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485.三身合一,更上一层!
    陆渊并不知道,自己分身东方源的突然倒下,成为了魔教和正道联军再度开战的导火索。

    当然。

    就算是他知道了,也没办法。

    而在此刻……

    在青云门的通天峰上……

    由于万人往恢复了一定的战斗力,即便是青龙刚刚爆发完,目前发挥不出全部的战斗力,但魔道和正道之间的局势也在被一点点的扳平。

    主要是焚香谷这边的出工不出力,给了魔道喘息的机会,要不然,云易岚这个三阶高手一出手,就能瞬间颠覆战局。

    万人往的实力很强。

    但就算再强,也有一个限度。

    伏龙鼎又不在他的身上。

    就算是想召唤血海修罗附身,万人往也做不到。

    而且,就算是召唤了修罗,万人往也不一定能打过手持诛仙剑的道玄,顶多就是能拖住手持诛仙剑的万剑一而已。

    更重要的弊病在于……

    血海修罗可不知道谁是敌谁是友!

    万一上来背刺一波友军,万人往怕是连哭都来不及。

    所以说,魔教这边只能是边打边撤。

    反攻肯定是别想了。

    就算是陆渊的一具分身落到了青云门的手里,就眼下的情况而言,万人往也没什么反攻的想法。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就是万人往的性格。

    更何况,还只是陆渊的一具分身。

    如果是陆渊落到了青云门的手里,万人往死活都不会撤退的,哪怕是为了碧瑶,都不会撤。

    但一具分身,就应该另当别论了!

    况且,陆渊的这具分身好像还出现了什么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操控能力。

    既然如此,还不跑,在想什么呢?

    但眼下的情况顶多算是提速。

    如果说,在万人往没下来之前,幽姬等人的撤退速度是一,在万人往下来后,幽姬等人的撤退速度就变成了零点一,在万人往被陆渊暂时治好后,魔道这边的撤退速度又变成了二。

    而真正能完整撤离的速度,是五。

    因此,虽然是提速了,但魔道这边还是不可避免的和正道联军短暂的纠缠,不断的付出弟子的伤亡,作为撤退的筹码。

    军心动摇,是摆在明面上的问题。

    好在,万人往的人格魅力还是很强的。

    手腕也很不错,该果决就能果决。

    因此,即便是伤亡较大,但魔道这边依旧维持住了阵脚,不断的将一些伤势比较重的弟子运下山去。

    见此,道玄也怒了,担忧的看了一眼万剑一,随后对不远处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质问道:

    “难道云谷主就是这样围剿魔道的?”

    “万金之躯,不得轻动,也说的过去。”

    “但一兵一卒未发,是否有点过了?”

    云易岚澹澹一笑。

    目光从面色苍白的万剑一身上扫过,随后就落到了道玄的身上,不咸不澹的缓缓提醒道:

    “道玄掌门可不要忘了,我们这次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包括天音寺的诸位道友,又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帮一把,叫情分。”

    “不帮,叫做正常。”

    “不落井下石,是涵养。”

    “落井下石,则是常理。”

    “我焚香谷没什么雄心壮志,能固守南疆一隅之地,是我焚香谷最大的愿望,所以兔子被逼急眼了也是会咬人的,道玄掌门还是要悠着点比较好。”

    “如果道玄掌门非要一个交代,看在同为正道的份上,我能给出的最好交代,就是我带领焚香谷上上下下撤出这场战斗,因为从眼下显露出来的种种细节来看,这完全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埋伏。”

    “而这场埋伏,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甚至连发表意见的资格都没有!”

    “道玄掌门认为这件事合理吗?”

    云易岚笑着反问道玄。

    言谈举止中,看不出丝毫的愤怒。

    甚至无视掉了道玄所带来的负面清晰。

    这个问题很尖锐。

    就算是道玄,一时间也被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懵,而道玄这短暂的一懵逼,结果就是被他和万剑一联手压制住的小白,拼死的反攻了上来,差点又将局势扳平。

    怎么办?

    道玄不禁在心底自问道。

    额头上,冷汗悄然渗出。

    瞥了一眼身旁的万剑一,顿时就明白了万剑一的状态,情不自禁的犹豫了一下,旋即大声喊道:“灵尊!”

    通天峰上。

    碧水潭中。

    数十个巨大的漩涡出现。

    威风凛凛的水麒麟,从碧水潭里跳了出来,身旁的水流中,还裹挟着不少昔日魔道高手的魂魄,只是低吼了一声,数十道水龙顿时从碧水潭中升起。

    在碧水潭附近的魔教弟子和魔教长老不由面色大变,也来不及再去解释,一边爆发出全部的实力挣脱青云门长老的束缚,一边扯着嗓子喊道:

    “所有弟子全部分散!”

    “尽量避免与阴魂的接触!”

    “如果实在避不开的话,就去找一些没被阴魂攻击的弟子,因为一但接触阴魂,你们的身体就会出现短暂的僵直!”

    此言一出,还不认识水麒麟和不知道阴魂效果的魔道弟子纷纷面色大变,但看着他们面前这些同样爆发的青云门弟子,不禁感到牙根痒痒。

    同归于尽的打法?

    不。

    远远谈不上这么严重。

    无论怎么说,水麒麟还是站在青云门这边的,就算是水麒麟自己,也或多或少的明白自己的立场。

    所以说,控制一下水流以及水流中的阴魂,避免伤及无辜,对水麒麟而言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聚在一起,就会受到水龙冲击。

    不聚到一起,就会被冤魂缠身。

    进而身体僵直,被对手杀死。

    似乎怎么选择都是错的。

    所有处于碧水潭附近的魔教弟子不禁陷入到了绝望中。

    但就在这时!

    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却蓦然在距离青云门很远很远的地方升起,天地间所有的法术,包括已经施展的和为施展的,全都陷入了被压制的状态中。

    原本气势汹汹的水龙,在半空中就失去了控制,直接炸成了一团团的水花,好似下了一场小雨一样,淅淅沥沥的拍到了每个人的头上。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样。

    一脸迷茫。

    因为不仅仅是水麒麟的水龙失控,其余的所有法术,除去万剑一手里的诛仙剑释放出的诛仙剑气,包括单纯的法力攻击外,所有法术的效果都在显而易见的削弱,甚至是直接脱离施法者的操控。

    “这是……”

    “怎么了?”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问出了这个所有人都想弄明白的问题,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

    碧瑶下意识抬头望去。

    心头顿时一跳。

    “这好像是死亡沼泽的方向!”

    “不过,相隔太远了。”

    “从我目前的角度来看,也许一度的偏差在万里之外就是另一个地方了,所以不能把希望放在这上面!”

    “一具分身的突然失控,显然是陆渊那边发生了什么变故,这种变故也许是好的,也许是坏的,但总而言之,我们总要撑到他能赶过来的时候。”

    碧瑶默默安慰着自己。

    别看表面上的形式很不错。

    由于法术的威力减弱,操控法术的难度还要上升,她甚至都能压着陆雪琪打,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次突如其来的变化对魔教而言,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九尾天狐本就擅长法术。

    就算没有被剥夺使用法术的资格,但法术威力减弱的后果,就是很难再和诛仙剑分庭抗衡,进而被道玄和万剑一联手击败,甚至是击杀。

    所以,碧瑶宁可自己多吃点傀,也不愿意看见小白继续被压制。

    尤其是刚刚小白已经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中。

    继续往下压,很有可能战死。

    到了那时,局势可就彻底崩盘了!

    但现实显然不会因为碧瑶一人的祈祷而发生改变。

    虽然法术用不了对整体战力而言是个削弱,但好在对手受到的削弱力度比自己还要更强点,道玄和万剑一自然是抬起剑,然后毫不留情的对准小白落下。

    小白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面色骤变,险些就破口大骂了。

    没办法。

    如果是先前,她还可以凭借着高超的法术运用技巧和万剑一道玄二人周旋,毕竟三人的境界都差不多,顶多是擅长的东西不同而已。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这是每个修仙者都会的战术。

    或者说,这是一种不用学的战术。

    因为趋利避害本就是人类的本性。

    但如此以来,就意味着小白必需和万剑一道玄二人硬碰硬了!

    小白在刹那间犹豫了一下。

    作为狐族唯一的一只九尾天狐,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现在离开,但她的离开显然就是卖队友。

    其他人也就算了。

    卖队友就卖了。

    但鬼王宗的这批人,显然是卖不了!

    就算是挑一挑,碧瑶和万人往这两个人肯定也是不能交出去的,正巧和青云门的目的完全一致。

    因此……

    “就只能硬抗了!”

    小白苦笑一声。

    尽管知道陆渊不在这里,但还是情不自禁的埋怨道:“这一次,你可是把我坑的死死的!”

    说着,小白抬起了手。

    浑厚的法力附着到了手掌上。

    随后,挡在了诛仙剑的面前。

    锵!!!

    金铁交击声绽放在这片战场上。

    小白的眉头下意识一皱,闭上眼睛的她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但这道声音她确实是听清了。

    顿时,一个问号就在小白的心中升起。

    她的手掌,真的有这么坚硬吗?

    还是说,对面根本就没认真挥砍?

    问题是……

    触感呢?

    小白下意识抓了抓。

    随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顿时,一个陌生却熟悉的背影闯入了她的眼帘。

    “你是……”

    “陆渊???”

    小白眨了眨眼。

    呆呆的反问道。

    站在小白面前的青年微微一笑,尽管手头上的诛仙剑在不断的颤动,但他还是稳稳的夹住了这柄戾气滔天的诛仙剑,随后澹定的回答道:

    “我是陆渊。”

    “怎么?”

    “有什么问题吗?”

    小白的嘴唇哆嗦了两下:“没。”

    她能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是没见过真正的陆渊罢了!

    融合了大部分本源的陆渊,如今才算是恢复了大部分自己原本的样貌,也就是碧瑶第一次见到他的那般模样。

    和道子陆渊的容貌差不多。

    不过,和其余几具分身的容貌确实相差不小。

    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人,不仅仅是万剑一一人愣住了,道玄,田不易夫妇甚至是陆雪琪,全都愣住了。

    一时间,气氛忽然有点微妙了起来。

    “瑶儿,带着他们走吧!”

    “炼血堂弟子听令,立刻下山!”

    陆渊却没感觉到这阵微妙的气氛。

    扭头和碧瑶交代了两句话,就澹定的松开了手,对身旁的小白笑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小白连忙摆了摆手。

    只有真正的站到陆渊面前,才能感受到那种庞大的气势,恍若能征服世界一般,令人心折。

    这样的人物说欠你一个人情……

    先不说这个人情重不重。

    你也得有胆量能收下啊!

    小白自认为是个胆子大的狐妖,但面对陆渊此刻给出的承诺,一时间也是有点慌了神,口不择言道:

    “请问,你现在是谁啊?”

    “是道子陆渊?”

    “还是魔子路元?”

    “还是说,都不是?”

    陆渊笑了笑:“从始至终,只存在了一个陆渊,也就是我,从我当初把本源分割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具分身,就连本体,也只不过是我长期寄宿的一具躯壳罢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你还不是你?”

    小白听明白了。

    但似乎又更湖涂了点。

    摇了摇头,如此反问道。

    陆渊点点头。

    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东方源的躯壳上。

    “现在的我,算是大部分的我。”

    “作为一个接近了不死不灭的存在,我对于我的定义其实很模湖,星空之上,蕴含的秘密太多了。”

    “所以,准确的说,只有把最后一具分身收回,我才是真正的我。”

    小白眨了眨大眼睛:“那你的承诺究竟是以什么身份给的?”

    “当然是以我自己的身份。”

    看见小白似乎明白了过来,陆渊笑着调侃了一句,随后看了一眼碧瑶,对碧瑶微微颔首示意,最后看向了以道玄为首的正道联军。

    “我的马甲有点多。”

    “倒也没想到,真能和你们对线。”

    “一切似乎都是命运的安排。”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事实,没有什么再度重复的必要性,我只是想说,这件事能不能不动手解决?”

    陆渊摊了摊手。

    万剑一微微迟疑。

    道玄也是如此。

    或者说,正道联军里的大部分人皆是如此。

    但总有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所以,你不仅化作了道子陆渊,偷学了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还和魔教勾结,学会了鬼王宗和炼血堂的功法,甚至还胆大包天的潜入我们天音寺,众目睽睽之下,偷学了我们天音寺的大梵般若……”

    “以上这些过错,你是否愿意承认?”

    人群中,一个光头走出。

    陆渊微微眯眼,反问道:

    “我为何要承认?”

    “第一,我不是偷学了太极玄清道。”

    “太极玄清道本就是青云门在我入门时传授给我的功法,他们没能看穿我的伪装,难道还能怪我不成?”

    “况且,我又没做什么坏事。”

    “你们天音寺的普智,受到了苍松道人的袭击后走火入魔,我还出手限制了一下当时的普智,只不过因为当时实力上的差距,没有成功。”

    “在前往万蝠古窟的一路上,我给青云门安排了不少有用的资源,包括但不限于功法和仙草,最珍贵的见识我就不说了,说起来太繁琐,你们也听不懂。”

    “第二,我也没和魔教勾结。”

    “我本身就是一个毫无立场的人,最起码在这个世界上是毫无立场,你们可以把我看做是一个江湖散人,亦正亦邪,没有太多的正魔观念。”

    “而且,就算是我有了立场,那也只是我的几具分身有了立场,我个人是不存在立场问题的。”

    “至于我的伴侣……”

    “感情连种族都能跨越,跨院一个区区的正魔观念,轻轻松松的,又有什么不可能或不可以呢?”

    “第三,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

    “什么叫胆大包天的潜入?”

    “我那分明是一步一步走进去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当时你们天音寺就差没把八抬大轿抬出来,让我坐上去风风光光的上山了。”

    “虽然这个比喻有点不恰当,但怎么看也谈不上胆大包天的潜入,而且,我也没必要胆大包天。”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相反。”

    “你们天音寺才是胆大包天。”

    “一群口颂佛号实无佛法的秃驴,如果真读懂了佛法,或是明白了佛法的意思,也不会把草庙村一事掩盖了这么多年,我好歹是个旁观者,没有发言权,但你们这个当事人还在遮遮掩掩,是几个意思?”

    “倒不是说我看不起佛教。”

    “有本事,你们也立一个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鸿愿,我当场收回我刚刚到话,并对你们赔礼道歉!”

    “你们敢吗?”

    陆渊锐利的目光从每个人身上扫过。

    但没有任何一个天音寺的人敢吭声。

    “所以说……”

    “不是说我否定了佛教。”

    “而是说,我否定了天音寺。”

    “虽然说你们达不到佛祖的境界,也达不到某个菩萨的境界,甚至连金刚怒目的境界都没达到,但我对你们的要求也很低,从没有按照这些几乎是圣人的标准来要求你们每一个人。”

    “就比如说,地藏王菩萨。”

    “按他的要求,诸天神佛都没有几个能算的上是完美的,尤其是这道鸿愿,立德是让人看着都胆战心惊。”

    “你们就没必要立什么鸿愿了。”

    “因为你们还在害怕自己的心魔。”

    “所以说,如果你们天音寺真的有悔过之心的话,哪怕我不劝你们,你们也会将此事告知青云门,和公布天下的惩罚相比,这无疑是最简单也是后遗症最低的惩罚,也是天音寺的诚意。”

    “而你们却把普智的尸身留下,然后关上门缩起头,准备等张小凡和林惊羽有朝一日上门来问了,再拿普智的尸身表示态度,表示普智已经以死谢罪了,你们愿意对这个罪魁祸首如何,就随便你们了。”

    “实际上呢?”

    “无非是左手换右手的把戏罢了!”

    “普智服下了三日必死丸,就算是不为了让林惊羽和张小凡挫骨扬灰,到了天音寺也该死了。”

    “张小凡和林惊羽能得到什么?”

    “得到的只是你们天音寺的歉意。”

    “死去的人永远无法复活。”

    “谁也不知道,普智是不是真的下到地狱里赎罪了。”

    “到了那时,你们天音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这件丑闻掩盖下去,而且,还是让林惊羽和张小凡无话可说的方式,完美的将过往化作了一段永远无法追究的历史。”

    “更难听点的去猜测,因为张小凡身怀大梵般若,你们完全可以在一个合适的时间节点上揭发张小凡,进而引起青云门的内部动乱。”

    “配合上草庙村的惨桉……”

    “到了那时,青云门在天下人的心目中就不再是正道魁首,反而是一个日渐衰落的修仙门派,连自己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子都护不住的那种……”

    “而天音寺,还是依旧的稳定!”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愿意为了理想而付出生命的人,在任何时候都是无比的稀少,即便是在我先前所见的龙影书局里,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敢为我去赴死的。”

    “大部分人,都是随波逐流。”

    “他们也有热血。”

    “但这点热血不足以超过他们的生命!”

    “所以,如此宣传之下,天音寺就会成为正道魁首,彻底将青云门扫入到历史的尘埃中。”

    “酒香也怕巷子深。”

    “没有了新生代的青云门,不足为惧。”

    说到这里,陆渊谈了谈手指。

    东方源这具分身顿时出现在他面前。

    随后,被他一把抓住。

    “都是我玩剩下的东西了。”

    “就别想着能瞒过我的目光!”

    “每个人都有良心发作的时候,所以我才给了你们天音寺机会,甚至不惜让主体和分身演了五次的戏,就是为了刺激你们天音寺赶紧道歉。”

    “哪怕,不是明面上的道歉……”

    “结果,你们天音寺就一直硬撑到了我的假死……”

    陆渊发自内心的叹了口气。

    一抹飞灰在他掌中绽放开来。

    东方源这具分身彻底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三阶四层的修为!

    “正巧,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所以,你们很不幸的被我迁怒了!”

    陆渊笑了笑,抬起手掌隔空压下。

    无形的力量爆发。

    只是一瞬间,就好像是挤爆了几个青春痘一样,红的白的顿时混作一团,布满了原本天音寺众人站立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