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莱泽因风云 第二百五十七章:传播、乔顿总统、平等会
    二月十八日、上午

    曼城一家平平无奇的小餐馆里,发生了件特别的事情。大清早的,海鼠帮那个人见人怕的肥壮大汉海威尔扛着袋拿布子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闯了进来。

    正当老板霍普金斯以为海鼠帮又要收取保护法,强忍着心痛准备叫在他店里打工的服务员查理去拿钱时,海威尔把肩上的一包东西扔在了桌子上,要求霍普金斯把店里的所有人都叫出来。

    听到这话,七十多岁的霍普金斯一个激灵,以为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出、出什么事了吗?”

    “先把人都叫过来集合。”海威尔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

    “好、好……”霍普金斯连忙把自己小店里的几名厨师、服务员叫了过来。

    “这就是所有人了吗?”海威尔扫视站成一排,高矮胖瘦男女老幼都有的七个人。

    霍普金斯明明是个长辈,却对比他年轻起码三十岁的海威尔点头哈腰的:“是的,我们今天还没开始营业,现在在这里的都是我们店里的人。”

    “那就正好。”海威尔伸手把旁边的袋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书,“有人不识字吗?”

    “我……”个子矮小,看上去可能才十五六岁的服务员查理缩着脖子,缓缓把手举了起来。

    在他之后,又有三人举起了手。

    “剩下的,谁不认识的敦曼文?”海威尔感到头疼。

    厨师哈里森举起了手:“我只认识布列西语。”

    海威尔看了厨师哈里森一眼,低头翻腾起包里的书,最终挑出了两套敦曼语的,一套布列西语的:“这些你们拿着。”

    “这是……”霍普金斯看着书有些错愕。

    “这些书是上面发下来的,非常重要,要求识字的人手一套,还要把内容告诉给不识字的人。”海威尔把剩余的书重新包好,“过几天我会再过来调查,看你们看没看完。都看完了的话,以后就都不用交保护费了,但凡有一个人没看完,门罗会亲自过来找你们聊聊的。”

    哈里森询问道:“我们自己看,还得把里面的内容告诉给不识字的他们?”

    “不然他们怎么办?”海威尔反问。

    “可我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这几天看完……”被海威尔一瞪,原本稍微有点儿想争取和其他人撇清关系的哈里斯语气变弱。

    海威尔先是仔仔细细把七个人的长相看了个遍,这才道:“那是你们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反正你们三个得帮他们四个了解书里的内容,过几天我会来检查。”

    “那过几天是几天呢?”哈里斯道。

    “三天、两天、一天……都有可能。”海威尔似乎是很忙,说完就把包重新扛在了肩上。

    “请问,您说的只要我们把书看完,以后就再也不用交保护费了,这是真的吗?”霍普金斯耳畔一直在回荡‘再也不用交保护费’的声音,他斗胆向海威尔确认。

    海威尔点头道:“我反复和门罗确认过,是真的。”

    “那以后你们还会提供庇护吗……”霍普金斯自认为问了一个很无理的问题。

    “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不需要我们了。”海威尔没再多说,转身向外面走去,“抓紧时间看吧。”

    “这些是什么书啊?”哈里斯的疑惑还没解完。

    “自己看。”大摇大摆出了门的海威尔留下最后一句话。

    待他走后,餐馆里的七个人一拥而上,争抢着桌子上的书。

    “乱抢什么!你又不认识字!”人高马大的哈里斯揪住了跑得最快的小查理,把书从他手里夺了回来,“到一边坐着去!”

    “都别抢了!”霍普金斯喊了一嗓子,制止了在场几人的失控,“都给我把书放回桌子上!不然我马上炒掉你们!”

    被海鼠帮追究和被霍普金斯赶出餐馆,对在场的六人而言都是无法接受的,于是他们规规矩矩地书放回了桌子上。

    在自己人面前重新神气威严起来的霍普金斯哼了一声,自己上前查看起那些书:“平等论、国际歌、女性宣言……这都是什么……和海鼠帮又有什么联系……”

    听着霍普金斯惊讶地喃喃自语,另外两个识字都凑了过来,打量书封上大大的书名。

    其余不识字的则上蹿下跳,一会儿看书上看不懂的文字,一会儿仰着头琢磨识字的几个人阴晴不定的表情。

    “这……”霍普金斯翻开了最薄的《国际歌》,说不出话。

    “霍普金斯先生,上面写得什么?”小查理迫不及待地问道。

    霍普金斯仿佛没听见小查理的声音,眼里满是掩饰不住的震惊,迅速地把《国际歌》的内容扫了一遍,又看起旁边从名字上看,有些稀奇的《女性宣言》。

    “哈里斯先生,上面写得什么?”小查理转头问哈里斯。

    哈里斯的表现还不如霍普金斯,在翻看《平等论》时,整个人都僵住了,任由小查理扯动。

    “这些……我们……”哈里斯吞咽着口水,简单看了点内容,就变得毫无主见,求助地看向了霍普金斯。

    其他不懂的人懵懵地看着霍普金斯。

    霍普金斯捧着书的双手没来由地开始颤抖,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是在恐惧,感受到别人着急的目光,他把书合住,放回了桌上:“没得选,看吧……”

    “上面写得什么?”小查理不厌其烦地问。

    几个识字的人都不知道怎么用简短的话描述书里的内容,过了许久,霍普金斯平复了下来,长呼口气,望着海威尔离开的门口:“上面写着……动乱……”

    “动乱?”不识字的人更不懂了,海鼠帮拿来的书怎么还和动乱有关系。

    而霍普金斯那双饱经风霜的眼睛似乎已经看到了不久后的未来是怎样的情景:“哈里斯,念给他们听吧,从国际歌开始……”

    ——

    二月十八日、深夜

    眼窝深陷、鼻梁高挑,身形瘦高的敦曼总统乔顿,在卫队的护送下从刚刚结束晚宴的一处府邸中走出,进入黑色汽车中,往总统府赶去。

    “总统阁下。”汽车后座,和总统乔顿坐在一起,圆滚滚的肚子用腰带艰难勒着的治安官正襟危坐。

    前脚在车外彬彬有礼地和贵族告别,后脚回到车上面孔就变得冰冷的乔顿瞥了他一眼,松了松礼服的领口:“说。”

    治安官有些紧张,尤其是总统乔顿只留给了他车上这一点谈话的时间:“实行新征兵法以来,市民们的不满情绪高涨,好在我们针对每一次异议都采取了极为强硬的手段镇压,现在这样的抗议声音正在慢慢销声匿迹。”

    “继续提高警惕,提防联盟军的余孽们利用民众们的情绪,挑动起大规模的混乱,再次动摇联邦的统一。”乔顿叮嘱道。

    “明白。”治安官身子面向乔顿道。

    “移民们最近怎么样?”《新征兵法》主要重创的就是移民者,而这些移民者一个没处理好,就有可能导致敦曼和周围几个邻国产生不必要的矛盾,所以乔顿比较关注他们的反应。

    治安官“呃”了一声,在这声“呃”的声音还没拉得足够长的时候,终于开口回答:“一切正常,最近还少了很多械斗,比以前安分多了。”

    “反而安分了……”乔顿淡漠地靠着椅背轻声道。

    “是的。”治安官点头。

    “估计是怕在这个敏感时期被抓到把柄。这很好,让他们先怕着。过段时间局势相对稳定了,就该处理处理吧。”

    治安官头上渗出汗珠:“总统阁下,处理他们我们应该再慎重一些……”

    乔顿在宽敞的后座空间里翘起腿:“当然要慎重,也非做不可。现在只有向他们下手,才能转移矛盾,顺便提高市民的支持率。”

    “明白。”

    ——

    布列西共和国、莱泽因、北区工厂

    炉子上热的水蒸腾着热气,诺德披着件外衣,看着窗外隆隆作响,忙忙碌碌的工厂。

    “诺德,莫莱斯同志要的那份学习班成绩单在哪?”身上多了些许成熟气息的墨菲敲了敲门,进来找诺德要资料。

    “在桌子上。”诺德一动不动地回答道。

    墨菲到桌子上翻找了一下,很快拿到了最新一期学习班的考核成绩单:“你怎么了?怎么一直看着外面?”

    下巴上都续起了胡子的诺德眯着眼睛,眺望着外面前天的雪还没消融的景象:“在想维拉克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跑到敦曼那么远的地方,也不说写封信给我们。”

    来到窗前的墨菲笑着:“维拉克还用得着我们操心吗?而且黄金不是顺利拿下了吗?听说他们在那边还帮助着建立了分站,过一阵子就会去普鲁曼。”

    “我也想申请着出去看看,最近莱泽因虽说是松了些,但肯定是不如以前那么自由了。”诺德有点羡慕维拉克能跑那么多地方。

    “你可不能出去,那么多工作我们都快做不过来了。”墨菲连忙劝阻。

    “我知道,我就那么一说。”诺德叹息一声,“迪亚兹呢?”

    见诺德真的只是说说,墨菲放心许多:“我哥和伯因同志他们去听罗斯同志新作的曲子了。”

    “罗斯同志又创作了新的曲子?上一首不才作好没几天吗?”最近埋头处理学习班事情的诺德没怎么注意罗斯,听到他接连创作了新的作品,分外吃惊。

    在他的眼里,罗斯所创作的高质量的,令人心潮澎湃的曲子,怎么也得好几个月才能作得出来。

    “是的,他一边养伤一边也没闲着,专门托伯因同志帮他搞来了一架钢琴,就放在他的病床边。”墨菲说道。

    “真厉害……”

    “好了,我得赶快把这单子交给莫莱斯同志,先走了啊。”墨菲身上还有要紧事,就没和发呆的诺德闲聊太久。

    诺德拍了拍墨菲的肩膀:“去吧。”

    “砰。”墨菲离开,房门被关上。

    “嗯……”站在窗边愣神了会儿,诺德伸了个懒腰,回到书桌前翻看起书籍,做着笔记。

    这段时间他已经按维拉克临行前的要求把字都认清了,而且没有就此满足,还主动搜集资料,自学起了威尔兰语。

    “等我学会了外语,我也要出去多走走多看看。”诺德心里念叨着,把新学的威尔兰字默写在了本子上。

    ——

    敦曼合众国、旧南约、曼特琳大街、奎因酒馆

    “这几天我们一共运出去了四十桶黄金,剩下的估计还得半个月到一个月才能运完。”这段时间主要负责把黄金转移走的伊夫向基汀汇报情况。

    从曼城回来的维拉克、刚督促完印刷厂那边加紧印刷的萨拉、因为身份特殊而破格纳入商议中的威洛都坐在一起。

    “黄金的事情要快,但快的前提是不能有风险,你要找好这两个要求之间的平衡点。”基汀怕后续他们处理新征兵法的时候,黄金会受到影响,因此还是建议伊夫能早点运走就早点运走。

    “您放心,我还在加快速度,在安全的情况下加班加点干,最多二十天。”看基汀对时间有所要求,伊夫咬着牙在能力之内给出了一个更明确更短的时间。

    “好,那就交给你了。”基汀放心地看向维拉克,“你那边呢?”

    维拉克道:“移居者这边书已经到齐了,他们开始向下分发进行传播,再之后我想就是时间问题了,时间越久,他们了解的人就越多。”

    “我知道本地人这边的需求量实际上才是大头,我这边大概一个星期之内就能准备齐全,供您使用。”还没等基汀问,萨拉就在维拉克汇报之后紧接着说道。

    “我这几天也和莫莱斯那头进行了联络,武器支援的事情正在运作,大概半个月之内可以到位。”基汀听完三人的资料后,说了说自己这边的情况。

    “您说的武器,是指枪吗?”威洛问。

    基汀微笑着:“要是冷兵器的话,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我知道你们帮派几乎人手都有。”

    “是的,我还怕您不知道,想提醒您。”威洛发现自己的担忧纯属多余后,尴尬地笑了笑。

    “想法是好的,以后多提你的意见,说不准真的有我漏掉的地方。”基汀鼓励着威洛大胆向他提出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