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圣人境
    世间生灵万万千,哪怕一棵小树也有着属于它的快乐和悲伤。

    阳光明媚时小树是开心的,阴雨连绵,冷风刺骨时,它是悲伤的。

    可无论怎么说,那些都是活物,是能发芽长高的。死物何来的快乐和伤感,哪里来的脾气。就比如,山上的石头,可不会因为刮风下雨而不高兴。

    既然死物没有感情,那么李太平眼前的青铜将军,为何会伸出拳头,来个大拇指朝下,这很说不通。

    青铜将军发脾气,后果是很严重的。以前李太平打输了顶多是真气透支,这一次就惨了。

    李太平仰面而躺,直勾勾的望着棚顶,他感觉身上凉飕飕的。本就破破烂烂的青衫,这阵子已然成了烂布条,说句衣不蔽体也不为过。

    干嘛这么大火气,不就一句苦大仇深吗,至于吗。

    李太平很无语,离开师傅这两年,啥稀奇古怪的事都让他碰上了。今儿,竟然碰到了成精的青铜人,而且还是个脾气不咋好的。

    这回李太平不用犯愁地宫冷清了,每日不但要挨顿胖揍,且还要被鄙视一番。

    人都是有脾气的,李太平再一次站起身,看着面无表情,内里却不知怎么鄙视自己的家伙,他决定死磕到底……

    登仙塔很结实,也不知用什么石头建造的。以李太平的修为,就算全力以赴,也很难在墙壁上留下剑痕。

    李太平觉得,就算聂三礼来了,怕也弄不塌这登仙塔。所以动手时,根本没有任何顾虑。

    天枢境,大雪山秘法,剑技,剑势,凡是李太平会的,都被一股脑的掏了出来。目的只有一个,放倒这个大拇指老是向下的家伙。

    剑势万钧,乃李太平最重一剑。数月来从未出匣,今天剑出,便要把那家伙碾碎了回炉重造。

    李太平对这一剑很有信心,那东西虽然皮糙肉厚,剑技了得,可终究是个铁嘎达,没有内力修为在身,铁定扛不住这一下。

    万马奔腾的隆隆之音,在登仙塔三层响起,却又戛然而止,只是因为一把刀的出现。

    刀,毫无花哨的劈出,仿佛极寒之地刮起的风暴,带着冻彻骨髓的深寒,将一切冰封。

    李太平引以为傲的最重一剑,夹着一缕天威,却被一把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横刀,劈碎了剑气,破开了天威……

    那是能将天地斩出缝隙的一刀,这一刀介乎于技和势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李太平仰躺着,双眼直勾勾的,脑中更是一片空白,然后空白中出现一把刀……

    不是二黑的刀,因为那把刀没那么快。不是千面魔君的剔骨小刀,因为那把刀耍不出更多花样。也不是南宫守的刀,因为那刀里没有势。更不是雷登高那种,转着圈砍人的刀……

    怎么说呢,普通,普通到那就是一招简单的下劈。

    李太平有些想不明白,就连山上砍柴的都能劈出的一刀,为何自己那么重一剑,便被劈开了。这很不合理,很不正常,他甚至怀疑自己刚刚一直躺在这里,压根就没动过,一切不过是臆想罢了。

    「对,一切都是臆想,只是臆想……」

    李太平扭头看了一眼墙角剑匣,口中梦呓般的念叨着。

    忽然李太平不在念叨了,因为他想到了「臆」。而此臆非比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意,人之心念。

    臆,天人感应之念。

    那一刀,满是天地之臆,却要比技更精妙,比势更足。

    李太平猛地坐起身,盯着青铜将军,大笑道:「你不是宗师,不是宗师之上,你是圣人。」

    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青铜雕像,似乎动了一下。没错,动了。李太平可以肯定,在他说出圣人二字时,那雕像脚下微微发出一丝震动。

    确定心中所想,李太平忽又躺了下去,仰天念叨着。

    「这还打个屁,三层就给老子弄了个武道圣人,就算只是一缕神念,老子怕是这辈子也打不过。」

    「欺负人,也不该这么欺负啊。怎么也得给个盼头不是。」

    没有盼头了,反正也是打不过,所以李太平不想动了,他想躺平了。可这世界就是这样,当你拼命跳起来想触碰天上的云时,却如何也碰不到。可当你不想碰了,那云便压了下来,噼里啪啦的往你身上落。

    是的,这一刻,云主动的落了下来。很猛烈,很暴躁,很不讲道理……

    大兴城东门,一名老者走过石桥,回头瞥了一眼高大的城墙,笑着摇了摇头。

    刘鑫见到当今圣上,献上丹药,聊了许多。太叔无疆想弘道帝将长寿门立为国教,同时册封他为天师。

    弘道帝别看老迈,脑子可是不糊涂,且是个不要脸的。所以拿了人家好处后,便把人家所求一拖再拖。不是事情不好办,要和朝臣商议,就是感了风寒不好相见。

    刘鑫瞧着眼看就要过年了,事情还没个谱,只好硬着头皮再一次求见圣上。

    这次弘道帝倒是痛痛快快召见了刘鑫,可是开了口却不聊正事,而是唠起了家常。什么这个年不好过啊,天灾人祸的,皇家都快无米下锅了。

    刘鑫甚至听到老皇帝抱怨,说是给自家小闺女买上二尺红头绳的银子都没有。还说,马上过年了,在没钱也得宴请群臣不是。吃吃喝喝的,有些不好办的事,也就能办成了。

    一句话,就是哭穷。二句话,办事得掏银子。

    刘鑫不傻,当官的跟富家哭穷,那是在伸手要银子。可是已经送了价值连城的长寿丸,这咋还好意思伸手呢。再说了,大乾的皇帝卖官,不好吧。

    好不好的,弘道帝已经不在意了,只要有银子拿就行。

    长寿门有钱,且不是一般的有钱。所以弘道帝勒大脖子时,是很用力的。刘鑫没得办法,只好送上五十万两白银,并承诺,剩下那五十万两会尽快筹措。

    堂堂长寿门会掏不出一百万两白银,弘道帝是不信的,他晓得这是等事情办成了,人家才肯付另一半。

    弘道帝无比开心的答应了,还让刘鑫多在大兴城住上些时日,过完年再走。老皇帝话说得好听,事他可不想好好办。

    国教,怕是弘道帝吃错药,也不会给长寿门的。老皇帝收了银子,却只打算给太叔无疆一个天师当当。天师吗,只要有人掏得起银子,弘道帝不介意封他十个八个的。

    掏了银子刘鑫就赶忙卷铺盖跑路了,他可不敢在大兴城过年,因为他怕过完这个年,明年长寿门就得饿死好些人。

    弘道帝和长寿门勾心斗角的,闹了几个月,可算各取所需,各求所得。可弘道帝和佛门的事,却没能捞到半点便宜。

    佛子依旧在说佛讲经,江湖上的高手去了一波又一波,败了一次又一次。佛门是踩着江湖武者和他弘道帝的脸往上爬,声望蹭蹭的往上涨。

    弘道帝盯着低眉顺目的李辅国看了很久,他对这个老奴才越来越不满意了。

    叫他杀个人,拖拖拉拉搞不定。叫他把佛子撵走,让佛门脸上无光,可这都几个月了,佛子没走不说,佛门信徒还不少反增。

    弘道帝要不是身边缺个宗师之上,他非得好好训斥一番不可。现在吗,脸面还是要给李辅国留着的,说话也要好听些,不能伤了老奴才的心。

    「辅国啊,眼瞅着过年了,咱们也过个消停年。大慈恩寺那边可已暂时放一放。不过,过了年说什么也得把佛子送出城才好。」

    李辅国点头应允,同时低着头说道:「圣上,悟心和无缘,一个是千面魔君,一个是归海千里,江湖上很少有人能胜得过,除非长公主身边的二黑……」

    说到此处,李辅国偷偷瞄了一眼弘道帝,想看看圣上反应。却只见到圣上面无表情的转着茶杯……

    长公主是月前回来的,人清减了许多,很是无精打采。二黑倒是依旧老样子,看不出喜怒哀乐。

    汝阴城发生的事,弘道帝都知道了,这事其实不能怪长公主,毕竟面对拓跋家和天下城,这孩子还是稚嫩了一些。

    老皇帝倒是去劝过,效果却不甚理想,那孩子把一切过错都归咎到自己身上,怕是一时半会走不出来。

    想要二黑出手,就得那孩子点头。可现在这个情况,老皇帝倒是舍不得让自己的宝贝闺女多操劳了。

    「二黑的事,过完年再议吧。你这边也想想,我可是听说杀手排名第一的,是个很厉害的家伙。让金玉楼再掏些银子吧。」

    李辅国点头应是,心里却难办了。金玉楼黑面阎罗也不是随便捏的软柿子,不许些好处,怕是不会再掏银子了。

    上面一句话,下面跑断腿。李辅国这个宗师之上,这两年日子过得并不顺心。圣上服用长寿丸后,来了精神头,想法多了,事自然就多了。

    多事之秋,多事之人。就算你是宗师之上,想好也很难好的了。

    天下几位宗师之上大都在忙着,聂三礼显然是那个最忙的……

    为您提供大神大叔好疯狂的《剑开太平》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圣人境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