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贺喜
    “你小子那棉袄呢?给朕好好瞧瞧!”

    嬴政四处打量,寻找棉袄的身影。

    “棉袄?”

    原来这老货将自己留下,就是要看棉袄啊。

    秦睿笑了笑,找到装着棉袄的包袱,递给嬴政。

    之前百官都穿了个遍,他是肯定不能要了,正打算带回去送人,再让戚姬重新给自己做一件!

    “之前被赵高等人搅和的朕都没来得及好好瞧瞧……!”

    嬴政仔细的抚摸着棉袄,感受他的轻盈,随后又套在了身上,“这玩意真是不错,回头给朕也做一件!不!十件!不!给宫内所有人都做几件!”

    刚刚这小子可是说过了,他手里还有不少棉花,即便多要一些,也不会耽误大军越冬!

    “没问题,回头棉花弹好了,我就命人给陛下送来点!”

    秦睿十分漺快的答应了。

    “哈哈!好……!”

    嬴政笑道:“对了,你小子那棉衣大概什么时候能做好?其它物资可都已经上路,就剩下棉衣了!”

    “七天内应该就差不多了!”

    秦睿命王离招工,至少万人,动作快的话五天就差不多,若是慢有七日也就差不多了。

    “好,你小子办事还真是牢靠!现在赵高与李斯已经离开朝堂,可他的那些爪牙还在,日后搞不好还会找机会弹劾你,你小子可要小心了!”

    “一些爪牙而已,不足为惧!”

    “还有那百越,你小子到底有几成把握?”

    朝堂上嬴政全力支持秦睿,可还是想听这小子最真实的答复。

    “我说老赵,你这是不相信我啊!”

    “倒不是不信,只是听了你的分析,觉得百越没有朕想象当中那么简单!”

    “六国也都不简单,最后不还是被大秦将士所灭?”

    “那倒是!”

    嬴政顿时露出略显得意的笑容,“你小子有把握就好!”

    “老赵你就瞧好吧!”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嬴政才将其放出宫。

    “恭迎定国候回府!”

    秦睿出宫,马车刚刚停在府门口,蒙云、蒙雨、王离、樊哙、张伯、戚姬、虞姬加上全体丫鬟、小厮,全都等在府门口。

    各个面露喜色,高呼道。

    “呦!消息传的还挺快!”

    秦睿笑着跳下马车。

    这个时代通讯落后,还真没想到消息竟然能传的这么快!

    “睿哥有所不知,凡是官员升迁,宫里都会派人过府通知,怕家里的下人有失礼数,毕竟官位高低,礼仪有所不同!”

    蒙云笑着解释。

    “行了,都别客气了,在本公子这儿没那么多礼数,咱们一切还都按照之前的来!”

    秦睿摆摆手,让下人们都起身。

    其实他真受不惯这些繁琐的礼数!

    干活就都好好干活,三步一鞠躬,五步一叩头,真是没必要!

    “侯爷,以后可不能再以公子自居了,要称本候!”

    蒙雨也笑着纠正。

    “嘿嘿!一时还真改不了口!”

    “即便改不了也要改,以后都是要挂帅出征的人了,威信必须要有!”

    “那行吧!”

    秦睿勉强点点头,闲庭信步的回到府内。

    “以后若是府内没有外人,大家伙就还跟往常一样,不必太过拘束!”

    “多谢侯爷!”

    大秦能够如此平易近人的侯爷,估计也就是秦睿一人了。

    “行了,该干嘛都干嘛去吧!”

    秦睿可不习惯一大堆人前呼后拥,施过礼就赶紧散了吧。

    “是!”

    丫鬟小厮纷纷离去,只剩下几个亲近之人。

    “恭喜公子!”

    张伯激动的老泪纵横。

    叫了十八年的公子,一时间还真改不过来!

    之前公子做生意赚钱,觉得日子过的已经不错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封侯拜相,跻身世族,这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张伯,过段时间我可能要离开几个月,府里就交给你了!”

    “公子要走?”

    “不是要走,陛下命我挂帅出征!”

    “这是好事,等到公子回来,身上就有了军功,就是真正的世族了,我们也都能跟着沾光……!”

    张伯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公子放心吧,府内就交给我了!”

    “虞姬,几个店铺资金往来你要多上心!”

    “侯爷放心!”

    虞姬连连点头,俏脸也满身激动的神情。

    感情自己封个候,将他们比自己还要激动!

    “侯爷,侯爷,武成候来了!”

    就在这时,一位守门的小厮跑进来禀报。

    “我爷爷?”

    听到封号后,王离一愣。

    不会是来抓自己的吧?

    “快请进!”

    “是!”

    “行了,大伙都散了吧,虞姬,待会给大伙发些赏钱!”

    “好!”

    秦睿交待完后,便迈步来到了正厅。

    蒙云蒙雨去忙生意,王离则是跟着秦睿。

    毕竟是自己爷爷来了,总不能躲着啊!

    “我还正准备明日带上礼物,到老将军府上拜访呢,没想到老将军倒是先来了!”

    见了王翦,秦睿笑着一礼。

    “定国候不必客气,你我现在都是平级,没什么拜访不拜访的!”

    王翦笑着回了一礼。

    他在朝中地位不凡,但架子是一点没有,脱了朝服,就与那日秦睿看到的王老先生没什么区别!

    “老将军真是说笑了,我这定国候还是老将军帮忙才封的!”

    “你看出来了?”

    王翦挑眉笑道。

    秦睿笑而不语,表示默认!

    “陛下的眼光不错,定国候聪明睿智……!”

    王翦满意的点点头,向身后的王婉招招手:“婉儿,快给定国候施礼!”

    王婉极不情愿的向前走了两步,撅着嘴说道:“爷爷,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好地方吗?”

    “定国候府,难道不好吗?”

    “爷爷,我就在这小子的酒楼当掌柜,每日都能见到,何必来府上?”

    王婉明显就是被王翦硬拖来的,本人是极不情愿。

    “那不一样,今日陛下亲封定国候,我们该来贺喜!”

    王翦一本正色的说道。

    “定国候也是个没有军功的侯爵,跟咱们家比不了!”

    王婉略显骄傲的说道。

    “婉儿,不可胡闹……!”

    王翦佯装恼怒的呵斥一声,随后转向秦睿,“我这孙女就是这么个性子,定国候别见怪!”

    “婉儿性格漺快,骨子里还带着英气,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

    秦睿看了噘嘴的王婉,欣赏的笑道。

    “当真?”

    听到对自己孙女有这么高的评价,王翦双眼顿时一亮。

    “那是自然!”

    “不过婉儿有一点没说错,大秦以军功为傲,身上还是要有军功傍身才行,等到这次征战百济归来,大秦上下对你这个定国候也就心服口服了!”

    王翦眯着眼睛,欣赏的看向秦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