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传言
    御书房内,赵构放下报纸,问徐先图道:“这会不会是陈庆做的局,将刺杀凶手栽赃给金国?”

    徐先图摇摇头,“微臣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陈庆要除去太子,让他病故就是了,反正前太子的身体不好,让他慢性中毒,最终医治无效病故也很正常,栽赃给金国很麻烦,如果金国不承认呢?还要准备大量证据,还要环环相扣,稍微考虑不周,就会出状况。”

    赵构觉得有道理,又问秦桧道:“秦相国认为呢?”

    秦桧斟酌一下道:“刺杀桉是不是真实,微臣难以判断,只是觉得报纸上说得太多了,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

    “不是欲盖弥彰!”

    张浚在一旁补充道:“他们是想把事情说清楚,免得有人怀疑,正如徐相国所言,一杯毒酒就解决的问题,确实没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卑职中午还遇到吕纲,问及此事,他说西军内卫缴获了金国皇帝的刺杀手令,那就不会有假了。”

    赵构点点头,把报纸放在一边,他对前太子赵谌之死也没有太多的兴趣了,他今天召集众相国是为了扩军一事,再扩增二十万军队,他手中已经有上千万贯钱,足够支撑三十余万大军。

    但几名相国却并不支持他扩军,原因也很简单,他们没有那么多人口支撑军队,三十余万军队,几乎要两百万人口才有这么多青壮,现在江南人口还有多少?

    青壮男子全部去当兵,谁来种地?谁来采矿?谁来从事各种手工?

    “陛下,如果是二十年前,或许我们有足够的人口,但现在很多百姓都返回中原了,江南的人口比二十年前锐减一半,如果陛下征二十万大军,很多事情都没有人做了,请陛下三思!”

    赵构不悦道:“之前你们告诉朕,大商铺都倒闭了,大量伙计没有事情做,养家湖口都成问题,说出现一个活,几个人争抢,现在朕让他们从军挣钱养家,难道不是好事?”

    张浚道:“陛下,招募士兵是有要求的,要有力量,身高,如果谁都能从军,那就是老弱残军了,很多伙计并不适合从军。”

    “那就放宽条件!”

    赵构的语气愈加不满,对众人道:“朕招募三十余万大军并不是要和西军决战,而是有足够兵力,让陈庆不敢小看我们,三十余万大军本身就是一种威慑,朕意已决,就招募二十万大军,从明天开始招募,只限制年龄,十六岁以上,四十岁以下,其他一概不限制!”

    ........

    御书房内只剩下徐先图一人,赵构又问道:“温州军那边查到主事者是谁了吗?”

    “回禀陛下,应该就是都统王建!”

    赵构眉头一皱,他对王建的印象极好,对大宋很忠心,这才重用他,让他统领三万军队坐镇温州,怎么会是他背叛自己?

    可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王建,谁又有权力调动三万军队集结?

    徐先图见赵构有点犹豫,便小心翼翼道:“陛下,王建忠心大宋不假,但未必忠心陛下!”

    赵构一怔,“此话是何意?”

    “陛下难道没有听到一点传言?”

    赵构眼睛瞪大了,“什么传言,报纸有登过吗?”

    赵构现在了解外界几乎都是来自于《京报》,秦桧几次劝他查封《京报》,他都没有答应,不仅是怕得罪陈庆,他自己也离不开《京兆》这个信息来源。

    “都是街坊传言,报纸不会刊登这种没有证据的消息。”

    “到底是什么谣言?”赵构有些急了。

    “陛下,有两个传言,第一个传言,有人在京兆看到了向得胜的侄子。”

    “这不一定是传言,很有可能,第二个传言怎么说?”

    第一个传言在赵构的意料之中,一点都不奇怪,他关心的第二个传言。

    “陛下,有传言说,那些权贵在接触太祖的后人!”

    赵构顿时脸色大变,可以说这是他仅次于皇兄赵桓之后,第二最害怕的事情,皇兄赵桓已经死了,对他皇位威胁最大的,就是太祖的子孙了。

    他自己没有儿子,太宗一脉的皇族都在靖康之乱中一网打尽,倒是不少太祖的子孙生活在应天府,反而幸存下来,那些权贵和太祖子孙接触,显然是想推翻自己,另立新君。

    赵构顿时明白了徐先图说王建忠于大宋,但未必忠于自己的意思。

    “另外微臣还要提醒陛下,前太子虽然被刺杀,但他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子掌握在陈庆手中,也是一大威胁。”

    赵构点点头,“朕知道!”

    “微臣告退!”

    徐先图行一礼,慢慢退了下去。

    赵构着实愤怒无比,负手在御书房内来回踱步,他很了解徐先图,他不会乱说什么传言,一定是得到了什么确切消息,看来这帮混蛋不仅暗中联系陈庆,还准备推翻自己,另立新君,真不知死字怎么写了!

    “速传颜辛来见朕!”

    梅花卫都统制颜辛正好就在皇宫,听到宣召,他立刻赶来御书房,不多时,他被带进御书房,颜辛单膝跪下行礼,“微臣参见陛下!”

    “颜都统免礼!”

    赵构负手站在窗前,问道:“关于向家、曹家、高家、蔡家这些权贵,你有什么消息吗?”

    颜辛迟疑一下道:“微臣没有得到什么确切消息。”

    赵构何等精明,一下子听出了他话中有话,立刻追问道:“传言呢?”

    “传言倒是有不少!”

    “给朕说一说,有哪些传言。”

    颜辛有点为难道:“微臣确实没有任何证据!”

    “朕不要证据,你尽管说!”

    颜辛无奈,只得想了想道:“第一个传闻,他们在用各种方式转移财富,有的转移去雍王的地盘,有的转移去庄园。”

    “然后呢?第二个传言是什么?”

    “第二个传言,有人在京兆看到了向奎,也就是向得胜的侄子。”

    赵构眉头一皱,这和徐先图说的一模一样,这明显有人在故意撒布消息。

    “还有什么,你继续说?”

    “还有就是他们在不断地秘密集会,似乎在商量什么大事,只有这个消息比较确切!”

    赵构点点头道:“朕找你来,就是要告诉你,动用梅花卫精锐,严密监视这些权贵言行,要随时向朕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