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四章,找人(二更)
    上官珩听到要让自己去养马,脸色一白,哭丧着脸道:“儿臣觉得礼部就挺好的。”

    礼部哪里好?好在闲,也没那么多屁事。

    崇安帝眯眼看了他一会,看得上官珩额头冷汗直冒才放过他,转而看向不到十岁的六皇子上官铭。

    张了张嘴干脆考校了一下他的功课就把人全部轰走了,弄得几人一头雾水,叫他们来就为了问这么一句?

    几个皇子一道从御书房出来,各自打了声招呼就分开了,上官尧小声开口问:“父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官浦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位胞弟,眼角余光瞥到李公公也从御书房出来了。

    他警告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可乱言,缓下步子等李公公上前来行礼了才问:“李公公这是要出宫去看望二弟?”

    李公公恭敬道:“陛下担心二皇子,老奴早些去也好让陛下安心不是。”

    上官浦含笑点头:“那劳烦李公公见着二弟后替我问声好,就说过几日我得闲便去看望他。”

    “老奴定将大皇子的话带到。”

    “哼,二哥这病得可真不是时候。”一提到二皇子,上官尧就忍不住阴阳怪气起来。

    上官浦干咳一声,上官尧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就见一宫装丽人遥遥朝他们这个方向福了福身子。

    上官浦微微颔首,带着上官尧径直出宫。

    身后传来宫女说话的声音:“柔嫔娘娘,那是大皇子和四皇子……”

    上官珩却没有出宫,而是去了其生母淑妃居住的揽月殿。

    淑妃正在殿里修剪着一盆月季,看到自己儿子来了,忙招呼宫女去备他喜欢吃的点心。

    “听说陛下将你们几个都召去御书房了?可是说了立太子一事?”等殿内剩下的都是她自己的人,淑妃才拉着上官珩问。

    上官珩一屁股坐到淑妃方才坐的位置,伸手就将一朵开得正好的月季花揪了下来。

    看得淑妃都心疼死了,她闺名胜春,这花可是她的钟爱,平日里浇水什么的都是她自己在料理,从不让宫女们沾手。

    上官珩倒好,直接把花给折了,可一看是她宝贝儿子干的,淑妃又狠不下心去责怪。

    为了避免好好的一盆花都被他糟蹋了,淑妃赶紧吩咐贴身的大宫女把花搬走。

    “母妃在问你话呢。”淑妃走到软榻另一边坐下,没好气的开口。

    上官珩将花一丢,耍赖皮道:“你去让父皇把儿臣的差事撤了,儿臣就告诉你。”

    淑妃头疼的抚了抚额,上官珩以前除非缺钱了,否则一两个月都不来给她请一次安。

    自从她委婉的央着崇安帝给他安排差事后,他来的倒是勤了,可每次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这事免谈,你怎的不好好想想,若是你再不争点气,到时候让贵妃的儿子坐上了那个位置,我们娘俩还能好活?”

    以前皇后娘娘管理着后宫,她那个人又最是和善好说话,办事都按规章制度来。

    哪怕最后五皇子封顶了,淑妃也相信皇后不会亏待了他们母子二人,可贵妃不一样啊,那个女人最是狠辣不过。

    若真让大皇子坐上那个位置,她们这些人哪里还能讨到好。

    更别说她同贵妃本就一直不合。

    皇后在的时候还好,现在后宫都是贵妃说了算,她真是恨不得不出这个宫殿,就怕贵妃拿她开刀。

    不然她也不会任由上官珩荒唐这么多年,现在才让他去争这个位置。

    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想到自己日后可能会有的下场,淑妃拧起帕子抽噎起来。

    上官珩一愣,这怎么说着说着还哭起来了呢,他自我检讨了一番,不敢再说混账话了,老老实实的将御书房的事给说了。

    没说自己顶撞的话。

    “这么说陛下这是打算立太子了?”淑妃继续哭。

    上官珩头疼:“是的吧。”

    “那珩哥儿……”

    “儿臣一定好好在父皇面前表现,绝对不会让母妃晚年不保的。”

    淑妃手中的帕子一收,哪里还有方才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她试探性问:“上次选秀你说自己一个没看上,母妃也不逼你。

    可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一直不娶亲,前些时日你舅舅进宫……”

    “母妃!”上官珩直接打断她,起身就打算走。

    淑妃拉住人:“母妃就是觉得素娥那丫头确实不错,我也挺喜欢的。要不然我先去找陛下帮你定下来,什么时候娶你说了算?”

    淑妃口中的素晴是上官珩舅舅的女儿,他的表妹。

    上官珩知道一定是他那个好舅舅跑来说了什么,气呼呼的挣脱淑妃的手:“你要是觉得表妹那么好,干脆直接让父皇收进宫得了,你们俩也有个伴。”

    说罢也不管淑妃那青白交加的脸色,转身大步离开。

    上官珩本就不想娶亲,更何况还是娶那个整日一副要哭不哭的张素娥。

    走出揽月殿,上官珩一顿,不是啊,他明明是来要钱的,转身要回去,想到自己方才说的话,只能作罢。

    算了,还是去灵隐寺看看二哥吧,真要他说,二哥才是最适合坐上那个位置的,只可惜二哥缺了个有助力的母家帮衬,他自己又无心朝堂,不然哪有大哥什么事。

    上官珩在心里吐槽着大皇子,而大皇子出宫后也没回当值的衙门,直接就回了府。

    随从迎上来说了几句什么,上官浦眉头一皱,步子一转往客院而去。

    方踏进客院,就见一身材纤细的素衣女子坐在廊下拿着一本书看。

    那女子听得动静抬起头,见是他脸上闪过诧异,合上书几步上前福身行礼:“殿下。”

    上官浦原本烦躁的内心莫名就平静了下来,虚扶一把问“住得可习惯?”

    “这里很好,多谢殿下收留。”女子全身上下都透着恬静淡雅。

    上官浦将手背到身后:“那就好。”

    那女子抬头看了他一眼,蹙眉问:“可是还未将东西拿回来?”

    上官浦正要说这事,闻言点了点头:“那夫妻二人离开浔阳城后便失去了踪迹。我的人一直没找到。”

    女子手中一紧。

    ?  ?感谢天生,外滩十八号的打赏,今天更不了三更了,晚安吧。嗐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