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76.惊鸿仙子
    五分钟不到,司机声称坏了的客车就重新上路了。

    车上的乘客大多明白过来,对客车哪里坏了也都是心知肚明。

    他们既很感激韦亦辰出手,又都畏惧韦亦辰动手,蛮横无理,一言不合,就直接下手,压根就不管你是真是假,不禁下意识的避开他。

    大家只想尽快到达目的地,没有心思跟肿成猪头的司机计较。

    可事与愿违,走了没多远,客车就与旁边一辆想要抢道的小汽车擦到了。

    怒气冲冲的猪头司机正愁没地方发泄,便有人主动送上门来。

    他下车以后,狮子大开口,硬要小车司机赔偿二万才肯罢休。

    小车司机只有三千多块钱,加上车上两个女子身上带的钱也才八千多点,哪里有两万?

    更重要的是,客车擦到的地方维修一下顶多也就三五千块钱,开口两万,也太多了点。

    虽然这起交通事故小车要付全部责任,可是人家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任由别人宰割,况且他们几个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钱。

    眼看着猪头司机跟小车司机越说越僵,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小车上的两个女子只得下车帮忙说情。

    韦亦辰对于客车外面的情况一清二楚,听了一会,便下了车。

    看到他下车,猪头司机才记起客车上还有个狠人,连忙解释:“大兄弟,是他们超车剐到了我的车,不肯赔钱……”

    心怕韦亦辰不问青红皂白,过来就捶,把猪头又变成狮子头。

    小车上下来的一名女子见韦亦辰过来,愣了一下,轻声辩解:“不是我们不愿意赔钱,是他要太多,我们没钱。”

    停顿了一下,她又道:“你看这剐痕,维修顶多也就三五千,要两万块,这也太多了!要不这样吧,我们这一起有八千多,就赔你八千,总可以了吧!”

    女子只想尽快把事态平息,并不介意多花一点钱。

    猪头司机打量了一下女子,刚要拒绝,就听韦亦辰淡淡地道:“太多了,五千就行了!”

    猪头司机连忙道:“没错,五千就行!”

    他本来就是想趁机捞一笔,哪里敢跟韦亦辰作对?嫌打得不够多不够重?

    女子听了后,从包里拿出一扎钱给韦亦辰:“这里有五千块,你数一下!”

    她有点意外,自己明明都已经说了给对方八千块,想不到韦亦辰却只要他们赔偿五千。

    韦亦辰将钱扔给猪头司机,正准备走,便听女子道:“等等,这位先生,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刚才发现韦亦辰很眼熟,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稍一回就想到了是谁,只是不确定,才想问清楚。

    “我叫韦亦辰!”

    韦亦辰笑了笑:“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叫什么名!”

    他从车上下来,就认出了眼前这个不施脂粉、明艳绝伦的女子是俞飞仙,不久就会出演小李飞刀里的惊鸿仙子。

    “哦!”

    俞飞仙怔了怔:“想不到,真的是你,谢谢你了,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向男子问联系方式,一是出于礼貌的感谢,一是对韦亦辰充满好奇。

    一个高三学生写的小说畅销几百万册,给灾区一捐就几百万,得到清北大学保送资格,却选择放弃,江南省高考文科状元……

    如果不认识,也没有什么,偏偏以这样堪称奇迹的方式遇见,俞飞仙忍不住心思浮动。

    就在韦亦辰要说话的时候,便听小车司机惊呼:“先别说了,你坐那客车好像要走了……”

    话还没说完,猪头司机就驾驶客车飞快的跑远了。

    他这一路上,都对韦亦辰敢怒不敢言,好不容易,趁着韦亦辰跟俞飞仙在那里闲聊时,猪头司机便悄悄上车驾驶客车跑了,直接把韦亦辰扔在半路上,也算是报了之前的仇。

    小车司机望着绝尘而去的客车:“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追啊!”

    他叫江海涛,是一个导演,同时是俞飞仙的师兄。

    江海涛对俞飞仙青睐有加,才自告奋勇送俞飞仙和另一个女演员到杭州。

    他见俞飞仙主动向韦亦辰要联系方式,心泛酸意,只想韦亦辰尽快离开,哪知道客车司机直接跑了。

    “我也想追,可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六个轮子的车!”

    韦亦辰无奈何地摊了摊手:“没事了,你们走吧!”

    他真要上车,在猪头司机发车的时候,就可以上;短距离内,韦亦辰即使是跑步去追赶奔驰的客车,也很容易,只是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你去哪里?”

    俞飞仙莞尔一笑:“他们怎么不等你,莫非因为你刚才过来帮我们说话?”

    她还以为韦亦辰跟猪头司机是一伙人,有点不明白客车为什么把韦亦辰扔在这就跑了。

    “我去杭州!”

    韦亦辰随口道:“那个客车司机的脸是被我打的,估计这一路上都在想着怎么报复我,见我没上车,他还不跑?”

    俞飞仙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那司机那么怕你,你说五千,他就答应!客车扔下你,那你的行李?”

    她很好奇韦亦辰为什么会坐在客车上,还把司机打成了那样。

    韦亦辰表示自己没有行李,轻描淡写地说了下司机宰客的事。

    “那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你打得好!”

    俞飞仙想到猪头司机不依不饶地神情:“今天多亏有你帮忙,正好我们也是前往杭州,师兄带他一起走可以吗?”

    既然是顺路,于情于理他们都应该带韦亦辰一程,俞飞仙不好擅自作主,便征询小车的车主江海涛。

    江海涛纵使心里再不愿意,此时此刻,也不可能拒绝带韦亦辰一路同行。

    几人上了车,互相介绍下就算认识了。

    江海涛对韦亦辰敌意很深,不经意地道:“小韦,你这是去杭州打工吗?”

    他见韦亦辰看起来很年轻,就想打消俞飞仙对韦亦辰的兴趣。

    “差不多吧!”

    韦亦辰不以为意地笑了下,哪里会看不出江海涛的那点心思。

    他是觉得俞飞仙非常惊艳,却没对她动什么心思,也就没有去解释什么。

    等会下了车,很可能就再也不会见面,萍水相逢跟人家说那么多作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