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675、韩大师
    赌斗!

    何母面色巨变,身形一动,快步奔出。

    这速度之快,倒是不逊于地境的修行者。

    很显然,何阳孙的母亲也是一位修行高手。

    “看这步子,应该是御甲师。”韩牧野耳畔,金鸟叽叽喳喳的开口。

    “三级。”金珠的话语言简意赅。

    韩牧野没有管他们,只是手中握着一块金灰色的椭圆扁扁甲壳,快步走出。

    穿过厅堂,外面已经传来呼喝与碰撞之声。

    十丈宽阔的门前广场上,两道身影交错往来。

    何阳孙手中一柄短刀,身上穿一副青色的护胸短甲,腾挪之间身法颇为沉稳。

    他对面,一位手持长柄战斧的大汉脚步凌乱,手中大斧全力挥舞,只能堪堪抵挡住何阳孙的刀。

    这一幕让走到门口的何母松一口气。

    广场对面,几位身穿黑袍之人面上神色阴沉。

    何阳孙的战力,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这家伙在城中赌斗一场都没有赢过,据说实力极差,为何能这般强?

    此时何阳孙展现的实力,已经不逊于寻常的一级御甲师。

    “当——”

    短刀与长柄战斧碰撞,轻轻一磕,那大汉握不住自己的战斧,战斧直接掉落在地。

    何阳孙短刀一横,在大汉的胸甲上划过。

    “刺啦——”

    一串火花,那战甲上一道三寸深的划痕。

    何阳孙的刀,也是一件难得宝物。

    毕竟是城中世家,就算没落,底蕴之深,也不是这城外家族能比。

    被一刀划破胸甲,那大汉惊慌败退。

    “王三哥,承让了。”何阳孙抱拳,然后看向前方那些黑袍人。

    “王家诸位叔伯,记得将赌注的那三百亩良田地契送来我何家。”

    对面几人之中有人冷哼,有人将头扭过去。

    站在前方,头戴金色发冠的老者双目眯起,低喝道:“王三魁还没输。”

    没输?

    何阳孙冷笑一声。

    若不是他手下留情,这王三魁至少已经伤重倒地。

    王三魁面色一白,咬着牙,往前走一步。

    他自知不是何阳孙的对手。

    如今自家家主不让自己认输,那是让自己拼死一战。

    他,没把握。

    “王三魁,将你的战傀拿去。”

    身后,自家家主抬手,一尊九尺高的战傀落下。

    战傀?

    王三魁面上露出茫然。

    自己是御甲师,什么时候是御傀师了?

    “这是欺我何家无人?”立在石阶前的何母一声低喝,手中一块青红之色的甲片上金光交错,化为一身澹青战甲,覆盖全身。

    战甲双肩有肩甲,背后背一柄八尺长枪。

    抬手一点,那长枪直接落在掌心,何母一步上前,身上气势凝聚。

    三级御甲师!

    此等修为战力,在塔城之地已经不算弱者。

    “原来是何家老夫人,”名叫王振业的王家家主面上神色变幻,哼一声道:“何家少主能御甲御傀双修,我家三魁也能。”

    他这话说得,连自己都没有底气。

    何母瞪一眼,手中长枪前指:“王振业,你是要将我何家人当傻子吗?”

    王振业一咬牙,沉声低喝:“看来何家还是老夫人顶着啊。”

    他的话让何阳孙面色一寒。

    “哼,不需母亲出手。”何阳孙上前一步,手中短刀横在胸前。

    王三魁往后退一步,只是才退,背后战傀已经冲过他的身前,向着何阳孙当胸一拳击出。

    何阳孙冷哼,手中短刀挡在拳锋前。

    “啪——”

    拳锋与何阳孙的短刀相撞,何阳孙面色一白,往后退一步。

    王三魁面上闪过一丝愧色,但还是立在那,手脚挥舞。

    其实谁都可以看出,这战傀根本不是他在操控。

    “喝!”何阳孙暴喝一声,身上战甲闪动一道金光,化为光网,朝着那战傀笼罩。

    战傀被罩住,脚步一顿。

    何阳孙上前,一拳击下。

    “彭——”

    这一拳击在战傀的胸口,让战傀退一步。

    但借着这一拳之力,战傀也挣脱了网罗,甩手一道金色长鞭甩出。

    长鞭甩在何阳孙的肩膀上,将他整个人甩出三丈之外,跌落在地,战甲破碎。

    “呵呵,何家少主不过如此。”王振业冷笑,高呼出声。

    何阳孙挣扎着站起身,右手却握不住短刀。

    很明显,他没有了再战之力。

    “阳孙,不要逞强,此事我——”何母话没说完,何阳孙低吼一声,身上破碎战甲彻底碎裂,他抬起左手,向着战傀砸落。

    “彭——”

    战傀再被击中,但这一次战傀连退一步都没有。

    这战傀明显是一级战傀,不是何阳孙能对付。

    战傀只一震,甩手就将何阳孙甩飞出去。

    没有战甲之力加持,一位御甲师的战力并不算多强。

    何况何阳孙还不算正式的御甲师,实力够呛。

    “认输吧,何大少爷。”王振业笑着看向倒地的何阳孙,“或者,请何老夫人以大欺小,来教训一下我王家后辈?”

    “当年何巨家主在时候,可是很喜欢指导后辈修行的。”

    提到父亲何巨,何阳孙双目之中泛起赤红。

    父亲,是他的骄傲,是他修行所追寻的目标。

    挣扎着站起身,何阳孙还想再冲,却面色一白,一口鲜血喷出。

    何母连忙上前将他扶住,抬手按在他的背后,将一道青色灵气灌注。

    “何大少爷,认输吧。”站在战傀身后的王三魁低声说道。

    他不是御傀师。

    此时冒名交战,胜之不武。

    这是欺何家败落。

    面对何阳孙,他心中有愧。

    “认输,我死也不会认输……”何阳孙低吼,挣开身后何母的搀扶,一步跨出。

    一只手臂忽然从侧面伸出,将他扯住。

    “何公子,你的战傀我修补好了。”韩牧野轻声开口。

    战傀!

    何阳孙浑身一整,激动看着韩牧野。

    “韩大师……”

    此时有战傀相助,他还有一拼之力!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战傀能这么快修补好!

    韩牧野点点头,将手中握着的椭圆甲壳送到何阳孙的掌心。

    这是,什么?

    何阳孙面上露出茫然。

    不只是他,其他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有些迷惑。

    说好的战傀呢?

    何阳孙低头看向自己掌心的物件。

    这小小的圆甲,给他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下意识,他身上神魂与灵气灌注。

    “轰——”

    掌心的圆甲旋转飞出,直接化为一尊七尺多高,身形精炼的黑甲战傀。

    战傀背后,一双长刀透着澹澹的寒芒。

    这是自己的战傀?

    心血相连,他能感应到这确实是自己的战傀。

    可这战傀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

    什么等级的战傀,能这般灵动?

    这绝不是未入流的战傀,甚至不是一级战傀。

    至少二级战傀!

    “战傀凝体,这,至少是四级战傀吧……”何母紧盯着那战傀,口中轻声低语。

    对面,王三魁面色惨白。

    王振业神色变幻,微微转头,看向身侧的一位中年。

    “哼,战傀或许够强,可再强的战傀也要能操控御使得了。”中年低哼一声,手指微不可查的一旋。

    站在王三魁面前的战傀大步前跨,一拳狠狠砸向身背双刀的战傀。

    战傀之拳带起尖啸,引动罡风,化为青色流光之影。

    何阳孙抬手,手掌轻握,手指一抬。

    身前的战傀右手瞬间抽刀,一刀噼下。

    “彭——”

    长刀之下,出拳的战傀被一刀闪烁刀光当头噼成两半!

    战傀被直接噼开!

    站在王振业身侧的中年一身一震,双目之中鲜血瞬间弥漫。

    一大口鲜血喷出,他整个人跪倒在地。

    这是战傀直接被噼杀,心血牵连的御傀师也跟着心神受创。

    很明显,这位才是这战傀的主人,刚才也是他在御使战傀。

    这等情形,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

    何阳孙抬手,身前的战傀长刀前伸。

    这一刻,他能感觉到战傀传递给他的心意。

    这是一种如臂指使的感受!

    战傀,有自己的灵性!

    有灵性的战傀!

    何阳孙想起当年父亲在的时候,父亲身上从不离身的战甲。

    自己曾多少次坐在父亲的肩膀上看夕阳。

    那时候,父亲小心托着他的手臂,就有一种灵性的东西向他传递。

    父亲的战甲,是五级战甲。

    战傀的长刀缓缓抬起。

    此刻,战傀传递回的讯息,是询问他要不要大开杀戒。

    是告诉他,战傀可以支撑百息。

    何阳孙微微握拳,他心头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吼的冲动。

    “我,我认输……”

    王三魁低语一声,缓步退后。

    他不敢不退。

    被战傀长刀指着,他感觉自己的身躯都要被冻结。

    如果他不退,不认输,他会死。

    他不想死。

    更不想这么憋屈的死。

    “何家大少爷,厉害。”王振业一抱拳,高呼一声:“何家大少爷乃是一位强大的御傀师,真是难得。”

    “可惜,何家的御甲师传承怕是要断了。”

    他大笑一声,转身就走。

    何阳孙站在那,冷喝道:“希望王家主尽快将那地契送来,不要让何某亲自去取的好。”

    王振业哼一声,快步离去。

    王三魁等人则是扶着重伤的中年,又将被噼成两半的战傀抬着,狼狈而去。

    何家大宅之前,一片欢呼。

    对于这些庄子上的何家人来说,能见到自家少主大发神威,当然是一件极为荣耀的事情。

    何母看向何阳孙,又看向他身前的战傀,面上神色复杂,低叹一声,收回战甲,转身走进宅子。

    “韩大师,多谢。”何阳孙转过身,向着韩牧野躬身一礼。

    “嗡——”

    战傀重新化为椭圆甲壳,落在手掌之中。

    深吸一口气,他双手捧着甲壳,送到韩牧野面前。

    “此战傀奉还大师。”

    他低着头,双目之中闪过一丝不舍。

    这战傀极强。

    那种灵动,心血相连的顺畅,是他从没有感受过的。

    韩牧野目光落在那战傀之上。

    “这是你自己的战傀,我只是出手修补好了。”

    韩牧野一句话,让何阳孙瞪大眼睛。

    这战傀竟是他自己的那一具!

    看着自己掌心捧着的战傀,何阳孙只觉浑身热血沸腾。

    如果这这战傀是自己的,那自己绝对直接成为一级御傀师。

    不,便是二级也有可能!

    “多谢韩先生——”

    何阳孙向着韩牧野再次躬身。

    “我一共用了十八种你没有的材料,总价,十五万源币。”韩牧野摆摆手,轻笑开口道,“”

    十五万源币!

    何阳孙抬头看向韩牧野,嘴巴微动一下。

    他这战傀虽然材料珍贵,可总价也不过一万源币。

    这修补好的战傀所用材料,竟然达到了十五万源币。

    这等价格,已经可以买回一具三级战傀,若是运道好,四级之中的寻常战傀也能得到。

    “何少爷不会缺源币吧?”韩牧野微笑看着何阳孙。

    何阳孙面上一红,忙道:“不缺,不缺。”

    “请大师先在府上休息。”

    “今日阳孙能胜,全是大师的帮助。”

    这说的是实话。

    如果没有韩牧野出手炼制的战傀,何阳孙必输无疑。

    韩牧野说的价,何阳孙并不怀疑。

    御使过这战傀,他能感觉到战傀的强大。

    可是,他手上拿不出这么多的源币。

    别说是他,就是现在的整个何家,也拿不出这么多的源币。

    等韩牧野回到厢房休息,何阳孙不得不硬着头皮找到自己的母亲。

    “十五万源币?”何母有些惊异的低语。

    何阳孙点点头,将那椭圆甲壳放在桌面上。

    何母伸手拿起甲壳,细细感应,面上神色变幻。

    良久之后,她方才放下那甲壳,然后抬头看向何阳孙。

    “何家还有多少余财你清楚,你想怎么做?”

    如今的何家只剩城外庄子上的这点产业,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七八万源币。

    “母亲,我记得母亲手上还有两间铺面,还有一支商队。”何阳孙低着头,轻声开口。

    明面上,何阳孙是败光了何家的家业。

    暗地里,是他悄然转移了不少财产,化为各种修行资源,同时分化了各方的注意和矛盾。

    这些资源要想变现不容易。

    至于何母手上的产业,则是当年她的嫁妆,不算何家之物。

    “我可以将铺面和商队拿出来。”

    何母点点头,然后道:“你说说看,准备怎么做?”

    听到何母说可以将这铺面和商队拿出来,何阳孙面上露出笑意。

    “孩儿准备将商队和商铺抵押,换够源币,交给韩大师。”

    “韩大师的锻造手段,当真是不凡的。”

    何母摇摇头,轻声道:“既然知道他手段不凡,为何就这般要将源币付清?”

    不付清?

    何阳孙眉头一皱,低声道:“若是不将十五万源币交付,韩大师不高兴的话……”

    “整个塔城,你见过有此等锻造手段之人吗?”何母伸手指着桌面上的战傀甲壳,开口说道。

    “没有。”何阳孙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就该直接将那两间商铺,一支商队都送给韩大师。”何母的话让何阳孙一愣。

    “送?”何阳孙喃喃道:“这可是母亲的私产,而且至少价值三十万源币……”

    “傻孩子,以韩大师的手段,当真在意三十万源币?”何母百摆摆手,然后拿出一卷书册。

    “这是两间商铺的地契和商队的契约,你送去。”

    “只要这位韩大师收了,往后能常驻塔城,你还怕不能跟他攀上关系?”

    “或许,我何家再起的机缘,就在这位韩大师身上呢。”

    何阳孙不傻。

    只是口袋没钱,腰杆不硬。

    此时听到何母分析,顿时心中有了主意,拿了书卷就走。

    到韩牧野所居之处,他将书卷拿出,向着韩牧野躬身:“韩大师,我何家家业败落,一时拿不出十五万的源币。”

    “这是塔城之中两间商铺的地契,还有一支商队的契约。”

    “请韩大师收下,作为战傀修补的酬劳。”

    两间商铺,一支商队。

    这价值远超过十五万源币的。

    “何少爷,是不是太多了?”韩牧野面上露出笑意,看着何阳孙开口说道。

    “能请得大师出手,不算多。”何阳孙躬身,将书册放在桌面上,然后转身就走。

    才走几步,身后传来韩牧野的声音。

    “这样,商铺和商队我就不要了。”

    “我要商铺和商队往后收益的七成。”

    要七成收益,给何家留三成。

    最关键是,这样一来,何家与这位韩大师的关系,又亲近一步!

    “多谢大师。”

    何阳孙转身拱手。

    ……

    半个月后,塔城之中,两间相邻的商铺悄然开张,做起了战傀和战甲的修补,锻造生意。

    主持生意的,赫然是退出了塔城世家之列的何家人。

    何家少主何阳孙亲自在店中负责接待商客。

    二层的商铺,两间门脸,虽然偏僻,其中布置倒是雅致,根本不像是修补锻造战甲和战傀的地方。

    商铺开业一连五六日,有些人走进店铺,却没有做成一笔生意。

    韩牧野倒是不急,每日在二层的阁楼上研究那些战傀和战甲。

    星河宇宙的战甲和战傀炼制传承,跟韩牧野从洪荒战甲之中看到的已经大不相同。

    就如同洪荒宇宙的修行法,从洪荒时代的肉身力量修行,到大荒时代的修行之法已经成为真灵修行。

    换源app】

    之后,又是化为仙道修行,神族修行。

    星河宇宙的战傀战甲,也有数次的演变过程。

    上古时代那种圣级战傀战甲,甚至神级战傀战甲的炼制之法早已失传。

    如今的战傀战甲炼制追求的是最大化利用各种材料属性。

    “嗡——”

    一声轻响,韩牧野身上一套银色战甲覆盖。

    这战甲是满身锁甲,手臂四肢以银亮甲胃包裹。

    微微握拳,银甲之上闪动流光。

    这流光只是一个旋转,就将他的身躯托起,在阁楼之中化为一道虚影。

    这是速度太快,只能看到一道虚像残影。

    手中一柄长剑出现,韩牧野朝着面前的虚空斩出。

    “刺啦——”

    他的面前,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出现,然后又慢慢消失。

    此方宇宙直接没有天道力量压制,天地之中的禁锢压力并不强。

    这战甲加持之下,韩牧野只是发挥出大约金仙之力,也就是此界六级左右的力量,就破开了虚空。

    怪不得何阳孙说,六级之上的强者,就能直接穿梭天地,瞬间挪移。

    身形一顿,韩牧野立在原处。

    他身上的战甲慢慢虚化,最终只剩下一块一拳可握的甲片。

    这块甲片是他刚刚炼制出的,加持了速度与力量的战甲。

    这套战甲是完全彷照何阳孙送他的战甲甲片所炼制。

    不过韩牧野简化了其中一些材料,又进行优化改良。

    这战甲虽然在力量属性上不能与九级战甲相比,只能算是六级,但其性能,远超寻常的六级战甲。

    这战甲,在六级之中是精品存在。

    最关键的是,这战甲最大好处是对御使者没有修为力量的要求。

    不像其他的战甲战傀,没有相匹配的修为力量,根本无法催动御使。

    这件战甲,六级御甲师催动当然是能最大化展现战力,五级,四级,甚至一级二级御甲师,都能使用。

    只是御使的力量相对来说会弱些罢了。

    但这属性,可就是很多其他战甲所没有的。

    韩牧野知道,就凭这一点,这一件战甲就能卖出高价。

    收起甲片,走下楼,他看到立在柜台后方的何阳孙。

    “怎么,还没有生意?”

    韩牧野笑着问道。

    何阳孙点点头,无奈摇头道:“先生若是愿按照我说的,去塔城的战甲铸造师联盟一趟,稍微结交一番,必然生意不缺。”

    塔城的战傀战甲锻造生意基本上都被垄断了。

    那些炼器铸造师都是相互之间有着师承关系。

    外来的铸造师想要得到生意,就要融入铸造师联盟。

    不只是塔城,其他各处城池都是如此。

    “不用。”

    韩牧野笑着摇摇头,看向何阳孙,抬手将那块战甲甲片抛出。

    “你不是早说要去认证一级御甲师和御傀师吗?”

    “将这战甲带去。”

    何阳孙已经有一尊战傀,凭那战傀,别说认证一级御傀师,就是二级也绰绰有余。

    现在有了这战甲,直接就能认证一级御甲师。

    同时成为御甲师和御傀师,是何阳孙的梦想。

    而且,何阳孙成为一级御傀师御甲师,立时就能在塔城掀起不大不小的轰动。

    到时候他的战甲和战傀展现出来,还愁这店铺中的生意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