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红血杀人魔,天骄对决
    无论是动作出招或灵力凝聚,还有那道坚不可摧的冰掌虚影,这都是正常的功法招式。

    只不过冰掌虚影只有在将化冰掌修炼到圆满才能显露。

    “这么短的时间能把一部功法修炼到极限,天赋异禀倒是没错。”

    “可是……”

    这领域之力是从何处来的?

    叶天想到一种可能,“系统,这会不会跟柳冰的特殊体质有关?”

    系统没有回复。

    叶天皱起眉头,盯着神使位上闭目静坐的柳冰眼神流转不定。

    “这女人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从许久之前的特殊体质,到现在的领域之力,叶天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卧槽!什么情况!”

    正陷入沉思的叶天被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惊到。

    喚

    他看向站台,发现叶家姐弟站在第三组的一处站台上,叶瑾瑜哭丧着脸叫喊。

    他们脚下亮起黑芒,整个站台都变得漆黑无比,站台上清晰的影像浮现。

    那是……头生双角,背展暗金六翼,手持骷骸战戟的恶魔。

    修罗位!

    如同先前那样,天空中圣旨般的皮卷沐浴在金光下展开。

    特殊模式:修罗位挑战

    神使:诡狐

    挑战者:叶瑾萱,叶瑾瑜

    奖励:游戏结束后,修罗位的掌管者可获得一份随机机缘秘宝!

    修罗位挑战正式开始!

    待金辉消失不见,叶天脚下的修罗位与叶家姐弟的站台相连接,形成仿佛炼狱般的阴暗决斗场。

    双方同时出现在场内。

    外面的修士简直要炸锅了!

    “哈哈哈!叶家姐弟太倒霉了吧!这就跟诡狐对上了?”

    “照我说,这天海市的天骄都是妖孽啊,随便一个放在咱们盛京都是全市第一强者!”

    “天赋恐怖如斯!刚才方岩的下场什么样大家都记得吧?这下叶家估计

    喚

    要与手札失之交臂咯!”

    “我看不一定吧?诡狐怎么说都是叶家客卿,据说跟叶瑾瑜少爷私交不错,没准会放水?”

    “噗!兄弟你开玩笑吧?这可不是一般的切磋,这是机缘宝贝的抢夺啊!别说私交,亲兄弟估计都得翻脸!”

    四家一宗的交谈声络绎不绝,一字不差的传入决斗场内叶瑾瑜的耳朵里。

    他盯着对立面的叶天,崩溃的面如死灰,心里都凉透了。

    “诡狐大佬,为什么是你啊!”

    方岩挑战柳冰时叶瑾瑜就早有预料,心里不停祈祷千万不要跟叶天交手,结果……

    他要不要这么倒霉?

    这还怎么打?!

    叶瑾瑜感觉天都塌了。

    他强挤出一丝笑容,朝叶天嘿嘿笑道:“诡狐大佬,要不你……放点水?”

    “放水?”

    叶天挑了挑眉。

    放水是不可能放水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放水的。

    他故作不愿道:“瑾瑜,开什么玩笑?交情归交情,想拿机缘就要靠实力。”

    叶瑾瑜闻言整个脑袋套拉下来,叹了口气,“好吧!”

    宝物争夺,各凭本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叶瑾萱站在旁边不发一言,但微蹙的眉头与紧握的仙剑无时无刻不彰显着她如临大敌的状态。

    这次的决斗场跟柳冰和方岩交手时有所不同,地形从圆形变成方形,四

    角分别矗立着雄伟的擎天石柱。

    中央高空一如之前那般悬挂着压制实力的淡紫色水晶球。

    实力均被压制在一星级。

    “诡狐公子,请赐教。”

    叶瑾萱白衣胜雪,长发飘舞,仙剑出鞘率先出手。

    若在外面,叶天的实力深不可测,他们断然不是对手,但如今在同一实

    力水平,他们不见得会输。

    何况,这是二打一的局面。

    “喂!姐……”

    叶瑾瑜没想到叶瑾萱居然动作这么快,没来的及跟上,前方两人已经打起来了。

    叶瑾萱仙剑挥舞,身法极快,变化多端,剑术凌厉迅猛,眨眼间能刺出十余剑。

    这让决斗场外面的修士都看的傻了眼。

    更为震惊的是,叶天身体看似随意的来回晃动,实则每一次都将躲避仙剑的时机运用的恰到好处。

    即使面对叶瑾萱雨点般的进攻仍连衣角都未损坏。

    奇怪的是叶瑾萱久攻不下,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不断用极快的剑法猛攻,让叶天只能躲闪。

    “好快的剑法!”

    “叶瑾萱不愧是叶家的天骄小姐,战斗意识非比寻常!”

    “她用的身法是月逐吗?”

    “没错!脚底银白色的流光,加上神秘莫测的诡异步法,这必然是积分商城的第二身法月逐!”

    “嘶!竟然运用的如此娴熟!只怕叶瑾萱大小姐的羸面很大啊。”

    场内,众人见到叶瑾萱单凭一人之力压制住叶天,齐齐面露骇然。

    “堂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叶瑾瑜看的眼睛都呆了,这样的实力,足够甩他八条街啊!

    明明是同等实力,但看着面前两人的激烈打斗,他忽然有种插不上手的感觉。

    尽管如此,叶瑾萱不敢有丝毫松懈,在她眼里,叶天是绝不容小觑的人物。

    外面的修士看不清细节,唯独叶天清晰的看到叶瑾萱的攻势一剑强过一剑,剑身上的灵光愈发明亮。

    在接连挥出几百剑后,叶瑾萱仙剑上的亮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闪耀。

    “就是现在。”

    她美眸里泛起一丝涟漪,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叶天完成上一个闪避动作后,剑尖已直指其胸膛。

    可惜叶天早有察觉,屈指一弹,一道灵芒击中剑身,把攻击方向强行偏离,这一招被他轻松化险为夷。

    “诡公子,承让!”

    耳边传来叶瑾萱略带得逞的声音,叶天眼前身影一闪,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一个方圆二十米的弯刀状皓月图案。

    叶天来不及做什么,两根银灰色的荧光柳条把他的双腿缠绕。

    他动了动身体,发觉没有任何反应,双腿被压制的死死的,就好像本就长在地里的一样。

    噌!

    一柄仙剑抵在他的后颈。

    叶天身后,叶瑾萱英姿飒爽宛如谪仙下凡,不惹纤尘的绝美身影出现。静!

    死一般的静!

    叶瑾瑜怔怔张大的嘴巴,恨不得塞进去好几个鸡蛋。

    “这……什么鬼?”

    正躺在骰子上无所事事的叶霆枭条反射差点跳起来。

    “诡狐大佬输了?!”

    他虽然看好叶家,但只是看好而已,根本没想过叶瑾萱和叶瑾瑜能赢。

    看决斗场的情况,叶瑾瑜完全没出手,也就是说,叶天被叶瑾萱一人击

    败了?

    不是击败,是制服!

    这就好像杀人和俘虏的区别,后者的难度比前者至少高出三倍!

    “诡狐?呵呵,看来霆枭那小子又在跟我吹牛。”

    叶漓摇了摇头,要知道,在来的路上叶霆枭叽叽喳喳都快把叶天吹上天

    了。

    最不可置信的要数下方盛会广场上的韩枫。

    “老大输了!”

    这家伙下巴都快杵到地面了。

    哗!

    全场的气氛被点燃到最高。

    “诡狐竟然输了?!”

    “骗人的吧!诡狐可是天海市的顶级天骄,怎么可能会输?”

    “我的天哪!不得了啊!叶家大小姐擒拿天海市诡狐!”

    “我倒觉得很正常,毕竟决斗场实力对等,论战斗技巧,叶大小姐的表

    现咱们都看在眼里,诡狐虽强,但比起实战经验要稍弱一筹。”

    修士们交谈间,叶瑾瑜终于回过神,快步走到叶瑾萱近前。

    “姐……就这么赢了?”

    他到现在都是不信的,这未免太简单了吧?

    叶瑾萱眉眼陷入思索,他总觉得叶天的实力过于弱小。

    她将玉手搭在叶天的肩膀上。

    刚一接触,叶瑾萱美眸中顿时划过惊诧,紧接着好像察觉到什么,顾不上其他,一掌把叶瑾瑜拍飞出去。

    “哎呦!姐你干嘛?”

    叶瑾瑜满脸懵逼,十分无辜的摔了个屁股墩儿,刚抬起头就看到一根白玉竹笛从天空掉落。

    轰!

    那看似小巧精致的竹笛,在落地后尖锐不可当长枪插入地下。

    只露出很小的半截末端。

    所谓入木三分,应该是说的这个场景。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下方与云团的众修士目光凝聚在一处。

    “诡狐大佬!”

    叶瑾瑜神情呆滞的盯着天上,叶天的单手负后,脸上的面具被摘下来,露出俊秀儒雅的世家公子面容。

    “不错!”

    叶天不吝夸奖一句,叶瑾萱的剑术和身形都掌握的十分熟练,并且两者能够很好的结合。

    这与修为的高低无关,而是真正意义上实打实的战斗技巧。

    不对,不是技巧。

    是形成习惯后的战斗本能!

    被擒住的叶天仍然动弹不得,所有人都见识过叶天的分身功法。

    一气化三清!

    毫还手或做其他举动的机会。

    她故意露出破绽,让叶天以为躲过她的最强一剑,实际上在她施展身法的时候早就做好了打算。

    月逐,积分商城中仅次于轻渺九离步的身法。

    本来叶瑾萱是想将叶天引到她出手过程中悄悄布下的陷阱内,然后成功制服对方。

    没想到……

    她被叶天给耍了!

    叶瑾萱内心对叶天敬佩的同时,又有些不服气。

    啪!

    叶天落地打了个响指,月牙状皓月图案处的荧光柳条应声断裂。

    “什么?”

    叶瑾萱小口微张,惊呼道。

    假身脱困,走到叶天近前,两人并排站立,外貌别无二致。

    “怎么会……”

    叶瑾萱俏脸难掩震惊,那皓月图案乃是一种小型简易阵法。

    名为“月囚”。

    是身法月逐的衍生能力。

    需要施术者在特定的地点按照精准的月逐步法画出阵图方可奏效,直白点,就是用脚布阵!

    表面看似十分简单,但实施起来困难无比。

    月囚的施放位置不能变动,过程缓慢,必须在对方不察觉的情况下完成才有机会。

    如果被敌人提前知晓,早早离开阵图区域或被打乱步法则功亏一簧。

    这次的决斗场空间阴暗,加上阵图在脚下,即使外面的四家一宗修士都无人发现。

    叶瑾萱正是想借助这一优势,试图赢下叶天,不曾想到会被叶天的一具“假身”破坏。

    此时见到叶天轻而易举就破了她的月囚,这让叶瑾萱内心涌起惊涛骇浪。

    月囚的说明并没有显示在功法介绍中,唯有学会月逐的修士,通过自身天赋精进的领悟方能了解。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叶瑾萱这才发现,叶天远比她想象中更加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