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零四章 原来是她
    “哇草!你们做了什么,打得这么激烈?”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石桥上传来。

    众人回过头。

    原来是后面的陈魁珊珊来迟。

    “你居然还真进来了!”

    “你小子还活着?”

    “咦,你竟然没死!”

    “……”

    惊喜的自然是江玉燕。陈魁进来后,她多了份底气。

    不然的话。那对兄妹和女高中生任何一方,都把自己吃得死死的。

    马卡列夫俩兄妹也是表现得很吃惊。

    他们想不明白,陈魁是怎么从鬼新娘手底下活下来的。

    就算他们兄妹联手,都不一定对付得了那个杀人无形的鬼新娘。

    不管是出于实力还是运气。

    此时的陈魁,在他们心中的危险系数都直线升高。

    更何况他们本身就不一个阵营的人。

    嘉苑只是默不作声地瞥了陈魁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似乎在场的众人,没一个值得她正眼看待。

    “不是我们弄的。是这位法力高强的妹子突然出现,随手而为的。如果不是她主动帮忙。我们在那么多鬼物围攻下,早就跑路了。”江玉燕指了指旁边的女高中生解释道。她明显是在故意吹捧对方的实力。

    解释的时候,顺带着还悄悄向陈魁眨了下眼睛。

    陈魁自然读懂了江玉燕的意思。

    江玉燕三言两语,就将刚才他没看到的情况描绘得异常清楚。

    他们三个人应该半路上,遭遇到一群鬼物的围攻。在快支持不住的时候,这位穿着水手服的女孩出现了。女孩实力强大,没费什么功夫就帮他们解决了危机。

    所以归纳下来,江玉燕的话里传达了两个重点。

    女孩不是和马卡列夫他们一起的。

    女孩的真实实力,可能比他们三个加起来还厉害。

    江玉燕如此卖好。怕是想拉拢自己站到她那边。

    因为如果自己之前猜测的没错。

    现在他们四个人,看似没有起什么纠纷。一旦等到宝物出现,怕是马上会变成三个阵营。

    而江玉燕在里面肯定是最弱的一方。

    不过如果加上自己,那就不一样了。至少有了和其他人角逐的资本。

    那女高中生还真是厉害啊。

    陈魁看着眼前被推秃了一大片的草地。

    这感觉就像是刚刚被一个大型除草机收割过去似的。

    远处还有几只正在仓皇逃走的鬼叫草。

    这种鬼物,陈魁还是认得的。这都是来自于郭小小平时悉心的教导。

    (其实是有了友美这个生产队的铁驴之后。两人闲聊吹水的时间变多了。)

    鬼叫草这种喜欢群居的鬼物。

    虽然实力非常弱小。但数量一旦积累上千的话,确实是非常地难以对付。

    想必之前江玉燕他们三人,就是被一群鬼叫草给狼狈地阻拦在这里。

    不过这些弱小鬼物对陈魁没用。他完全可以凭借着自己的鬼域,直接无视地走过去。

    他现在最怕的还是像鬼新娘那种,能够闯入自己鬼域的高等鬼物。

    那冷漠高傲的女孩,在瞥了他一眼后,就自行朝前面走去。

    陈魁犹豫了下,还是厚着脸皮开口问道:

    “喂~那位厉害的小姐姐。我叫陈魁。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女孩娇小的身影顿了一下。

    然后像没听见似的,继续迈步往前走。

    过了几秒后,才头也不回地远远答道:“嘉苑。不用记着。”

    女孩的声音轻柔得像微风一样。偏偏又是那么清晰细腻。

    就如雪山上静静流下的清泉,恬静而冰凉。透出一股目中无人的冷冽和高傲。

    不用记着。自然是两人再见面的机会约等于零的意思。

    估计之所以愿意告诉他名字,也只是出于礼貌而已。

    但陈魁还是震惊了。

    一一万万没想到,还真是她!

    刚开始他就觉得女孩,长得很像经常上电视新闻的(华夏)首富之女。

    据说个人资产超过4000亿软妹币的,亿鑫集团董事长的千金来着。

    只是女孩穿着身普普通通的水手服。

    没有像她陪父亲出席正式场合时,那样奢华的着装。

    让他下意识忽略了。以为对方就是一个长的漂亮的女高中生。

    没想到她还真就是华夏的第一千金,嘉苑本人!

    毕竟同名同姓,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太少了。

    更别说,连那副冰冷孤傲的气质都完全相同。

    那可是需要后天的优渥环境才能养成的。

    作为国内知名的千金大小姐。

    你可以不是她的舔狗。但你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就想曾经的首富之子小王一样。

    这个真相令陈魁不得不感慨。

    什么鬼。难道这就是大佬的世界吗?

    一个顶流的白富美,身上道法还那么厉害?

    这还给不给他们这些平民活路啊!

    说好的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呢。

    如果孔亮在这里,肯定会赞叹道:

    一一多好的一朵富贵花啊!

    只要傍上这位小姐姐美丽的大腿。

    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升职加薪,出任总经理,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我们也走吧。”马卡列夫没有想多说的意思,招呼了下众人就跟了上去。可能是刚刚被那个叫嘉苑的女高中生打击到了。

    一向比较冷漠的艾丽卡,反而是在原地等着陈魁和江玉燕。

    “等会到了宝藏地。我们可以先联手。”艾丽卡轻声提议道。

    她的话其实故意没说完。但大家都懂。是联手对付那个女高中生的意思。

    可见嘉苑的实力有多强悍。能让高傲的艾丽卡主动找他们寻求合作。

    这难道就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的意思吗。

    高傲自负的艾丽卡,遇到了比她实力更强更高傲的嘉苑。就立刻怂了。

    “可以考虑。看具体情况。”陈魁倒没直接拒绝。

    江玉燕则是一副以陈魁为主的样子,接道:“我和陈魁想得一样。”

    这狡猾的女人,明显是故意又要把陈魁推在前面当挡箭牌。

    艾丽卡似乎对他们的答案很不满意。

    “行吧。随你们。”随口丢下一句客套话,气呼呼地去追她哥哥了。

    陈魁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嘴角微翘。

    “你就不怕得罪她?你们不是一个阵营的吗。”

    “为什么要怕?她又不是我老妈子。同阵营又如何。地狱里为了宝物,私下自相残杀的多了去了。关键看利益够不够冒险而已。你就是故意在明知故问。他们俩兄妹不才刚刚坑过我俩吗。”江玉燕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

    一个“我俩”,用词微妙。一下就把陈魁划到了和她一个阵营里。

    陈魁虽然看出来江玉燕的用意。但懒得和她在这方面计较。

    让她玩她的小心思。只要自己不私下着道就好。

    “我们也跟上吧。你别老算计着让人在前面趟险。万一前面就是宝藏室,让他们先得手了呢。”陈魁看出了江玉燕故意拖延的用意,开口提醒道。

    “那是你没见到那女孩的可怕。我们就这样慢慢散步过去。他们之间真发生什么争夺宝物的事情。去迟了,最多看到那对兄妹被干掉而已。”江玉燕用嘲讽的语气说道。俨然心里对那名叫嘉苑的女孩的实力,评价非常高。

    “啧啧。那女孩真得有那么厉害吗。”陈魁故作惊讶道。

    其实他巴不得有强者来搅局。他的鬼域可是最适合混水摸鱼的。

    “对了,陈魁。你是怎么进来的?”江玉燕忽然好奇地问道。

    “这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你这母狐狸。”陈魁认真地答道。

    “你才是狐狸呢!我要告你诽谤!”江玉燕瞬间急眼了。

    可能是因为她的身材脸蛋都比较偏艳丽,最忌讳被人说长的像狐狸精来着。

    “那就去告吧!”陈魁早就习惯了女人的咆哮体。

    “陈魁你混蛋!欺负我。呜呜~”江玉燕脸比翻书还快。前面还在生气要打人的样子,后面就能委屈地哭鼻子。

    陈魁一直怀疑她是不是人格分裂。喜欢时不时地装疯卖傻,扮演各种古怪性格。

    “神经病。”陈魁无语地吐槽道。

    两人就跟吵架的小情侣似的。

    你一句我一句地,把阴森森地鬼王府当成了公园在溜达。

    大概走了近半小时。

    两人才穿过那片宽阔的草地。来到一座不大的府邸前。

    一路上很平静。按江玉燕的说法,那些剩下的鬼叫草都被嘉苑给吓跑了。

    那倒还真值得感谢一番。不过是让江玉燕感谢对方。

    不然有一大群鬼叫草在前面阻拦的话。

    陈魁说不得只能丢下江玉燕,自己一个人靠鬼域离开了。

    陈魁抬头看了下府邸上的牌匾。写的依然是“鬼王府”三个字。

    这里才是真正的鬼王府邸。

    前面的石桥和草地,应该只能算是鬼王府的外围。

    “看着不咋样啊,就比我的阎罗殿大点儿。”陈魁抱着手评价道。

    三米高的朱红大门是虚掩着的。但他并没急着进去。

    因为艾丽卡他们早进去了。却没传出一点动静出来。里面或许藏有什么危险。

    谨慎如他,决定先在外面观察一下。

    江玉燕也同样默契地停下脚步,赞同道:“鬼王吗。可大可小。一般的几十只野鬼的头目,都敢自称鬼王。这个吗,应该是山大王级别。”

    “山大王?那种拦路劫财的土匪头子吗。倒是挺形象的。你就不怕这里的鬼王还活着,听到了记恨上你?”陈魁笑道。

    “那又怎样。传说中六道的鬼世界之王,也叫鬼王。它敢说它配吗?”江玉燕说话倒蛮大胆的。一点不在乎自己正在别人地头上的意思。

    这女人可能知道有关于这里鬼王的信息。所以说话才那么肆无忌惮。陈魁暗自猜测道。

    说不定这府邸里真没什么危险。至少府邸的主人应该早死了。

    陈魁刚这么想的时候。

    突然哐的一声。

    一个人影撞开了大门,从里面狼狈地倒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