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再次走失(求订阅,求月票)
    看着方元还有些不满的样子,曹亮开始有些感觉牙疼了。

    这狗会接电话就算了,现在猫都会打电话了,这让曹亮颇惊讶不说,关键听方元的意思是他还觉得有些不够?

    难不成得开口说话才叫聪明?

    这边方元和曹亮的对话警察也都听在耳朵里,因着开车的是老孙,女警察就好奇的开口了:“你刚刚说是你的猫打电话通知你的?”

    “对,它拨了号码,我听见那边特别吵,觉得不对就赶过来了。”方元点头,适当性的说道。

    毕竟方元也不能和盘托出说小金告诉他有人偷猫偷狗现场还打起来了吧,这么说不是等着进中科院?

    “你的猫会打电话?”女警好奇道。

    “嗯,会的,特意教过的,因为我店里的猫狗比较值钱,平时又没办法全部带回家,所以就教了它们夜深人静有人在店门口就给我打电话。”方元点头道。

    “这猫狗还能学会这个?”女警惊讶道。

    “会的,这种一张机械性的重复动作,而且猫狗的智商也不低,多教几次就会了。”方元眼都不眨的说道。

    “那你还挺厉害的。”女警看了看方元,说道。

    因着联网警铃响了后,派来的是距离最近的辖区派出所,因此没多久一行人就到了派出所里。

    而路上方元也接到了刘文律师介绍的擅于处理这类案件的律师钱鸥律师,钱鸥来的很快,方元他们到的时候他就已经等在派出所门口了。

    因为有了钱鸥律师的帮忙和处理,这件事处理的特别快,首先自然是解决纠纷问题,然后就是偷到不成的处罚,最后则是钱鸥代表方元提起的诉讼。

    当然诉讼要等琴姐和老黄从拘留所出来了,就是得十天后了。

    因为事实很清楚,琴姐和老黄带了笼子、干扰器、掺杂药物的罐头等一系列的作案工具,因此哪怕没有成功,也直接拘留了十天。

    整个过程因为有钱鸥在边上,方元和曹亮很快就从派出所出来了,整个过程一共才一个小时。

    可以说钱鸥律师是很专业了。

    互相道别后,三人分开离开打车离开了。

    本来曹亮说还要回去守着的,但被方元拒绝了,他决定亲自去店里守到天亮,不然他也不放心。

    至于钱鸥则是回去准备材料,准备十天后的起诉了。

    看着曹亮离开的背影,方元忍不住喃喃道:“亮哥这身材送外卖可惜了啊,应该换个工作才对。”

    背对方元的曹亮人高马大,刚刚能一个人抓住两人让人没法挣脱,方元着实觉得可惜了,心里打起了其他注意。

    等方元回到店里的时候,天色都有些蒙蒙亮了,毕竟是夏天,本来天亮的就早,何况折腾了这么久,时间已经快早晨五点了。

    边开门,方元边道:“亮哥这手劲确实不小。”

    无他,因为方元开门的时候看见了门上的一个凹,这明显是两个用老黄的头磕出来的。

    门一开,幼崽们纷纷高兴的看着方元,小金则是直接一个蹦跶跃进了方元的怀里。

    “方方,下次我也要负责阻击那些人。”小金也不知道哪里学的词,说的还挺热血的。

    “我也可以。”两只兔子也连忙附喝,还人立而起直接捏起小爪子挥舞了几下。

    “对对对,我们也要,方先生放心我们也很厉害的。”说这话的是捷克狼犬,它一抬头那神似真狼的样子,颇为唬人。

    说真的,方元都怀疑就算今天亮哥没来,那琴姐和老黄一开口看见这货,怕是当场就得吓地上去。

    毕竟捷克狼犬真的非常像狼,而小金和其他猫咪那也不是吃素的,猫本来就是肉食动物擅于捕猎,何况是从妖界出来的猫,捕个人怕也没有太大问题。

    “行,我知道你们厉害,这次是我太担心了,有机会一定给你们表现的机会。”方元挨个摸了摸幼崽门的头安抚道。

    “人的味道不好,当然除了方先生之外。”就在方元安抚幼崽们的时候,边上的少族长颇为傲娇的说道。

    “什么味道?”小金好奇的问道。

    “臭臭的。”少族长歪头思考了下,然后认真道。

    而方元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没办法,毕竟咬哪里是方元指挥的,而那地方的味道总不可能是香的。

    “那算了,还是方方的味道好。”说完,小金就舔了一下方元的脸。

    “乖。”方元则摸了摸少族长的狗头安抚了下,没多讨论这个话题。

    虽说时间已经五点了,天色慢慢的亮了起来,街道上除了环卫工之外倒也没什么人。

    因此方元直接开始玩起了手机,不过刚刚打开手机准备给自己的全能总经理舒云留言说余小鱼事情的方元突然看见群里有人说话。

    [语音消息]钟婆婆家的毛毛

    “这么早钟婆婆就起床了啊。”方元一看信息是钟婆婆发的,直接就点开听了起来。

    不过一听就发现不是钟婆婆的声音,而是毛毛的叫声。

    叫声充满焦急和无奈,还有害怕,因为毛毛说的是钟婆婆又不见了。

    是的,是又,既上次之后这是第二次钟婆婆夜不归宿不在家了。

    不对,也不算是夜不归宿,因为钟婆婆是半夜出去的,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而毛毛则被关在家里没法出去。

    其实毛毛能开门,但现在管的非常严格凡是不牵绳的狗出门都容易被抓,而钟婆婆也早就千叮万嘱毛毛不能单独出门,因此毛毛不敢不听话,只能找方元了。

    “少族长,你给毛毛说我马上来。”方元直接把手机递给少族长开口道。

    毕竟要是方元回话会有些奇怪,但少族长回复就不同了,只有毛毛能听懂,其他人看见只会觉得是毛毛和少族长调皮了。

    “小金,辛苦你看店了,我要出去一趟。”方元摸了摸小金的头,再次牵着少族长快速关门离开了。

    “唔,下次还是告诉方方其实我们猫的嗅觉也是非常好的,也能帮忙的。”小金舔着前爪,认真的思考着。

    而方元已经带着少族长飞奔向钟婆婆的小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