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九章,我认输
    “燕霆,你的身体现在还有没有事?”秦妃泠与燕霆一同飞往论道台,而萧城凡等人就在旁边跟着他们。

    发生了那种事情,现在萧城凡都不敢距离燕霆太远,怕有些疯子在这个时候突然杀出来。

    “没什么事了,源心炎虽然神力不及巅峰的十之一二,但要治好我也是轻而易举,倒是你,本来就受了伤,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

    “我没事。”燕霆还没有说完,秦妃泠就直接打断道:“我又不要参加帝国论道,能够打起精神看比赛就好了,你跟云崖二人今天一定要小心点。”

    燕霆点了点头,他回头一看,忽然发现步云崖靠近过来,看着燕霆道:“师兄,等会你就……”

    ……

    “燕霆!”

    还没落座,燕霆就听见紫千影的声音遥遥传来,他看了秦妃泠一眼,脸上尽显无辜之色。

    秦妃泠懒得管他,只是为他捋了捋衣衫,推开他,脸色不悦地道:“去吧,我也要落座了。”

    “你……吃醋啦?”燕霆试探性地问道,但是看秦妃泠依旧板着脸,他急忙解释道:“我跟她真的没……”

    “好了,逗你玩的,我知道你跟她没什么,快去吧。”秦妃泠哑然失笑,表情的陡然转变让燕霆都吓了一跳。

    他伸手放在秦妃泠的额头上,再三确认她没有发烧说胡话之后,才放心地点点头,飞向论道台东席。

    秦妃泠白了他一眼,然后跟着萧城凡等人落座。

    燕霆坐入东席,紫千影立刻走上来,脸色憔悴,担忧道:“燕霆,我听说你遭到了暗杀,你没事吧?”

    燕霆摆了摆手,笑道:“我能有什么事,不还是好好地坐在这里吗?”

    紫千影舒了口气,但又着急忙慌道:我本来前天就想去看你,结果你住的那间客栈被楚郢前辈下令不准外人进入,所以我没有去成,现在知道你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你应该受了很重的伤吧,这才休息了几天,身体吃得消吗?”

    燕霆苦笑一声,安抚道:“没事的,我是第一个,挑个弱一点的对手就好了,你放心吧。”

    燕霆被暗杀重伤的事情现在在论道城中可谓是人尽皆知,只是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重伤而死,还是命大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现在看来,燕霆生龙活虎的,就没有猜测的必要了。

    作为帝国论道之中强势杀出的黑马之一,燕霆的极限是大部分人都想要探知的,他对战虽然看似有来有回,但是亲眼见证他跟苍鹏打的那一战的人都知道,那完全就是一场碾压,势均力敌,不过是做出来的假象罢了,后面分组战,极有可能也是一样的。

    尤其是在这一场暗杀之后,燕霆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论道台,这让众人不得不开始将燕霆的上限再次往上抬,根据那一片区域毁灭的范围来看,暗杀的人数不少,实力至少也都应该在中期元罗之上才对。而燕霆全身而退,他的实力,或许已经堪比中期巅峰元罗了。

    因为莫玄觞带走了部分尸体,所以后来前去观察的人们不知道暗杀的人数,只能推测出来。但推测的结果,跟实际情况相差无二。

    “哼,看来你的命挺大的,就是不知道没死在暗杀上,会不会死在这论道台上!”一旁,龙泽不屑地冷哼,目光淡淡地扫过燕霆,脸上满是轻蔑之色。

    风瀚尧只是淡漠地看了燕霆一眼,一声不吭,对他来说,虽然不喜燕霆,但他好歹也是风玄帝国之人,被人暗杀,他这风玄太子的心情多少有些不好受。燕霆就算是死,也应该死在他的手里才对,被人暗杀算是怎么回事?打他风玄帝国的脸吗?

    “是啊,你怎么不干脆死在那里呢,还来这论道决战上出丑,你不会以为打赢了几个废物,就有资格继续比下去了吧。”萧折山也在此刻挖苦嘲讽道。

    他与燕霆同组,但分数却排在倒竖第三,只比凌聂和巫灵镜要高一点,这让他对排第一,还是曾经羞辱过他的燕霆非常不爽。若不是他无法挑战燕霆,否则第一战,他就要将燕霆打下去。

    燕霆对二人的讽言毫不动怒,只是冷笑道:“我不死自然是命大到连阎王都不敢收,但是你们两个的命,怕是没我的命硬,所以最好小心一点,别来得风风光光,回去的时候也是风风光光的,风光大葬啊!”

    龙泽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萧折山脸色阴沉,指着燕霆道:“燕霆,你可敢选我做你的对手?”

    燕霆不屑一顾:“就凭你,还不配,过了第一轮淘汰再说吧。”

    “哼,你就继续狂妄吧,迟早有人收拾你。”萧折山冷言道,转头看向论道台。

    诸多强者此刻也已经入观战席,这几天,论道城外燕霆遇袭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人都在猜测到底是谁丧心病狂,敢在帝国论道期间下手。

    和燕霆关系最差的那几个人自然而然成为了首个怀疑对象,知道内幕的,都清楚燕霆和哪些人之间有旧怨旧仇,不知道的,直接锁定龙泽和苍鹏这两个人。

    龙泽在论道山中被燕霆一拳轰飞,肯定对燕霆怀恨在心,但他又无法挑战燕霆,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依仗自己大明帝国太子的身份雇佣杀手对燕霆实行暗杀。

    而苍鹏被燕霆碾压,自从淘汰赛后就不见踪影,现在看来,他的嫌疑是最大的。

    但没有证据,再多的猜测都没有用。

    楚郢从天穹上落下,站在论道台中央,他目视四周,六位监督者已经就位,有他们在,足以应付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危险,除了他们,观战席中,也有许多隐藏的强者,尤其是逐鹿学院的那位。

    这论道决战,不可能出差错。

    “诸位,相信三天前发生的事情诸位都已经知道了,论道城外桃林之中,有人丧心病狂对论道者痛下杀手,行为之恶劣,简直令人发指,这是我的疏忽,维护了论道城中的秩序,却忽略了论道城外的安危,我一定会彻查此事,绝不会让幕后真凶逍遥法外。”

    楚郢之言,振振有词,铿锵有力,一时间激起无数人的共鸣。

    “至于受害者燕霆,重伤初愈,却执意继续参加帝国论道,这份为帝国而战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重。”

    燕霆抓抓脑袋,脸色尴尬地道:“这夸奖,有点让我猝不及防啊!”

    “现在,每个人都认识你了,你成功扬名了!”紫千影苦笑道。

    “我可不希望是用这种方式啊。”燕霆长长一叹。

    楚郢肃目一视,重声道:“我已经和六位监督者商量好,接下来论道决战的秩序,定会全力维护,绝不让任何人亵渎帝国论道,敢有一人违反规矩,直接逐出论道城,绝不姑息,这也是对二十八位论道者的承诺和保护。”

    论道台和观战席上的人们全都嘶声一片,对楚郢的坚决态度表示肯定。

    帝国论道是七大帝国最庄严,最神圣的战斗,若有人可以随意亵渎,岂不是要沦为笑话。

    上一个违反规矩的人,似乎受到了不小惩罚吧。

    楚郢手臂一挥,一道金色的卷轴在虚空之中缓缓展开,上面,是二十八位论道者的名字和组别,以及挑战顺序。

    “帝国论道决战从今日辰时开始,酉时结束,一天共比赛五个时辰,今天结束比赛,便从明天的相同时间继续比赛,直到论道结束。”

    “而论道决战的规则也跟之前的淘汰赛一样,不准使用丹药和魔兽,兵器、元技、功法、元魂不限,各凭本事,问鼎巅峰,俯瞰七国。”

    “原本最终排名席位,应该是谁先淘汰,谁就占据末位,依次类推,但为了防止一开始就出现强强对决导致席位错乱,我和六位监督者会根据每个论道者的表现排名列位,所以,若是先被淘汰的论道者,也不一定会成为第二十八席位。”

    “年轻的天骄们,用你们的实力,去迎接即将洒落的荣耀吧,帝国论道决战,现在开始!”

    “哇哦喔喔喔——”

    观战席上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期待已久的论道决战,终于是要来临了。

    “东方,燕霆,选择你的对手!”楚郢一步飞空,高声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燕霆身上,这个三天前才遭遇暗杀的青年,先碾压苍鹏,后击败墨则,如今重伤初愈的他,到底会选择谁作为他的对手。

    就算是重伤初愈,燕霆的实力都是有目共睹的,能够碾压苍鹏,对付四级元罗应该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在场的二十八人里,还有着好几人是四级元罗。

    燕霆从位置上站起,一步飞上论道台,他犹豫再三,终是叹了口气,指着西方席位的一个人,道:“步云崖,出来吧。”

    “步云崖,入论道台!”楚郢道。

    “他选择了步云崖,也对,步云崖是全场修为最弱的,选他总不会错,但他和燕霆不是有关系吗,怎么一天还打算淘汰他?”

    “那可不一定,步云崖的实力也不弱,你没见他是怎么打赢陆境的,那可是雷厉风行,不一定会输给燕霆呢,只不过就看他们打算怎么打了!”

    步云崖落入论道台,冲着燕霆微笑一声,然后举起右手道:“我认输!”

    哗——

    “我认输”这三个字一出口,立刻引起全场哗然一片。

    在他们的记忆里,除了燕霆,步云崖就是第二匹黑马,如今这两匹黑马撞在一起,众人还期待着他们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没想到步云崖竟然是直接认输,送燕霆晋级。

    “安静!”楚郢大声道,全场鸦雀无声,他看着步云崖,重声询问道:“帝国论道无儿戏,步云崖,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否认输?”

    “我认输。”步云崖毫不犹豫地道。

    “哼,这个废物,竟然直接送燕霆晋级,还真是让他捡了个大便宜。”萧折山沉声道。

    他当然知道步云崖和燕霆是什么关系,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会用这种方式来让燕霆晋级,而这个步云崖,竟然是毫不在意帝国论道的排名。

    这样一来,无论其他人表现如何,步云崖都是稳稳的倒数第一。

    “步云崖认输,这一战,步云崖淘汰,燕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