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蛇
    在宇文染的鉴别下,顾言月知道了那些蘑菇那些烤来味道是不错的,那些的味道是难以下口的。顾言月把那些烤完后不加调味料难以下口的蘑菇给挑了出来,放在了一旁,打算等明天再把它们丢了。

    她就烤那些本身味道好的蘑菇就好了,难以下口的蘑菇种类也不多。顾言月把那些出去后,那些蘑菇串串还有很多,足够今天晚上她跟宇文染解决晚餐了。

    顾言月和宇文染解决完晚膳后,顾言月拿过一根树枝,洞穴的地上画门口的那些机关,教宇文该如何去解那些机关的法子。免得宇文染因为不会解机关,出去洞穴之后,就被拦在外面进不来。

    听到顾言月要教自己怎么去解洞穴口的那些机关,宇文染在火光中点头。

    顾言月拿着树枝在地上划出机关和陷阱的位置,“这最前面的机关算是几个简单的机关,如果有人靠近我们,我们就能靠门口那几个的机关判断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

    “不过这也是局限于他们之中有人会机关之术才会简单,要是他们中间没有人会,恐怕是连第一个他们都解不开吧。”

    顾言月说着,顿了顿:“若是他们中间有会机关之术的人,怕是前面这几个对他们来说都只是开胃菜。要是他们能一路解过来,那么久证明他们中那个会机关之术的人实力不在我之下,到时候他们进来就堵住了我们能够出去的路,那我们就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顾言月把最坏的情况说了出来,看着宇文染逐渐凝重的神色,顾言月今天晚上第二次没有没有绷住脸上的笑容,再一次“噗嗤”一声笑出了出来。

    这一次顾言月笑得整个人都趴在了宇文染的身上。期间还因为笑的动作太大了,差点就摔了下去。好在宇文染眼疾手快的接住了顾言月,才避免了顾言月跟底下的石头来一次“亲密的接触”,并且还除去了顾言月有可能会“毁容”的风险。

    “哈哈哈哈……”笑到最后顾言月眼泪都笑出来了,但是宇文染还是不知道顾言月到底在笑什么,“阿染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你没听到我拜师的时候师父说的话吗?”

    “师父说了,像我这般有天赋的人,现在这天下找不除第二个来。我就是唬你的,这些机关只要不是师父来了,就凭那些人的实力,再怎么样都是不可能会闯进来了些。”

    说到最后,顾言月终于止住了笑,从宇文染的身上重新坐了起来,擦着自己刚刚笑出来的眼泪,跟宇文染道:“阿染,今天晚上你就放宽心好好睡一觉吧,等明天醒来了,我们再好好商议该如何甩掉那些群黑衣人到黔州去与那两位侍从还有姚大人汇合。”

    “阿月,在你被刺之后,我就已经叫锦乐先一步带着粮食进了黔州城。锦乐是装扮成难民进的黔州城,至于那些粮食则是让暗卫们每晚借着月色送进黔州城的。”

    宇文染道:“虽然解不了远渴,但是能让黔州百姓多熬几天是准没错,至少在我们到达黔州前,能少几个被饿死的百姓。”

    顾言月听了之后,拿着刚刚给宇文染画那些机关图的树枝在地上随意乱画了起来,撇着嘴,一看就是心情不好的模样,“阿染,你说我们运气是不是真的挺背的啊?”

    “你怎么会怎么想?”宇文染见顾言月的脑回路又不跟自己的在一条线上了,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浅笑道。

    “上次去西域的时候,我们就是因为被绑进了山寨里面。后面又为了躲避那些山匪的追击,我们才进了师父的那片林子里面,被这样一耽搁,也是死了不少的士兵。”

    顾言月闷闷不乐的道:“还有这次也是,要不是因为那群什么“无主教”的人,怕是我们现在已经到了黔州了,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找到了襄王玩忽职守的证据了,叫黔州百姓已经脱离了苦海了。”

    “照你那么一说,我们的运气的确是挺背的,不过你换种思路来想我们些运气应该算是逆天了吧?”

    宇文染笑道:“毕竟上次虽然我们被绑进了山匪的山寨里面,但是我们误打误撞找到了白前辈,你也成功拜了白前辈为师。因为白前辈的机关之术,那次的西域之战打的也不只是轻松了一点。”

    “还有这次也是,虽然我们遇到了“无主教”的突袭,你受了伤,我也中了毒。但是何公子却带着秦小姐从京城一路赶了过来,救了你我的一名。而且就秦小姐的这个医术,到时候秦小姐跟何公子同你我一起去了黔州,也是一大的助力。”

    宇文染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道:“阿月,你要这样想啊,黔州突遭此大灾,想来肯定是有不少的百姓受伤或者是生病了。若是有了秦小姐的医术,一定会大大的减少黔州城百姓的死亡率的。”

    顾言月点了点头,最终还是把她跟宇文染这些遭遇归咎于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类。

    夜深之后,顾言月和宇文染就躺倒了顾言月今天下午铺的那个干草床上去休息了。因为顾言月在门口布置了机关之术,所以夜间也就省去要守夜的烦恼了。

    因为顾言月的伤口还没有好全,加上今天这一天累了下来,顾言月最后上床的时候已经累的找不清南北了。她一碰到那些干草立马睡了下去,丝毫不在意躺在干草上那些咯得慌的感官。

    第二天顾言月醒来的时候,外面下起了下雨,这洞穴不防雨,漏雨的地方正好还是顾言月睡觉的那一块地方。

    所以顾言月是被雨水砸的清醒过来的,刚一睁眼就看见了不远处被雨水冲出来的一条蛇。顾言月目测了一下那条蛇约摸有着两三米的模样。看来这洞穴里面不仅有熊,还有在冬眠的蛇。

    顾言月在看见蛇的那一刻,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她忙把宇文染从干草堆里面喊了起来,指着不远处的蛇,声音发抖的道:“阿染……有……有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