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 小剧场
    订阅正版, 人人有责。

    阮念初反应过来, 是那个人。这段日子,他不是睡地板, 就是睡房顶。

    果然,一个高大人影很快从房顶上一跃而下。她视线跟着人影挪动, 看见那人在窗外站了会儿,不多时,远处有人用高棉语说了些什么, 他淡点头, 脚步声稳稳渐远。

    厉腾一走,阮念初就跟着起了床, 简单洗漱一番, 外面的天便已亮透。

    她没有事情可以干, 只好坐在椅子上,一边摆弄花瓶里的稻花,一边看着天空发呆。

    她曾经想过和外界联系。但她的手机不知所踪,又没有其它通讯设备,只能选择放弃。今天是她被绑到这里的第七日,在这地方, 她有吃, 有喝, 性命也暂时无虞, 但这儿的每分钟每小时, 都是对她的精神折磨。

    只有阮念初自己知道, 在表面的风平浪静下,她需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支撑到现在。

    她从没有一刻放弃过逃跑。每当这个念头,被彷徨与绝望吞噬时,她都会努力回忆家乡的一切。中国的土地,云城的风,父母斑白的鬓角和喋喋不休的唠叨……

    这里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会过去,也会忘记。

    阮念初五指收拢,攥紧了掌心的稻花。

    中午时,叫托里的少年并未出现。往常,托里送饭的时间都是十二点十分左右,而现在,墙上的时针已指向了一,少年仍不见踪影。

    她有点饿了,接连探首看屋外。最后,接近一点半的时候,是阿新婆婆给她送来了今天的午饭。

    阮念初勾起笑,跟婆婆说谢谢。

    阿新婆婆苍老的面容挂着笑,目光在她身上仔细打量,然后用高棉语说,“你穿这条裙子真是漂亮。”

    阮念初不懂婆婆的话。但见婆婆一直盯着自己,突的,想起什么。她微窘,“哦……这条裙子,之前一直忘了跟你道谢。谢谢你。”

    阿新婆婆笑而不答。

    阮念初怔了下,反应过来,“忘了你听不懂……”稍稍顿住,回忆了一下托里教自己的高棉语,吃力挤出一个高棉语词汇:“谢谢。”说完,指了指身上的纱笼裙。

    阿新摆手,坐在旁边安静笑着,等阮念初吃完,她才收拾好碗筷离开。少年托里始终没有出现。

    大概是有别的事走不开吧。阮念初琢磨着,那时,她丝毫没有多想。

    下午快六点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朝她所在的竹木屋而来,随后便是“砰砰”敲门声。她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陌生少年,圆圆的眼睛黑皮肤,看上去,比托里都还小一些。

    近几日,因为托里的出现,阮念初对这群孩子的印象已大为改观。她微拧眉,用疑惑地眼神看着陌生少年。

    少年神色焦急,一边拿手比划,一边挤出英语单词:“托里……is ill!”

    阮念初心一沉,“……is it serious?”

    少年点头,“fever……cough……”边说边转身往别处跑,冲她招手,“e ith me!quick!”

    阮念初静几秒,咬了咬唇道:“ait”说完重新进了屋子。

    她走到柜子前,拉开左边最后一个抽屉。一把闪着冷光的伞刀套着刀鞘,静静躺在里头,就是之前图瓦阿公送给lee的那把。她前天闲来无事打扫了一下屋子,无意间便发现了这把刀。她把刀拿出来,别在腰间的宽腰带里侧,定定神,跟着少年离去。

    *

    少年带着她在营寨里穿行,一言不发。天色渐暗,渐渐的,周围几乎再看不见其他人。

    阮念初蹙眉,隐约意识到不对劲,站定不再往前,用英语道:“here is 托里?”

    少年回过头来看她,咧嘴笑,没有说话。阮念初被孩子的笑容弄得心里发毛,转身想跑,不料却撞上一堵厚实的人墙。

    是一个体型壮硕的男人,除他外,周围还有四五个。阮念初看见这些人,脸色骤冷,心也沉到谷底。这些脸孔面目狰狞,相当符合败类这个词。

    领头的也在笑,满口黄牙看得阮念初作呕。他招手,少年跑过去,从胖子那儿得到了一张美钞,然后便兴高采烈地跑开了。

    阮念初知道自己下了套。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强自镇定,想着脱身之法。

    领头的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然后就伸手抓住她。她没挣,反而笑了笑,故作扭捏地拂开胖子的手,轻推他一把。胖子见她这模样,以为她不准备反抗,手上力道稍有放松。

    趁这功夫,阮念初挣脱他拔腿就跑。

    “fuck!”男人懊恼,低咒了声,三两步就飞快窜上去。其余人也一拥而上,短短几秒就把阮念初扯了回来,摁倒在地。

    她惊声尖叫,“刺啦”一声,纱笼过肩的布料被扯烂大半。暮色中,雪白皮肤上是两条锁骨,清晰分明,线条柔美。

    “厉哥真他妈小气,这么漂亮的妞,自己一个人霸占。”男人们说着高棉语,笑容猥琐,“呵,总算让咱们逮着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