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659章 必胜!
    阿拉伯帝国,皇宫。

    “你们说,你们是从遥远的东方来的?”

    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一名衣着华贵,头戴皇冠的男人看着王座下方跪着的几名陌生面孔,好奇地问道。

    下方的几人正是从大唐逃窜至阿拉伯的世家犯事之人,他们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在李牧清理世家的时候,携带者金银财宝逃出了大唐。

    事实上吐蕃也是他们教唆的,他们在西域的谋划失败后,便一路西行,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才通过贸易商队找到了阿拉伯。

    在阿拉伯生活了一段时间,学习了阿拉伯语言后,他们震惊地发现这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帝国,是西域诸国不能比拟的强大。

    这个发现让他们十分兴奋,在犹豫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以异域来人的身份求见阿拉伯皇帝。

    “尊敬的皇帝陛下,我们的确是从遥远的东方过来的,在远的东方,又一个名为大唐的强大国家,我们曾是大唐的子民,不过因为一些事情而遭到了驱逐。”

    为首的男子闻言回答道。

    他叫卢能,乃是范阳卢氏逃出大唐的,他的话再次勾起了阿拉伯皇帝的一丝兴趣。

    “大唐?有意思,我的确听一些商队的商人说过这个国度,你们既然从大唐来,那么便跟我说说那个叫大唐的国度到底是什么样的。”

    阿拉伯皇帝兴致勃勃地问道,他对大唐有所知晓,但是并不知道太多。

    只是听有些去过大唐的商人讲述过这个神秘而遥远的国度,充满了瑰丽与奇幻的色彩,就像是神话中的天国。

    如今面前就站着几个声称来自大唐的异域人,这让他如何不不好奇?

    卢能笑了笑,眼神李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回答道:

    “皇帝陛下,大唐乃是天下最富庶的国度,比之阿拉伯还要富庶百倍!在那里遍地都是黄金与珍宝,山上开着金币,水里流淌着金沙与翡翠,四处都充满着您的帝国所没有的宝物……”

    卢能用夸张的语气描述着“大唐”,用言语在阿拉伯皇帝的心里勾勒出一个他们所幻想的“大唐”。

    不仅仅是阿拉伯皇帝,宫殿里面众多大臣们听着他的描述,眼睛都直了。

    “不可能!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地方存在,你在骗我?”

    阿拉伯皇帝最先反应过来,很快就察觉到了卢能话里都问题,脸上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卢能料到了阿拉伯皇帝会如此说,所以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让几名随从打开了他带过来都几口大箱子,露出了里面装着的黄金珠宝、绫罗绸缎、茶叶瓷器等等物品,珠光宝气充斥了整个宫殿。

    “尊敬的皇帝陛下,这些是我从大唐带过来的,我只是想告诉您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唐的富庶远超您的想象!”

    如此之多的宝物在面前,再加上卢能极具蛊惑性的话语,即使是阿拉伯皇帝心中也相信了数分。

    “在遥远东方的大唐难道真的如此富裕?这种精美的布料与瓷器到底是怎么制作的,太美了。”

    阿拉伯皇帝忍不住在心里想到,贪婪的目光死死看着那些金银财宝和丝绸瓷器,一刻都舍不得分开。

    卢能见时机成熟,上前开口道:“皇帝陛下,大唐皇帝驱逐我,使我有家不能回,但是我熟悉大唐的一切,我愿为帝国大军引路,攻打大唐!”

    阿拉伯皇帝却有些犹豫了,过了一会儿后才说道:“这件事我需要好好想想,明日再给你答复。”

    “好的陛下,那这些宝物便当作送给您的礼物了,明日我再来找您。”

    卢能嘴角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行了一个阿拉伯的礼节后,就带人离开了宫殿。

    至于那几箱宝物则是原封未动地留在了宫殿之中。

    待他们走后,阿拉伯皇帝再也忍不住,三步并两步地跑下了王座,扑到了这几箱宝物上,双手在冰凉顺滑的丝绸与精美绝伦的瓷器上轻轻抚摸过去,就像是在抚摸女子的身体一样。

    丝滑!

    “噢~这是何等的触感,这是何等的精美……这简直不是人间该有的东西!我若是能打下大唐……”

    阿拉伯皇帝阿布·伯克尔喃喃自语道,眼中的贪婪越来越深,心中那火热的想法也越发膨胀了……

    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和商议,阿布·伯克尔决定东征,组建东征军,任命卢能为参谋,主要的职责和向导差不多。

    ……

    李牧正是收到这样的信息,所以便决定先发制人,远征阿拉伯帝国,直接踏平。

    对此,李世民只说了一句话:“去浪吧,家里有朕呢!”

    李牧与李世民辞别后,便不再有任何的迟疑。

    大唐若是要进攻阿拉伯帝国,自然是越快越好,以最快的速度,以完全超乎阿拉伯帝国的预料,直接强势进入阿拉伯帝国疆域内。

    所以李牧在得知一切行军准备都完备后,便直接决定,今日大军便启程出发,以最快速度,先赶赴边境,然后与其余五十万大军会和,便直接踏入阿拉伯帝国疆域中。

    长安城外的军营中。

    此时五十万大军已然集结完毕。

    这些将士的铠甲,全部都进行了更换。

    由原本各种杂色的铠甲,统一换上了最好的材质,也是最为显眼的黑色铠甲。

    现在的大唐,已然不差钱了。

    抄了几个世家,让大唐国库肥的流油。

    农用器具,以及李牧提供的各种粮食种子,也让百姓们都有了不少的余粮和余钱。

    所以现在整个大唐,是真的开始逐步向小康迈进。

    统一替换军队器具,便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五十万大军,无比肃穆的立于校场之上。

    他们身着漆黑的制式铠甲,远远望去,便仿佛是那乌云一般,便犹如是那钢铁洪流一样,给人一种巨大的视觉冲击。

    更是给人一种,冲天而起的肃杀之感。

    黑色,有时要比红色,更加让人为之感到畏惧!

    李牧骑快马赶到时,李靖已然位于点将台上了。

    现在,就等李牧来祭旗了。

    李牧二话不说,迅速换上一身银色的铠甲,身后的披风是十分惹眼的深红色……走起路来,十分的跩。

    没错,李牧是故意准备这样的装束的,倒不是李牧想要与众不同,而是为了行军准备的。

    在行军打仗中,统领全军之人通常都会穿的和普通将士不同。

    一方面,是为了显示出他们身份的不同。

    另一方面,则是这样做,哪怕在混乱的战场上,将士们也知道该看向哪里,该听从谁的命令。

    而不是双眼一抹黑,连统帅都不知道在哪里,连下一步命令,都不知道该听谁的。

    当然,这也有一点危险,那就是过于显眼,也会被敌方针对。

    会处于敌军必杀的名单中。

    不过,李牧会怕这些吗?

    他倒巴不得敌人来主动袭杀自己,毕竟他好久没有上阵杀敌了,大刀已经很难耐了!

    就这样,李牧十分拉风的踏上了点将台。

    “皇上,吉时已到,该出发了。”

    李牧闻言,直接深吸了一口气,他看向李靖,便见李靖对他直接点了点头……

    而后,李牧二话不说,直接走到了点将台的最前方,目光直视着这五十万的大唐精锐。

    这让李牧的血沸腾起来。

    视线中,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战旗,是一眼看不到边际的铁甲方阵。

    这些方阵,就像一座座大山矗立在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他们。

    初夏的阳光热烈,但是在大唐男儿雪亮的盔甲面前,阳光黯然失色。

    他们的盔甲上,他们的兵器上,他们的头盔上,反射出令人心悸,又带着澎湃战意的光芒。

    那种光芒叫做锋芒,这些人就是大唐屹立于华夏天地之中,最锋锐的锋芒。

    这些士兵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刀,杀气腾腾。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呼声震天!

    忽然间,李牧猛然抽出了腰间宝刀。

    宝刀拔出,上面顿时闪烁着凛凛的寒光,在阳光的照耀下,杀气惊人!

    李牧高举手中的宝刀,忽然吼了起来。

    “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