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章 【五条军令?】
    姜妍发誓。

    自己从小到大,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

    姜姓族人又遍及秦国的大部分郡县。回到族内的时候,都会带一些当地的土特产和特色。

    天南海北,各个郡县的特色吃食,姜妍也都算是吃过的。

    可今天吃到的这两种吃食。

    却是有生以来都没有见过和尝过的!

    也从未听闻过!

    冬麦比寻常粟米价格贵,自己是知道的。

    可是冬麦竟然能够制作出来口感这样细腻的吃食,却让姜妍啧啧称奇。

    原来,将冬麦研磨成这样细腻的麦粉,竟然就可以获得这样爽口的口感。

    好好吃呀!

    转瞬之间,一小碗面条和一个包子,便被吃了个干净。

    姜妍揉了揉吃撑了的肚子,心里无比满足。

    只是还剩下了一个包子,却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下了。

    姜妍只好将包子用上好的绢布包住,揣在怀里,然后牵着大黄马继续前行。

    秦国官府此举,姜妍是看明白了。

    他们想要推广冬小麦,代替粟米成为主粮。

    如果能解决脱壳费时费力的难题,那么冬麦的确是比粟米的口感好上太多太多了。

    就算是不磨成麦粉,光是蒸煮麦仁吃,也是极好的。

    而且在北方的很多地方,冬麦的产量并不比粟米低。

    兴许,这嬴扶苏要改的农制,有好处咧!

    往前又走了几百米。

    姜妍来到了晋阳县的集市附近。

    一间很是气派的商行,就建在这里。

    ‘吕氏商行’

    姜妍施施然走进商行,找到了商行的管事家老,并出示了一块玉牌。

    管事家老见到玉牌顿时神色一正:“小先生,敢问贵姓?”

    姜妍笑着说道:“姜姓吕氏!”

    那管事家老便愈加恭敬:“原来是小主家,快请入内堂说话。”

    姜妍倒是丝毫没有主家的威严,很是随和。

    进入内堂之后,便跟晋阳县管事家老,聊起了这太原郡正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农改。

    让姜妍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这管事家老似乎是对长公子的评价颇高。

    言语之中,对嬴扶苏很是赞赏。

    姜妍有些不服气,嘟囔着:“分明是个暴戾无道的嗜杀之人,哼!”

    熟料那管事家老听见之后,却摇头否定。

    “秦人虽然嗜杀暴戾,但是那秦国长公子扶苏,绝不是嗜杀之人!”

    “小主家不知,长公子来晋阳县的时候,是带兵打进来的!”

    姜妍哪里知道太原郡的变故,不由得有些惊讶。

    “打进来的?”

    “是啊!小主家!那天夜里发生了大战,县城里的人都听见了。第二天一起来,太原郡的郡守和郡尉都死了。城中巡逻的秦军县兵,也换成了长公子带来的军队。”

    姜妍一怔:“那嬴扶苏就连秦国自己的郡守和郡尉都杀?还不是嗜杀暴戾?可他又为什么会是打进来的呢?”

    管事家老摇了摇头:“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城外专门建了一处高墙院落,院子外面有大量秦军守卫,任何人不得靠近咧。好像是看守关押着什么重要的人。”

    管事家老顿了顿,又说道:“小主家没发现城里的这些秦军,有什么不同吗?”

    姜妍想了想,点了头:“似乎是有不同,说话很和气,而且与民秋毫无犯!刚才我竟然看见秦军喝了店家一碗水,都要坚持给钱!”

    “这……这和嬴扶苏有关?”

    姜妍问道。

    管事家老点了点头:“那秦国长公子进城当天,便颁布了五条军法。“

    “五条军法?”姜妍好奇地问道。

    她想不通,进城颁布什么军法?秦军进城不都爱屠城吗?

    管事家老却让人拿来了一小块木板,上面抄录着五条军法:

    “第一:禁止骚扰妇女,违令者,斩!”

    “第二:不得扰民,严禁睡民房,违令者,五十军棍。”

    “第三:不拿黔首一针一线,损坏物品要照价赔偿!违令者,五十军棍。”

    “第四:军中所需,需要上报连长、营长,然后由大军统一进行采购。私自不得与民间买卖物品。违令者,五十军棍。”

    “第五:讲话要和气,不得打人、骂人。违令者,五十军棍!”

    姜妍一边看,管事家老一边说道:“不光是颁布了军法,并且城里还专门组建了巡逻执法队,对违反军纪的士卒,现场处罚,绝不姑息!”

    姜妍看后,瞪大了眼睛。

    这五条军法,无一例外,都是约束军中士卒,不得扰民的军纪。

    为首一条,竟然就是不得骚扰调戏妇女。

    这让姜妍心里一暖。

    “这是嬴扶苏发的令?他会这么善良?”姜妍心中本能地有些不信。

    可那些秦军士卒的样子,自己是亲眼看见的。

    却又不得不相信了几分。

    可是合阳县发生的那事……

    姜妍的心中,纠结和矛盾起来。

    管事家老哪里知道,这位小主家心里的纠葛。

    于是又问道:“敢问小主家此次来晋阳,可是有什么要事?”

    姜妍被这一问,才回过神来,想起正事。

    “家老觉得晋阳县的农制改革,如何?”

    姜妍问道。

    管事家老说道:“最开始小人也有些担忧,可是亲眼见过那‘扬场’和改进过的石磨石碾,倒是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咧!对我吕氏商行来说,可能也是一个大大的商机!”

    “嗯?怎么说?”

    “那石碾和‘扬场’的确可以快速给冬麦剥壳,效率极高。改进石磨磨出来的细麦粉,秦国官府将之称为‘面粉’,滋味比起粟米,也是好了太多。完全取代粟米不太可能,但是取代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还是没问题的!“

    “而我吕氏商行,主营便是粮食和良种,这可是一笔大生意!”

    姜妍思忖着,点了点头。

    这倒是和自己的看法不谋而合。

    “我是从九原郡专门来晋阳的!嬴扶苏在九原郡也要推行种植冬麦,所以九原郡需要一大批冬麦的良种,足五百石!九原县府会用牛皮、羊皮、良马,以货易货的形势与我们交易!”

    管事家老眼中一亮:“九原?吕季主家那里吗?”

    姜妍点了点头。

    管事家老立刻说道:“五百石,可是不少,不过问题不大!晋阳县开始改农制之后,小人便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冬麦良种!几日便可筹措齐!”

    姜妍满意地笑道:“还是家老稳妥,五百石冬麦良种备齐之后,直接发去九原!”

    将五百石良种的事情谈妥之后,姜妍将大黄马丢在商行喂食,一个人又走上了晋阳县的街道。

    管事家老说,现在晋阳县的治安极好,偷盗抢劫几乎再无发生。

    虽说到不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也绝差不到哪里去。

    并且还推荐姜妍去晋阳县几处热闹的集市,好好转转。

    姜妍走在街道上,却想着晋阳县和那合阳县的事情。

    “这嬴扶苏……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姜妍喃喃自语。

    正在这时,姜妍又看见一些路人在街上围成一团,并且还在窃窃私语着。

    “咦?又有什么好吃的吗?”姜妍眼中一亮,虽然自己吃饱了。

    可是看看、尝尝,总还可以嘛!

    姜妍走进人堆,却没看见自己想看的吃食。

    墙角跪着一个小乞丐,正在嘤嘤哭泣。

    让姜妍有些惊讶的是:

    那小乞丐没手没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