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6章:别去京中
    酸菜鱼就是块试金石,用来试探大众对这个口味的接受程度,从而决定是否需要继续推行相关产品。

    庞明轩也明白过来,从这段时间明轩楼售卖出去的酸菜鱼份数来看,这道菜被接受的程度为中等偏下,主要是被二楼三楼的客人点单,而一楼目前还没有客人点过,这之中的确有价格的影响。

    明轩楼不同楼层有不同楼层的价格,一楼多是普通百姓,二楼是稍好些的富裕人家,三楼的厢房自然是富贵人家,五十文对二三楼的客人或许算不上什么,对普通百姓而言却是小半个月的饭钱,用小半个月饭钱吃道菜对他们来说是极其不划算的,价格降下去的确可以增加销量。

    “看来姑娘是铁了心的,如此是要庞某做什么?”庞明轩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主意,但他还是想听听洛秋会怎么说。

    洛秋耸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尊重庞公子的决定,若是庞公子不想投资入股,那可能要麻烦庞公子帮我看块土地,我想买来种番椒,到时候明轩楼找我收购番椒就好。”

    庞明轩也跟着笑起来:“地的话庞某在槐东镇旁的落凤山下就有一块,可以借给姑娘,不收租金,只需要姑娘届时按市价九成的价格将番椒卖给庞某。”

    奸商啊奸商,明面上给洛秋个人情,实际上低于市价的一成不就是变相的租金吗?

    还是你会算计,洛秋摇着头直笑:“多谢庞公子,还有一件事情,就是番椒的种子……”

    “这个交给庞某便是,姑娘需要多少告诉庞某便是。”

    “你那块地多大?”

    “大概两亩。”

    “那就按地面买,多谢庞公子!”

    事情定下后,两人又是一番客套,等荣儿醒了洛秋才告辞离开。

    洛秋带着荣儿先去了庄蓉儿之前做工的裁缝铺,裁缝铺掌柜心情不大好,问了小二才知道早上有对父子来闹过。

    果然找来了,洛秋庆幸着又往绸缎庄去,庄里的一位妇人正在教庄蓉儿东西,庄蓉儿听的认真连洛秋来了都不知道。

    洛秋没有打扰他们,自己在绸缎庄里转起来,工人们条理有序的生产着,唯有那个上蹿下跳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是谢遇,洛秋想起他说荣儿像某个人,便靠过去打招呼。

    “谢公子很喜欢这里?”

    “不是,只是以前没见过,觉得新鲜。”谢遇所在的是染料间,工人们正在下布染色。

    荣儿也没见过,兴致勃勃的跑进屋子,洛秋忙叮嘱他不要给人添乱,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洛秋跟着看了会儿,忽然问身旁的谢遇:“不知谢公子说荣儿像的是何人?”

    不同于庞明轩,谢遇的身份还是个迷,不过从他周身流露出来的气度看,多半是权贵人家的孩子,他能接触到的人自然非富即贵,荣儿以前也说过总被关在大宅院里头,没准荣儿父亲真是谢遇认识的人。

    “我说过这句话吗?”谢遇挠着头想了想,耸了耸肩,有些无奈:“我不记得了,就当没这回事儿吧!”

    为什么突然又不提了,洛秋想不明白,心里越发好奇。

    “我只是好奇,没准那人和孩子的父亲有关系呢!”

    “孩子的父亲是谁?”谢遇很正常的问一句,洛秋却没办法回答,她当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之所以这样说只是想从他嘴里套话罢了。

    “孩子的父亲就是个普通的庄稼汉。”洛秋只能撒谎,谢遇稍稍扬了扬下巴,并没有相信她的话:“这孩子可不是普通庄稼汉能养出来的。”

    “嗯?怎么说?”洛秋不动声色的问,谢遇像是知道她的心思,叹道:“洛姑娘,那孩子其实是你捡的吧?”

    小心思被戳破洛秋也不尴尬,只点了点头:“这孩子的确是我在山里捡的,如果你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可以告诉我,趁现在感情还不深,我可以把孩子还回去。”

    谢遇赞赏的看眼洛秋,摇了摇头:“洛姑娘,旁的恕我无法相告,只能奉劝一句,别带着孩子去京中。”

    不能去京中?

    看来荣儿的父亲是京中的贵人,权力可能还不小,只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孩子呢?

    “洛姑娘若真的想养这孩子,近些日子小心些。”

    谢遇留下这样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转身离开,洛秋有些生气,她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纸是包不住火的,现在她跟荣儿感情还不深,知道些关于他父母的事情才能更理智的做出决定,等以后亲如母子的时候再知道,怎么抉择都会很难受吧!

    洛秋很想追上去给谢遇一拳,让他把话说清楚,偏偏荣儿从屋子里跑出来,抱着她呵呵傻笑,说着那些布匹变色的神奇过程。

    不心软是不可能的,洛秋蹲下去,摸着荣儿的头想道,无论父母做了什么孩子终归是无辜的,既然现在这孩子叫她娘亲,她也要肩负起身为娘亲的责任。

    带着荣儿在绸缎庄又玩了会儿,庄蓉儿终于空闲下来,绸缎庄没有包工人住宿,洛秋便让她先住自己买的房子,庄蓉儿则表示发了月钱会交房租给她。

    走出绸缎庄时,洛秋纠结是回周家村还是直接在镇子里住下,因为下午有事庞明轩把带她参观那块地的时间推到明天,她心里还是想尽快把这件事情定下来,可若是不回去的话周家村里的乐子她就看不见了,还有把裴诏一个人留在村子里真的没问题吗?

    思来想去,洛秋干脆掐手算了个卦,最后决定赶最晚班的牛车回去。

    回到周家村时,星星已经洒满天空,洛秋给了车钱后把睡过去荣儿抱下车,往家里去。

    路上遇见不少村民,村子里某个方向闹哄哄的,洛秋并未理会径直回到家中。

    裴诏在炕上打坐,洛秋抱着荣儿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不想惊动他,结果在靠近炕边时裴诏还是睁开了眼。

    “回来了?”

    裴诏声音有些冷,带动着周围的气压都低了下去,洛秋将荣儿放在炕上盖上被子,小声道:“回来了,诏兄吃了吗?我带了肉包子回来,要不要来两个?”

    裴诏没说话,洛秋当他默认,跑去把肉包子热了热,狗腿的送到他身前:“诏兄先吃,我出去看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