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赢氏崛起 第129章:律法杀不了鸿胥
    嬴氏部落先祖立下的这个规定,对十大分支部落的族长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效的保护。

    嬴开要想杀了鸿胥,必须绕过律法,说服所有部落族长同意以谋反罪给予大辟之刑。

    这样的行为,往往不会得到部落族长们的许可。

    部落族长们都明白,杀了一个族长,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族长被杀。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嬴氏部落用来保护十大分支部落族长的规定就成了一句空言。

    以后任何一任嬴氏部落的王,都可以用“以效前例”为借口,通过召开部落族长会议的形式,强制杀死一个族长。

    因此,在听了嬴开的话之后,众人皆是面面相觑,无人表态。

    墨荼与嬴沐不表态,是因为他们二人不是部落族长,在如何处置部落族长上,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而众位族长不表态,自然是有着他们的心思。

    “甘公,你是嬴氏部落的老臣,德高望重,你先说说,该如何处置鸿胥?”见众人都不吭声,嬴开便点了甘公的名。

    甘公瞬间表现出了自己圆滑世故的一面,做作地咳嗽了一声,有些无奈地咧咧嘴,“王上,老臣近日一心想着征集新兵的事,被王上这么猛不丁地点了名,脑袋一下子混乱不堪,如何既不违背了先祖的规矩,又能处置了鸿胥,一时也想不出个万全之策,还是请王上定夺吧!”

    甘公并未表态。

    “嬴坤,你说说。”嬴开并未追问下去,又点了嬴坤的名。

    “王上,鸿胥谋反,理当斩首。可嬴氏部落有祖训,部落族长不可杀,若是杀了他,便是有违祖训,臣一时也想不出个好的策略,还是请王上定夺吧!王上如何决定,臣绝无异议。”

    嬴坤虽然没有明确提出处置意见,却表达了坚决拥护嬴开的决心,已经是很难得了。

    嬴开看着众人,问道:“各位有什么意见?都说说。”

    “请王上定夺。”众位庶长、大夫齐声说道。

    “看来,各位是不愿意出个主意了?”嬴开面色微冷地说道。

    按照他的心思,定然是要杀了鸿胥,以泄心中之恨,并借此树起自己作为王上的威严。

    只是在所有庶长、大夫都不表态的情况下,他若是贸然提出自己的想法,恐怕会令部落族长心生寒意,从而失了人心。

    杀不杀,如何杀,考验的是他作为王上的智慧和胆气。

    “王上。”世父轻唤了一声,“我去见见鸿胥吧!如何处置,由他自己来定。”

    嬴开看着世父,让鸿胥自己处置自己,这不是胡闹吗?

    鸿胥若是还要做部落的族长,做嬴氏部落王庭的太师,也要答应他吗?

    一向行事缜密的世父,心里是怎么想的?

    但嬴开深知,世父一向与自己同心,绝不可在此时说出不合时理的话。

    稍一思索,瞬间便明白了。

    世父让鸿胥决定自己的生死,言外之意,其实就是让鸿胥自寻死路。

    在所有部落族长都不表态的情况下,唯有此法才能杀了鸿胥,而且不会引起众位部落族长的不满与忧虑。

    至于如何让鸿胥杀了自己,当然有很多办法。

    心中不由暗叹一声,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关键时候,还是自己的王兄得力。

    “王上,臣也建议此事稍后再议,由王爷见过鸿胥之后再作定夺。”墨荼也想明白了世父的心思,很合时宜地跟着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墨荼虽然是大庶长,却非部落族长。在这种场合,他根本没有参入决策的资格,即使说了自己的想法,也未必能起到作用。

    有了世父和墨荼的提议,嬴开顺势说道:“那就依王兄与大庶长所言,此事稍后再议。大庶长,嬴夫不在,你派人通知法司主事,按照律法尽快判罚八方。”

    处置没有根基的八方,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就算他是谋师门的门主,嬴氏部落先祖的规定,对他也没有保护作用。

    “臣着即去办。”墨荼说道。

    “还有一事需与众位庶长、大夫商议。”

    嬴开说完,走到地图前,说道:“犬丘往北二百八十里是陇山,往南一百五十里是汧邑,汧邑往东一百九十里是镐京。”

    说完后面朝众人:“嬴氏部落自建立以来,主要的敌人是西戎。由于犬丘距离陇山太近,且中间无险可守,所以屡屡受其骚扰。我的想法是,将嬴氏部落王城从犬丘迁到西戎,众位有何意见?”

    “王上英明。”墨荼迅速说道。

    “臣心中也正有此想,只是未来得及向王上提出建议。将王城迁到汧邑,距离陇山可达四百余里,中间有犬丘、桐城、台山道三道关卡,西戎势必无力攻击于我,可保王城无忧。”

    “王上,将王城迁到汧邑,距离镐京城只有一百九十里,若是周王攻伐于我,岂不是更加不利?”甘公说道。

    “甘公,就算王城设在犬丘,周王若是想攻伐于我,我们一样守不住王城。嬴氏部落的主要敌人是西戎,并非周王。故而就应将主要精力,用来防范西戎部落。我赞成王上迁都之举。”世父说道。

    “汧邑以东一百五十里,是周王朝西六师的驻防之地,将王城迁往汧邑,西戎军队若是想攻伐于我,定会有所顾虑,于我有利,我也赞成王上迁都之举。”嬴沐亦是大声说道。

    “汧邑土地肥沃,盛产粮食,且拥有天下最大的青铜矿,于军于民都极为有利,王上迁都之举,实属英明决策。”嬴坤说道。

    “我等都赞成王上迁都之举。”公孙、杜珀及孟西白三族族长也是表达了赞同的意见。

    甘公呵呵一笑,“经各位庶长、大夫这么一说,老臣也是豁然开朗,迁都汧邑,北可据险阻击西戎军队,东可依仗周王朝西六师之威造成威慑之势,实属英明,老臣想通啦!”

    “既然各位再无反对意见,迁都一事就算定下来了。”

    转头看着墨荼,“墨荼,我将嬴夫留在汧邑暂时管理鸿胥部落事务,这迁都一事,就由你与他合力操办。三个月之内,将王城迁到汧邑。”

    “臣定然悉心操办,尽快完成迁都之举。”墨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