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木马计策
    戚英有意提高季金的枪法,叫季金枪挑一条线,看看他的枪法功底如何。

    季金出枪七八次,枪杆总是走斜,枪头总是刺偏,刺不中靶心。

    戚英觉得,季金都十八岁了,连武术功底都没有,在战场一对一打倭寇,都不一定能赢,何况是一对多的杀敌。

    戚英转而又想,有志者事竟成,季金有这个斗志很难得,只要他肯坚持努力,实现枪法超群还是有可能的。

    戚英出枪示范,一枪击中靶心,没有丝毫偏差。季金拍手叫好。

    戚英道:“枪挑一条线,这是基本功。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就会出枪不准,握枪无力。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只能处于一对一体能对打级别,想升级为一对多的高手级别,那是很难的。”

    季金没有畏惧困难,问道:“那我该如何提高基本功?”

    戚英道:“你肯早起训练,肯上进,那我也起早,利用起早多出来的这个时辰,帮你提高一下基本功吧。”

    季金高兴道: “谢谢教头,我一定好好练习基本功。”

    天亮后,张敢来了。他来交接教头职务。

    张敢见戚英已经到了,感到高兴开心。他乐于丢掉教头这个苦差。

    他对戚英道:“我就知道,大人不会让你休息久的,练兵还是你行。”

    就这样,戚英又回到了练兵场。

    民兵见戚英回来了,都欢呼起来,教头回来啦,教头回来啦。

    戚英高兴回应道:“谢谢弟兄们的挂念。”

    民兵道:“教头几日没来,我们的手脚又生疏了。”

    戚英道:“大伙还没有达到实战的水平,不可以松懈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训练,倭寇很快就要攻来了。”

    “是,教头。”民兵道。

    戚英举起枪,道:“枪矛是战场的主要兵器,枪法是必备的战斗技能。前些日子,我们练习了枪法的基本功。今日我们练习枪法的实战招式。”

    戚英站在圆台上, 两脚前后开立一大步,前腿屈膝,后腿崩直,上体正对前方, 目平视。

    他大声道:“大伙仔细看好我的动作,这招枪法叫弓步登山势,跟着我一起练。”

    民兵学着戚英的动作,两脚前后开立一大步,前腿屈膝,后腿崩直,上体正对前方, 目平视。

    戚英走到阵中,帮助民兵调整姿势。

    且说翠翘的属下小花,骑马离开台州城,两天后到达了松门卫。

    松门卫有闲置的快船。小花划着快船,驶往舟山岛。

    半路她遇到了一队鹰船的包围。鹰船上站着倭寇。他们手里拿着鸟铳,对着小花。

    黄大节上次派去求援的信使,就是死在他们的手里。

    小花拿出专属翠翘细作营的令牌。倭兵看到小花是细作营的人,就放小花通行了。

    小花划船两天,到达了舟山岛。她将黄大节的求援信交给岛主徐惟学。

    徐惟学看完信,看了看小花,问道:“你是细作营的人?”

    小花点了点头。

    徐惟学又问:“台州城内部情况如何?”

    徐惟学想从小花嘴里了解台州城的内部情况,小花是细作营的人,哪里会中徐惟学的套路。

    小花微笑道:“抱歉,没有姬主的许可,我不能多说话。”

    小花嘴中说的姬主,指的就是翠翘。

    在日本,姫、媛的称呼,只用于皇室公卿等身份高贵的人的女儿。姬比援还要高贵一点。

    辛氏家族在日本是公卿贵族,但不是皇族,本该用援。但辛五郎却给女儿翠翘用姬,暗示了自己对丰臣秀吉的不满。

    只要他在大明守住了基地,就能东山再起;只要具备了实力,就可以复仇。

    别说是德川家康,哪怕是丰臣秀吉,都可以踩到脚下。辛氏家族也能成为日本的皇族。

    这就是辛五郎对翠翘用姬的称号,不用援的称号的原因。他对那两个家族联手整治自己家族的往事,记恨深重。

    徐惟学抽着金杆长烟,对小花道:“辛苦你了,在岛上休息两日再回去吧。”

    小花谢道:“多谢岛主,休息不得,我还得赶回去呢。”

    徐惟学道:“要是回海门卫,帮我向主君问好。”

    小花鞠躬道:“好。”

    小花没有逗留,划着快船,离岛而去。

    假和尚徐海看完黄大节的求援信,对徐惟学道:“叔叔,黄大节来求援,好机会呀。”

    徐惟学一脸淡定,道:“辛五郎那只老狐狸,想把咱们岛军当作木马,打入台州城内部,帮他夺城。”

    “木马?”徐海好奇问,“木马是啥?”

    徐惟学笑道:“这个是西洋用词,我从洋人那里听来的。”

    徐惟学向徐海讲起了古希腊的特洛伊木马战争。

    古希腊时候,特洛伊人把战利品木马拉进城中。当天晚上,特洛伊人欢天喜地庆祝胜利。想不到,木马中居然藏有全副武装的希腊战士。他们从木马里出来,悄悄地摸向城门,杀死了睡梦中的守军,迅速打开了城门,并在城里到处点火。隐藏在附近的希腊军队如潮水般涌进特洛伊城。特洛伊人苦苦守城十年,终于因为一个木马而失败,特洛伊城被抢掠一空,烧成灰烬。

    徐海听完后惊了一诧,夸赞道:“这个木马计策好呀,只要咱们进了城,那就成了台州城的木马,攻破台州城就容易多了。”

    徐惟学听后,用烟杆敲了一下徐海的光头,不高兴道:“你跟着我学这么多年,怎么脑袋一点不长进呢?”

    “呀!”徐海的头皮被敲痛了,摸着痛处,不服气道,“你敲我干嘛,我又哪里不对了?”

    徐惟学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狗急了都要跳墙。咱们岛军进了城,虽能当木马,但也危险多多,而且会损失不小。

    台州城怎么说也有好几千官兵,咱们想当木马,少说也要派一千多人进去。

    派少了不起作用,会被辛五郎训责。派多了弄不好被官兵识破,导致岛军全军覆没。

    即使岛军当木马成功,里应外合夺了台州城。辛五郎一定会下令岛军回岛,他独享台州城。

    用咱们岛兵的尸体,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为他打城池,谁有利谁吃亏,这笔账你都算不清楚吗?”

    徐海听后摸了摸光头,把账听明白了,道:“明白了,咱们虽然投降了辛五郎,但也不能被他瞎利用,是吧。”

    徐惟学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

    徐海担忧道:“可是,咱们要是不出兵,辛五郎怪罪下来怎么办?”

    徐惟学吐出一口云烟,不紧不慢道:“不急,先拖一拖,咱们做生意这么多年,其他的懂不懂先不说了,但拖字诀是最懂的。”

    徐海听后抓着光头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