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乞丐】
    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

    一个六七岁的小乞丐,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本来并不起眼。

    但一个断手断脚的小乞丐,总还是会引起人们的一些怜悯之心。

    而这个断手断脚的小乞丐,又在发出哭泣的声音。

    这让很多围观的人都心头一软。

    姜妍皱了皱眉头,眼神中出现了一种厌恶。

    厌恶的对象,并不是眼前这个没手没脚的小乞丐。

    而是秦国严苛的法治。

    只要是在秦国治下,不管是大大小小的县城,还是下面的乡、亭、里。

    都能够看到不少这样被斩断双脚,亦或是被剜去膝盖骨的人。

    他们没法走路,只能在地上爬行。

    甚至就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都很难做到。

    眼前这个没手没脚的小乞丐,就和其他那些没了手脚的人一样。

    不仅仅只是衣衫褴褛。

    身上还散发着阵阵恶臭味。

    若是寻常的乞丐,或者受刑罚之人。

    那么哪怕是烂死在街头,而已无人会问津。

    但是这个小乞丐,只有六七岁啊!

    还是个小儿。

    看到这个小乞丐,姜妍没由来地,对秦国和嬴扶苏又厌恶了几分。

    恶人,恶政!

    “小娃儿,你哭什么?别怕,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帮你!”一个赵人大叔略带关切地问道。

    小乞丐似乎是神智有些不太正常,说起话来也是含糊不清。

    阿巴阿巴,支支吾吾的。

    周围的人废了好大力气,这才听懂了个大概。

    这个小乞丐说,自己今天一天都没有要到钱,回去要挨打。

    不光要挨打,还要饿肚子。

    实际上,自己已经两天多没有吃过东西了。

    小乞丐很害怕,觉得自己要死了,所以哭。

    这么一说,人群中看热闹的人,很多都脸色变了变。

    逼着这样小的小儿来讨饭,而且要不到钱,还要挨打!

    这……

    这简直是有些丧心病狂啊!

    听到这个小乞丐两天没有吃东西,姜妍心里觉得好难受。

    于是将自己怀里揣着的一个剩下来的包子,给了小乞丐吃。

    小乞丐感激涕零,连着给姜妍磕了好几个响头。

    然后抱着包子就往嘴里塞。

    突然周围围观的赵人中,突然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惊讶地叫嚷道:“你们看他的嘴里!”

    小乞丐张大嘴巴的一瞬间,露出了嘴里的样子。

    让周围所有的人,都心里发毛。

    小乞丐嘴里的舌头,只剩下半截。

    牙齿也大多不见了,只有寥寥几颗。

    怪不得他说起话来,是那样的含糊不清。

    没牙,还缺了小半个舌头。

    说话能清楚才有鬼了!

    围观的众人,此时才对那小乞丐之前说,要不到钱就要挨打的话信了几分。

    小乞丐将包子囫囵个塞进嘴里。

    连咀嚼都没有,就生生往下吞咽。

    咽了一半,又咽不下去。

    急得直哭。

    好心的其他人,赶忙给找来一碗水。

    灌了几口,这才将那包子生吞了下去。

    围观的人群看到这小乞丐没牙没舌头,更是心生怜悯。

    有好心人去自己家中端了一大碗掺着杂粮菽豆的粟米粥来。

    那小乞丐果然是许久没有吃饭了。

    两个没有手的,光秃秃的小臂,举着一大碗杂豆粟米粥竟然咕噜噜全部喝光。

    吃饱肚子的小乞丐,跪爬在地上给好心的大爷大妈们不停地磕头感恩。

    一个褐色衣服的赵人老者,蹲下身撩起小乞丐身上的衣服。

    “啊……”

    “嘶……”

    “这……”

    围观的人群,发出惊愕又恐惧的声音。

    小乞丐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

    新的旧的都有。

    有一些是鞭子或是棍棒抽打留下的痕迹,有一些是被炭火之类高温的东西烧灼出来的伤疤,还有一些拳打脚踢的淤青。

    触目惊心。

    赵人老者看着小乞丐手脚位置的断茬说道:“这好像不是官府行刑的伤!”

    “怎么会呢?不是官府,还有谁干这缺德事儿?”

    “嘘,不敢妄言,小心招灾!”

    那赵人老者继续说道:“秦狗……秦人的刀快,伤口也是齐茬的。这小儿伤口不是!而且秦人不拿小儿开刀,这任谁都是知道的。”

    姜妍忍住心中的不适,顺着赵人老者的话去看小乞丐手脚部位的断茬。

    果然,那并不是刀斧利刃留下的伤。

    反倒是像钝刀子生生割出来的。

    再听了赵人老者的话后,也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

    暗自点了点头。

    秦人虽然暴戾,但是对小儿很好。

    这件事情,天下共闻。

    甘罗十二岁为上卿,也算得上是美名远扬。

    长平大战那些被放回去的小儿,赵人自然是知道的。

    况且秦法虽然严苛,有很多断手断脚的刑罚。

    但是也非常公正。

    绝对禁止官吏们滥用私刑。

    即便是因为犯事,被斩断双手双脚,也绝不会再施加这些殴打和烧灼的私刑!

    那么……

    是谁这样对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呢?

    这般毫无人性,简直就是畜生所为!

    “小娃儿,你是哪家的人?住哪儿?”

    褐色衣服的赵人老者,简单检查了小乞丐身上的伤之后问道。

    可小乞丐不光是神智和说话有问题,就连记忆似乎也是有问题的。

    阿巴阿巴地说了半天,也说不出来自己住哪儿,是哪里人。

    小乞丐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对太原郡和晋阳县的名字,好像也是没有什么概念。

    只是好像一直在说,‘河’什么的。

    好像是他被塞进一条船上,然后过了一条大河。

    然后才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方。

    河?什么河?

    太原郡大大小小的河流,没有几百,也有几十。

    每个村都可以说村前有条河。

    这谁能知道小乞丐说的是哪里啊?

    说着说着,竟然又疯疯癫癫地说起胡话来。

    那些胡话,也都是咿咿呀呀地杂乱声音。

    这让所有围观的人,都是一筹莫展。

    几个赵人甚至讨论起来。

    “这娃儿看着不像是赵人啊……”

    “是不像,最起码不像晋阳人。”

    “感觉……感觉有点像秦人,又有点像魏人。”

    “到底是像秦人还是像魏人?”

    “不知也……”

    天色渐晚。

    街道上的人,又大都是有事在身才出来的。

    在短暂的怜悯过后,每个人都还要赶去做自己的事情。

    对他人的可怜,只是生活中的一小朵水花。

    并不会掀起什么大的波澜。

    每个人都还有自己的生活。

    这世道,谁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怜悯归怜悯,赏个一餐半食的,也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难不成还要把这小乞丐带回家养吗?

    围观的人们对这个小乞丐,怜悯和惋惜之后。

    见问不出什么来,也便渐渐走开了。

    姜妍也走了。

    但没有走远。

    走过百米之外,姜妍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躲起来,一直看着那小乞丐。

    赵人老者的话,和小乞丐身上的伤痕,让她起疑!

    兴许,这背后,还有什么玄机?

    不管是谁,都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六七岁的小儿!

    反正闲来无事。

    那就多管闲事吧!

    黄昏时分。

    街道上的行人渐渐变少。

    这时,一个衣着同样褴褛,但是却手脚健全的老乞丐,出现在了小乞丐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