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作死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和尚的声音响起。

    秦姨娘的精神状态有了很大的变化,是个人都看出来了。

    那个和尚只是开口叫了秦姨娘一声之后,秦姨娘就像是找到了方向一样,朝着他扑了过去。

    狂躁恶毒的目光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什么仇人一样,保住和尚的脸便啃了下去。

    “夫人,夫人你冷静呀,冷静一下,你看清楚我是谁呀。”和尚一直尽量的想要唤醒秦姨娘,但是秦姨娘的思想就好像被控制了一样,根本不知道她自己在干什么,所以很难把人唤醒了。

    “这是怎么了?”

    “夫人变身了,是不是。”

    “原来夫人才是妖怪呀,所以高僧找来了,”人群中,不知道是喊了一声。

    之后一直在院子里面看热闹的众人,便开始四散开来,慌乱惊恐的四处逃窜。

    芍药似乎明白了,刚刚小姐说的意思,但是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允许他在这里看热闹了,现在不离开要什么时候离开呢。

    于是,她赶紧起来,扶着慕玉瑶寻思回到了屋子里面,想要隔绝了秦姨娘的疯狂。

    芍药进来以后赶紧把门关好,随后还不时惊恐的在门缝里往外看。

    只见慕云烟好像也疯了,和秦姨娘在院中狂躁的追赶着众人,见人就扑,见人就咬。

    那两个和尚其中一个被秦姨娘扑倒在地,光头上、脸上咬的、抓的到处都是伤。

    慕云烟则抱住另一个和尚的手臂死命的咬,手臂上已经渗出了血来。

    可见战况有多么的激烈呀,吓得芍药直接打了个冷颤。

    “他们是怎么了呀,真是是看错他们了!小姐以后要离他们远一点,要不然会被咬伤的?”芍药劝着慕玉瑶!

    慕玉瑶心里却冷笑不止,想咬伤她还没这个资格呢!她这次不把他们治改了,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错的,什么人不该惹。

    他们两个人在院子里疯狂的作死,所有人都避开她们。

    喜鹊见状不妙,知道被反算计了,气急败坏的叫护卫将慕玉瑶和秦姨娘晕。

    护卫将二人打晕,院子里才算消停下来。

    这样就想完了吗?他们也想的太简单了吧,如果她就只有这一手怎么可能把这两个人打入地底下。

    省的时不时跑出来,招惹她一下,这样也挺烦的。

    这种机会可是送上门的,平时想要都不会有那么合适的机会。

    尤其是这种他们自己创造的机会,更是百年难得一遇。

    她怎么可能放过呢!她一定要让这个丞相府闻名全城。

    慕玉瑶则嘴角角挂着一抹笑,走了出来,假意安慰着叫喊道:“出了何事?可是有妖孽现原形了?”

    那两个和尚的光头成了血葫芦瓢,气急败坏的指着她道:“是你!你就是妖孽,真正的慕玉瑶已经死了,是你搞的鬼让她们发疯的!”

    慕玉瑶冷笑道:“谁在搞鬼马上就见分晓!来人!将这两个和尚绑起来,将桌案上的东西都看好了!报官!”

    那两个和尚神情一变,二人齐齐朝香案扑去。却被护卫一脚踹翻在地,五花大绑起来。

    “不要报官,不要报官,这是好意,好意呀!”喜鹊赶紧拦住要报官的吓人。

    出声劝阻,她知道这件事如果报官的后果是什么样子的,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了的!

    呵呵,现在知道不可以了,早干嘛去了,这不是自找的吗?

    慕玉瑶觉得自己之前太善良了,也种情况他们就开始害怕了!胆子那么小怎么敢做这种事的呢!

    就这些时,突然外面闯进来了几个人看穿着,应该是官府里面的人吧!

    慕玉瑶还处在懵逼状态,怎么刚刚开始说要报官,现在人就来了。

    他们的出兵也太快了吧!这种状态也太吓人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喜鹊语气惊讶的问。

    她不明白怎么会来的那么快呢,明明这件事才发生呀,所有人都在这里,是谁走漏了风声呢?

    现在她要怎么办呀,这么关键的时刻就剩下了自己,小姐和夫人都不在,她自己也不敢轻易决定呀。

    她现在有一种冲动,就是要把小姐、夫人叫起来,就算她们再疯现在有人在这里撑着也是好的呀。

    “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坑蒙拐骗,让我们来看看!人呢?”来人领头还是慕玉瑶的熟人的白捕头。

    白捕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慕玉瑶,例行公事般的问道:“大小姐,您没事吧?我现在想问一下您这边的情况。”

    心中却腹诽道:什么世道,都到了这一步了还是被欺负,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有她,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丞相府的姨娘也是,闹出来多少次了!怎么就不消停呢!

    “没事,就是差点被妖怪吃了!”慕玉瑶一脸的心有余悸、楚楚可怜。看的白捕头唇角直抽抽。

    她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能不清楚吗?装的真像那么一回事。

    白捕头说:“有人来报案,说有的和尚收了别人的钱财,来丞相府借做法害你。我还以为是假的,但是人说的振振有词的,我就想着过来看看吧,不想原来是真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们怎么能做这种事呢?”白捕头生气的质问。

    那两个和尚神色有些心虚,将脸埋在胸前不敢抬头,

    他们这不是也是不得已的吗?如果有其他的方法肯定不会选择这样的方法赚钱的!

    这种事被揭穿了多丢人呀!能不能给他们留点面子。

    “是哪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说的,回去我绕不了他们。”一个和尚气愤的说着,他不把问题发生的原因找清楚只知道推卸责任。

    这也是没谁了。

    白捕头上去一人一脚,“秃驴!你可赶紧闭嘴吧!这几句话直接可以吃板子了!”

    二人吃痛,不敢再说话。

    喜鹊看着一地狼藉,和被打晕的肖云箐母女,眸光微闪,知道这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

    对白捕头轻声说道:“白捕头,此事关乎丞相府夫人和未来太子妃的名誉,您看能不能先把这两个和尚暂且关在府里,等丞相回来再做决断?”

    白捕头看向慕玉瑶,问“慕小姐的意思呢?”

    “喜鹊言之有理,把证据都保护好,”慕玉瑶自然不可能以丞相府的利益为主。

    再说她为的是秦姨娘母女二人,渐渐的一无所有,不是去吃牢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