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前世今生
    “陈魁”脸上带着微笑,自信地走出大殿。

    等候在殿外的师弟妹们顿时投来倾佩的目光。

    他们都是师尊今年年初才收下的弟子。属于门派的新血。

    至于这次年底考核后能活下来多少,那就很难说了。

    “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我们天极门弟子中的第一人啊!”有师弟殷勤地拍马屁道。

    只是等了半天,只看到大师兄和二师兄活着走出大殿。那些人的脸色瞬间跟死了妈一样。

    甚至有人的腿都开始打抖,一屁股坐到地上。

    “能不能不参加考核了啊!我好怕!”

    “喂,你特么滚远点。你是吓尿了吗?好臭!”

    “怕什么怕!大师兄他们都能活下来,我们一定也可以!”

    “可我才练气二层啊!”

    “……”

    马上就要轮到这批弟子进大殿考核了,都紧张害怕得不得了。

    作为大师兄的陈魁,正打算安抚他们几句。

    毕竟想要逃走是不可能的。运气好,还是能有一两个师弟妹活下来。

    便见一个娇小的红影,一头扑进自己的怀中。

    “大师兄,人家好怕啊!能不能给小月儿一点点提示吗?”那女孩将小脸埋在陈魁的胸口,轻声地乞求道。

    这师妹速度好快!莫不是什么妖兽变得?

    已达练气四层的他都没反应过来。

    陈魁脸色尴尬地想要推开女孩,却发现对方将自己的腰勒得紧紧的。

    那双纤细的手臂竟和铁箍一样有力。

    周围的师弟皆投来无比诧异的目光。大多还带有些许羡慕和嫉妒。

    刚入门半年的小师妹,和大师兄是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太过分了!

    两人居然在考核前大撒狗粮,这是要我们这些单身狗死都不安心啊。

    “师妹,能松手吗?你这力气大的有点过分了啊。”陈魁无奈地说道。

    “大师兄~你不告诉人家,人家就不松手!”小师妹嗲声嗲气地开始耍无赖。

    这平时喜欢一身红妆的小师妹,他见过几次。算是有些印象。

    姓星名月。年纪大概十三四岁。睫毛很长,五官精致得和洋娃娃一样。

    虽然个子娇小,但腿的比例很好。是膝盖能碰到肩膀的那种。

    加上一对耀眼的大车灯,深受不少师兄弟的喜爱。

    陈魁此时都被师妹摇晃得有些心猿意马了,脸颊顿时红了起来。

    “别选五号。四号可以考虑。师兄只能说这么多。”陈魁为了脱身,只能如此嘱咐道。

    “好的,谢谢大师兄!爱你哟~”星月眼里冒出激动的小星星。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传闻,认为大师兄能猜到铁笼里的难度。说不定是那个已嗝屁的三师弟故意造谣出去的。

    “咳。那师妹可以放开我了吗?”陈魁脸颊滚烫地问道。

    “再抱一会吗~”女孩摇晃着身体撒娇道。

    “该进殿考核了。你不想被师尊直接拧进去吧。”陈魁好心提醒道。

    以往那些因为害怕而避考的弟子,一个不落地全被师尊拧着脖子丢进大殿。同时还会失去排位选择铁笼的权利。几乎是九死一生。越反抗越逃避,下场就越凄惨。

    “好吧。大师兄待会见!”星月终于笑嘻嘻地松开了手,转身向殿内走去。

    陈魁看着小师妹自信满满地走进大殿,脸皮抽了抽。

    这丫头表现得比自己还有信心啊。

    要知道他的系统,并不能帮别人看的。更别提,现在殿里铁笼都还没放出来的时候。

    刚刚告诉小师妹的答案。只是他从概率学的角度瞎掰的。

    刚刚他那一批考核的弟子中,四号出过练气巅峰的妖兽,五号出过吉祥物。

    所以下一批五个铁笼里,四号和五号再出现同样级别的妖兽几率大幅度下降。

    用现代的公式算法P=1-(4/5)^n,结论是重复几率为0.67232。

    小师妹只要选择了四号笼子,大概率不会遇到练气巅峰的妖兽。

    如果实力不错,有较大的希望活下来。

    比如刚刚差点勒断自己腰子的恐怖臂力。小师妹的背景怕是不简单。

    说不定又是一个跟二师弟一样深藏不露的家伙。

    当然这一切前提,必须得建立在师尊的铁笼是真随机的情况下。

    不过通过陈魁这两年对师尊的了解。

    师尊还真就跟机器人一样,公平公正得绝对无情。甚至日常中不会犯一丁点错误。

    关于师尊是不是人这件事,陈魁暂时还吃不准。尚需要私下继续深入挖掘更多的情报。

    在天生神力的小师妹离开后,二师弟王大宝凑过来主动邀请道:

    “大师兄,走下山去吃顿好吃的。师弟我请客!”

    “行。”陈魁点头答应道。

    这小胖子家里有钱,他是知道的。能拿出神器给子嗣护身的家族,能不有钱吗。

    何况两人又一次一起通过了年底考核,确实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至少这位身家丰厚的师弟,能在天极门里陪伴自己很久。

    至于其他人吗……

    陈魁同情地瞟了一眼,那些陆陆续续进入大殿进行考核的弟子们。

    一个个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又不得不自入虎口。

    心里忍不住叹息一声。

    这些新招收的弟子,一年能活下一两个就不错了。

    而且就算通过了年底考核,并不代表接下来的一年便安全了。

    那位冷血无情的师尊,还会发布出更多危险的任务,等着这些弟子落网身死。

    比那些养盅的都过分,几乎全是九死一生的局。

    前世这哪里是在修仙,简直是在玩命啊!

    真正的陈魁,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

    果然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人生皆不易。

    毕竟地府的功德考评,也是催人命的家伙。

    正当他想继续看前世的人间如何时。

    一股无形的推挤感降临到他身上。似乎要将他排挤出这个虚幻的世界。

    熟悉的黑暗又淹没了他的身体。

    唉。结束了吗。

    原来自己只能看到这一段来自远古的记忆。

    陈魁心里颇为有些遗憾。觉得自己还没看够。

    却马上要被迫苏醒了。

    当他再睁眼时。已然回到了现实中。

    刘园园的焦急的呼喊犹在耳畔。

    女人甚至还用力摇晃着自己的手臂。

    然而自己握着的手如铁箍一样丝毫未动。

    “别摇了,我回来了。”陈魁说着,轻易地松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