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六百二十八章 鬼神
    面对一群精锐武士,高谦并没有后退。

    这两天他不断战斗杀戮,和此界居然加深了契合度,力量虽然无法直接提升,反应、速度、协调性等方面却达到了身体极限。

    如果只是这些,还不足以和一群精锐武士正面硬钢。

    配合他本体一点点灵觉,却能轻易洞悉所有人的细微动作,提前做出最精准的判断。

    对于此界的人来说,这种灵觉就相当于未卜先知。别人还没动,他已经知道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

    在白永贞他们到来之前,高谦已经生出感应,他在这吃饱喝足,一直养精蓄锐。

    对方疾驰而来,体力至少消耗到三四成。

    在这种冷兵器战斗中,体力至关重要。尤其是对方拿着长枪等重型长武器,威力是大,战斗起来也异常消耗体力。

    对方人虽然很多,高谦还是有把握从容进退,逐一击溃。

    高谦拔剑出鞘,他挽剑施礼:「请。」

    一众武士没有回应的意思,他们举着长枪一步步围拢过来。

    高谦自然不会站着不动,他现在身体只要被戳中一枪,战斗就结束了。

    他举剑作势向前,一个动作引发三名武士举枪猛刺过来。

    白永贞是说抓活的,可在战场上面对一名剑术高手,谁都不敢有任何大意。

    众多武士一路走过了,已经看到了数十具脖子被斩断的尸体。

    所有人都对这种狠辣之极的剑法留下深刻印象。高谦只是虚晃了一剑,引得三人长枪突刺。两侧的武士,也自然放慢脚步配合。

    趁着这个机会,高谦侧身猛的向一侧扑过去。这一侧两名武士同时出枪,高谦横剑一格,精准无比别开枪刃,同时也让开了另一把长枪。

    两名武士都很精锐,一招失手立即收枪。

    一般来说,武士收枪出枪动作非常快,想要拿一把剑近身几乎是做梦。

    但是,高谦现在反应快到极致,对方收枪的时候,他左手已经握住对方枪身。

    这名武士没有防备,更想不到高谦这么胆大,用力收枪也把高谦猛的带了过来。

    等他发觉不对的时候,高谦已经跟着枪到了近前。武士急忙扔掉长枪去拔刀,他刀还没出鞘,剑光一闪已经斩破他咽喉。

    一侧的另一名武士大骇向后疾退,高谦进步突刺,一剑穿透了对方咽喉。

    这名武士要不是太过害怕,也不至于被一剑刺死。眨眼之间,两名武士就被杀掉。

    正前方三名武士见状不妙,都挺枪刺过来。这会所有人都很紧张,没人再想着什么要害不要害,长枪所指都是高谦背部。

    真要被枪刺中,高谦必定当场丧命。

    高谦头都没回,他手中长剑在死去武士腰间长刀长一挑,这把百炼精钢长刀就旋转着向后飞过去。

    几斤重的钢刀猛的飞斩过来,完全出乎了几名武士的意料。

    三人都不确定钢刀会飞向谁,他们顾不得再杀高谦都急忙左右散开避让。

    转过身的高谦,迎着三人冲过去。

    为首武士才避开旋转长刀,高谦就已经到了。他举枪再刺,却没想到高谦突然伸手一拨。

    这一枪武士用了十分力,可枪头位置最难用力,高谦精准又快疾的一拨,正好把枪头拨偏了方向。

    虽然并没有刺到别人,却挡住他身边另一名武士的枪。

    两名武士忙着收力的时候,高谦剑随人进,就到了这名武士面前。

    武士知道高谦喜欢斩脖子,他缩颈向后疾退,可他怎么也快不过高谦手中的剑。

    高谦速度已经达到人

    体极限,加上他剑法精妙绝伦,在这个距离,根本没人能避开他的剑

    剑锋左右一分,把这两名武士脖子当场斩断大半。所以不完全斩断,是需要节省体力,也没必要把力量用老。

    高谦连杀两人后突然侧身,一柄长枪贴着他衣服猛然刺空。

    高谦一手搭在长枪上,转身反斩,把这名武士脖子也当场斩断。

    一连串的斩杀,其实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五名武士已经翻身瘫倒,脖子上的伤口血如泉涌。鲜血落在干燥黄土地面上,立即被黄土吸收,留下一片片污浊暗红痕迹。

    这个时候,白永贞才反应过来不对。

    战斗的太快了,她就是瞪大眼睛看着,都来不及发号施令。

    眼看高谦如此凶残,二十名精锐武士照面就去了四分之一。

    白永贞心里一片冰冷,虽然知道少年杀了几十人,可那些都是乡野村夫,无甲无枪,杀的多也不代表多强。

    亲卫武士在她眼前被斩杀,这极大震撼了白永贞。她从没想过,世间真有这等绝世剑术,完全无视了双方装备、数量的差距。

    更可怕的是,高谦连杀五名武士都没怎么用力,他杀人动作精炼简洁,甚至带着一种从容潇洒的美感。

    白永贞都被吓到了,其他武士也都面露惧色。高谦的剑术,完全超出了他们认知,在他们眼中,高谦简直就鬼神一般!

    至于白洪昌等几名捕快,一个个吓脸色煞白。他们人多势众,本以为找到高谦就结束了。

    现在看来,谁结束还不一定呢!

    白永贞也悚然惊醒,现在不是能不能抓到高谦的问题,而是他们能不能在高谦剑下逃生的问题!

    她急忙高声大叫:「用弩箭,杀了他、杀了他!」拱卫在白永贞身边的几个护卫,都拿出背上的弩箭。

    这种重型弩箭,上弦都非常费力。他们臂力虽好,也需要用脚踩着才能上弦。

    高谦看到几个人拿出弩箭,他微微摇头:「用弩箭可有点犯规了。」

    白永贞脸色阴沉,根本没回应高谦。

    剩下几名武士也收缩队形,防止高谦冲过来。只要等弩箭上弦,高谦就是剑法通天,也绝对挡不住能贯穿重甲的强弩。

    高谦自然不能给对方机会使用弩箭,他虽然有把握能避开,却太危险了。

    毕竟弩箭太快了,控制弩箭的人一个细微动作变形,射出的弩箭就不知会飞到哪去。

    他能预测对方下一步动作,是通过对敌人身体活动的细微观察。

    但他观察不到弩箭结构,难以确定弩箭精致射击路线。

    只要有任何一个细微计算错误,战斗就结束了。容错率太低了。

    高谦哪怕有七八成的把握能避开弩箭,也没必要冒险。

    他用剑在地上挑起了一把长刀,刀剑并举迎着十人列成枪阵冲过去。

    对方密集站在一起,固然能互相保护,却也互相掣肘难以施展。

    双方不过距离十几步的距离,高谦几步就冲到近前,迎着疾刺来的几把长枪,高谦先一步把手里长刀甩出去。

    他用的力量非常精妙,钢刀飞出的路线很飘忽。这么沉重钢刀,就是被砸在脸上也承受不住。几个武士虽然有所准备,也不得不左右退避。

    密集的枪阵,因此被强行分开。

    高谦趁势直进,几把长枪猛刺过来,高谦以剑格开一柄长枪,其他长枪都差之毫厘从他身体周围穿过。

    几个武士急忙收枪准备再刺,高谦脚突然一扬,一片黄土就猛的向几个人眼睛撒过去。

    这一手没什么伤害,却胜在出

    其不意。几个武士都是本能闭眼。

    高谦就抓住这瞬间空隙,人贴着一把长枪就冲到了人群中。

    「噗噗噗噗」

    高谦手中长剑连刺,跟他照面的都被一剑穿喉,没有任何例外。

    眨眼间就倒下了六名武士,剩下几个人见势不妙,都扔了长枪转身就跑。

    事实上,被高谦近身后一群武士就丧失了斗志。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只有和高谦拉开距离才有胜算。

    这群武士虽然精锐,也不是不怕死。

    眼看着高谦如同鬼神一般,他们攻击每一次都是差之毫厘,就是无法伤到高谦。他们的斗志已经崩溃了。

    这时候五名武士还在上弦,白永贞犹豫了下拔剑迎上。

    只要拖住高谦一下,五名武士拿起弩箭,战斗就结束了。

    双方一照面,剑锋交错而过,高谦一剑格开对方长剑,用剑柄猛砸在白永贞精致的下巴上。

    普通人的这个位置非常脆弱,一拳下去都能把人打昏。

    更别说高谦用的是坚硬剑柄,一击下去白永贞下巴都碎成了几块,整个人更是当场昏死过去。

    等到白永贞醒过来,她睁开眼就看到了高谦那张脸。

    十五六岁的少年,五官还没完全长开,看上去自然就带着几分青涩。

    不过,高谦眉眼间有着如水般平静深沉,这掩盖了他的青涩,让他看起来有种难以琢磨的可怕味道。「你醒了,疼不疼。」

    高谦柔声说道:「你伤势不算严重,只是是下颌骨碎裂,应该还能说话进食。」

    白永贞这才发现,下巴肿胀剧痛,嘴似乎都张不开了。

    「要不要喝点水?」高谦很关心的问道。

    白永贞没理会高谦,她勉强站起身四处打量,到处都是尸体,粗略查了一下,她带来的武士都死了。

    没有发现捕快的尸体,应该是都跑掉了。

    惨烈的战场,让白永贞又惊又怕。

    再看天上太阳,太阳已经到了中天位置,她昏了至少一个时辰。

    也幸好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否则,她在地上躺了一个时辰,一定会受凉发烧。

    白永贞看向高谦不安的问道:「你想干什么?」她下巴剧痛,嘴也张不开,说话声音非常低微含糊。

    高谦却听懂了,他笑了笑:「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来找我?」

    「是教主的命令,他让我带你回去。」

    白永贞强忍着剧痛,断断续续总算把话说清楚了。「哦。」

    高谦有点好奇:「我和你们教主素不相识,他找我有事?」

    「教主是弥陀老祖在人间化身,有无量神通。」白永贞含混的说了一句教义,算是对高谦的回答。高谦听明白了,其实白永贞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点点头:「你伤的很重,好好休息。」

    白永贞一脸惊疑看着高谦,她不明白高谦是什么意思。

    「你先养养伤,等好一点了,带我去见你们教主。」高谦微笑道:「他不是要见我么,正好,我也想见见他。」

    白永贞更迷惑了,高谦把她的人都杀了,又想要跟她一起回白莲教?

    那又何必动手,直接跟她走不好么?

    高谦明白白永贞的疑惑,「不是我跟着你走,是你给我带路。这就是两者的区别。」

    白永贞大概明白了,高谦就是要掌握一切。要是跟着她走,哪里轮得到高谦说话。

    高谦没再和白永贞说话,他在村子找了间好房子住进去,又找了两个婆娘伺候白永贞。

    至于地上的尸体,都让村民们找个地方埋了。上午的

    战斗,村民们都在一旁看的很清楚。对于高谦都是无比敬畏,不敢有任何反抗。

    他们虽是白莲教徒,经过这场杀戮后,高谦比他们信奉弥勒老祖更有威严,更有神通。

    而且,武士们一个个都是有钱人,他们穿的内衣都被扒下来。

    至于长枪、弩箭、内甲这些武器,村民们可不敢动。都堆在了高谦住的院子里。

    高谦对这些武器也没兴趣,内甲虽好,却有些沉重。

    穿着内甲对他没用,反而会影响他的速度。

    长枪、弩箭都太笨重,钢刀材质都不如他手里长剑。

    不得不说,这把剑真是极品,杀了那么多人,他控制的虽好,也免不了要斩到骨头,

    剑锋没有明显损伤,还保持着足够的锋利。

    高谦在村子里住了三天,白永贞是下颌骨碎裂,自然不可能痊愈。

    只是经过几天的修养,她精神明显好了许多。毕竟是练过武,又年轻,从小就摄入了足够营养,身体素质非常好。

    高谦看差不多了,就带着白永贞上路。两人四马,虽然山路崎岖,走起来速度却不慢。

    走了两天,两人又回到了清水城。

    高谦就这么带着白永贞大摇大摆进了城,还带着白永贞去药堂看了大夫。

    白莲药堂的坐诊大夫,并不认识高谦,也没想到高谦还敢带着人回来。

    大夫医术不错,给白永贞下巴做了包扎固定,还开了一些活血壮骨的药。

    清河城比较繁荣,衣食住行可比村子里好太多了。高谦也不急着赶路,带着白永贞在清河城住了七八天。

    趁着这段时间,他每天大吃大喝。

    这个身体正在发育的时候,高谦又能通过秘术锻炼身体刺激潜力。

    短短几天时间,他就有长高了近十公分,从身材到五官,都有了不小变化。

    白永贞眼看着高谦成长,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少年身体长得快是正常,可长这么快就不太正常了。而且,长高的高谦并不显得单薄。

    高谦觉得歇的差不多了,这才带着白永贞离开。等到两人四骑出了城门,白洪昌带着几个手下趴在城头小心张望。

    他们捕快干别的不行,在城里肯定消息灵通。清河城说大是很大,可真正繁华的地方也就那么一块。

    高谦带着白永贞没有任何掩饰,就那么入住最好的客栈。

    一个少年带着一个受伤的漂亮女子,这个组合太扎眼了。

    第二天白洪昌就受到消息,他小心去客栈外守着,果然看到了高谦。

    白洪昌吓的要死,回去就让所有捕快都老买点,别去招惹高谦。

    他其实也想过去叫人,百十号人把高谦一围,带上鱼网弓箭,还能杀不掉高谦?

    白洪昌有点心虚,他真怕杀不掉高谦!

    几天前那一战,真是把他尿都吓出来了。几个捕快疯狂逃窜,一直跑到了清河城。

    回来之后也是养了好几天,这才勉强恢复过来。白洪昌犹豫再三,还是没敢多事。

    他一个捕头,就是抓住了高谦,也升不了官。顶多是拿点赏金。

    至于白家的惨案,已经被白莲教捂下来,朝廷根本不知道。对他是毫无影响。

    所以,装作看不到高谦才是最明智选择。

    今天高谦终于走了,白洪昌也是如释重负。这样的杀神,他多看一眼心就哆嗦。

    高谦知道白洪昌在城墙上,他放过对方不杀,也是这样没什么意义。

    白洪昌也算是聪明人,没来自己找死。

    高谦和白永贞向着定州前进,白莲

    教总部在定州慈云山,他们在那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白莲寺。

    根据白永贞说法,白莲寺教徒近三千人,附近有数十万亩耕地,周围佃农都是白莲信徒。

    这股力量加起来就有数万人。

    加上永宁城上下都是白莲教徒,在慈云山,白莲教主比皇帝更有权势。

    高谦并不觉得夸张,古代交通不便,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对此也不在意,就算白莲教有几百万人也没用。就凭古代的交通和通讯,他们的组织能力就不行。

    宗教借助信仰,在组织力上倒是能胜过官府,但也就那样。

    凭着对危险的感应,他能在危险降临前就进行规避。

    只要他不想,他就不会陷入死地。

    白永贞当然无法理解高谦,她不明白高谦怎么有勇气去慈云山。

    那里可是有数千虔诚信徒,对教主无比虔诚,无惧生死。

    这么多人,别说打架了,就是站在那让高谦杀,都能把他累死。

    高谦并不着急赶路,他手里有不少金子铜钱,每到一处繁华的地方,就停留十天八天吃吃喝喝。

    白永贞因为伤势的缘故,也不敢乱跑。更不敢联系教徒。

    教徒们不知道高谦厉害,冒然行动完全是送死,还会连累她。

    既然高谦要去白莲寺,她带路就行了,完全不必节外生枝。

    如此走了一个多月,高谦身体又长高了十公分,身材也明显的强壮了许多。

    现在的高谦,已经比普通成年人要高大半头,身上筋肉强壮有力。

    他速度、力量、反应各方面素质,真正达到了此界人类的巅峰。

    此界广阔,各方面都达到极限的人总会有那么几个。

    但是,高谦的绝世剑法,却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只是高谦万年的武道积累,就是四象天都没几个人能与之相比,更别说这处小小的神魂洞天。

    这一天高谦带着的白永贞从一座大城出来,走到天色将黑的时候,遇到了一群拦路劫匪。

    这群人拿着刀剑,穿着黑色衣服,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凶悍之气。

    为首的居然是穿青衣的女子,三十多岁,身材丰满。

    青衣女子对高谦说道:「小子,放下钱和马匹,还有这个女人,你可以滚了。」

    她说着还笑起来:「我们一窝蜂做事一向讲究,劫财不杀人!」

    青衣女子又对白永贞说道:「好标志的小娘子,别怕,跟着我们吃香喝辣,绝不亏待你。」

    白永贞下巴的伤好了大半,但她不想说话,她只是怜悯的看着青衣女子。

    一窝蜂的名头她听说过,做事是出了名的歹毒。她也知道,这群人和城里大家族勾结,不但劫财杀人,还专门帮着干脏活。

    死在他们手上的官员,都不知道有多少。可惜,这次他们要倒霉了。

    她和高谦一路走过来,至少碰到十多伙劫道的,还有黑店下迷香,商队兼做强盗的,都被高谦杀的一干二净。

    只要敢向高谦动手,只有一个结果:死。

    青衣女子嘴上说的大方,不过是戏弄高谦和白永贞。

    让她意外的是,这对男女居然很镇定。

    还有,那个漂亮女人那种怜悯眼神是什么意思?看不起她们?

    青衣女子就受不了这个,她目露凶光:「小娘们,等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高谦提着剑从马上下来,他对着青衣女子微笑拱手:「这位大姐您好,诸位好汉大哥好。我叫高谦。」

    青衣女子有点不解,这小子怎么还笑得出来,真以为他们不

    杀人?

    高谦拔剑出鞘慢悠悠说道:「诸位,我无意冒犯,现在你们让开还来得及。」

    一个凶悍大汉狂笑:「你他么的、」

    大汉话还没说完,一道森然剑光已经映入他眼眸。大汉大惊失色,他急忙退避挥刀。

    剑光一闪穿透大汉咽喉,跟着长剑左右一分,另外两个人就捂着咽喉仰天躺倒。

    青衣女子这才发现不妙,她招呼了声:「动手上!」高谦已经挥剑冲入人群,就看到森冷剑光纵横,带起一片片血光。

    青衣女子在后面追了两步,却发现怎么也追不上对方。

    她急忙反身去找白永贞,她觉得抓住白永贞就能威胁高谦。

    白永贞自然不会束手就擒,她拔剑出来和青衣女子斗在一起。

    两人过了没有十几招,青衣女子就听到高谦在身后说道:「大姐,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青衣女人骇然转身,就看到地上已经躺满了尸体,看到持剑而立的高谦,他剑锋上还在向下不断滴着血.....

    免费阅读..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