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42章 帮我个忙
    七月不是个太平月,八月的初始依旧继续着不太平。

    唐念云的微博八百年更一次,一更炸一片。

    #唐念云发博#这一热搜高高的挂在热搜榜首。

    点进去就可以看见唐念云的微博内容,很简单的一句话,也算不上一句话,就仨字:没包 养。

    配上一张庭审结果图,唐公子的意思很明显了。

    魏南晴那篇澄清微博比起唐念云这片见着就是一点水花都没激起来。

    这下网友可有得聊了。

    “卧槽,这波打脸来得真的是猝不及防【惊愕】”

    “谁说姜诗美默认被包养了,明明是默默的去打了个官司【捂嘴哭】”

    “注意注意,她告的是造谣诽谤不是简单的名誉……”

    “惊雷!这操作可以可以,忽然莫名有点喜欢她这性格哈哈哈”

    “时隔一年,唐公子的第一次更新竟然是为姜诗美发声,我慕了。”

    “娱记的话向来不能全信,还好,我只信了99%”

    果然盖上红章的东西比说一万句话都好用。

    姜诗美这也算是解决了一件压在心里许久的大事了,当然这只能证明她没被唐念云包养,之前的绯闻还是没有被澄清的。

    就当黑历史吧……

    回到剧组继续拍戏,她的生活也算是过得如龙得水,自在快乐,丝毫没有虐文该有的氛围。

    当然这种快乐仅仅持续到八月中旬。

    八月下旬,姜诗美的戏份已经所剩无几,而这个时候她消失许久的经纪人何芸忽然就出现了。

    “诗美,不忙了哈。”何芸打电话过来,笑呵呵。

    姜诗美闭着眼睛都猜得出来她下一句必然是:我给你接了新活。

    事实如她所料,何芸在这种事情上从未让她失望。

    何芸虽然不是什么鼎鼎有名的大经纪人,但是手里头一些乱七八糟的资源还是有的,尤其是,她会利用姜诗美的美貌诱导投资方啊,导演啊选她。

    当然靠美貌这是后期的主要手段,前期她还是靠着手里的杂乱的小资源。

    这一次何芸一下子给姜诗美带来两个活:

    一是综艺,之前爽约《向快乐出发》得罪了导演组,有很多综艺都跟风不约姜诗美,但是要知道毕竟不是封杀,那些不知名的小综艺没钱请大咖就请请小咖。

    这次得到的邀约就是一档室内明星健身综艺名为《娱乐健身房》,主持人和常驻嘉宾都不是很出名,而且还是个独播网综,这个节目播出了两期,毫无浪花,并不新奇,扑街综艺年年有。

    这次节目组请姜诗美看重的是她身上的争议,有争议就有热度,而且还有唐念云,到时候唐念云保不齐来个微博宣传,节目组就赚了,当然不仅仅是争议与热度,主要是姜诗美也符合他们的嘉宾邀请人设:热爱健身。

    是这样原女主毕竟是有组织的,健身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她微博也有健身打卡的照片。

    额,这是原女主爱健身,现女主姜诗美跑一公里都要累得半死。

    除了综艺,第二个就是新戏了。

    《龙门劫镖》是部电影,历史武侠戏,正在筹备阶段,开机暂定十月份,需要试戏。

    小说里的设定和现实有很大相同的,就说这武侠电影,以前还是有不少好看的武侠片的,现在武侠难有精品,不赚钱,敢拍武侠的也少了。

    但是很多观众对武侠还是充满热爱的,只是奈何拍出来的电影没有一部是抗打的。

    如今何芸给姜诗美接了武侠的戏,姜诗美已经在心里给这电影评了分:烂片,不会输于《我的青春里》

    姜诗美想推掉《龙门劫镖》,何芸却告诉她:“这是公司的安排,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服从安排。”

    何芸就是通知她一声而已,真是让人生气,姜诗美直接把电话挂了。

    真的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迟到要离开嘉仁这个垃圾的公司。

    姜诗美心里这么想着,敲门声响起,魏南晴出去买东西了,陈昊天在自己的房间躺着,只能姜诗美自己去开门。

    现在以后是晚上九点了,这个点谁会来找她?

    给门开了个缝,姜诗美看见了一张很是熟悉的脸,虽然有岁月留下的一丝痕迹但是并不失精致,一看就是用昂贵的护肤品保养出来的,是位贵妇人。

    “阿姨,您怎么来了?”姜诗美的眼睛被惊异,困惑填满。

    她想不到任何一个理由可以让蓝珂来找她。

    蓝珂似乎有些憔悴,说话生音轻飘飘的:“我能进去坐坐吗?”

    “啊”姜诗美赶忙让出路:“能,当然能。”

    蓝珂坐在沙发上望着还不知所措站着的姜诗美:“你也坐吧。”

    好家伙,她倒像是主人。

    姜诗美沿着沙发另一边坐下,惴惴不安:“不知阿姨今天突然到访是有何事?”

    应该不是来叫她还钱吧?

    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紧张得直抓衣服,一根弦紧绷着,终于在听到蓝珂说:“我想请你帮个忙。”放松了。

    呼……

    就说嘛,分手费不能往回收。

    不要钱啥都好说:“可以啊,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都可以。”姜诗美笑着应声,也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蓝珂见她同意了,微微一笑,“这个忙只有你能帮了,你等一下。”

    只见蓝珂拿出手机发了个消息之后就有人来敲门,一个老妇人领着一个目测一米八七大个的戴着口罩和帽子一身休闲服的男人。

    “这是?”姜诗美傻了,她的大脑还没转过来,不懂蓝珂要做什么。

    一直到,男人摘了所有伪装,露出憨憨的二乎乎的笑容:“老婆~嘻嘻嘻~”

    ???

    姜诗美石化了,这个马上就要流口水的傻子怎么有点像强权呢……

    “额,阿姨这位是……?”姜诗美感觉自己脑供血不足,尤其是听到蓝珂说:“这是我儿子。”,她差点当场晕了。

    蓝珂只有一个儿子,姓强名权。

    强权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自掐人中,姜诗美缓了缓,倒退一步:“不是啊,阿姨,他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蓝珂便将缘由道来,本来她以为将强权带回家和家里熟悉的人亲近总会慢慢想起来,可是强权的症状不但没好还恶化起来,精神越来越失常。

    之前强权是心智不足像小孩儿,现在他忽然整个人就会傻笑了,简直和傻子没什么区别。

    她的儿子变成这样,背锅的有了,但是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她心痛啊,一个月内病倒了好几次,公司那帮老家伙也不是好糊弄的,要是强权一直不好,这事肯定是瞒不住的,到时候强氏还会姓强吗?

    在蓝珂无计可施时,她意外发现了一个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