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28章
    第1928章

    抱住他的双手,是那样的幼嫩脆弱,紧紧靠过来的小身体,温暖的令人心颤。

    明明只要一推,就能将她挥开。

    但不知为何,沾了血的双手,却违背了理智,按住了怀中那个害怕到发抖的小身体,他甚至为了安抚她,还跟她说起了话。

    “你应该叫我哥哥。”

    ......

    顾煜城从记忆中回过神,盯着云倾乌黑的眼睛,想从她的眉眼间,找到一丝熟悉的痕迹。

    但是没有。

    属于当年那个单纯稚嫩的小姑娘的痕迹,消失的一干二净。

    眼前这个女子,同他一样,冷酷又狠心。

    顾煜城喉结动了下,声音有些干涩,“云倾......”他看着她苍白冰冷的脸,艰难地说出了下半句,“......对不起。”

    他明明答应了,会保护她。

    可是他......

    云倾嘲讽地笑了下,“你的确......欠了我呢。”

    顾煜城欠了真正的云倾。

    这个男人,明明说了会保护她,可是他却养大了一条蛇蝎,在过去长达十几年的时间内,折磨着那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子。

    最后,她死了。

    害死她的刽子手,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顾煜城从云倾的眼睛里,感受到了一抹深深的谴责。

    那丝谴责刺痛了他的心脏。

    顾煜城忍不住抬手,去抓住她的手,“云倾,我可以补偿你——”

    云倾躲开了他的手,她双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眼睛又冷又黑暗,眼尾隐隐沁着血色,“我不需要补偿!我只要血债血偿!”

    “我要所有害过我母亲,害过我父亲,害过薄家,害过我的凶手,统统付出代价!”

    “告诉我,当初在京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顾煜城看着她有些失控的情绪,闭了闭眼睛。

    ......

    十几分钟后。

    云倾从奶茶店里走了出来。

    深冬的夜色中,寒风吹过,空气中似乎笼罩着一层沉甸甸的东西。

    “北冥夜煊。”她站在空荡荡的台阶上,喊了声。

    男人看着她单薄的似乎风一吹就能倒下去的身影,慌忙上前,将她拥进了怀抱中,“倾宝......”

    云倾看着男人透着丝恐惧的表情,冲他笑了下,“我想回家。”

    北冥夜煊紧紧地抱着她,语气有种黏皮挫骨的意味,“我带你回家。”

    他将云倾抱起来,甚至没有让她坐副驾驶座,直接将人放在怀里,驱车飞快地回了小别墅。

    黑色的跑车刚离开,顾煜城就从奶茶店里走了出来,盯着云倾离开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同样冷得令人毛骨悚然。

    两个黑衣保镖从角落里走出来。

    “爷,薄小姐她......”

    黑色的跑车消失在视野中之后,顾煜城视线一转,落在了云家的方向,唇角勾起一丝嗜血的弧度,“京城这些老东西,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该死呢?!”

    ......

    北冥夜煊抱着云倾回到小别墅,吓到了一群等候在客厅里的佣人。

    管家慌忙走上前,“少爷,少夫人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