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表弟相亲
    离开功德殿后,两人便回小分殿去了。

    陈魁又带着孔亮去殿后面新开垦的花田转了一圈。

    看到自己的那对两栖女仆姐妹花,在给花田辛勤地筑栏浇水。而且除了对陈魁点点头以外,根本不理睬自己。

    孔亮心里有些滋味难明。反正脸色不太好看。

    当他回到大殿里,看到那个凶女人友美不在时,脸色才稍微好看些。

    估计是社畜友美又被小小派出去押送罪人了。生产队的驴都没她能干。

    “阎罗大人,此次收获如何?”郭小小不知道走哪钻出来的。

    陈魁苦笑了下,“才赚了450点功德。”

    小丫头眨了眨大眼睛,笑道:“可以啊。才去跑二十来趟就够了。”

    再跑二十来趟?以后每天跑一次阿鼻地狱?

    陈魁将希冀的目光投向“阴间炸弹”的制造者孔亮。

    孔亮嘴角歪了歪,没好气地说道:“哪有那么多怨魂蛋!我做一个怨魂蛋,差不多得搜集一个月!这次已经耗完所有存库了。”

    这样啊。一个月只能造一颗,确实花费的时间太长了。

    话说,今天我就用掉了孔亮储存了半年的份量?

    陈魁失望地拍拍孔亮肩膀,嘱咐道:“兄弟,加油。争取这个月再给哥弄一颗。”

    “什么怨恨蛋?怨魂也能下蛋吗?”小小好奇地插嘴道。

    “啊,不是下的蛋。孔亮说的怨魂,就是冥河里那种怨魂啊……”陈魁解释道,忽然在说到“冥河”时眼睛一亮。随即便发现小小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好个玲珑剔透的小丫头,敢情在提醒我到哪“取材”呢!

    “谢谢啊!小小。”陈魁感激道。

    “我说啥了吗?你谢我干嘛。我去花田看看那对纸人偷懒没。还有啊,时候不早了。你们该下班了。”郭小小摇了摇头,找了个借口便转身走了。

    还装呢。你这丫头腹里的坏水,真不比我少。

    可惜今天已太迟了。来回在阿鼻地狱和功德殿耽搁了不少时间。

    不然他真想现在就奔去冥河边上,跟那些河中的怨鬼们热情打个招呼。

    陈魁开心地搂住孔亮的肩膀,忽悠道:“明晚我带你去冥河边上玩。那里有很多不穿衣服的妹子。”

    “真的?我们之前路过时怎么没看到?”孔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信。

    “真的。她们都在水里藏着呢。明天你去了就知道!”陈魁笑着解释道。

    那些女怨魂确实都没穿衣服啊。

    只是不知道你接受不接受得了,她们跟克苏鲁似的娇美容颜了。

    ……

    “我不要在孤独中死去,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苍凉的音乐声在耳边响起。

    陈魁睁开惺忪的睡眼,拿起床头的手机。

    “喂~谁啊?”

    “哦,大姨妈好。”

    “啥?表弟要相亲!他才多大啊,14?”

    “好吧。我知道了。我来,我来不行吗。我挂了啊。”

    陈魁颇为无奈地放下手机。

    这才刚从地府下班,正想多睡会儿。又被亲戚给安排上了。

    有些讲旧俗的长辈就是这么麻烦。自家孩子相个亲,还要亲戚们一起去“扎场子”。

    大姨妈他们家住在城外一个小山镇上。

    虽说靠着山,也不算太远。开车就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吧。

    表弟张小霏是大姨妈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去了外省,早嫁人了。

    明明表弟今年才刚满十四岁吧,怎么大姨妈这么着急就要给他相亲了。

    就算他们村里私下订亲订得早,这才十四岁也太早了点吧。

    等去了我看能不能劝劝大姨妈。这么早给小孩子找媳妇,影响身体发育的。

    表弟张小霏,在去隔壁市里读中学后,有两三年没见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逢年过节,都没见他回来。

    怎么这次周末反而跑回家了。会不会是被大姨妈抓回来的。很有可能。

    陈魁还记得张小霏小时候就挺内向的。

    喜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自己玩娃娃,或者趴在窗户上偷偷看他们一群男生玩。

    跟个足不出户的良家小姐似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自己今年都二十三岁了。陈魁感慨道。

    没想到表弟还那么小,居然比自己还先被逼婚。真是好笑。

    陈魁洗漱了下,便准备下楼。

    大姨妈要自己赶过去吃午饭。时间算一算,还真有点紧。

    也不知道孔亮醒了没。

    结果陈魁走出公寓,发现孔亮的铺子果然还关着门。

    这小子不是经常熬夜的吗。昨天又没怎么折腾,咋还赖在床上。

    (孔亮:做纸人不要时间的吗。我特么纸妹子全搞没了。)

    陈魁正考虑是否叫个嘀嘀。

    毕竟这里离大姨妈家也有七八十公里呢。特别是后半截的山路是没公交车的。

    他虽然有驾照,但还没买车。主要是自己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真的不是穷B薪水养不起。

    嗞~

    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MC20敞篷跑车,嗖的一下停在他面前。

    这跑车他认识,落地230个。一般工薪族可玩不起这奢侈玩意儿。

    车窗降下,驾驶位上的长发女人摘下墨镜,向他热情招呼道:“陈魁,好久不见。”

    陈魁呲了呲牙。什么好久不见。不是昨天才见你被人抱走了吗。怎么这么快有生龙活虎地出现了。

    “江玉燕,找我有啥事直说。”陈魁不想和这女人绕弯子。

    女人拍了拍旁边副驾驶的坐垫,“先上来再说。”

    见陈魁面色似乎有些犹豫,江玉燕抿了抿红唇戏谑道:“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不是怕你吃我。我怕你穿高跟鞋开车,出事了拉我一起下地府。”陈魁坐进来拉上车门辩解道。

    万一路上出了事故,两个人挂了。别个还以为是一对SB情侣在车里作死弄的。

    江玉燕这女人今天穿了一身红色的高叉旗袍,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脚下却是蹬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鞋跟估计有十公分。

    若平时走路还好。可这是在开百公里提速2.9秒的跑车。真不要命了?

    陈魁很想化身交警叔叔,给这肆无忌惮的富婆身上贴了一张罚单。

    “哦。这个啊。我脱了不就行了。”江玉燕无所谓地说道。随即将高跟鞋蹬开,伸出雪嫩的赤足踏在油门上。

    “你去哪儿,我送你。我们边开边聊。”江玉燕问道。

    “能不能把话简单说完,我好下车。”陈魁蹙着眉头说道。

    “你去哪儿?我要问的问题很多。”江玉燕不肯放弃地说道。

    “好吧。你不嫌麻烦的话,先朝这儿走。”陈魁也不想再客气了。拿出手机将大姨妈家的位置共享过去。

    轰~!!

    红色跑车如利箭一样射了出去。

    猛烈的推背感瞬间袭来,陈魁就像被人从后面狠狠撞了一下,整个人朝前扑去。

    还好他双手及时地挡在中控台上,没让自己的脸部和前挡风玻璃来一次亲密的接吻。

    “江玉燕,你干嘛!”陈魁有些不爽道。

    “坐车一定要系好安全带哦。别只顾着提醒人家别穿高跟鞋。”刚刚狠踩了一脚油门的女人戏谑地笑道。

    果然还是原来那个爱斤斤计较、报仇不隔夜的江玉燕。

    陈魁一脸无语地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