了阎王敌暂时栖身的房间,佳宁来到房里,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前辈,我想知道,我爹真的一点醒过来的希望都没有了吗?”

    “如果我找齐之前的四样东西,能不能有一些希望,让我爹醒过来?”

    看着佳宁满脸的决绝,阎王敌估计,之前他们这些人之间,就算没有什么摩擦!

    应该也让丫头受了一些刺激,索性不说废话!

    直接解答,“没错,我也不瞒你,如果找齐了那四样东西,你爹还是有希望醒过来的!”

    “可丫头,你可要想好,那四样东西没有人能够找齐的,就算倾四个国家之力!”

    “都不一定能得得到,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女儿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佳宁对阎王敌深深鞠了一躬,“前辈,我知道我想要做什么,更明白我该要怎么做!”

    “等我找齐四样东西以后,还要麻烦前辈,帮忙救醒我爹!‘’

    ‘’不知道前辈,能不能答应我这个请求!”

    “我现在并不是以幽冥宫主朋友的身份,请求前辈!”

    “若兰只是以一个女儿的身份,请求前辈救救我爹,若兰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阎王敌赶紧将她扶起来,“丫头,快起来,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你来找老朽!”

    “只要有办法,老朽一定会尽全力救醒你爹!”

    “那就多谢前辈了,这件事情,还请前辈务必要为我保密!”

    “就连暖玉,我都不想让他知道,请前辈帮帮我!”

    佳宁说完,又向阎王敌行了一个礼,她不想再过多的欠蓝暖玉人情了!

    不然,以后怕是不以身相许都还不清了,对其他男人,她可以利用!

    可对暖玉,她还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其实,阎王敌是幽冥宫的手下,直接归蓝暖玉管!

    无论蓝暖玉要他做什么,他都要服从,不然,就等于背叛了幽冥宫!

    可这位若兰姑娘,又实在太过可怜,阎王敌叹了口气!

    “我毕竟幽冥宫的人,我只能答应你,尽量隐瞒宫主,并不能完全向你保证什么!”

    佳宁当然不能强人所难,“这已经很好了,多谢前辈愿意帮我,若兰感激不尽!”

    佳宁再想向阎王爷道谢之后,才离开,她一个人来到沈千浪房里!

    可能这几天折腾的太累了,吃饱了饭,他还在睡着!

    佳宁在他床边静静坐了一会,为他盖了盖被子,起身离开!

    本想回她爹房里,再陪她爹一会,可看着迎面走来的几个人!

    佳宁心中,又有了另一番计较,打量了一圈!

    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姬水寒身上,“你不会再伤害我爹和千浪了,对吗?”

    无论姬水寒因为什么,喜欢上了她,现在,她对姬水寒的感觉,都已经改变了!

    况且,除了把爹和千浪留在这里,她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了!

    “当然不会,我说过,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向你证明,我是真的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想不到,佳宁会向搭打话,姬水寒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表明心迹的机会!

    “好!”

    佳宁很是痛快,并没有拒绝,一口答应下来,“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你应该有很多侍妾吧,她们漂不漂亮?送我一个怎么样?”

    姬水寒被她问的一愣,这跟他的侍妾有什么关系?

    该不会是,若兰嫌弃他女人多,所以才这么问的吧!

    姬水寒硬着头皮回答,“我是有很多侍妾,如果你不喜欢,我会把她们都送走!”

    佳宁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有多少侍妾,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我只是想挑一个,让你送给我而已,还有,我的侍卫丢了剑,希望你帮他找把趁手的兵器!‘’

    ‘’这就是我现在对你的要求,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姬水寒目光微微有些诧异,但还是立刻吩咐一个黑衣人,去库房拿一把好剑过来!

    黑衣人动麻利,没过多久,就拿了一把好剑过来!

    这把剑从各方面来说,都要胜过无极之前用的,是一把非常不错的兵器!

    佳宁接过剑,掂了掂,觉得很满意,抬手递给无极,“无极,给你!”

    无极看了一眼姬水寒,目光落在佳宁脸上!

    最后看着那把剑,接了过来,“多谢小姐!”

    然后,从自己腰上解下上官玉珏的剑,递给佳宁,他知道佳宁想要回这把剑!

    佳宁接过剑,细细的抚摸着,然后,把它盘在自己的腰间!

    阿木垂下眼眸,掩饰着心里无限的激动和深情,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不然,也不会如此眷恋这把剑,时时带在身边!

    想来,之前借给她的侍卫,也是身不由己的!

    蓝暖玉目光微微变化,却是没有开口!

    佳宁的目光,再度落在姬水寒身上,“剑很不错,多谢!”

    当然很不错,那是库房中的上等配剑,除了教主和四大护法用的,这把剑算是最好的兵器了!

    看着佳宁一脸等他带路的样子,姬水寒有点不明所以,“若兰,不知道你要我的侍妾干什么?”

    佳宁目光平淡地看着他,“干什么是我的事,我就问你给不给!”

    不止姬水寒,就连阿木和蓝暖玉无极,他们都不知道,佳宁为什么盯住了就要姬水寒的侍妾!

    “给,既然你一定想要,就跟我来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姬水寒自己都感觉十分别扭!

    自己喜欢的人,要自己的妾室,是想整治着玩吗?

    以他对若兰的了解,若兰很善良的,应该不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