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七章:相似
    林易从未觉得一个人能如此可怕,像是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来的罗刹,狰狞凶狠,只稍一眼望去便不自觉地发抖,一股股寒气直朝心口钻。

    林易猛然发觉,自己这一次恐怕是惹上万万得罪不起的人,“你……到底是谁?”

    墨玦觉得好笑,现在才问这个问题为时已晚。

    “我是谁?自然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墨玦正准备给林易点教训尝尝,许归青已经穿戴整齐拦在了他身前。墨玦一脸受伤,不可置信道:“你、你竟然要护着他?!”

    “不是的!”许归青直摇头,生怕墨玦狂暴之下做出什么无法挽回之事,“你难道忘了我们此番设计的目的了?不就是为了让林易露出狐狸尾巴,再顺藤摸瓜查明幕后真相吗。”

    “若是你现在杀了他,那我们的一番谋划不就毫无意义了?”

    墨玦沉吟,理智告诉他许归青说的在理,可是本能告诉他,他不想再看到这个家伙哪怕一眼,他要这个家伙彻彻底底地消失!

    “此事牵连深广,你杀他一人不要紧,但若是因此让幕后之人逃脱,让更多无辜百姓遇险怎么办?”

    半响,墨玦才舒了一口气,冷哼一声:“看在阿青的面子是,便暂且留他一条狗命。”

    许归青要对林易审讯,他怕墨玦控制不住做出什么冲动之事,想将人暂时请出去。

    墨玦的暴脾气瞬间上头,直接将许归青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捏住他的下颌低头凑上去,像是惩罚一般狠狠咬了一口。

    “阿青你的心到底是有多大,才能觉得我会放任你和一个对你心怀鬼胎之人独处一室?”

    许归青被咬得眉头紧皱,声音也弱了下来,“我……是我考虑不周了,这次是我不对……”

    墨玦做这一切时并没有刻意闭着林易,他被控制住,眼睁睁地被迫目睹了一切,随即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林易恨极了,为什么那个家伙能轻而易举地亲吻他,得到他,为什么只要自己不可以!

    许归青全然不清楚林易心中所想,他好不容易将墨玦安抚下来,让其守在门外,已经身心俱疲。

    等来审讯林易时,他终于松了口气,心道审讯犯人一定要比哄好墨玦容易多了!

    他尚且一字未说,林易冷哼一声率先开了口。

    “想要知道真相?倒也不是不可以。”

    许归青面上一喜,这么容易?

    林易忽的一笑,倒真有几分如玉公子的模样,“但是我有个条件,只怕许公子不敢答应。”

    许归青忙道:“你说!”

    林易忽地莞尔一笑,用最纯良的表情说着最恶毒的话,“很简单,只需……陪我睡一晚。”

    许归青一怔,僵在了原地,“你!”

    “如何?”林易顿时张狂笑了起来,“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再多一次又有何不可?”

    “你!混蛋!”

    林易自嘲一笑:“我混蛋?他便不混蛋了吗?”

    许归青被这套歪理唬住,一时不知该如何辩驳,这两者怎么能混为一谈,他好歹顶着魔尊美人的头衔,但是这个家伙和自己可没有半毛钱关系,还要强迫自己和他发生点什么?

    怎么这么不要脸了?

    亏得自己还之前还觉得这家伙是个好人,真是瞎了眼了!

    许归青懊恼不已,愤愤地摔门而出。

    墨玦就在一旁等候,脸色阴沉,见他气急败坏地出来,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我去杀了他。”

    “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

    墨玦虽极不情愿,但到底还是顺了许归青的意。他不由分说拽着许归青的手将人拉进一间偏房里,屋子不大,正中央放着一个木桶,冒着腾腾热气。

    墨玦动作粗鲁地扯开许归青的衣服,直接将人扛起丢进了木桶。

    许归青猝不及防被水呛了一下,脑袋刚浮出水面,只见另一道身影也已经跨了进来。墨玦将他抱坐在自己身上,滚热的前胸紧贴他的后背,拿起帕子一下一下用力地擦拭这许归青的身体,将原本白皙的皮肤擦拭得满是红痕。

    许归青有些难受,小声抗议道:“疼……”

    墨玦置若罔闻,手上力道不减:“他摸了你这里,还有这里、这里……通通都要擦干净!”

    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许归青轻微的反抗立即换来了墨玦更加狂暴的攻势,直到把他全身都用力擦了一个遍墨玦才逐渐恢复理智。

    等目光落在许归青身上那些暧昧的痕迹上时,上一秒才回来的理智,立即又要飘走。他咬了一口舌尖,疼痛让他勉强镇定了下来。

    许归青委屈得眼眶泛着泪花,刚才的墨玦是真的动怒了,他也没有胆子再次触怒对方。

    见他一直沉默,墨玦捏住许归青的下颌,扳过对方的脸,迫使对方直视着自己。像是小鹿一般圆溜溜的眼睛红红的,竟真的哭了。

    墨玦心下不自觉一软,但嘴上依旧不饶人:“怎么,还委屈你了?”

    许归青虽怂,但也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平日里鲜少有如此泪眼朦胧的时刻,倒叫墨玦看了个新鲜。

    “我本来就委屈,难道还不能哭一哭了……”

    还敢犟嘴?

    墨玦失笑,看来自己真将这小家伙的胆子养肥了不少,即便心里再害怕,也有胆子敢和他还嘴了。

    他心里忽然有种异样的甜蜜,他并不希望许归青像他其他下属那样惧怕自己、敬畏自己,他只希望他的阿青就像个人间小媳妇一样,有胆量和夫君吵嘴逗乐,那样的日子才有声有色,能称之为生活吧。

    就像父君和那个女人一样……

    他以前丝毫不能理解,堂堂魔界至尊为何会被一个人类女子迷得神魂颠倒,可是现在他好像有一点明白父亲的心境了。

    如果将自己换做是父君,将阿青换做是那个人类女子,恐怕自己也会做出和父君一样的选择罢。

    墨玦从小便觉得自己和父君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丝毫不像亲生父子,头一次,他忽然发觉自己和老魔尊竟如此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