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章 拜师条件
    慕枫心中暗自无奈。

    他哪里需要什么师傅,学技能有系统,升级需要杀人,一个副本升六星。

    就这几个条件,哪个师傅能做到?这简直多此一举。

    但是迫于老王头的面子,又不能不答应。

    慕枫故意瞪大双眼,装得一脸崇拜的模样。

    “如果能有一个战皇做师傅,当然求之不得。”

    老王头看向陆战天笑呵呵的说道:“老陆啊,你看这孩子多崇拜你,要不你就同意收他为徒?反正我叫你回来也不光是因为我,闲着也是闲着,对吧?”

    陆战天脸上的刀疤弯曲,漏出不屑的笑容。

    “别跟我套近乎,我回来谁也不为,但是天灾级血脉倒可以成为封魔口未来的战力培养!”

    “得!你别装了,天灾级血脉整个华夏都没有,还弄的这么孤傲干嘛?要是把这孩子的血脉宣传出去,怕是整个青峰市都的变天!这后果你比我懂。”

    陆战天看着慕枫,并没有回话。

    “喂,小屁孩,你真想拜我为师,明天就去红兰山顶的塔厅等我,明天7点之前能到我就收你为徒!”

    老王头伸出拳头猛地戳了下陆战天,说道:“老陆,你怎么这么玩?那红兰山禁止外入,你这不是明摆着不想收徒吗?”

    陆战天并未回应老王头,而是十分蔑视的看了眼慕枫说道:“怎么样?小屁孩?不敢?”

    慕枫原本没当回事,还真不打算去,这个师傅不要也罢。

    可谁知陆战天这家伙这么逼自己。

    什么意思?

    瞧不起我?

    老子可是被吓大的!

    慕枫怒目而视,义愤填膺的昂首说道:“我去!”

    “哼!还算有点魄力!还不算是温室里的孬种!”陆战天脸上漏出微笑,刀疤看起来十分瘆人。

    老王头拽着慕枫胳膊,没好气的埋怨:“你脑瓜被驴踢了?那地方四米多高的电网,你能进去啊?”

    慕枫可没不管那些,区区电网还能难住他?

    简直看玩笑。

    “别管了,我肯定能进去,如果连个电网都解决不了,我就可以回家种地生娃了!”

    陆战天眯着眼,心中颇有些惊讶,说道:“有点意思哈,成,明天我在上面等你。”

    说完,一脚踢在老王头屁股上,说道:“喂,死瘸子,你也的去,这可是你让我收他的,你不去不成!”

    老王头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俩闹就闹,还带上我干啥?你刚都说了,我是个瘸子,你何苦为难残疾人?”

    “滚,甭他么废话,明天你俩都得来,不然这事没商量,走了!”

    陆战天急匆匆的离开房间。

    慕枫此刻也有要事处理,着急忙慌的跑出门。

    陆战天走出学府,见慕枫跟在后面,回头眯着眼说道:“小子,不用跟着我,明天红兰山见,别的歪心思别动,对我没用!”

    慕枫微笑着,并为说话,内心却是十分无语。

    老子去医院,谁稀罕跟着啊,脸真不是一般的大。

    慕枫出了门便直奔枫桥医院而去,毕竟两天未见雷鸣,今天如果再不去看,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刚到医院门口下车。

    陆战天又和慕枫撞到一起。

    这次陆战天显得有些愤怒,冰冷的说道:“我警告你最后一次,以后别跟着我,小心我弄死你!”

    慕枫终于忍无可忍,指着医院说道:“我只是来看我朋友,并非是跟着你!我也没这个爱好!”

    说完,慕枫直奔医院而去。

    陆战天看着慕枫的背影,一脸楞逼。

    爱好?啥意思?

    慕枫一路狂奔,来到雷鸣的病房。

    此刻病房内三张床都住满了人。

    雷鸣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不断活动筋骨,还和旁边的两个老头聊得那叫一个开心。

    见慕枫进来,雷鸣脸上漏出笑容。

    “枫大,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慕枫不禁一身鸡皮嘎达,这刚才的陆战天就已经把自己恶心到了,雷鸣开场白又是这个。

    “好好说话,以后少来这么肉麻的话!我过敏!”

    雷鸣眨着眼睛,满头问号。

    我就说个把我忘了就肉麻了?

    我也没说想死你了啊!

    “你怎么样了?能站起身吗?”

    雷鸣摇摇头,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腿。

    “感觉还是吃不上劲,不过现在有些痒,医生说这是恢复的前兆,恢复速度很惊人!”

    慕枫冷哼一声。

    心中暗想,以你的暗黑血脉,如果恢复起来都缓慢的话,其他普通血脉的都可以不用活了,一个骨折就得要老命!

    “行,你一切正常就行,那我也就放心了,你替我出头受的伤,我有义务替你看伤,你不用提钱的事,我都已经解决了。”

    “枫大,你哪来这么多钱,异人看病一般都非常贵...花了不少吧?”

    慕枫嘴角勾起,得意的伸出小手指说道:“洒洒水啦,九牛一毛,不用在意!”

    这时候,慕枫只觉得旁边几双眼睛瞪着你自己。

    抬头看去,旁边两个床位的老头,眼睛死死的盯着慕枫,惊讶出声。

    “几十万洒洒水,土豪啊小伙子...”

    “你看我俩可怜不?要不也给我俩洒洒水!”

    两人期盼的看着慕枫。

    慕枫恨不得一巴掌呼过去。

    开什么玩笑?老子有钱就的给你们洒水啊?

    凭什么?

    连大哥666都没喊!

    雷鸣见状,赶忙解释道:“风大,这两位也是异人,这两天和我聊的挺好,挺爽朗的老大哥,你别在意,他们都是开玩笑的。”

    那老头笑呵呵的看着慕枫,两颗门牙已经提前下岗。

    慕枫轻咳几声。

    “不,我也没太在意。那啥...既然你没事,就好好养伤吧,我还有事,就回去了。”

    “好,慢走啊,枫大!”

    慕枫匆忙走出病房,浑身难受。

    今天这是出门没看黄历啊?今天咋竟碰男桃花啊。

    额!恶心死我了。

    慕枫下意识的跑向柳如烟母亲的病房。

    现在刚好是早晨,柳如烟没有去店里,便早早的陪着母亲。

    见慕枫走进病房,忙低着头,俏脸泛红,低头轻声说活道:“慕枫哥,你怎么也过来了?”

    慕枫微楞,啥意思?

    “如烟,还有谁来了?”

    如烟美眸眨着,指着卫生间的位置,疑惑的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