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44章 定心丸
    “世子请退出去!”

    身后的禁卫军在警告。

    皇帝目光越过赵隅,看向他们:“让他进来。”

    将士只得再一次退下。

    赵隅一口老血冲到了喉咙口,他快步地走到琴台前,躬身行了个礼,然后惊恐地望着他怀里的赵素:“皇上,素姐儿她,她——”

    他已经说不下去了!

    皇帝这是得手了?!

    他居然把他唯一的亲妹子给拱了?!

    他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一步!

    “嘘,”皇帝竖起食指在唇指,轻声道:“别吵,她睡了。”

    赵隅那口血又冲顶到了天灵盖上!

    这怕是天底下唯一一个拱了他们家小姐还能这么泰然自若的猪了吧!当着他这个亲哥的面,他抱着赵素不放就算了,居然还若无其事地让他别吵?他快晕过去了,会不会就地中风?他爹呢?太后睡了没?他要不要去慈宁宫告一状?!

    “皇,皇上,素姐儿不知轻重,还请,还请容臣带她回去!”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组织出了语言,虽然事态已经这样了,别的事情他都可以过后再议,但亡羊补牢也还能留住剩下的羊啊,眼下他必须立刻马上把这死丫头给带回去!

    “来都来了,急什么?”皇帝望着他,然后往旁边一示意,“坐下吧。”

    这特么就是权大一级压死人,明明是他轻薄了小姑娘,却还坦然到好像这么做天经地义!

    赵隅又费了好大劲才松了松咬到酸胀的后槽牙,撑着膝盖在琴台旁侧坐下来,没做出大逆不道的举动。

    坐下来后他又情不自禁地朝皇帝臂弯里的赵素看过去,死丫头这会儿睡得像只喝饱了奶的猪崽,面色红润,呼吸均匀,一只手竟然还抵着狗男——不,皇帝的胸膛,她胆子可真大呀!上回在会同馆让他撞见推倒了皇帝,她还死不承认,现在看她还怎么抵赖!

    “你非要这样瞪着她吗?”这当口,皇帝又出声了。而且他语气听起来还有些不乐意!

    “不是……臣只是在想,她怎么,好端端地就睡着了?”

    他说着话,也看了眼皇帝。

    既然这样,那他倒要把事情给弄明白了。

    “她进宫之前,喝了酒。这酒可能后头还挺大的,所以刚才就耐不住睡了过去。”皇帝说完把目光从怀里移到对面,神情从容得像个恬不知耻的昏君,“她应该没什么酒量,下次这样的宴会,就不要带她去了。”

    得,这还成他的不是了!

    赵隅后槽牙抖了两下,情不自禁地又把它咬紧。“既然是喝了酒,怕是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为免闹得人尽皆知,还请皇上把她交给臣,容臣把她带回府,也免得耽误了皇上歇息。”

    “她刚睡着,转身给你她怕是会不舒服。而且,你总得弄个轿子或者轿子方能把她带回去。”皇帝看了看左右,“朕去唤人备车,你要是不着急,可以先喝杯茶。”

    赵隅不着急,他怎么敢着急?

    他默不作声地坐着。

    皇帝道:“你不问问今夜的事?”

    赵隅望着地下:“阿愚贪玩,没个分寸,多谢皇上不见怪,待回去后,臣一定好生管教她。”

    皇帝坐片刻,说道:“管教就不必了,朕给个东西给你,一起带回去给你父亲。”说完他朝门下立着的四喜道:“笔墨侍候。”

    四喜颌首,迅速地拿来文房四宝。

    皇帝右手提笔,沾黑悬在四喜铺开的黄帛上方,稍一凝神,便落笔写起来。

    赵隅坐在他反手的一方,而且有阴影覆盖,一时看不清楚写的什么,但皇帝行文却也流畅,很快几行字写完,他看了看,便就又自四喜手上取来玺印,扣在末端,然后递了过来。

    赵隅跪地接过,再展开一看,当下那神色倏地就僵住了!

    “皇上——皇上这是?”

    “如你所见,朕与阿愚两情相悦,又值朕未婚,她未嫁,朕便决定与她结为夫妻,并要立她为后,主掌中宫,母仪天下。”

    皇帝一字一字,说得缓慢清晰。他看向赵隅:“对你们来说,兴许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你们赵家是定国的大功臣,对先帝与朕忠心耿耿,阿愚是朕认定了的人,于公于私,朕都不愿匆忙将就,而关于立后与大婚事宜,还有许多章程要走。

    “所以这份诏书,只是暂且给你们的一颗定心丸,今夜她为了朕,不顾一切进了宫来,朕定不能亏待她。你先拿着这份诏书回去,一旦有任何有损于她闺誉,或者对你们赵家名誉有损的事情发生,便可凭此诏书提前诏告天下。”

    赵隅浑身僵直,已完全不知如何回话了!

    眼前这一幕已经够让人脑子打结,而皇帝居然还不吝给他更大的刺激!

    ——坚持了二十年不立后不大婚的皇帝,突然之间就想通了,而且还下定决心定他们赵家的小姐?

    他不能从这突来的“恩宠”里捋明白,皇帝这是心血来潮还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这份墨迹还没干的诏书,是给他们的定心丸,也是以防万一的护身符?

    ……他是该替赵家感谢皇帝陛下的厚爱,还是感谢他把理政的缜密思维用到了这事上?竟然在通知他要当国舅爷了的同时,顺道替他把应对之策都给想好了!

    “皇上……”

    “对了,”皇帝又补充道,“这诏书的事,暂且先别跟阿愚说,朕会自己告诉她。”

    赵隅彻底凌乱了!也就是说他压根就没有反对的余地了——虽然他也知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可能反对得了!

    他连咽了几口唾液,说道:“舍妹这个小名,敢问可是皇上所赐?”

    “是。”皇帝坦然道,“上次去沧州,朕给她赐的。她没有告诉你?”

    赵隅望着他,老半天才把呼吸调匀。

    “皇上,车辇已准备妥当。小的也已经让人抬了软轿在前前门外等候了。”

    这时候五福小碎步走进来禀道。

    皇帝垂首看了看怀中越发睡沉了的赵素,与对面道:“悠着点儿走,不要惊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