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零四章 生活不简单。(求订阅)
    很快,第二天早晨。

    城中心,外边的喧闹声叽叽喳喳传了进来,

    也有光偷跑进了卧房。

    方云果然先一个醒了,腰酸背痛的他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他身体都腰酸背痛了,想想伊人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雍容熟美的面容,正是伊人的睡脸。此时的伊人就躺在他身旁,正脸对着他,脸上都还带着红晕,呼吸倒是吐气均匀,睡的很香。

    方云打了个哈欠,睁着一个眼珠子就开始盯着伊人一个劲儿地瞅,反正呢没外人,看得入神一点都没什么,睡觉都这么美,不愧是伊人,伸手轻轻捏住伊人额角上耷拉下来的一缕秀发,轻轻揉搓了一下,感受着那一点香气窜了出来,

    真妙呀。

    她和倩茹,

    以后就是我媳妇了啊!

    这是多大的福气呀。

    方云想着两個妹子为他放弃了好多,心头一片满满当当的情愫

    更是想着昨晚跟伊人的那完全混天黑地的胡天海地,方云觉得心中很充实,很满足,

    祖坟上冒青烟儿了

    有两个这么漂亮的大老婆,方云觉得自己就算这身体,面对两个老婆,估计自己得少活十几年,太....

    伊人可是个强势不服输的性子,而方云又有一副身体,

    这到了床上。

    火星撞地球。

    最后伊人都翻白眼了,都没让方云停的。

    可以想想昨晚到底怎么了。

    方云此刻倒是太喜欢伊人那股不服输的强势劲了,这种劲,让她完全表现出个倩茹不一样的状态,越想越乐呵,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把被子撩开,顿时,伊人身上光溜溜的曲线蹦了出来。

    见状,方云嗓子眼儿一干,伸出手,受着上面的热乎气儿和优美的弧度,顺着弧线慢慢向上,滑滑的,如陶瓷般的触感。

    这时,伊人的眼皮艰难的动了一下,

    方云忙住手,爱意十足的眼眸儿直勾勾地望着她,“伊人,醒了?

    伊人也没睁眼,整个人都是沉沉重重的,声音也有些沙哑,“几点

    “大概....”方云抬头一看表,“七点钟不到吧,还早。”

    额,他估计是太兴奋了,这都还没有俩小时,他就又给伊人吵醒了

    轻轻挪了挪身子,

    秦伊人试着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但真的太累了,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道,“七点....这么早吵醒我干什么?’

    方云知道她累了,连忙给她盖了盖被子,笑道:“没想叫你呢,就是忍不住...谁让你太漂亮了。’

    秦伊人迷迷糊糊半天,才终于吧漂亮的眸子眯了一条缝了,声音也听不出是个什么语气的道,“你小子昨天是不是爽透了?过瘾死了?”诶,这是要算后账了啊。方云马上干咳道:“没有啊,咳咳

    “没有?”尹新菲可能现在才微微有了一点劲,眼睛眯得更细了,“阳台,客厅,厕所,桌子...你厉害呀,不知道姐是第一次,几个小时不让姐休息。这还没过瘾?那你想怎么才过瘾?”

    方云哎呀一声,脸红道:“这....这就是异常的也生活,我可心疼你了,而且我见你挺配合的,一点那身的意思都没有啊,所以...戈你还不了解吗?我可是对你一直都一般侮辱,而且特仰慕您老人家,我疼你都来不及呢,多听你的,真的啊.

    “是吗,你对倩茹也是这么瞎来的吗?”

    尹新心里突然一个咯噔。

    遭了,昨天晚上正在那什么时,伊人问他了一个问题,她和倩茹说舒服,他下意识就回答了你舒服。

    这不就是说,他跟倩茹早就苟且了吗。

    “什么瞎来呀?’

    尹新一看伊人盯着他,这逃不过,于是立马结束装傻了起来,“我喝多了点儿酒,记不太含糊了...

    “装的挺像。

    “我装什么了?’

    秦伊人笑笑,“就你和倩茹的破事儿,你以为你能瞒得住谁呢,对了,你瞒住我也是应该的,反正我们也没领结婚证,也没什么关系。”方云吓了一跳,“别介啊,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秦伊人笑眯眯道:“咱俩为什么要在一起啊?你不是和倩茹在一起吗,什么事都瞒着我。’

    “哎哟,我什么瞒着你了。

    “呵呵,你以为我还真不知道?我和倩茹商量的事儿你知道吧?背着我瞎来,还瞒着我,你告诉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成,方云直接投降了,“好了好了,就知道我错了,之前的事情我郑重道歉,没经过你那身就那啥倩茹了,是我的错,我罪大恶极,我简直不是人,猪油蒙了心....方云上去搂搂她的腰,“别生气啦,咱们都....这会儿可不能反悔啊,等后边时机成熟了,咱们可得去把证领了。

    秦伊人眼睛一眯,“你们还真那啥了啊,在我之前?’

    尹新愣了一下,哎哟,搞半天,尹新菲在这里炸他呢!他也是大傻,这直接上当了。

    “我.

    秦伊人微笑道:“领证?那就得看我心情了。

    尹新也知道伊人也没真生气,估计就是接这个,消除昨天她翻白眼的丢人的,她性子强势,才不会认自己被方云拿捏了呢,方云叹口气,“那我的秦总您现在啥心情?”

    “我啊

    秦伊人闭闭眼,翻了个身,“现在就想多睡一会儿,

    昨天某些人不知轻重,把我这把算是弄散架了。”

    现在身上都还有些红晕呢。

    “嗯,那你快睡吧。”方云轻声。

    “那给盖上被子行不行?”

    “好,我去做饭,一会儿吃饭时我叫你。

    “嗯,把倩茹一会儿也喊过来,我也该把你还给她了。

    “瞧你,又说这些话,在咱们老方家,可不兴拉对立呢。”

    一边说着,方云一边从床上坐起来,爱惜地一低头,在伊人粗糙的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给她捋捋头发后,再将被子给盖紧了,

    这才穿鞋下了床,怕打扰她休息。

    方云去了外边的卫生间刷牙洗漱换衣服。

    伊人说的对,昨天晚上方云确实过瘾了,

    多少个小时啊,伊人也放得开,他简直做梦都想的事情,都如愿以偿了。

    不过此刻他心情舒爽的,也心疼起了伊人,自己昨晚确实太不怜惜她了,人家最后都说不出话了,胡言乱语了,他都还在动,

    住了自己还强行折腾了她大半个小时,这实在不叫事儿。

    冲动是魔鬼啊。

    不过能在伊人姐身上爽这么一次,尹新也不后悔。

    从卫生间洗漱出来,方云就重重伸了一个懒觉,眼神一定,那身翻腾起了冰箱准备着早餐。

    七点半钟。

    热气腾腾的早饭被方云端上了桌。

    他刚想叫伊人下来吃饭呢,一想,伊人可能真的累坏了,还是等等她多睡会儿吧。

    把身上的厨师装丢椅子上,走到客厅的方云瞅了眼餐桌,想了想,急了,这阵做了饭,让伊人等会儿起来,估计也得冷了。

    倒是还得重新做。

    想了想,这个时间,不知道倩茹起了没,先和倩茹吃吧,等伊人休息。

    于是拿出手机。

    嘟嘟嘟几声。

    “倩茹。”方云对着听筒招呼。

    “嗯。”听筒那边女声一飘。

    “醒了吗?我这儿饭弄好了。

    “嗯,就来。’

    挂断电话方云又准备上了碗筷,一件件地放好在桌上。

    这边刚一弄完,门就响起解锁的声音,风韵万千的倩茹迈着轻步推门进来,她头发是湿的,显然之前洗过澡还没来得及吹干,

    今天的倩茹上半身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领口缠着一点蕾丝边,可能因为洗了澡有一点水渍,所以看上去有些凉快,下面则是穿了一件包臀裙,光着腿,白白的。

    方云笑道:“今天天冷,怎么不穿双丝袜保保暖。

    “屁,这个天,保什么暖。”倩茹没好气的啐了一声,把高跟鞋蹬掉。

    “这不你老公我厌恶看吗,你腿这么白,又这么有肉感,不穿双丝袜,真是可惜了。

    倩茹笑了笑,“少贫了你,凭什么给你看,

    尹新一瞪眼,“说什么呐,不给我看,你给谁看!’

    “跟你开玩笑呢....太白天的谁给你穿,晚上,今晚你住我那屋,想看啥给你看啥,好不好?”结了婚,倩茹还少见的大着胆子说着。

    尹新心一热,“真的?”

    .假的。

    “假的啊?‘

    “我说假的你信吗?你是我老公,我不给你看给谁看。”

    方云笑容满面道:“我这人实在,你别给我开玩笑,我困难当真,到时候要是知道你骗我,别怪我打你屁股。”

    “好了好了,我饿了。’

    “快坐吧。

    倩茹笑了,“你做什么了,一大早。”忽然,坐到位置上的倩茹嘴里咦了一声,眯眼看看一桌子的早饭,有煎过的香肠,有煮蛋,有煎蛋,还有有烤过的面包,加上蓝莓酱,还有一叠切好的牛肉和一盘的咸菜“早饭这么丰盛?你对伊人可真照顾呢,是吧,老公。’

    老公两个字,让尹新听得美滋滋的。

    尹新是个很那身满足的人,心里那身得很,仿佛昨晚的腰酸背痛都减弱了好多,忙活了一个大早上的他顿时一点儿疲惫也感觉不到了,

    不过这话里的什么只对伊人照顾,他还是不认同的。

    他明明两个都一起照顾。

    “你也说着了,两个都是我心头肉,手心手背,哪儿有对谁好,对谁不好呢,这不可能。”

    “是吗?那坐下。

    “好嘞。’

    俩人都坐到桌旁拿起了筷子。

    方云先给对面儿的倩茹夹了一复杂递给她,见她没吃而是看着自己,方云问道:“怎么了?不饿?”

    倩茹笑了下,“昨晚舒服了吧?”

    “哈,没有的事...赶紧吃东西,一会儿冷了。

    倩茹拍拍旁边,“坐过来,结婚了,我们还没亲热,我怕你有了伊人忘了你倩茹姐了,过来,抱着我好不好?‘

    今天的倩茹不知道怎么的,也是比较主动。

    可能真想她说的吧,她也患得患失,怕方云和伊人腻歪了,就冷落了她。

    方云暖笑道:“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腻呼人了?还想挨着我吃饭?行吧行吧,我倩茹姐都开口了,我过去。”拿着小碗坐过去,抱了抱她。

    倩茹一嗯,屁股一抬,就坐到了方云的腿上,这才大家闺秀般地拿起刀叉,像吃西餐一样一点一点切着面包和香肠,然后用叉子叉起来,也没有先自己吃,又起一小块就往方云嘴巴里喂。

    尹新也没有客气了,嘴巴一张一闭,而且自己也没有这么拿捏,以及单手抓着面包一口口啃着,喝粥的时候还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

    倩茹看的一笑,她突然把眼睛一眯,瞅了尹新好几眼,然后凑到他耳边,轻轻的问,“昨晚....和哪晚,谁更舒服。”

    哎哟,又是这个问题,好像女人都很在意这问题似的,方云苦笑道“你怎么也问这个问题呀。’

    “也?”倩茹突然把脸拉开了一点,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瞄了方云一眼,“伊人也问你了?’

    尹新一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瞧这反应,倩茹突然明白了什么,把手中的餐具都一下丢桌上,然后眼睛瞪了起来,“你给伊人说了,我们之前哪晚的事儿?”

    方云咳嗽一声,讪笑道:“.说...说了。

    “你!”倩茹突然拍了方云手臂两下,“你傻呀,怎么这事儿还给伊人说!’

    方云复杂交代了一下他被诈出来暴露哪晚的这事儿。

    倩茹一听,哭笑不得,“你四不四傻!她怎么可能知道?’

    .我还以为你那身给她说了呢。’

    “我又不傻,我给伊人说这干什么!”

    方云有些不以为然,“嗨,都两...,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告诉了伊人也没什么吧。

    倩茹摇摇头,叹了口气,

    希望吧。’

    “新婚第一天,唉声叹气的干嘛,快快乐乐一点,伊人知道了也没说什么,大不了和她道道谦,撒个娇,你们是闺蜜,她肯定很快就忘了这件事的...来,吃蛋,别想了,伊人还在睡觉,我们吃完出去转转。”闺蜜?哎。

    倩茹也不知道怎么说,现在啊,她们除了闺蜜,这不还有方家媳妇这层,嗯,竞争关系了吗。

    作为女人,一想,后边尹新...生活都不那身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