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8 离开的倒计时 2
    手背一阵钻心的痛,这死女人是属狗的么,上来咬这么狠!

    但,傅寒川也只是绷了下肌肉,没有把她给甩开。

    苏湘咬的牙疼,也感觉到了唇齿间的血腥味,抬头只看到男人铁青的面色,恶狠狠的看着她。

    到底谁欠了谁,他是恶霸还是什么,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都已经这样了,他还欺负她!

    苏湘脚尖抵着地面抵死不从,这时候,另一条手臂被人捉住,两边一拉扯,苏湘难忍的发出一声难听的声音。

    傅寒川听到她的痛呼,停了下来,转头看过去,就看到祁令扬神色淡淡的站在那里。

    他的一只手也捉住了苏湘。

    祁令扬看了眼苏湘另一条手臂,道:“如果你不想她受伤的话,最好现在就放手。”

    傅寒川唇角冷勾了下:“那为何不是你放手?是我先抓住她的。”

    祁令扬轻嗤了一声:“你确定吗,傅少?”

    “不是你不要她,把她往我这边推的吗?”

    “怎么,利用完了,想再用一遍?”

    傅寒川的薄唇紧抿了起来,眸光阴寒的瞪着祁令扬。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此时,祁令扬大概已经灰飞烟灭了。

    这是他跟苏湘之间最大的裂痕,也是苏湘心里最深的一根刺,他一直避着不提,他却直戳了那一道裂痕并且扩大了。

    苏湘的脸色果然更加难看了起来,看向傅寒川的眼神带着愤恨。

    祁令扬往前走了两步,更加靠近苏湘一些,然后那一只包着纱布的手在傅寒川拉着的那一端一提,想将他的手扯开却是没有扯动。

    “傅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看了眼苏湘,淡淡的道:“我看她并不想跟你走。”

    傅寒川看向苏湘,眉心紧拧着,他沉声道:“你先跟我上车。”

    苏湘抿着唇,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手臂用力一噔,甩开了他的钳制,而祁令扬见她如此,主动的松开了手。

    苏湘侧过一些身体,目光直直的对着傅寒川比划了起来。

    ——你凭什么认为我还会再跟你上车?

    ——你觉得我对你,就是无条件的服从,叫我去死,我也愿意的那种人吗?

    傅寒川的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薄唇开合道:“我没有要叫你去死。”

    苏湘抿住了唇,这个时候她可没心情跟他耍嘴皮子功夫。

    她没再有动作,傅寒川也没再开口说话,双方僵持在了那里。

    过了会儿,傅寒川说道:“有什么,回去再说,到时你想怎样都可以,但是现在……”他看了眼祁令扬,再对着她道,“你先跟我走。”

    说完,他的手伸出来,试图再握住她的手,但是苏湘机敏的往后退了一步,后面就是祁令扬,这样一来,她的后背直接抵在了祁令扬的怀里。

    祁令扬的唇角微微的翘了起来,眸光凉凉的看着傅寒川。

    这本是苏湘无意识的一个举动,但看在傅寒川的眼里,就好像她选择了站在他那一边。

    男人的眼角跳了跳,脸色阴沉了下来:“苏湘,过来。”

    苏湘抿着唇,反而背抵着祁令扬更往后的退了退。她唇侧微弯了起来,一想起他做的事,她心里就忍不住的难过,对他也就只有恨意。

    ——傅寒川,你让我回去,回哪里去呢?

    ——在你让乔深把离婚证送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不再是你们傅家的人,也不再是你傅寒川的女人。

    手指比划完最后一个手势,她停了下来,又摇了摇头。

    ——不是,应该说,在你决定不要我,让我成为你的一个工具的时候,我就不再是你想要的人。

    ——傅寒川,把自己的妻子,推给别的男人,你怎么想的出来?

    ——到了这时候,你竟然还能把我再要回去,不觉得恶心吗?在你眼里,我是什么?

    ——是人,还是一个可以为你带来利益的工具?

    苏湘说了很多,心中的悲愤一旦有了宣泄,便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眼泪也顺着那些悲痛流了出来。

    她知道傅寒川讨厌她,可是被当成工具,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她也不知道她比划了那么多,他是否看明白了,又或者,他又会说一句看不懂,就当成粉笔擦一样将这件事给抹去了。

    但不管他怎么说,她无法原谅,在她的心里也无法抹去。

    既然不能够原谅,又怎么会跟他同上一辆车?

    此时跟他在一个地方,同呼吸一样的空气,都让她觉得恶心!

    阳光下,她的眼泪闪烁着碎光,挂在她的下巴摇摇欲坠。

    傅寒川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质问的哑口无言,而且还是一个哑巴。

    他深深的望着她,漆黑的眼底含着痛色。

    他可以感觉到跟她一样的痛苦,在他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没有感受过的痛苦。

    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

    他往前一步:“苏湘……”

    苏湘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止住了他往前的脚步,然后转身大步的走开。

    强忍着的泪水在那一瞬间堆落下来,身体也难忍的颤抖了起来。

    被触及的痛,此时,比起刚知道的时候更痛,更加的委屈跟愤怒。

    走了几步,她便抱着身体蹲了下来,痛苦的哭着。

    胸口好像被插着一把刀,疼得她走不下去。

    那是他一起生活了四年,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的父亲啊,他怎么能……

    怎么能……

    后背被人环抱了起来,整个身体落入一具温暖的怀抱,鼻息间是她熟悉的味道,是她熟悉的胸怀。

    苏湘却挣扎了起来,在心底呐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她怕他,避如蛇蝎,是从心底生出的恐惧跟厌恶。

    苏湘啊啊的叫了起来,挣扎的厉害,傅寒川不敢太用力怕伤了她,又怕不能够抱住她。

    她这么瘦小,他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嶙峋瘦骨,好像他双臂一用力就能把她夹碎了似的,她的每一次颤抖都让他悔不当初。

    “嘘……嘘……”傅寒川低低的哄着,“苏湘,跟我回去,我会证明给你看,相信我,相信我……”

    他一遍遍的说着,苏湘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她含着泪水的眼往后看过去,挂在眼角的泪被他粗热的大掌擦去,小心翼翼的,格外温柔的,怕擦疼了她似的。

    “跟我回去,以后我们一家人就能够在一起了,你是傅太太,谁也不会再来伤害你。”

    他已经说服了卓雅夫人,也立下了承诺可以拿到那个位置,他再也不会拿她去做任何的交易。

    眼前的男人,以从未有过的温柔,从未有过的耐心在哄着她。苏湘的眼泪有那么一瞬间止住了,之后落得更凶了。

    身体积蓄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苏湘挣扎起来,不经意间“啪”的一声响起。

    这一声清脆,令两人都愣住了,祁令扬往前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空气中死一般的安静,安静到能感觉到空气中气流的涌动。

    苏湘的手心微麻,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她不是有意,只是想要挣开他……回神时,她意识到自己应该逃离,趁着他愣神的时候又用力的把他推了开来,迅速的站起,并且远离了他。

    傅寒川猝不及防的被推得一个趔趄,双手往后撑在了地上。

    被苏湘咬过的那只手此时还泛着红色血迹,上面的牙印分外的显眼,而他此时那一侧脸也迅速的泛起了红印。

    苏湘看了他一眼,冷静下来的乌瞳只剩下平静的冷色。

    她摇了摇头,比划了起来。

    ——我不要跟你回去。

    ——我怎么知道,这不会又是另一个陷阱呢?

    ——我也无法原谅你。

    她看了一眼祁令扬,继续说下去。

    ——比起他,你比他更加不可原谅!

    傅寒川的呼吸沉了下去,脸色一黑,说道:“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

    这女人是傻了吗,他可以忍受她的怒气,但不能够忍受她做出这样的比较!

    苏湘抿着唇,又一次的表示。

    ——你比他,更加不可原谅!

    男人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在她的心里,他比祁令扬那家伙更可怕?

    他扬起手,指着祁令扬对着苏湘道:“我一再的警告过你,他接近你是怀有目的的。虽然我猜错了他的目的,但他对你,就是目的不纯,这样你也觉得他可以原谅?”

    苏湘看了一眼祁令扬,冷淡的眼色看向傅寒川,不想再与他纠缠下去。

    她的喉咙滑动了下,将苦涩咽下,慢慢的抬起手。

    ——是,他一开始就目的不纯,是我自以为是,以为彼此互惠互利,才继续的跟他做朋友,但他至少跟我坦白过,可是你呢?

    ——你不动声色,真的是把我卖了,我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还傻傻的对你动了心!

    傅寒川的呼吸一窒,就见苏湘用着完全绝望的眼神对着他。

    ——傅寒川,我为我过去对你造成的麻烦跟困扰道歉。

    ——我的身上已经没有别的利用价值了,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哑巴,对你没有什么用的。

    ——那一切……就当成是我对你的偿还,你我互不相欠。

    傅寒川,他让她想起了自己被当成一个有价值的货物,被人一次次的做着利益的交换。

    她最信任的人,伤害她最深,如今的她,已经是草木皆兵。

    她知道自己的斤两,她只是一个哑巴,上了他的床都不能够成为他的女人,只是在有了傅赢以后,才有她了她的价值。

    傅赢傅赢,讽刺的是她啊,那一场满城风雨中,最后的赢家是她,他才给孩子起名一个“赢”字。

    他本就对她嫌弃,又怎么还会主动来招惹她回去?

    还是就这样,两不相欠,各走各的路比较好……

    傅寒川死死的瞪着她,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你说什么!”

    说了那么多废话,这样,就当成是互不相欠了?

    她的那什么动心,就当成是死心了吗!

    他往前一步,身后脚步声嗒嗒的响起,祁令扬走了过来,将苏湘护在了身后。

    傅寒川墨色的眼瞧着挡在他面前的男人:“你闪开!”

    祁令扬偏头往后看了苏湘一眼,而后对着傅寒川道:“你没看到她已经不想再跟你有揪扯了吗?”

    “也许对她来说,比起我,你对她造成的伤害更大!”

    “傅寒川,我真不明白你,既然觉得她那么重要,又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祁令扬顿了下,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笑着道:“我谢谢你,让你把她推给了我。傅寒川,我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傅寒川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手指攥紧了,只听他继续说了下去。

    “你觉得,我一次次的刺激你,让你为了维护她而对抗你的父亲这种方式很卑鄙,让你失去了继承人的位置,这让你觉得很失败,就仅此而已吗?”

    “可在这个过程中,你就没有感觉到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看到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只是觉得嫉妒,觉得你的所有物就要被人抢了吗?”

    祁令扬冷哼了一声:“如果那个时候,你意识到我在帮你正确认识你的感情,最后就不会做的这么糟糕。”

    “傅寒川,你小看了苏湘,而我比起你,要觉醒的早。”

    “所以,我要说谢谢你,在合适的时候对她放手。这样,我就可以没有任何顾忌的去追求她了。”

    “那时,你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吧?”

    “那我,就让你如愿……”

    傅寒川的拳,已经全力的攥紧,指骨发白,青筋暴起,他的齿关也紧紧的绷了起来,眼底透着红色。

    他的目光一动,往祁令扬的身后看过去,在他的身后只露出了苏湘的一侧肩膀。

    他道:“机会,是可以创造的。苏湘,你真的要傅赢没有母亲吗?”

    苏湘的心脏猛地颤了下,正在怔愣的时候,傅寒川已经迅速的过去,扣住她的手腕,逼她看着他道:“你自己不是说,我们两不相欠?”

    “那正好,我们重新开始。”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戒指盒,手指一捏,盒子打开来,另一只手强硬的捏开苏湘的手掌,将那深蓝色的绒面盒子放在她的掌心。

    “只要你答应,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民政局。”

    本来,他就是要把她带去那里的,如果不是祁令扬这个程咬金在这里碍事的话,他完全可以让她戴上这枚戒指。

    苏湘轻轻的呼吸了下,看着里面那一颗镶嵌着粉色碎钻的戒指。

    这比他们当初随便买的婚戒更有设计感也贵重的多,想来是他去精挑细选而来。

    但是她的心再没了一点激动。

    她抬头看着他,将戒指递了过去,摇了摇头。

    又是摇头?

    傅寒川只觉得自己的耐心就要用尽:“苏湘,你到底想要怎样?说不能原谅的是你,说两不相欠的也是你。”

    他沉沉的吸了口气道:“那我不妨再告诉你,如果你说不能原谅,那我会用剩下的时间来补偿你,如果你是两不相欠,那你就更要跟我回去。你没有别的选择。”

    他将戒指从绒面盒子里摘下,强硬的套上了她的无名指,然后握着她的手指欣赏了一番。

    粉色的钻石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配上她细白的手指非常的好看。

    他唇角勾起瞧着她:“最适合你不过了。”

    祁令扬拧着两条眉,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准确的说,是傅寒川强硬的握着苏湘的手。

    傅寒川这个时候好像才记起他,抬起与苏湘十指交握的手,侧头对着祁令扬道:“原本没打算请人观礼,这样不如一起去看着,也好死心。”

    他微微的勾起唇角,恶劣的对视着祁令扬。不管是傅氏,还是苏湘,他都不会放手的!

    只是在他强硬的掌控着一切时,苏湘的手从他的指缝里挣脱了出来。

    她垂着眼眸看着那枚戒指,自嘲的笑了下,抬头看向傅寒川。

    ——想丢就丢,想要就要?在你的眼里,我是什么?

    哦,她差点忘记了,在他的把戏没有被拆穿前,他也哄着她回去,要她为她不小心犯下的错误,对他的余生负责。

    现在他又说下了差不多的话,可他真正的尊重过她吗?

    也许她只是个哑巴,渺小的很,她的意愿并不重要。

    ——傅寒川,你是不是以为,你叫我回去,我还要对你感激涕零?

    话后,她的手指捏住那枚戒指,想要摘下来,但拔了两次,只觉得无名指的皮肤都要被她拽出来,但那一颗戒指好像牢牢的长在了她的手上,拔不下来了。

    傅寒川似乎并不意外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他道:“你看,有些事情就是这种冥冥之中的注定。”

    苏湘恼火的瞪了他一眼,去他的冥冥之中,刚才他故意用力的握她的手指,就是要将她的手弄得肿胀起来,这样就拔不下来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苏湘放弃了,因为越是拔,她的手只会越肿。

    这时,祁令扬托起了她的手,看了眼傅寒川道:“这戒指确实不错。”

    他低头,对着苏湘道:“不过,我觉得还有更配你的。”

    他再低下头一些,凑近苏湘的耳边,低声道:“配合我。”

    苏湘眉眼一动,祁令扬将她稍稍推开一些,让她站在两人的中间。

    傅寒川皱着眉,看着那两人的亲密,就像眼睛里扎了根针似的。

    这时祁令扬转头对着他道:“既然我们都亏欠了她,就看看她愿意谁来用余生偿还?”

    ……

    傅寒川不记得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到了眼前的一幕。

    他看着那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的画面,刺得他眼睛发疼。

    掌心像是要捏碎什么似的,眼底彻底的红了。

    “别在我的面前耍什么把戏!”他咬着牙,脖颈边的筋脉鼓了起来。

    苏湘被他这样狰狞的面容有些被吓到,手掌微颤了下,立即就被人握住了。

    祁令扬神色间难掩喜悦,他对着傅寒川道:“为什么苏湘选择了我,就是耍把戏?”

    “你知道我刚才对她说了什么吗?”

    “我说的是,我爱她,你可曾对她说过?”

    傅寒川的呼吸一窒,微微颤动的眼看向苏湘。

    他没有忘记,她一直渴望什么恋爱的感觉。他一直嘲笑她蠢,儿子都生了还在做着少女梦。

    只这三个字,就让她毫不犹豫的奔向别的男人的怀抱?

    “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他向她伸出手,掌心摊开,上面有几丝磨蹭出的血迹。

    长久的时间过去,没有任何的改变。

    “呵……”傅寒川眉眼阴沉如暴风雨前的宁静,沉默的看着苏湘好一会儿,就在苏湘就要承受不住他的眼神时,他沉下手开口道,“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你不要后悔……”

    看着傅寒川上车,扬长而去,苏湘紧绷的神经在刹那间松懈,腿软的摇晃了下差点跪下,幸好祁令扬及时的扶住了她。

    祁令扬道:“看来,他一直给了你很大的压力。”

    苏湘沉默着,在她跟傅寒川的那段关系里,她一直处在劣势,有时候他一个眼神,她就会不由自主的顺从了他。

    即便她拒绝,他也能强硬的把她掰过来。就像刚才那样,差一点,她就要跟他走了。

    意识到自己的时候还握在祁令扬的手里,她立即收了回来放在了身后。

    祁令扬直觉手心一松,刚才她留在他掌心的汗水,此时微风一吹,凉凉的,也空落落的。

    他的眼睛微微一黯,随即又笑了起来:“不过没关系,以后……”

    ——祁令扬,谢谢你刚才帮了我,但这不代表我能够原谅你。

    ——也许,跟你做朋友被你利用是我自己不够聪明,但是……我是个小心眼的人。

    苏湘打断了他的话,把话说完后默默的转身走了。

    她已经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在这些让人痛心的纠葛上,她想,她该离开了,哪怕这里有她最留恋的,但当痛苦噬心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能否还能坚持下去……

    ……

    马路上,车子疾速的行驶着,傅寒川必须要保持这样的高速才能让自己暂时不要想起那个女人。

    什么对他的狗屁动心,别的男人一个爱字就把她拐跑了,还浪费他那么多心思去找她。

    正要让自己表现的对那个女人不屑时,“砰”的一声,车子直直冲出了马路,撞上了消防栓,顿时水花四溅。

    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傅寒川整个人往前撞去,好在防护气囊及时弹开,但这也让他的大脑空白了一阵。

    医院里,傅寒川躺在病床上做着检查,乔影瞧着他恹恹的脸色,啧啧了两声道:“你这是被鬼遮眼了?”

    虽然是过气了的车神,那也是车神,况且当时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半路也没跑出什么猫猫狗狗,这也能撞上消防栓,不是鬼遮眼是什么?

    傅寒川出了车祸后,被就近送到了乔影所在的这家公立医院,也就被乔影看到了他的狼狈样。

    根据事发地点来看,那条路是通往茶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