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608:目无王法
    “监控可以销毁,可是……转账记录呢?这个你要怎么弄?!”

    欧阳煌凝视着杨志远,缓缓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听完之后。

    杨志远的脸色,当即就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是啊。

    转账记录摆在那呢,这个可是没有办法作弊的。

    想到这里。

    杨志远的脑瓜子,开始飞速转动起来。

    下一秒。

    他的眼睛里面含着泪花,随后用一种无比真诚的眼神盯着您欧阳煌:“总经理,一直以来,我都是把你当成是我最好的老大来看待,你说的这个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不过,这笔钱,是我转给林豹的,即便到时候真的会查,那也是查到我的头上,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有什么后果,我自己一个人来承担!!”

    “嗯?”

    当欧阳煌听完杨志远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他属实是没想到……

    平日里畏手畏脚的杨志远,在这个时候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属实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杨志远,你说的都是认真的?”

    欧阳煌眯着眼,直勾勾盯着杨志远。

    下一秒。

    杨志远无比笃定的说:“总经理,您觉得……我有必要拿这种事情来跟您开玩笑嘛?!”

    “这……”

    欧阳煌深吸口气,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之前想好的那一套说辞,直接就因为杨志远的这番话,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了。

    “杨志远,你这番话,让我很是意外啊,我没想到……你的大局观,竟然这么强!”

    欧阳煌凝视着杨志远,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闻言。

    杨志远信誓旦旦的说:“总经理,您别看我平日里不着四六,但实际上,我是真的愿意为您付出我的所有!!只要您需要,只要我有,我统统都可以给你!而且……我是不求回报的!!”

    “好!!”

    欧阳煌一拍桌子,“杨志远,既然你小子对我这么仗义,那我肯定也不会亏待你,如果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给你请最好的律师为你辩护!!”

    “多谢总经理!!我就知道……您是绝对不会让我自生自灭的。”

    杨志远感激涕零。

    “好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欧阳煌冲着杨志远摆了摆手。

    “好的,总经理,那我就先出去了,您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杨志远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而就在杨志远出了办公室的第一时间,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道无比狡黠的笑容。

    紧接着。

    他掏出手机,发出了一条信息。

    其实。

    在私底下,杨志远已经给自己找好了退路。

    他已经联系了国外的一家公司,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过去上任。

    可千万别小瞧了杨志远。

    这家伙可是正儿八经的985院校的硕士研究生。

    就学历这方面,那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甚至吊打大部分所谓的顶级人才。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欧阳煌全部都被蒙在鼓里。

    他现在都还在天真的认为,杨志远是自己最最最忠诚的部下,没有之一。

    殊不知……

    人心隔肚皮啊。

    欧阳煌终究还是太过于年轻了。

    就他这两下子想要跟老狐狸杨志远斗,那完全就是差远了。

    …………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

    严谨醒过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王渊打去了电话。

    “喂,严谨啊,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王渊接通之后,直接开口询问。

    闻言。

    严谨深吸口气,说:“王部长,有一个事情,或许我要跟你说一下。”

    “哦?”

    王渊立马就来了精神,“什么事情?”

    “我昨天晚上,遭遇到了刺杀。”

    严谨平铺直叙。

    “什么?!”

    当王渊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他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语气更是带着震惊之意:“严谨,你说什么?!你遭遇到了刺杀?!!”

    “对。”

    严谨回答说。

    “这……怎么可能?!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还敢对你动手啊!!”

    王渊怒了。

    要知道。

    严谨可是夏国乐坛的一位天才存在。

    他可以为夏国的音乐文化事业做出卓著的贡献。

    就这么一个人,竟然还有人敢刺杀他。

    这不明摆着就是目无王法吗?!

    王渊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听到王渊的话之后,严谨缓缓开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欧阳煌派过来的人,除了他以外,我再也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会对我做这种事情。”

    “欧阳煌……”

    王渊念叨着这个名字,“这家伙,看来……还真是不想活了啊,他父亲的底,已经查的差不多了,跟你说的基本上一样,的确很不干净,原本……我还想着等过完年之后,再好好收拾他,结果现在看来,这个事情是不能再等了啊。”

    闻言。

    严谨缓缓开口:“王部长,明天就是除夕了,还是让可敬的警察们,过一个好年吧,等过完年之后,咱们再好好跟他们来一次清算。”

    见他这样说,王渊沉默了一下,随后他点点头说:“你说的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那就按照你说的办,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就这样轻易算了,必须要严查!!如若最后真的发现是欧阳煌对你动的手,就算不死,我也要让他一辈子牢底坐穿!!”

    “王部长,谢了,我提前给您拜个早年。”

    严谨笑着说。

    闻言。

    王渊开口:“严谨,看你这话说的,你跟我客气什么?实不相瞒啊,震天老哥给我打电话了,让我要对你进行额外的关照啊,你说……他的话,我敢不听吗?”

    此话一出。

    严谨哭笑不得:“王部长,您可千万别听白老爷子瞎说啊,现在我和若瑄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

    “严谨啊,不是我说你,你也这么大的人了,也该懂事了啊,我可以说是看着瑄瑄长大的,以前我从来就没有看到她对任何一个男人上过心,我甚至都一度认为这丫头……是有断袖之癖,好在,你出现了,这才让我打消了对她的偏见,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俩最终能够走到一起。”

    王渊非常认真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听完之后。

    严谨深吸口气:“王部长,您放心,如果以后我真的和若瑄结婚的话,您必须是证婚人!!”

    “哈哈哈——!”

    随着严谨的话说出口,王渊直接仰天大笑了起来,“那敢情好啊,严谨,这个事情我可就当真了啊,你别骗老头我。”

    “行,没问题!”

    严谨无比爽快的说道。

    下一秒。

    王渊突然语气一正:“严谨,你自己还是要小心啊,多注意注意,虽然杀手没有得手,但并不能排除……他们不会继续对你动手!明白我的意思吗?”

    “放心吧,王部长,这个我心里有数。”

    严谨连忙开口答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