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远征锻铁军 第五百一十二章 权利的真谛
    去,是一定要去的。

    哪怕是为了后来人不犯规,林辰也必须要走这么一遭。

    不然的话,后来的人就会说,他林辰怎么怎么怎么样,他们也照样可以。

    虽然他林辰立下的功劳,在后世会经过无数次的美化,到那时,很可能就已经是人所不能及了。

    但有些厉害的人,终归还是会去对比的。

    有些二百五的家伙,也会对他进行对比。

    比如说,就在晋朝之后,便有好几个人自比过诸葛亮。

    但他们的能力嘛……

    呵呵。

    只能这么说了。

    因为除了这俩字之外,林辰实在是不知道给那些妄自尊大的人什么评价。

    或者说,史书上给他们的评价,就已经足够毒辣了,完全不需要林辰再多嘴什么。

    所以,为了这些家伙能够不敢对比,他最终还是要去地方上走一遭的。

    起码,也要都督中原一段时间。

    当然了,林辰虽然已经定下了想法。

    但他就算是要去,也只会是在中原的战争落下帷幕之后,这才过去。

    否则,他就有抢功的嫌疑。

    鲁肃可能不会在意,关羽也可能不会在乎。

    但在乎这些事的人,那可就太多太多了。

    毕竟,他林辰也就是在京城而已,地位高了一点而已,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直接去抢夺功劳啊。

    是的。

    人们完全不会想,林辰会在接下来付出怎么样的努力。

    他们只会去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并为之找到无数个借口。

    比如说,他们会觉得,之前的时候,鲁肃和关羽就已经将局面开拓了出来。

    他林辰过去之后,完全就是摘桃子的。

    这种说法,或许一时半会儿还不会传开,但等到将来,这话却几乎必然会传开。

    怕,林辰是不怕的。

    只不过,为了国家将来不会产生动荡,林辰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当然了。

    更主要的是,现如今关中一带还没有平息下来。

    林辰所能动用的力量,也稍微是少了那么一点。

    在这般的情况之下,他就只能默默地等待了。

    若是他能直接动用徐晃、李严、甘宁等人。

    说实话,就算是让他往中原跑一次,甚至完全不动用其他人,他也能将这次的战果拿过来。

    而且还是没有任何争议地将其拿过来。

    不过,时机的不对,再加上他内心里也不愿意惹出动荡的缘故,使得他不会那么做就是了。

    “接下来,该给陛下上书了。”

    思考过将来之后,林辰便将注意力放在了眼下。

    这个时候,刘备的信任危机,其实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已经达到了巅峰。

    很多拥有小道消息的人,也许已经从四面八方,得知了他林辰被‘薄待’的消息。

    但是,也正是这么一个时期,才是最好的时期。

    只要林辰找出了一个足够好的策略,这一次的信任危机,也就能顺利地度过了。

    说不得,各方面的人物还都会人心所向。

    所以,这件事必须得做好。

    当然,林辰对此一丁点担心也是没有的。

    因为早在之前开动灵光一现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就已经想到了一个主意。

    一个不算完美,但绝对能解决当下事情的策略。

    思索间,他便将自己的想法,一点点地阐明到了纸张上。

    随后,他便让人将这封信送往了刘备处。

    很快,刘备就得到了消息。

    他喜滋滋地将信封打开,可是当他打开的那一刻,眉头却不由得皱了起来。

    “实封盱台侯?唯一一个县侯?”

    说实话,这点想法,刘备其实是愿意满足的。

    哪怕是林辰不要,他也会这么做。

    只是,他有点不明白,这么做了之后,到底将怎么争取到麾下的人心?

    或者说,人们怎么就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去,问问子源,这般这般之后,为何……”

    既然想不懂,而且这种大事也不能问其他人,刘备也没想太多,直接就让人去问了林辰。

    “这是要让他们得知,风闻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有些人在故意地传播谣言……”

    “可这,似乎不是什么谣言啊?”

    刘备想想开的这个玩笑,自己都觉得有那么一点过分,尤其是在这么一个敏感的情况下。

    那些人传播消息,貌似也没什么不对的。

    “不过也对!”

    但是,当他随即将这其中的道理想想清楚后,他的眼眸便陡然明亮了起来。

    “一旦这一点做实了,从此之后,全天下人大概都只会认诏命了,对于其他人的想法,说辞,大概就再也不会轻易相信了。”

    “这么一来,不仅让朕的诏命更加有效力,全天下人都会相信,同时……”

    “还能收拢人心!”

    这里面的关键,其实很简单。

    外界不是都在盛传,他林辰要被针对,且刘备不是什么容人之人了吗?

    好。

    既然如此,那林辰为什么忽然就成了盱台侯?

    而且是全天下目前唯一的一个县侯。

    这一点怎么说?

    人们下意识地就会觉得,这件事可能是有人在其中胡说八道。

    至于到底是谁,他们是不会关心的。

    他们最关心的,其实还是林辰的这个县侯。

    从盱台走出来,一年多的时间之后,就已经成为了当地实封的县侯。

    这是多么可怕的进步?

    刘备这样的人,若是他们能够一直跟随下去的话,难道还怕未来没有好处吗?

    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基本上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这么去想。

    然后,他们就会更加的相信刘备,同时还会让诏命变得更加有效力。

    “不过,虽然如此,但朕觉得还是差了一点!”

    明悟过来的刘备,嘴角带着笑容,喃喃自语地便写起了诏命。

    而在写到最后的那一刻,他直接便在上面加上了尚书仆射,林辰这六个字。

    “这,才是一份真正的诏命!”

    无师自通间便领悟了权利真谛的刘备,望着这一份有尚书仆射,最关键的是还有自己的诏命,不由便满意地笑了起来。

    他很清楚,当这份诏命下发之后,将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但是,他对此却是无比的期待。

    不就是给了尚书仆射权利吗?

    这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现在是林辰不假,但是在之后,这些尚书仆射可都会是从地方上一步步爬上来的人。

    那些人,别说是后来的皇帝了,就算是刘备自己想想,都觉得有些锋芒太露。

    从这一点来说,将来那些人要是搞一些东西出来,想来也是无可阻挡的。

    起码,他的子孙挡不住。

    但是有了他的名字,且是一次开端之后,这一切都变得可控了起来。

    之后,要是有人掌握了诏命,他们首先就得让刘备的子孙答应下来。

    这是刘备自己领悟的东西。

    也是权利的真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