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26章:楚嫣思
    楚嫣醒来后在麝月的扶着下坐了起来,她坐在那里,面色苍白,正要接过青雀递过来的水杯,就听见脚步声,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三个人,低着头掩去唇边的笑意。

    “大姑娘(嫣儿),你感觉如何?”司玥和楚航一同开口道。

    司玥上前一步关心询问道,“身体可还有不适?大夫就在外面候着呢,若是不舒服,再请他看一看。”

    “有劳母亲关心。”楚嫣看着司玥轻笑着开口,“身体并无大碍。”想到楚娇的情况,楚嫣抬眸望去,“母亲,四妹妹的情况如何?我也不知怎么就好端端地晕过去了,四妹妹可还好?应该是被吓坏了吧。”楚嫣的一字一句全都落在司玥的心坎上,哪怕是站在一边的楚航都被楚嫣的所言感动。

    哪怕到现在,楚嫣心中考虑的都不是自己,而是那个杀人凶手的女儿!

    司玥走到楚嫣身边坐下来,执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大姑娘,这段时间你一直都在食用四姑娘送过来的糕点吗?”

    “是。”楚嫣低声回应,“些许是因为李姨娘在娘亲身边伺候过,她做的糕点有当年娘亲的味道……”楚嫣顿了顿看了一眼司玥,“母亲,发生何事?”

    她一脸恍然大悟地开口,“难不成是那糕点有毒?”

    “你说得不错。”司玥倒也没有瞒着楚嫣,“那糕点里被下了鹤顶红,些许是因为你身体好,这才没有大碍,只可惜四姑娘她……”司玥说着红了眼睛,剩下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楚嫣面露惊恐之色的捂住嘴巴,口中低声呢喃着,“怎么会?怎么会呢?是我害死了四妹妹?”楚嫣伸手去抓住司玥的手臂,“母亲,我怎么可能会……”

    “这件事和你无关!”楚航出声道,“都是李氏想要谋害你,当年谋害先夫人,如今又谋害你们,如今我已经找人把她们送进府衙了,到时候一定会让他们罪有应得。”

    楚嫣听着楚航的话红了眼睛,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四妹妹她……”楚嫣嗫嚅着仿佛一头受惊的小鹿,“都是我害死了四妹妹!都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邀请她一同食用糕点……”

    楚嫣将身体蜷缩起来坐在墙角边,脑袋埋在膝盖之间,整个人的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着。

    “大姑娘,这件事并非你错,你也不用如此内疚。”司玥轻轻拍了拍楚嫣的后背,“你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你的教习嬷嬷,我会单独请姐姐给你送过来,还有一段时间你就要出嫁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知道的。”

    没有得到楚嫣的回答,司玥又低声嘱咐几句,最后在离开嫣然阁时还不忘记叮嘱麝月三人好好照顾楚嫣,让她千万不能出事。

    等到司玥和楚航离开后,楚嫣抬眸看向窗外,面上哪里还有刚才的那些表情,一双眸子里泛着冷意,宛如一把利刃刺穿敌人。

    “姑娘,事情安排得差不多。”青栀走到楚嫣身边面色恭敬道,“四姑娘的葬礼应该不会影响荷花节的举办。”

    楚嫣盯着青栀的话点点头,“如今楚婵、楚娴的情况如何?”

    “楚婵、楚娴成为府上的闲人,如今赵氏被下狱,她们两个人也不会着急在这个时候去触楚相的霉头,况且今日她们姐妹二人本是带着老夫人一同前往的,可谁知老夫人连帮助赵氏的意思都没有。”青雀说着就倒杯茶递到楚嫣手中,“楚相之前担心姑娘,应该是担心无法嫁给宁王吧。”

    “比起我们这些女儿,他看重手中的权力,纵然在他的眼中宁王是个短命鬼,可至少能够保证他权利握在手中。”楚嫣看着青栀咳嗽一声,“他本来就是一个冷血无情之人!”

    “姑娘,我方才在院子听见楚相和夫人说起了先夫人之事,说不定先夫人和楚相之间的事另有隐情呢?”青雀看着楚嫣面色凝重,“我方才好像隐约听见当年是先夫人要求楚相那样做……”

    “我必须要承认当年他们之间的感情的确是被传为一段佳话,年少夫妻、鹣鲽情深,是临安城内人人无不羡慕的好夫妻,可最后伤害娘亲最深的人不仍是他吗?纵然深爱过,也无法改变他伤害娘亲、背叛娘亲的那些事实!”楚嫣说着就握着拳头重重地落在床边。

    前世的楚航是那样地厌恶她,恨不得她能够早点成为文冠宇的妻子,如果真的爱过发妻,楚航又怎么可能迫不及待地想要她嫁给文冠宇?

    若是他真的有一点点的良知,前世的她又怎么会落得一个悲惨下场?

    赵氏、李氏、楚航以及相府当年每一个伤害过她和娘亲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她到时候一定要拿着他们的项上人头去祭奠死去的娘亲,让他们在娘亲的墓前忏悔,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脏了娘亲来世轮回的路。

    楚嫣在收拾妥当之后,当夜就在线人的安排下见到了李氏,看着李氏疯癫的模样,楚嫣就猜到李氏差不多已经知道真相。

    真相往往就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残忍。

    “想来李姨娘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楚嫣带着黑色的斗篷看着牢房里的李氏轻笑着开口,“如何?谋害自己亲生女儿的滋味如何?”

    “你来干什么?”李氏抬头就对上楚嫣的那一双眼睛,那一双和先夫人一模一样的桃花眼,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轻嗤,“来看我的笑话吗?来看我想要害你不成,却害死了亲生女儿?”

    李氏想要扑过去给楚嫣一个耳光,却立即就被身后窜出来的两个黑衣人按在地上,李氏昂着头看着她,“楚嫣,你不得好死!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楚娇是我的女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想要杀你!你这一招请君入瓮,着实令我吃惊。”

    “是!”楚嫣看着李氏漫不经心地开口,“就连你要给我下毒一事,都是四妹妹亲口告诉我的!她告诉我你想要杀了我,你想让她成为你的替罪羊,只是这最后的结局你没有想到吧!”楚嫣说着就捂嘴轻笑起来,“说起来,当年你谋害我娘之时,是不是也抱着这样的心态?”

    在李氏震惊的目光中楚嫣继续开口,“李氏,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很多事情我知道的恐怕比你们自己都还要多!”

    楚嫣走到李氏身边掐住她的下颔,神色也染上一层狠厉,“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在临安,我还要用你祭奠娘亲呢!”

    李氏抬眸看着楚嫣,一双眸子里是止不住的恐惧,喉咙传来窒息的感觉,让她死死地盯着楚嫣。

    眼前的人不是楚嫣,是地狱前来索命的修罗!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恶鬼!

    “你不是大姑娘,你到底是谁?当年先夫人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生出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女儿!”李氏一字一句地说着,每说一个字她都觉得呼吸困难,她也真切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而楚嫣也比她想象中的更可怕?

    “我当然是楚嫣!”楚嫣歪着脑袋看着李氏,“你说得没错,娘亲那么温柔的一个人的确是生出我这个心狠手辣的女儿,只是为何会变成这样,你难道不知道吗?”

    楚嫣掐着李氏的下颔,低着头看向她,“是被你们逼出来的啊!当年赵氏送我前去老宅,路上九死一生,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报仇!要把当年欺负我和我娘的人统统踩在脚下!”楚嫣盯着李氏的目光轻笑一声,“李姨娘,你当年若不是背叛我娘亲,说不定今日也能够和夏眠姑姑让我给你养老送终呢,只可惜你再也没有这个机会呢!”

    楚嫣说着就给李氏吞下一颗药丸,药丸虽不能让李氏致死,可能够让李氏这段时间一直生活在噩梦之中,到最后会让她自己分不清到底是噩梦还是现实。

    天边微亮,楚嫣从牢房出来时就看见楚娴的身影,她的身边跟着是元阳身边的一个侍卫,楚嫣有理由相信楚娴定然是因为元阳才能够有机会前来探望赵氏。

    赵氏和李氏被分别关在地牢的一头一尾,让他们两个人无法产生任何交集,也无法使用任何暗号,所以楚娴根本就没有见到李氏,而是在元阳侍卫的带领下直接前往赵氏的牢房,她一眼就看见赵氏憔悴的面庞,整个人看上去都消瘦不少。

    “你怎么来了?”赵氏看着楚娴一脸心疼的开口,“你不应该来这里?如今我被下狱,你应该好好跟在新夫人的身边,到时候省得被楚嫣钻了空子,讨得新夫人的喜欢。”赵氏说着就伸手去摸楚娴的脸颊,“孩子,娘没事的,只要你能够成为太子妃,亦或者是其他,娘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楚娴伸手摸了一下赵氏的脸颊,“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楚娴说着就打开食盒递到赵氏的面前,“这都是院子的小厨房做的,虽然娘亲才被关了一天,可娘亲哪里受过这种苦难呢?”

    “我一时半会还不会死!”赵氏说着再次握住楚娴的手,“等到宁王死了,我们再对楚嫣下手,纵然你祖父落难下狱,可至少赵氏一脉还留有血脉,你可知道大舅家的哥哥,她一定会想办法救我出去的。”

    赵家表哥赵恒乃是赵添的嫡长孙,从小就文武全才,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游学,据说也算是小有所成,目前跟着一个大人物学习,至于这个人物是谁,他们不得而知,也从未见过,只知道赵恒信中每每所言,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赵恒哥哥一定会想办法的。”楚娴看着赵氏点点头,“娘,这段时间爹爹看得紧,我也是通过我和大皇子的秘密暗号才能够来见你,下次还不知道何时能够见到你呢。”

    “娘亲在这里挺好的。”赵氏抬手拭去楚娴面上的泪水,“你和你姐姐好好在荷花节上表现,到时候说不定就会被陛下看中将你许给太子呢。”赵氏轻轻地把楚娴揽入怀中拍着她的后背,“无论发生任何事,娘亲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楚娴擦拭着眼泪抬头看向赵氏,她笑着点点头,“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在荷花节上好好表现,到时候争取早一点让娘亲出来。”

    楚娴不敢在地牢停留太久,和赵氏没说多少话就跟着侍卫一同离开了,最后还是侍卫将她送回了相府,当然是以钻狗洞的方式将她送回去。

    楚嫣回到相府用过早膳,刚刚准备回屋休息就看见彩霞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她见到楚嫣后对楚嫣笑着行礼,最后就将司玥找她的原因说了出来。

    司玥说想要带着楚嫣一同前去看看先夫人原来名下的铺子,也好知道如今这铺子到底价值几何,而赵氏又该如何把这些银子折现给楚嫣。

    楚嫣跟着司玥一同坐着马车前往铺子,先夫人名下的铺子当年都位居临安城比较繁华的地段,在马车不能前行之时,她们才改为不行,他们刚刚准备前往第一家铺子时,就看见一个身影对着他们冲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