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互相照顾(求订阅,求月票)
    这话一出,方元顿时沉默了,而两小只还不懂,比如冠毛犬毛毛则是在钟婆婆的怀里拱来拱去的,还不停的舔舐钟婆婆有些微凉的手安慰着。

    “想当初也许我就不该带毛毛回来,现在倒是劳烦它来照顾我了。”钟婆婆笑呵呵的摸了摸毛毛光滑的皮肤,叹息一声。

    “钟婆婆您这样说毛毛要伤心了。”方元道。

    “哦,对,毛毛你别伤心,婆婆我不是不想要你,也不是后悔了,只是觉得你还这么小就要照顾婆婆太累了。”钟婆婆闻言立刻低头看向毛毛,果不其然毛毛黑溜溜的大眼睛已经湿漉漉的了,立刻举起毛毛解释道。

    “汪。”毛毛叫唤一声,然后伸头舔了舔钟婆婆的脸颊,表示不介意了。

    确实也是,听完钟婆婆的解释毛毛立刻就原谅了钟婆婆,有时候就是这样,猫狗的爱是最容易得到,也是最难改变的,毛毛就是这样单纯好哄。

    钟婆婆一说它就信了,而钟婆婆也确实是因为觉得自己拖累了毛毛才会这样说的。

    “小方老板你家的狗啊猫啊的教的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毛毛多聪明。”钟婆婆看毛毛又高兴起来,也叹息一声抱着毛毛开口道。

    “怎么了?”方元道。

    “这孩子才三个多月大,体型又这么小,但因为我得病后老是忘东忘西的,现在毛毛都学会给我收拾烂摊子了。”钟婆婆夸起毛毛来,就像是夸自己的孩子一般。

    “这小家伙本来智商就很高。”方元道。

    “可不是,现在毛毛会在我烧水忘记关火的关火,忘了关门的时候自己去关门,还关灯,有时候我出去了没带钥匙它还知道来给我开门呢。”钟婆婆细细的一样样的说着毛毛的丰功伟绩。

    “那毛毛真的特别聪明了。”方元点头赞同道。

    “可不是,就是苦了这孩子了,自己还小呢,就要照顾我这个老太婆。”钟婆婆摸了摸毛毛的头,有些不忍心,又有些骄傲的说道。

    “汪汪。”毛毛在钟婆婆的怀里叫唤了两声,说的倒是很简单,让方元告诉钟婆婆它很愿意照顾钟婆婆,不觉得麻烦,很开心这样的话。

    “我看毛毛非常喜欢您,它愿意照顾您的,而且你们也是互相照顾。”方元道。

    “毛毛愿意啊,不觉得婆婆是拖累吗?”钟婆婆心里暖暖的,忍不住看着毛毛道。

    “汪。”毛毛坚定了叫唤一声,生怕钟婆婆听不懂还认真的点了下头。

    “哟,我叫毛毛就是聪明,还真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呢。”钟婆婆惊喜道。

    “咳,肯定能听懂的,听说冠毛犬的智商有五六岁小朋友那么高呢,应该能听懂的。”方元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道。

    “那不一样,我家毛毛是特别聪明。”钟婆婆摆手道。

    “对。”方元赞同的点头。

    “但是啊,毛毛它不知道我这是什么病啊,这病没得治的,以后它可怎么办。”钟婆婆道。

    “钟婆婆您不用担心,您刚刚也说您现在还是早期呢,能控制的,控制着总会好一些的,说不定几年后医学发达了,就能治了呢。”方元尽量乐观的说道。

    “怕是难。”钟婆婆并不乐观。

    “不一定,钟婆婆你看咱们国家的那些医生多厉害,以前只要是沾了癌这个字的就治不好,现在不也攻克了几种吗,所以说您别太悲观了,毛毛可还小,需要您照顾呢。”方元道。

    “可,可是……”钟婆婆还是有些犹豫,或者说是悲观。

    但直接被方元打断了,方元道:“您别可是了,您要是不积极治疗,毛毛怎么办?”

    “毛毛不能再回去跟小方老板你?”钟婆婆犹豫道。

    是的,钟婆婆心里是打了这样的主意的,她倒是没什么,反正孤身一身到时候住养老院都行,但毛毛却还只有三个月大,以后还有十几年呢。

    因此钟婆婆想的是最好毛毛能跟着方元回去,不论是再找个主人还是其他都行,在钟婆婆看来,反正肯定比跟着她好。

    “当然不行,不信钟婆婆你问毛毛。”方元说着冲毛毛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才伸手开口:“毛毛过来。”

    “呜呜。”毛毛呜咽一声,直接躲进了钟婆婆的怀里。

    要说没有方元摇头,毛毛肯定是愿意被方元抱的,毕竟方元身份特殊,但现在被方元提醒了,它肯定要配合的。

    “毛毛,你跟小方老板回去好不好?”钟婆婆试探性的问道。

    “汪,呜呜。”毛毛在钟婆婆怀里摇头,并且伸出有些脏的爪子扒拉住钟婆婆的衣服,一副不愿意松开的样子。

    “钟婆婆您就别再打这个主意了,不然毛毛会以为您不要它的。”方元叹了口气,劝导道。

    而毛毛也配合的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蔫头耷脑的做出伤心的样子来。

    说真的,要是普通的狗,方元可能会接受钟婆婆的意见,毕竟普通的狗现在自己也是孩子,也需要照顾。

    但毛毛不一样,它虽说还小,但它智商高,又已经认定了钟婆婆,怎么可能再选其他的主人,而且钟婆婆这个情况还是初期,有毛毛照顾显然更好些。

    “是,那行,我不说了,不说了。”钟婆婆看毛毛这样子,心里一痛,连忙摇头道。

    特别是钟婆婆看见了毛毛爪子上的那种磨损,更加心痛,显然这是毛毛着急跑过来,在地上磨出来的,毕竟毛毛现在年纪小,皮嫩。

    “那就好,要我说钟婆婆您就应该配合医生积极治疗,然后和毛毛一起互相照顾,不是挺好的吗。”方元笑着道。

    “对,小方老板你说的对,听你们的。”钟婆婆点了点头,看起来情绪好了许多。

    “那行,咱们这就回去吧,我今天还要开店呢。”方元笑着道。

    “对对对,天色不早了,回吧,别耽误你开店了。”钟婆婆看了看已经完全变亮的天,然后起身道。

    “嗯,您去医院要帮忙就告诉我一声。”方元嘱咐道。

    “那不用,这个小事我自己能行。”钟婆婆摆了摆手道。

    “不要我帮忙,那您一定得积极治疗,积不积极到时候我一问毛毛就知道了。”方元道。

    “是,肯定好好治疗。”钟婆婆笑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