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霸王 第二八三节 近期情况和张安世的想法(4.1K)
    七月初七,霍嬗坐在大帐中看着信件,这些都是使者们送来的信件。

    有的是飞鸽传书,有的是八百里加急。

    随着霍嬗看的信件越来越多,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浓郁,不过期间也时不时的皱了几次眉头。

    半晌后,霍嬗看完,把手里的信件扔到案桌上,指着桌子对着张安世说道:

    “你也看看吧,局势还算是不错啊!”

    张安世行礼后也拿着信件看了起来,随着看的越多,脸上的笑容也越多,最后转变为惊喜:

    “东北方的这一十一国竟然都愿臣服于我大汉?除了车师。”

    这个东北方是西域中心为原点的方向,若是以霍嬗他们现在的所在地为中心的话,他们就是在西方偏南一点。

    国家有东且弥国,西且弥国,劫国,卑陆国,郁师立国等等。

    “正常,不久前咱们刚灭了蒲类后国,而且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中没有一个大国,这些小国有此选择也是正常。

    至于车师,他们和我大汉的仇怨可是深了,而且他们还是匈奴的铁杆支持者。

    虽然这些国家都差不多,但是这两点一结合,那他们有此选择同样也不意外。

    要知道,老赵当初就是奔着楼兰和车师去的,车师被老赵破了以后,他们国内的矛盾越加的大了,不出意外,要不了多少年就得分裂。”

    霍嬗这话说的很是自信,因为原本的历史就是如此,车师相比于大宛,乌孙等本来就是一个不大的国家。

    后来又分裂成了车师前国,车师后国,车师柳谷国,车师后城长国等等,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分的!

    “而且他们不愿臣服也好,别忘了老赵是因为何事才远征车师,敢袭击我大汉的使者,就算是匈奴指使,那也留他不得。”

    霍嬗看着张安世乐滋滋的样子,没忍住又说道:

    “你要清楚一点,他们的臣服,与我们所理解的臣服可不是一码子事。

    他们的臣服,是跟对待匈奴一样,名义上的归属,有可能连朝贡都没有,更别提其他。

    而我们要的臣服,那就是真正的臣服,他们可以保留主权,虽然比我大汉的诸侯国好不少,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

    所以开心一下可以,万万不可沉浸其中。”

    张安世连忙收起笑容躬身行礼:

    “谢大都督教诲。”

    霍嬗点点头,敲了敲桌子:

    “继续看吧!”

    张安世拿起信件,继续看了起来,这次他倒是没有半途停顿,也没有露出啥情绪。

    半晌,张安世看完了以后,才露出笑容:

    “确实如大都督所说,局势一片大好啊,除了远在西极的那几个国家没有确切消息以外,大半的国家虽未明确臣服,但对我们的态度好了不少。”

    霍嬗轻轻一笑:

    “别对他们抱有太大的期望,一帮子墙头草而已,除了那几个大国以外,其他的无关紧要,不服灭了就是。”

    张安世默默点头,没有发表观点,但他心中也是这么一个看法,不光是他,基本所有人都是这个看法。

    他们都很是看不起这些西域诸国,几千人的国家,呵!

    不过他也知道,霍嬗说不服全都灭了,也是说说而已。

    就算他们全都不服,霍嬗也不会把他们全灭了,最多也就灭一小部分。

    因为他知道,一个诸国林立,混乱复杂的西域更有利于大汉,如果几个大国互相对峙,那种场面对于大汉来说才不好。

    因为西域太远,大汉实际掌控不了,一直派兵震慑,时不时的打一仗维持印象也不现实。

    所以更多的需要用到的就是大汉的威名,声望,在这片西域来当一个特殊的存在。

    来当他们的领头羊,但是这个领头羊,并不会过分的欺压他们,还得调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激发他们之间的矛盾。

    还要让他们看到利益,只有这样,大汉随后的日子里,在这片地域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玩起这些手段来,他们还嫩了点,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可以说是差的远。

    而要玩这些手段,一个诸国林立,混乱的西域,比几国争霸的西域要简单多了。

    在这片地域,一味的武力征服,那是不可取的。

    说来说去,还是那一个字,远!

    张安世想了想以后又问道:

    “那乌孙那边怎么办?”

    说起这个,霍嬗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这是因为乌孙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表态,就是跟你一直玩暧昧,不管说什么都不管用。

    霍嬗的心里可以说是对军须靡非常的不满,要是其他西域诸国,他还不会这样,但这可是乌孙啊!

    和大汉结盟,和大汉联姻的乌孙。

    霍嬗摆摆手:

    “不用管他们,十万大军压境,他们自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霍嬗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对于这件事已经上心了,因为他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要是以前,大汉远在天边,乌孙国这个态度还算是非常的正常。

    但是现如今,大汉十万骑兵大军,十六万的军户,喊个三十万没有一丝一毫的问题,五十万都可以。

    共百万人口抵达西域,就这个实力,比他乌孙都要强大很多。

    而现在还玩这一套,明显不是一个合格的墙头草做出的选择。

    除非他们有所依仗,而这个依仗,除了匈奴,还能从哪儿来?

    西域其他大国?

    大宛联合诸国搞小动作?

    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不管如何,霍嬗对于这件事上了心,得防备着。

    他们现如今是切切实实的孤军作战,没有太多援军的可能性。

    酒泉,敦煌需要防备西域,就算他们有余力,霍嬗也不会要他们的支援。

    人生地不熟的,非常有可能被人家半路给吃了,一堆墙头草,啥都有可能。

    所以,万事还得靠自己。

    “龟兹国有意臣服,这可是一件好事,而且他们还地处西域中心,北方就是乌孙。”

    霍嬗眯着眼,饱含深意的说道:

    “是啊,是一件好事,八万多人口,兵马两万多三万,算一个大国呢,而且北方还是乌孙。”

    大国出乎意料的臣服,而北方还是乌孙。

    霍嬗并不知道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好是坏,但是他心中的乌孙有变的可能性也增加了一点。

    或许也有可能是好的情况,谁也说不准。

    霍嬗并不清楚情况,两眼一抹黑,想判断也没有太多的情报来判断。

    现在就看他的使者给不给力了,路途遥远,猛禽太多,飞鸽时灵时不灵的,传信不易,他还要看随后的几波情报来判断。

    不过霍嬗的心里想法还是乐观的,你西域和匈奴总不会联合起来准备灭我吧?

    张安世听到霍嬗的话语,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他想了想,也想到了霍嬗预估到的可能性。

    张安世抬起头刚想问,霍嬗呵呵一笑:

    “不急,还都是没影的事!”

    张安世把嘴边的话语咽了下去,心里对霍嬗又升起一丝佩服。

    霍嬗第一时间就从非常简短的几句话看出了这么多,而他还需要霍嬗提醒,怪不得人家是大帅,他只是一个文书呢!

    他也是一个骄傲的人,生平佩服的人不多,霍嬗绝对是算一个。

    不过这也是日积月累造成的。

    一开始的时候,刘彻派他来给霍嬗当文书,他的心里并没有其他的想法,比如说辅佐一个孩子丢脸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不管霍嬗有多大,他都是冠军侯,只要他没有大败,那张安世就不会轻视于人。

    相反,他还有些开心,因为霍嬗的情况所有人都知道,跟着霍嬗,就代表了上战场的机会。

    能不能赢另说,起码有了机会,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机会。

    至于后面的事,大家就都清楚了。

    没人能比他更清楚这两年霍嬗一路上的所作所为了。

    他既对霍嬗的所作所为惊奇,震惊,佩服,难以置信,又对霍嬗干出这些事心里觉得理所当然。

    前者是因为霍嬗的有些操作确实是匪夷所思,而后者,也不用多说,冠军侯嘛。

    有些人就不能以常理来度之,就像老霍一样。

    现如今,只要是姓霍的,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能够让他多瞟两眼。

    而因为霍嬗的缘故,他对于刘彻也是非常的佩服。

    他以前就对刘彻佩服,而这次是在识人用人方面佩服,或者说敬佩,一辈子也难以望及项背的那种。

    所有人都说刘彻娶了卫子夫娶对了,附送了两员战神,但为啥不想想,他们为何能在刘彻手底下出头?

    确实有卫子夫的原因,但何尝又不是刘彻慧眼识人!

    君臣本就是一个互相成就的事情!

    而在他看来,霍嬗就是明证啊!

    才几岁的一个孩童之时,刘彻就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当霍嬗少年,潜力潜藏不住,开始迸发,转换为实力的时候,刘彻就鼎力支持。

    他比所有人都对霍嬗抱有自信,这难道还不能说明刘彻有着超然的眼光?

    除了这俩人,已逝的就不说了,在世的让他佩服的还有两个半!

    第一个就是卫青,这自不用多说。

    另一个就是霍光了,他和霍光相处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多,以前两人都在宫中。

    霍光的年龄虽然比他要大一些,但是勉强算是同一代人。

    不过辈分上他要比霍光大一辈,比霍嬗大两辈。

    因为他爹是张汤,是刘彻,卫青同辈人。

    而他佩服霍光的原因,并不是他对于刘彻,卫青这种对于长辈和上位者的佩服,这种他是有心追赶的。

    也不是对于霍嬗这种天才的佩服,霍嬗他可没想法追赶,实在是无能为力。

    而对于霍光的佩服,他是那种对于同辈人的佩服。

    因为和霍嬗接触以后,自然就和霍光接触多了,他发现,除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记忆力,其他方面他全被霍光碾压。

    不过他对于这种情况,倒是没有迷茫一类的情绪诞生,反而是有一些兴奋。

    因为刘彻,卫青等人的时代已经算是过去了,而霍嬗扶摇直上,追赶不起来,不算正常情况。

    而他一项自视甚高,觉得他就是天才,独一无二那种,现在出现了一个对手,让他怎么能不兴奋。

    懈怠的情绪退去,剩下的就是满满的斗志了!

    至于最后剩下的半个,那就是桑弘羊了,他对于桑弘羊,只是对于他赚钱的本事有些佩服。

    像他这种聪明人,肯定不会对桑弘羊有什么歧视,他深知经济对于一个国家有多重要。

    至于其他,还是算了吧!

    不过认同的人,那倒是很多,但基本九成在霍嬗手底下,这也是他佩服霍嬗的一个方面。

    他对于自己的现如今的情况很满意。

    其实虽然霍嬗没有跟他说过,但是霍嬗对于他们这些人的安排,张安世还是有些猜测,也知道一点的。

    毕竟他算是这两年与霍嬗最亲近的人。

    说起这个,他才发现,霍嬗的方方面面都是他比不了的。

    他对于自我认知,心胸还是很宽广的,但是和霍嬗一比,他这算个屁啊!

    慧眼识英才,然后培养,等成才以后,再调往其他重要地方任职,发挥才能,还给英才谋好出路。

    他很确定,他做不到这一切,别说所有,就是一半他都做不到。

    这或许就是天才的底气吧,不怕你出头,就怕你不出头,浪费了自己的潜力。

    他以前还自认天才,和霍嬗一比,还是算了吧!

    张安世回过神来,看着笑意盈盈盯着他的霍嬗,有些尴尬,咧嘴笑了笑,干咳一声:

    “大都督,不知姑墨大都督想怎么处理?”

    霍嬗抬头想了想,但还没有两秒:

    “怎么处理……敢扣我的使者,自然是灭了他们。”

    张安世挑了挑眉毛,非常符合霍嬗一贯作风。

    姑墨在龟兹的西边六百五十里,也是西域中心位置,比龟兹要弱不少,差不多两万五的人口。

    姑墨还是龟兹的附属国,两个国家两套做派,若是从附属这个关系看,傻子都能看出来问题。

    不过现在的附属,尤其是西域这个地方,也基本只是一个名分而已。

    情况到底如何,还需再判断!

    “对了,让东北方那一片的十国国主,近期来此地一趟,不要误了秋耕的时日。

    最近抓了不少匈奴兵马,砍了祭天的同时震慑一下他们,顺便试探看看他们敢不敢来,是不是真心臣服,归附!”

    “臣领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