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六十三章 少族长撒娇事件
    到了门口,方元就直接走进了医院,前台妹子依旧是方元认识的那个,也不知道是不是店里只有这一个前台妹子。

    “方老板您来了?”前台妹子上前招呼了一声,然后侧头看向方元的身后,没看见有狗,还有些奇怪。

    “嗯,我想咨询些事情。”方元道。

    “可以的,您请问吧。”前台妹子边点头,边呆着方元走到边上的待客桌走去。

    一坐下,前台妹子就开口道:“方老板您稍等,我去给您倒杯水。”

    “不用,不用,我就咨询下,一会还回店里呢。”方元摆手道。

    “好的。”前台妹子看方元拒绝的很是认真,也就没再强求,点了点头坐在了方元的对面等他开口。

    “是这样的,我想问问兔子能绝育吗?”方元直接开口,然后补充道:“是公兔子。”

    “当然可以的,我们店里是可以做兔子的绝育手术的,不过暂时只有向医生可以做,您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方老板你预约。”前台妹子点头道。

    “暂时不用,我就是问问。”方元摆手。

    “好的。”前台妹子点头。

    “对兔子有风险吗?”方元问道。

    “手术风险都是有的,不过我们向医生的技术非常不错,由向医生经手的手术还从未出现过问题。”前台妹子自信的说道。

    “嗯,那就好。”方元点头,然后问道:“要是兔子不绝育会有什么后果吗?”

    “兔子如果发情的话,会发出低沉而有规律的叫声,或者咕噜的声音,以及也会有绕圈的行为。”前台妹子细心解释道。

    “好的明白了,那等我想好了就麻烦你给我预约下。”方元道。

    “好的,没问题。”前台妹子点头应下,然后又叮嘱道:“是这样的,因为向医生平时比较繁忙,在店里的时间不多,如果方老板你的兔子需要绝育需要提前些说,这样配合您的时间。”

    “知道了,我先走了。”方元点头,然后在前台妹子的开门送别下,离开。

    刚刚走出门就碰见焦急奔跑而来的乔阿姨。

    “小方啊,不得了了,你店里好像遭贼了,快回去看看吧,我老公正守在门口呢。”乔阿姨一看见方元立刻到。

    “啊?”方元有些愣,他一个宠物店有什么好偷的,偷钱的话他的钱都在手机上,店里根本只有几十块零钱啊。

    “别啊了,快走。”乔阿姨一把拉住方元胳膊,然后带着人就往店里跑去。

    “谢谢乔阿姨。”方元被一拉,也反应过来,跟着跑了起来,还不忘道谢。

    “客气什么,都是邻居,我看要不要先报警?”乔阿姨紧张的问道。

    “等我看看情况吧。”方元不知怎么的,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你那店里,现在被翻的底朝天的,我老公说了,怕是有贼,就是不知道走没有,不过那些小狗子我看着倒是还好,还挺开心的跑来跑去的。”乔阿姨道。

    许是怕她自己这样说,方元不高兴,乔阿姨又补充道:“估计也是太小了,还不会看家呢。”

    而越听乔阿姨这么说,方元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甚至还想起了少族长拆铁门的壮举。

    要知道第一层所有的门都是铁门,自从少族长拆了自己的铁门后,到现在少族长的窝都是没门的,方元也没给它换,反正都是自己的狗了,窝这个东西对二哈来说能睡就行。

    乔阿姨和方元跑的很快,两分钟就回到了店门口,程科正认真的盯着店里。

    “谢谢程叔和乔阿姨。”方元只看了眼店,就明白没有什么小偷,咬着后槽牙忍住了心情,转头感激的对着乔阿姨和程科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咱们一起进去。”程科连忙摆手道。

    “不用,店里没人,它们在闹着玩呢,我新进了兔子,估计是狗没见过兔子,所以才这样。”方元笑着说道。

    “啊?它们弄的啊?”乔阿姨惊讶道。

    “嗯,应该是。”方元肯定的点头。

    “真不用我陪你,我年轻时候也是当过警察的,还是有几把刷子的。”程科认真道。

    “谢谢程叔,真的没事,是它们拆的,没人进去过。”方元谢道。

    “没事就好,虽说有些乱,但没事就好。”乔阿姨庆幸道。

    “对啊,谢谢乔阿姨跑这么一路了。”方元谢道。

    “那没事,大家都是邻居,不过你这够你收拾的。”程科看了一片狼藉的店里,不禁有些同情的说道。

    程科是万万没想到狗能把整个店翻成这样,跟进了好几个贼似的,反正以他以前当警察这么多年是从没见过这样的现场的。

    “看来养狗也不省心啊。”乔阿姨瞥了眼宠物店,叹了口气,然后和丈夫回自己店里了。

    “谢谢乔阿姨和程叔。”方元再次谢了一句,然后深吸一口气推开大门走进店里。

    其实在方元回到门口的时候,六小只和兔子族长的追逐游戏就已经完全停了下来。

    停下后,少族长和其余五小只才看见店里的情况,顿时就感觉有些不妙了。

    二层三层的窝倒在地上好几个,因为二层都是钢化玻璃门,砸到地上倒是没碎,就是全部成了裂纹,完全不能看了,甚至有个笼子都摔变形了。

    也不知道是谁跑的时候打翻了狗粮,现在满地都是狗粮,还有些地方有水渍,显然这是它们喝的水也被打翻在地了。

    现在整个店里可不是底朝天的,就是一层的窝都未能幸免,早就不复方元走之前的整齐干净了,看着比遭贼了都惨。

    方元一进门,六小只齐齐蹲坐在门口,低垂着脑袋,就是被追了半天的兔子族长也怂怂的,耷拉着耳朵缩在围栏边的角落里。

    “你们现在是出息了,少族长这就是你看的店?”方元指着少族长问道。

    “嗷呜。”少族长不敢说话,只能小声嗷呜一声,然后趴在地上,挪动的上前,然后先是蹭了蹭方元的小腿。

    眼看方元脸色没那么臭了,又想起了咬裤脚的哄人技能,立刻说干就干,一口精准的叼住了方元的裤脚。

    夏季了,方元穿的卡其色休闲裤,白色大T,看着休闲干净。

    而随着少族长一口叼住裤脚,然后那么轻轻一甩头:“撕拉”裤子发出哀鸣,半条裤腿直接就没了。

    让本来休闲干净的方元,瞬间变身露着一条小腿的朋克非主流。

    “少族长!”方元头疼的扶额。

    而叼着半截裤腿的少族长也彻底呆住了,狗脸上显而易见的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