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八十一章 看破真相
    在朱维权他们围成人墙后。四周风平浪静地度过了数秒。

    似乎那只藏在暗中的鬼物。

    在知道没法向聚集在一起的众人袭击后。自行选择了退去。

    朱维权心里刚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便听到身后传来咚的一声。像似有什么东西砸落在了地上。

    这次没有惨叫。声音也不大。

    但当他们循声看去时,地上又多了一名昏迷的同伴。

    后颈上出现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黑色指印。

    可是他们明明是背靠背地站在一起。

    难道那只鬼物,还能像张薄薄的纸片一样,贴在他们的背上攻击吗?!

    这群年轻的阎罗,此时脸上皆是露出了恐惧之色。

    长相丑陋凶残的鬼物,已经吓不到他们。

    之前靠着集体组团的狩猎行动,他们已经抓捕了不少凶猛的鬼物。

    就在收获满满准备回归之际,没想到却遇上了如此诡异之事。

    人类其实心里一直最惧怕的,几乎都来自未知之物。

    就比如现在,这种他们根本看不出痕迹的袭击。

    谁都不知道下一秒,受袭倒下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心理上的煎熬更胜过肉眼可见的恐怖。

    陈魁抬头看向天上那只眼里还在放光的罗刹。

    对方此时嘴角微翘,似乎是在悠闲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地上那些人脸上流露出的恐惧,便是它最美味的佳肴。

    陈魁心里已十分确定,刚刚是红脸罗刹出的手。

    但他还是没能看出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如果它此时选择对我出手,我来得及用鬼域躲掉吗?

    陈魁想了想。恐怕自己连抬起手的机会都没有。

    既然如此,陈魁打算从心一波了。

    毕竟俗话说的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只要自己躲进鬼域离开,相信对方也奈何不了自己。

    至于朱维权他们,自己祈祷吧。

    陈魁觉得他们没有任何机会。因为双方差距实在太大。

    “朱哥。天上那家伙眼睛一直在发光,会不会是它在阴我们?”终于有脑袋灵活的人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危险不一定是来自于地面。更可能是在天上。

    之前他们一直被地面产生的变化所误导了。

    朱维权抬手遮阴,向天上瞄了瞄。

    依稀看到那只罗刹正在对着地上的他们冷笑。

    脸上挂着一副看猫捉老鼠的戏谑姿态。

    “吗的。还真有可能!”朱维权神情凝重地咬牙说道。

    林哥私下给了他信息后。他好不容易才组织了这么一帮新人。

    一起来阿鼻地狱里面,挣功德共富贵。同时又能竖立起自己在新人圈的领导地位。

    没想到在准备满载而归的时候,遇到了这个大麻烦。

    朱维权胆子挺大,但阅历还是少了。

    居然将天上的罗刹鬼,当成了一只还算厉害的鬼物。

    丝毫没往狱主身份上去想。

    可能是因为他之前接触的一两个殿主,都是人类的形态。限制了他的思想。

    朱维权倒是知道。如果不解决掉隐藏在暗中,那神出鬼没的“麻烦”。

    他们这些人,恐怕一个都走不掉。

    他希冀地看向身边的一名大胡子,吩咐道:“二狗子。你那把法弩带着吧。去把天上那只狗给射下来!“

    “行。朱哥,你尽管看着。我这就把它射下来,给朱哥炖汤!我二狗可是拿过市里射击冠军的人!”绰号“二狗子”的大胡子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膛。

    要不是之前地上的袭击太诡异。他早就想射下天上的那两只嚣张的鸟狗了。

    二狗子说着就从背包里摸出一把黑漆漆的弩式法器。

    眯着小眼睛,持着法弩瞄向了天上。

    他自然是准备先射下那个之前最嚣张的,骂他们“十殿小崽子”的红脸鸟狗。

    原本打算离开的陈魁见状,便放下了靠近额头的手掌。

    将手背翻过来,假装是擦拭额上的虚汗。

    不是他觉得对方,有希望射下那只疑似狱主的罗刹。

    二狗子手上那法器,感觉就只是件下品法器。想要对一个狱主产生威胁,还远远不够。

    但有人敢主动去招惹那只红脸罗刹,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至少在吸引对方注意力的大胡子受到攻击之前,陈魁多半是安全的。

    他也可以借着这机会,再尝试探寻下那只罗刹的攻击手段。

    陈魁相信,真正的攻击肯定是来自变滑变软的地面之上。

    但攻击前的预兆,却很可能是来自于天上。

    所以他此刻眯着眼,主动对上那只双眼放光的罗刹。

    即使对方眼中的强光,刺得他眼泪都流了下来,都没有移开。

    果然,在二狗子将法弩瞄向红脸罗刹的时候。罗刹的目光微微动了一下。

    准确说,是将视线移到了二狗子的身上。

    那道目光炽如夏日,都在二狗子身后投下了影子。

    影子?

    陈魁愣了愣。随即迅速将视线从天上收回,落到二狗子背上。

    下一秒。

    在陈魁全神贯注的注视中。

    二狗子身后的影子,竟是从地面上“弹”了起来!

    抱住二狗子的后背,迅速挥起一只胳膊,一巴掌拍在了二狗子的后颈上。

    二狗子手里的弩箭还没射出,整个人已无力地向前倒下。

    那道突然而现的影子,也迅速滑向地面消失了。

    “影子”的速度非常快。这一串动作下来,连眨一下眼的时间都没有。

    估计就算旁边有人刚好看见。也会以为是头上的强光太盛,刺激得自己眼花造成的。

    毕竟谁会想到,影子会攻击自己的主人呢。

    如果不是陈魁之前接触过类似的鬼影。怕是见到后也会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

    不。恐怕不止是单纯的影子。

    刚刚那道影子上,好像还裹着一层反光的油。

    如果不是自己不顾流泪地强行睁大了眼。

    没放过任何一丝细节。也不会注意到影子上的异样。

    普通人在面对影子上面那层强烈的反光时,都会下意识地眨下眼。

    而这一眨眼的时间,就会完全漏掉对方的攻击。

    从而使其变成了一种无法察觉的完美偷袭。

    虽然看出了对方的手段,陈魁心里却一点没轻松。

    他相信那只罗刹鬼,绝对不止能操纵一个影子。

    否则它也没必要将整个小镇地上,都铺上那层无形无色的“油”对吧。

    明明就算是正面硬来。

    除了已获悉其手段的陈魁以外,其他人恐怕聚在一堆也挡不住几秒。

    要想不被自己的影子袭击。除非会飞,且要离开地面足够远才有可能。

    这应该是对方“修罗界”最明显的破绽。

    问题是,他们这群人全是普通人。也没有飞行法器,自然没一个人会飞。

    红脸罗刹之所以一直用偷袭的方式,一次只袭击一人。

    估计只是故意在慢慢戏耍他们而已。

    想明白这点的陈魁。

    忽然觉得就算自己知道了真相,好像依旧逃不脱从心的选择。

    唉。我太难了。

    心里真的有些不爽。

    要不要走前尝试阴它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