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114、未雨绸缪
    刁老先生气的跳脚,“谁是花子?齐嬷嬷的眼神,越来越不济了。”

    李文硕丢下筷子,蹿起跑了出去,“老先生回来了!”

    刁老先生指着他问:“你,还是夫人的意思,往禁卫军里塞人,要做什么?”

    姜婉宁仰着下巴出来,斜眼撇着老先生,满脸的嫌弃。

    “夫人什么意思,为何如此看着老夫?”

    姜婉宁嗤笑道:“嬷嬷说你是花子,真一点没说错,老先生这趟出去,把天下吏治看明白了?

    是打算封侯拜相,还是打算指点江山,向皇上谏言呐?”

    李文硕忙拦住媳妇,“老先生刚回来,夫人莫要多说。”

    “老先生,这天下你看不看,都是一个样。”姜婉宁走下台阶,“想要改变吏治,除非换一位明君,这话是你说的。”

    刁老先生甩了甩袖子,问:“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

    姜婉宁指着皇宫道:“天下大事,决策的人在那边。开春以来多少大事?老先生可看明白了?这次换防,会不会出乱子?”

    刁老先生目光闪闪的盯着姜婉宁,“夫人知道要出乱子了?”

    姜婉宁冷笑一声,“我一个妇人知道什么?但杨三爷去了南边,北军往南边调了不少。

    骑马打仗的军士,让他们去漕司,海船上,能抵御外敌?

    杨贵妃死了,杨家的算计还没完。把北军往南调,这是要架空郑家吧!老先生觉得乱子什么时候来?”

    刁老先生神情松懈了下来,“所以,把家将安排进禁卫军,是夫人的意思?”

    李文硕刚要说话,细想了一下,好像真是夫人说的,家将有了出身,才好说媳妇。

    为了这个,他才找杨六走关系,把家将送进禁卫军任职。

    “南边出事就是大事,万一京城乱了,我总要保证自身安危。”姜婉宁道。

    刁老先生盯着姜婉宁看了三秒,在齐嬷嬷要发火之前,移开目光道:“夫人最好把底细,与文硕交代清楚。”

    “这个不用你说。”姜婉宁看了齐嬷嬷一眼,转身回了屋里。

    齐嬷嬷得了信号,立刻喊道:“来人,请老先生去沐浴更衣,不搓掉两层皮,别让他出来丢人!”

    李文硕给刁老先生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回到屋里,李文硕问道:“婉宁究竟要做什么?”

    “我只是未雨绸缪,二皇子有了私兵,他会甘心在皇陵等死?”姜婉宁反问。

    二皇子的动静,李文硕一直关心的很,大概是杨贵妃死的突然,或是二皇子有了儿子。

    本来开始调动的私兵,没了动静。

    “二皇子一向谋略不足,为何按兵不动了?”李文硕问。

    姜婉宁小声道:“二皇子身边的两位幕僚,这次没跟着去皇陵,倒是二皇子府的长史,亦步亦趋的跟着二皇子呢!”

    “那位长史我知道,皇上继位那年恩科二甲第一。在翰林院一年多,投到了代王身边。”李文硕道。

    姜婉宁道:“那位长史在等一个时机。我也在等。”

    李文硕倒吸一口冷气,“嘶!咱不能杀皇帝吧!那个不好杀!”

    “什么呀!”姜婉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与其等着宫里乱起来,不如釜底抽薪,太后年纪大了,受惊病倒,或者二皇子谋反,太后......”

    “太后......好吧!太后六十多岁,活的差不多了。”李文硕被媳妇的大胆,震的浑身热血翻涌。

    “我是说,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我帮忙?我明天接着练武,先把保命的本事练好。”

    姜婉宁摇摇头,“不知道这个时机在哪里,所以,我们准备好了,等着便是。”

    刁老先生被按在浴桶里,洗了一个下午,傍晚才托着茶壶,慢悠悠的走出院子。

    老远看到二门进了辆车,刚要问是谁来了,就看到李瑶钏从车上跳下来。

    “啧啧,你瞧瞧,这满身的春暖花开,桃花逆风香的味道,李家要有喜事了呀!”

    大庆嗤了一声,“杨贵妃追封了皇后,要守孝九个月,啥喜事也要等到腊月里再说了。”

    家将不明所以,跟着道:“腊月里,那就是梅花逆风香了。”

    “滚,你们懂个屁。去问问大年,二小姐身边谁跟的。”刁老先生踹了家将一脚。

    大庆道:“老先生别操心了,小的看,你这个幕僚当的,跟没有一个样。

    那二小姐的事儿,有老夫人,夫人管着,用得着你?还是帮忙想想,咱世子爷整天烦心,府里称呼差辈的事儿吧!”

    刁老先生眉头一皱,“嗯!这是个大事儿。”

    大庆撇撇嘴,哼哼几声,招呼兄弟们喝酒去了。

    最近京城的大事儿,全在准备参加宫宴上。

    李瑶钏每日出去,回来都要说,谁家准备送哪位小姐进宫。

    哪个府里,从族里找了个漂亮女孩,准备送去宫宴,碰碰运气。

    这样的事儿,姜婉宁经历过一次,各家的心思,她也明白,反正就是有枣没枣打三竿。

    宫宴当日,李文硕把媳妇送到宫门口,转头去找郑七喝酒去了。

    自从谢五开年去南边,查河道账目,每次写信回来,李文硕看了就眼气的不行。

    十里秦淮河啊!花楼,舞姬水上漂啊!

    咱不想干啥,看看饱眼福总行吧!

    可惜了,古代就这一个有名的景区,他还去不了。

    周三郎又去了北地,与异族风情的阿塔娜玩耍去了。

    留下这几个兄弟,权势不如谢五和周三,杨皇后孝期这几个月,喝酒都要偷偷进行。

    姜婉宁进了御花园,被宫女带去玉华阁,与李皇后坐在楼上看热闹。

    楼梯上一串笑声传来,林老夫人与谭老夫人上楼来了。

    “皇后娘娘可真会找地方,这里看出去,景致最好了。”

    李皇后起身,冲着两人行晚辈礼。姜婉宁福身施礼拜见。

    两位老夫人忙着去扶李皇后,把姜婉宁晾在了后面。

    “皇后娘娘客气了,”林老夫人恭敬曲膝,被李皇后托住后,又道:“皇后娘娘快坐下,你站着,咱们可不敢坐。”

    谭老夫人这才注意到姜婉宁,伸手虚扶了一把,“姜家闺女,快起来罢!”

    再次落座,四人看向窗外,谭老夫人呵呵一笑,道:“显是长公主仁慈了,这孩子一向心软的很。”

    林老夫人捧着她说:“也是,带进宫来的,哪个没点心思?也是长公主心善,这是照顾那些,被长辈强扭着来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