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生辰
    叶卷一整个下午都不在,秋花就一整个下午都在闻花阁挣扎着。到底要不要离开呢?这真的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去一个远远的地方,谁也找不到她,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攒够钱之后就又去另一个地方。但是自己不是喜欢叶卷吗,感觉离开了就挺可惜的,而且他还对自己承诺,只对自己动过心呢......

    秋风习习,秋花挣扎起来已是黄昏了。她决定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话说,生日。秋花掐指一算,好巧不巧,她的生日也是后天,不过自己都说是明天了,就提前过吧。好久都没过过生日了,她也想回味一下过生日什么感觉。嗯......如果叶卷给她也过个好生日,她就不走了,怎样才算好呢,要求也不高,就李小姐及笄宴上那样吧。​行吧,自己挣扎了个寂寞。

    “哥,今天我生日哦。”

    “记着的呢,能忘得了?”​

    “礼物呢礼物呢?”​

    “嘘,现在还不能给你。”​

    “这么神秘!”​

    到了晚上,生辰宴照开,枳花国的大家族且不说那些同龄的小孩,就说那些家族继承人就来了一半,而且寒鸿国,南阳国,槲叶国里的大小家族也来了许多人。那些客人都是哥哥在招呼,秋花就负责打扮得美美的,像个公主一样坐在父亲的次位,受众人的祝福。迟迟不见哥哥,秋花有点不高兴,再不来,自己的生日就过了。

    终于,哥哥略带歉意​地坐在了秋花旁边。与客人唠嗑一会儿之后,他站起来,作了个揖,告辞了。秋花被她哥拎起来,带到了街上。

    “哥,你带我出来就不怕嫂嫂生气?”

    “怕啊。但你是我妹,我得冒这个险。”

    “嘁,又贫嘴。那你带我来街上干什么?”​

    “礼物。”​

    “哈?”​哥哥示意秋花看一下街。

    枳花国是有宵禁的,但此刻店铺全挂着红彤彤的灯笼,天上时不时飘着几只带着祝福的孔明灯,街上小孩吵嚷着要吃糖葫芦,妇女与男子并肩而行,老太太搀扶着老公公。好不热闹。

    秋花兴奋极了,瞬间感觉眼眶​温热温热的。

    “哥,你让这条街的铺子都开了,花了不少银子吧?”​

    “是花了不少。不过一想到以后就算哥哥不在了,也会有很多人给你过生日,哥哥就觉得这银子花得很值。”​

    “什么意思?”

    “意思是以后小秋花生日,这条街晚上都会像现在这样。”

    “那哥哥,我生日你不在吗?”​

    “哥哥在啊,会努力陪你过每个生日的。喏。”​

    “啥啊。”秋花接过哥哥给她的木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对珍珠耳坠,一只是白嫩嫩的花朵,一只是绿生生的芭蕉叶。

    逛了很久之后,哥哥带秋花上了山头,没到顶端,烟花就放了起来,一朵又一朵的小花在空中绽放,飒的一声,每朵小花一点点消失在跟前,还没来得及遗憾,另一朵小花又飞上云霄,来了个仙女散花。这一场烟花盛宴结束之后,哥哥带秋花下山,路中,哥哥说:“第三个礼物,哥哥再告诉你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小秋花一定要记住,人间里的绝色会有很多很多,如果你希望得到他们,你就要怀揣一盏明亮的灯,灯的名字哥哥可以告诉你,他叫乐观。”

    “噢。知道了,谢谢哥哥。”

    烟花又起,照亮了灰暗的山,其实年幼的小秋花忽略了烟花最显而易见的道理:烟花易逝,绝色也是。

    ......

    秋花早早地就上床睡觉了,因为叶卷跟她报备过了,他要去和李柯闻喝酒,晚些回来。三更半夜的时候,门开了,一阵醉醺醺的脚步传来,秋花就已经半醒了,不过,她翻了个身,继续睡,丝毫没想过要去理他。

    “哎呦——”叶卷醉到不记得床上还有他媳妇了,见到床就倒下去,刚好压住了秋花的小肚子,秋花的四肢被迫抬了一下,痛苦地叫了声。

    这下秋花是真的醒了,她睁开眼,擦了擦脑袋上的虚汗,脑袋放空了好几分钟之后就认命地起来,想将她家主子搞好。

    诶—起不来。

    诶呀——还是起不来,加油,再试一次。

    诶呀啊——这厮怎么那么重?!

    她觉得这个姿势很奇怪,便趁她那个懒惰的大脑不注意,费力地抬起了脚,踹向了叶卷。叶卷惊醒,看了一眼秋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赶快将鞋子踢开,把外衣脱去扔到床尾,屁颠屁颠地爬到秋花旁边,钻进被窝里,抱紧了秋花。她觉得好勒,于是使劲掰他的手,谁料越掰越紧,她就放弃挣扎了。她翻了个身,刚好对上叶卷的脸,只不过乌漆麻黑的,啥也看不见。她凭感觉戳了戳他的脸,自言自语了一大推,大约都是明天是我生日,你好好表现之类的话。

    虽然天气很寒凉,但公鸡并没有冬眠的习惯,点儿到了,该打鸣就打鸣。秋花一听到这声就醒了,搞笑,今天她要过生日,肯定不能睡那么晚啦。犹豫再三,秋花还是决定不叫醒叶卷,让他多睡会,这样才有精力给她准备礼物啊。

    已是中午了,她家主子还没转醒的迹象,她害怕地伸了两根手指到他的鼻子下,呼~还好,有呼吸。再次犹豫了许久,秋花决定到未柳院吃点东西。在回闻花阁的路上,一个丫鬟跟她打招呼,说是叶公子在李公子那儿。

    秋花回到空无一人的闻花阁,觉得很无聊,就又躺在床上,想睡会午觉。睡着前,秋花还暗想,礼物一般都在晚上给的,叶卷应该是去给我准备礼物了。

    又是一阵不加掩饰的开门声,秋花猛地睁开眼,好黑!又猛地坐了起来,哎呦我靠我的生日,想着便光着脚跑到了门口,是醉醺醺的叶卷和刚准备走的一个下人。

    “那个,大哥。”

    “什么事啊秋花姑娘?”

    “今晚,有没有什么热闹啊?我不小心睡着了,没没看到。”

    “什么热闹啊?李公子李小姐和叶公子在喝酒谈天,这算么?”

    “没有放烟花?”

    “没有。”

    “没有人煮长寿面?”

    “没有吧?”

    “哦好,谢谢大哥。”秋花目送着他离开,看着自己光溜溜的小脚丫,努了努嘴。没事儿,说不定礼物在他家主子身上呢?于是又回到房间,点了一只小蜡烛,盘腿坐在叶卷面前。叶卷迷迷糊糊的,想躺下但是看着秋花坐着还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实着不敢躺下。

    “礼物礼物。”秋花不跟他废话,伸出了手。

    “什么礼物?”叶卷觉得他喝断片了,怎么媳妇就突然要礼物了。

    “嘿呦,还玩欲擒故纵。”说着,秋花便将叶卷扑倒,左摸摸右摸摸的,想找到礼物,但其实什么都没有。忽然,秋花趴在他身上,脸凑到他的脖子上,细细地嗅了一会儿,是一股胭脂味。再三反复确认,的确是胭脂味。

    ……她能理解为她家主子是想送她胭脂,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掉了吗?

    她安顿好叶卷之后,披了件厚衣服便出了闻花阁,沿着去李小姐李公子的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嘶,不会是刚刚那个送他回来的大哥顺走了吧?可是,大哥为了点啥啊?

    秋花路过厨房,想进去煮完面吃,但是又不想动手,便作罢。于是她沿着路回到了闻花阁,躺回了床上,又开始了她的胡思乱想。后来她默默地给自己下了定义,自己就是太矫情了,又不是曾经那个在枳花国里的秋花了,怎么还能奢望过生日?虽是这么想,但秋花还是一阵阵的心口闷。

    “哥,你去哪儿啊?”

    “小秋花乖乖啊,保护好花家。”

    “阿姐你也要去吗?”

    “花府里有一朵国香,记得浇水施肥。”

    “哥,阿姐——我也要”去。

    夕阳正好,哥哥和阿姐就这么消失在了这无限夕阳里。

    秋花又出了一身虚汗,扭头一看,身旁空荡荡的。唉,她家主子怎么那么忙?

    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已是傍晚,大厅里已经热闹起来了,许多客人都进场了,叶卷也拖人将秋花叫了过去。秋花一天都心神不宁的,她翻了翻包袱,将那一小袋碎银揣进了衣服里,她又翻了翻,看见了几天前在明德路买的糖,她想了想,将糖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戴上面帘,去大厅里。

    她没看到叶卷,反倒碰上了李故。

    “小弟。”

    “秋花姐姐。怎么样,想好了吗?”

    “嗯。”

    “想什么呢,小秋花?”叶卷的声音悠悠传来,让秋花心头一颤。

    “没想什么。”

    叶卷挑了挑眉,手指揉了揉突突跳的眉心。

    ......

    “请丫鬟们退出大厅。”一声令下,秋花和其她姑娘一样,微微行礼,准备退场。忽然,叶卷抓住了秋花的手腕:“小秋花留下。”

    “不了,公子,不能坏了规矩。”秋花被吓了一跳,推开叶卷的手,匆忙离开了。宴会上没有一个人发现李故不见了,连叶卷也没发现。

    “秋花姐姐。我已经备好马了。”

    “为什么不备马车?”

    “会起疑。”

    “我不会骑马。”

    “我送你一程。”说着李故便跳上了马背上,一拉就将秋花拉到车上,驾地一声便出了李府。边走秋花还边看见天上闪出了几朵大大的烟花,李故轻声解释道,这时他姐应该和叶卷订婚了。

    订婚。很有份量的一个词,他好像砸中了秋花的眼,想落泪却什么都没有。许是耳旁呼呼的大风带了她的眼泪罢。

    出了月牙城,马儿便被止住了,李故下了马,将秋花抱了下来,又甩了一袋银子给她,说是不希望她饿死街头。秋花属实感激,抱了下他,以示感谢。李故小脸一红,骑上了马反程了。

    李府屋檐上闪过一个人影,只是一眨眼的事儿,人就不见了。

    “小秋花呢?陶笠。”宴散了,闻花阁里叶卷把玩着那袋糖果,芙蓉 海棠。

    “回主子,秋花姑娘出了月牙城,是李故李家三公子送她出去的。”

    “怎么送的?有坐马车吗?”

    “没有,是骑马……”

    叶卷眯了眯眸子,陶笠觉得很危险,他觉得主子有些不对劲。

    “……抓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