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龙出生天 第120章、收服莽川
    莽川兄弟和几位天狼管事都不清楚,这凭空出现的一群地球人对自己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是天狼的几位管事隐约觉得,这些人对自己来说多半是来意不善;因为他看到领头的年轻人(杨帆)朝着莽川兄弟走了过去,并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块纸巾递给受伤比较严重的叶莽。

    “给,擦擦血!”杨帆说道。

    叶莽抬头看了一眼杨帆,朝地上吐了一口嘴里的淤血,接过杨帆递过来的手帕,说道:“谢谢!”

    “不用客气!”杨帆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伤得很严重,如果不马上治疗的话,你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听到杨帆的话,叶莽禁不住一声惨笑,有点英雄迟暮的感觉。。。

    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叶莽,又怎么会不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呢?外面看得见的伤痕只是皮外伤,更为可怕的恐怕要数身体里的内伤了。

    叶莽说道:“如果它们肯放我们走的话,我相信我一定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听了叶莽的话,杨帆皱了一下眉头,转过头来对天狼的几个管事说道:“我想请这几位朋友到我的家中坐客,可以么?”

    天狼的几位管事更是人老成精的主儿,它们当然知道杨帆话里的意思,这明摆着就是要把莽川兄弟从它们手中带走哇!

    几位管事望了望,其中一位管事说道:“朋友!你要管闲事,也要把招子放亮点,我们天狼集团内部清理门户你也想插手么?”

    “啊!你们是天狼集团呐?失敬,失敬!”杨帆故意装成十分惶恐的模样,装模做样地说道。

    “既然知道我们是天狼集团的,那么我提醒你,这桩闲事你最好不要管!”那位管事见天狼族的招牌起了效果,语气顿时硬气了起来,仿佛自己后面有了强大靠山一样,殊不知这份靠山在杨帆的眼中分文不值。

    “哈哈,天狼人!哈哈,多管闲事?”杨帆突然间大笑起来,爽朗的笑声在寂静的午夜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你笑什么?”那个天狼管事大声问道。

    杨帆狞笑着指着它的鼻子,厉声地说道:“我告诉你们,老子管的就是你们天狼人的闲事!”

    “愚蠢的地球人,你们是不是活腻味了?”那个天狼人伸出手着杨帆正准备开始叫嚣一番。

    杨帆看准它伸出的右手食指,飞快地伸出手握住它的食指,猛地往上一掰,就听见一声骨节折断的脆响在夜空响起,紧接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听着份外感到毛骨悚然。

    “就你也配跟我叫嚣?!”杨帆冷眼看着已经在地上痛的抱成团的那个刚才还威风八面的天狼人管事,用极度轻视的口吻说道。

    与此同时,杨帆身后的莽川兄弟再次用异样地眼光望着杨帆,仔细打量着杨帆的背影。在月光照射下,杨帆的背影显得那么深邃,悠长;黑暗中似乎隐藏着巨大的力量,高大挺拔的背部自有那么一股威严的气势,虽不至于让人立刻产生顶礼膜拜的感觉,但是却足可以让人望而生畏。

    黑暗中的萧天全身上下弥漫着的是一股卓尔不凡的气质,不由得让莽川兄弟看的眼前一亮。如果拿祁佤和萧天相比较起来,那几一个是淤泥中的泥鳅,而另一个就是苍天中翱翔的巨龙!

    “那这么说,你们是一伙的喽?“几位管事中似乎是另一个领头的天狼人说道。

    萧天看了看它,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它的问题,而是转过身来冲着莽川兄弟说道:“跟我走吧!”

    “咳咳~我们可以么?”叶川咳嗽了一下,吐了一口血说道。

    “我说可以,就一定可以!”杨帆坚定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叶莽问道。

    “这个问题,我一会告诉你们!你们先到旁边休息一下!”杨帆叫过来几个人扶着莽川一方几个人朝人群外走去。

    “你太嚣张了!”几个天狼管事几乎同时喊道。

    杨帆听后回过头来对它们淡淡地说道:“很多人都这么说过我,但是我要告诉你,这句话往往就是它们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杀!一个不留!”

    刚刚走出战圈的莽川兄弟当然听清楚了杨帆的话,“杀!一个不留!“这句话莽川兄弟在曾经的战场上打拼的时候也数次地对敌人说过,但那往往都是充场面的话,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但是今天听到杨帆说着同样的话,听上去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是什么感觉呢?

    莽川兄弟似乎并没有一个很准确的词汇去描述,总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这就是一个一定会发生的结果。

    杨帆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所有人几乎同时挥起手中的激光圣剑,没有丝毫犹豫和怯战,在季风等人的带领下冲进了天狼人群中。。。

    杨帆喜欢把这些从训练中淘汰下来人称为人族军团的先锋军,当然真正的人族军团就是杨帆的主力军了。

    杨帆曾经仔细地观察过这些淘汰下来的人,即使没有进入主力军,但是他们不论从个人的素质,还是格斗的水平来看、都要远远强于普通人,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组织纪律性非常强,而且对于杨帆的命令是不折不扣地服从,真的就像个先锋军团一样。

    杨帆有时候都很纳闷儿,吴天宇他们三人是怎么把这些曾经的乌合之众,训练成具有这么高素质的像军团一样的团队组织呢?

    杨帆惊奇如此,莽川兄弟对杨帆的军团更是大为惊讶。

    莽川兄弟仔细地观察过杨帆所带的这些人,二三百人的队伍虽不成队型,但是错落有致;每个人都是一身统一的黑色服装,右手握着寒光闪闪的圣剑,几乎保持的都是同一个动作,没有一点嘈杂的声音传出。

    所有的人都被笼罩在黑夜之中,仿佛天地间无尽的黑暗就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更让人害怕的是,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同样地,再看那群天狼人,什么样的姿势都有,打起架来没有任何章法;说白了它们靠就是大帮哄,人海战术,往往是四五个人打一个,甚至十多个打一个。

    莽川兄弟看后不由得心中暗自摇了摇头,他们相信、其结果一定会像杨帆说的那样...一个不留!

    杨帆在前面走着,莽川兄弟等五六个人相互搀扶着跟在后面,朝战圈外的空地走去。

    杨帆军团的人不时地从莽川兄弟的身边经过,飞快地身影不时带起一股劲风涌向莽川兄弟,兄弟俩还真担心哪个人不小心用圣剑把他们几个人给划到了呢~

    但是一会儿他们就发现,其实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由于杨帆在前面慢慢地走着,冲过来的人都自动地分到两边、给杨帆让开一条路,让他们通过。

    莽川兄弟眼中的杨帆简直就像是在千军万马中从容漫步的绝世高手,那份从容的感觉是莽川兄弟一辈子可能都无法体会到的。。。

    莽川兄弟感觉后面的喊杀声震天,甚至连圣剑送进身体中的那种“扑~扑~“的声音都能听得到......兄弟俩虽然没有回头看,但是传入耳中的那阵阵惨叫却清晰可闻,他们知道,这些都是从天狼人的嘴中传出的。

    至于为什么一定是天狼人,莽川兄弟似乎说不出来为什么,只是直觉告诉他们,那所有的惨叫声一定都是从天狼人那帮畜牲口中传出来的,只不过、是杨帆的那份从容告诉他们的,还是见识到了杨帆军团那不一般的摄人气势呢?

    两兄弟自已也说不上来,但是他们在心中却在同时默默地计算着时间,计算着这场厮杀的时间,他们不想回头看,也不敢回头看,他们怕看到的场面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毕竟天狼人曾经也是自己的东家,躺下的天狼人也曾经和自己并肩战斗过!

    终于走到了一处背风的地方,莽川兄弟仔细计算着大概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因为从空地中间走到这里他们大概走了三百多步,按照正常情况下每一步大概的时间是一秒钟左右。

    但是由于受了伤他们走的很慢,所以时间上是打了折扣的,所以整个时间大概是在八九分钟的样子吧~至于为什么两兄弟会在意这个时间,因为他们发现当他们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身后的喊杀声渐渐小了,直到消失没有。

    他们知道这场厮杀已经结束了,看到杨帆自信的表情,不用说他们也知道,肯定是杨帆军团胜利了。

    莽川兄弟没有想到,一场在人数上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的战斗,竟然没有用上十分钟,他们二人真的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悲哀呢?

    “老板!全部清理干净了,一个不留!”陈义回来向杨帆汇报道。

    杨帆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我们的伤亡情况如何?”

    “死了十九个,伤了三十多个,不过不是很严重。”陈义如实汇报道。

    杨帆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给失去生命的人家里每人送去三十万联盟币,至于受伤的人,每人给十万联盟币的医疗费,剩下的人一会儿回去找一家高档酒店,请大家好好吃一顿,然后安排大家好好休息。“

    “是!”陈义转身离开了,就剩下杨帆和莽川兄弟几个人。

    叶莽似乎很满意杨帆对死伤人员的处理方法,以前在为天狼人做事的时候,死伤的人、特别是地球人,祁佤是不愿意掏一分钱的,所以多是各个部门的管事自己掏腰包补贴个几万联盟币。

    但是在黎优比市这个地方,几万联盟币根本就不算是多少钱,很多高管和主事都很不满意祁佤这种落井下石的做法。。。

    “现在可以说你是谁了吧?”叶莽坐在草地上捂着伤口问道。

    “我是杨森!”杨帆说道。

    “你就是那个三天之内荡平南区二十多个外星势力的杨森?!”两兄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杨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在南区掀起这么多腥风血雨的地球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如此的年轻!

    杨帆点了点头。

    不过,叶莽又冷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我们牵制了祁佤,你不会这么轻松的!”

    杨帆眼中一亮,暗赞叶莽的聪慧,杨帆笑了笑说道:“不错,你说的很对!如果不是你们,我不会这么轻松的在黎优比市占有一席之地。”

    叶莽摇头苦笑着。

    杨帆接着说道:“但是你们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落得今天这般田地么?”

    叶莽眼中一亮,这个问题是他一直都想问祁佤的,不过祁佤一直都没给他机会,结果两兄弟为了一个不知道的原因就这么和天狼人决裂了,落得这般地步。

    不过,叶莽听到杨帆的口气,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可能和面前这个年轻人有关,或者知道一些内情。。。

    “你是说...你知道怎么回事?”叶莽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

    “不错!因为这整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策划的!”说完,杨帆目光沉沉地望着叶莽的双眼。

    “什么!?”这个消息不啻于一个重磅炸弹,一下子把莽川兄弟给砸醒了,尤其是叶莽眼中凶光毕露,瞪着血红的眼睛,咆哮道:“这是为什么?”说着,他跌跌撞撞就朝着杨帆扑来。

    杨帆没有躲,依然静静地望着即将扑过来的叶莽。

    就在叶莽的双手快要要碰到杨帆身体的那一瞬间,一道黑影闪了出来,挡在杨帆前面。左手扣住叶莽的手腕,右手封住了叶莽的喉管;这人正是季风,随着季风的右手的加劲,叶莽的脸色开始变得紫红。

    杨帆一摆手,季风才放开叶莽,退到了杨帆的身后。

    杨帆望着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的叶莽,和过来扶着叶莽的叶川,说道:“你认为是我利用你们?不错,这一点我承认!包括今天晚上,我完全可以不出手,但是我临时改变了主意,因为我发现你们是个人才,只不过是站错了队伍。”

    “你说这些难道就可以换回我们兄弟俩失去的一切了么?你以为你比天狼人能好多少么?哼!其实是一样的卑鄙无耻!”叶川大声地说道。

    “成者王,败着寇的道理,你们兄弟应该比我清楚!所谓的卑鄙无耻只是一个人失败的借口而已。你们可以想想当初天狼联盟大肆侵略我们太阳系的时候,可能手段用得比我还要阴险毒辣吧?更何况,祁佤要收拾你们兄弟俩只是早晚的事情,我只不过是把这个时间往前提前了一些罢了!”

    杨帆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我是祁佤,就你们兄弟二人在天狼集团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我早就铲除你们了,还会留你们到现在?功高可以震主,但是要有个度!超过这个度,就不是你们兄弟俩能承受的了!”

    听了杨帆的话,莽川兄弟的额头不断地冒出冷汗,的确,有些事情从杨帆这第三方的嘴中说出来或许更能让两兄弟清醒一些。

    二人为天狼集团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二人也因此在集团有了耀武扬威的资本,有时候甚至还敢跟祁佤直言顶撞;可以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不是偶然的,杨帆的每一句话也像一个个警钟一样敲打在莽川兄弟的心间,否则祁佤是不可能连一个杀他们的理由都不给他们兄弟的,可见祁佤杀他们兄弟二人的决心是有多么强烈?

    看似是孤立的几个事件,经杨帆这么一说好像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了,莽川兄弟的心里现在是一片死灰。

    “你们在天狼人那里所拥有的一切,我会一点不少的全部给你们,甚至那还要多。多年的安逸生活是不是也让你们手脚不灵便了,身手不灵活了呢?在我这里,我会给你们兄弟更大的发展空间,让你们一展抱负。”萧天说道。

    叶莽眼中陡然一亮,转而又陷入迷茫,低声说道:“我们真的还可以么?”

    杨帆:“我说可以,你们就一定可以!”

    紧接着就听“扑通~扑通~”两声,叶莽和叶川兄弟二人先后跪倒在了草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