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爱情,一念成灾终是不能幸免 第1771章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9)
    闹了好一会儿,小宝和二宝才困了,纷纷被小高带回了家。

    沈迟则陪着许朝暮,寸步不离。

    许朝暮承认,沈迟真得是一个好老公,除了怀小宝的时候他们之间误会太多,怀二宝和满满时,他都很尽责。

    她怀孕时他陪着,她生孩子时,他也在。

    能有这样的一个男人陪在自己身边,许朝暮很满足。

    “老公,我睡不着,好‘激’动。”许朝暮的心口还是跳得厉害。

    “傻!”沈迟‘摸’了‘摸’她的脸,“累了吧?怎么就睡不着了?‘激’动的?”

    “是啊!好开心。”

    小丫头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双‘腿’踢了踢被子,醒了。

    不过,小丫头没哭,只是踢着被子。

    许朝暮干脆不睡了,转过头‘摸’‘摸’小丫头的脸。

    “宝宝,宝宝,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可想你了。”许朝暮笑道,“当然,你妈妈也很想你。”

    沈迟没有忍住,抱起了小丫头。

    “哎,沈迟你好讨厌,我还没有看够呢!”许朝暮冷哼一声,不满道。

    “先让我看个够。”

    沈迟抱着小家伙,逗着她,看着她,说不出来的幸福。

    空气中仿佛都充满了甜蜜,那甜蜜犹如糖果一般,甜甜的。

    许朝暮看着他们父‘女’俩,脸上洋溢着清甜的笑意。

    “好了,暮暮,你以后在我心中的地位也要下降了。”沈迟道。

    “不可以!”许朝暮不同意,“我和‘女’儿要并列第一!”

    “你是不是终于体会到我的感受了?”沈迟挑眉,“你这是吃‘女’儿的醋?”

    “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你要是敢不宠我,我就让‘女’儿怼你!”

    “好好好,我怎么敢不宠你。”沈迟笑。

    窗外夜‘色’深沉,室内其乐融融。

    ……

    许朝暮出院的那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沈迟一手抱着小‘女’儿,一手牵着许朝暮。

    他抱孩子的姿势已经是相当熟练,不光如此,他还学会了很多技能。

    小宝和二宝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小宝第五次喊“爸爸”的时候,沈迟才转过来头。

    “喊我做什么?”

    小宝汗,真得不要他们了吗?喊了这么多声都听不见。

    “没什么,就是我也想抱抱妹妹。”小宝眼巴巴地看着沈迟。

    “不可以。”沈迟自然不同意,“实在想抱,你可以抱你弟。”

    “……”小宝无语望天,“那还是算了。”

    小高和老程一起开车来的,沈迟抱着小‘女’儿,和许朝暮单独坐一车。

    窗外阳光刺眼,上车后,沈迟就要打开遮光板。

    “别,让我看看外面的风景。”许朝暮不同意。

    沈迟依了她,没有再动。

    车子启动时,沈迟怀中的小‘奶’娃醒了,嗷嗷哭了起来。

    “哈哈,小家伙醒了。”许朝暮弯下腰哄她,“宝宝,不哭,笑一个。”

    宝宝和妈妈还是亲的,听到了许朝暮的声音,立马就不哭了,眨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

    “我是妈妈,我们笑一个好不好?”许朝暮又哄道。

    小丫头不知怎么就被许朝暮逗乐了,咧咧嘴,像是在笑。

    “老公,老公,宝宝笑了。”

    “那你也给我笑一个。”沈迟逗她。

    许朝暮真得就给沈迟笑了笑:“你媳‘妇’好看吗?”

    “好傻。”

    “……”许朝暮一记白眼抛了过去。

    这宝宝还真乖,不怎么闹腾,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地跟着沈迟和许朝暮在玩,玩一会儿累了,就自己睡觉。

    小丫头睡着的时候,许朝暮也困了,她靠在沈迟的肩膀上,看着‘女’儿。

    窗外的风景如走马灯一样在她的面前穿过,阳光密布在树叶上,绿意盎然,‘春’光无限好。

    她忽然就想起十岁那一年,她也是这样和沈迟坐在一辆车上。

    只不过那时候,他们生疏得很,谁也不跟谁说话。

    那个时候的她其实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她可以和他在一起,有可爱的宝宝。

    好遥远呀……

    可二十多年后,他就在她的身边了,他爱她,她也爱他。

    初见时是冬天,万物凋敝,他是她生命中出现的太阳。

    小孩子时哪里懂爱情,只是后来,爱意却慢慢渗入骨髓,挥之不去。

    相识,相守,相知,相伴。

    青梅竹马,白首不离。

    “想什么呢?”沈迟见她发呆,轻声问道。

    许朝暮抬起头,从她的角度正好近距离地看到他的脸庞。

    她压低他的脸,在他的下巴亲了一口。

    “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想亲你……”许朝暮嘻嘻笑道。

    “流氓。”

    “对啊,我就是小流氓啊。”

    “来,那多亲几次。”沈迟指了指自己的脸。

    许朝暮笑得更厉害了,当年,她要亲他一下,他避之不及的。

    许朝暮真得就勾住了他的脖子,红‘唇’‘吻’上了他的双‘唇’。

    沈迟扣住她的小脑袋,反客为主,深深‘吻’了下去。

    男人在这种事情上,一向都比较喜欢把握主动权。

    许朝暮也不回避,迎着他的‘吻’,缠绵不息。

    车内的气温骤然上升,暧昧而悱恻。

    这个‘吻’里包含了沈迟对她的爱意,还有无尽的温柔和绵绵的宠溺。

    相守无穷期,爱意无尽时。

    小丫头在沈迟的怀里动了动,不满地抗议了,沈迟才放开许朝暮,低头哄着小丫头。

    许朝暮笑了:“小家伙吃醋。”

    “好了,不吃醋,爸爸也是爱你的。”沈迟将她抱到臂弯里,亲了几口。

    许朝暮枕在沈迟的肩膀上,一会儿看看‘女’儿,一会儿看看沈迟,一会儿又看看窗外的风景。

    从医院回沈家的这段路,有一部分是和二十多年去沈家的路重合的。

    许朝暮看着熟悉的风景,想起过往的一切,有几分感慨。

    时间过得真快,她庆幸,在过往的时间里,遇见了对的人,足以相守一生。

    朝朝暮暮的朝暮,许诺的许。

    沈迟大概知道她在想什么,他腾出一只手揽过她的腰,将她往怀里搂紧了一些,和她一起看着窗外的风景。

    ‘春’华无限,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如碎钻般照在地面上,明媚耀眼。

    树影斑驳,时光安然。

    岁在朝暮,两情长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