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光者 第二百七十九章:晋升(大章求收藏求订阅求月票)
    而在巨石碎裂的瞬间,何奥就身子一蹲向着左前方一个翻滚,回头看向苦猿。

    这里是一处较为平坦的河滩,靠着一条浅浅的溪流,静谧的水流在琥珀一般的月光下轻轻的波动着。

    来自超忆视角下的细致世界倒映在何奥的脑海,他的大脑快速转动,处理着这些庞大的信息,并开始建立苦猿的战斗模型。

    此刻何奥的状态并不算好,刚刚的翻滚使得他胸口的伤被进一步撕开,他的呼吸愈加困难,每一下进气与出气的起伏,都会带来剧烈的撕裂的疼痛。

    不过这种疼痛还算在何奥能忍受的范围内。

    他后退了几步,远离了眼前的苦猿。

    在他没有一招解决掉苦猿的能力之前,任何对苦猿的攻击都会增加苦猿的战斗力。

    看到他的后退,苦猿明显恼怒了一些。

    何奥如果直接冲过来攻击它,那很快就会被它打死,但是何奥往后拖,就会平白增加许多战斗的时间。

    它双脚一蹬,如同炮弹一样向着何奥冲去。

    它的爪子高高举起,仿佛要把何奥一下子拍成肉酱。

    苦猿的战斗方式基本上都是依靠蛮力肉搏,用受伤之后获得的巨大的力量直接上去把人拍死。

    何奥自然不可能站在那里等待着苦猿来拍自己。

    在超忆的加持下,他再次剧烈的拉动身体向着侧边翻滚,闪过了苦猿这一次撞击。

    而失去目标的苦猿则一头扎进了何奥身后的山林,巨大的力量使它像是踩平青草一样,压平了一颗颗巨大的树木,最终撞在一块崖壁上,将崖壁撞出些许裂纹,才停了下来。

    “咳咳···”

    何奥捂嘴咳嗽了两声,鲜红的血液落入了他的手心。

    这几次闪避几乎都是他忍着痛,直接拉扯伤口做剧烈运动完成的。

    长时间的失血和伤口疼痛,让他的身体愈加的虚弱。

    他自然可以忍受这种疼痛的痛苦,但是这具身体似乎并不能在这些伤势下支撑更多的时间了。

    超忆仍旧在建立着苦猿的战斗模型,在刚刚的那一次交锋中,何奥近距离的与苦猿擦肩而过,仔细观察了苦猿的身体。

    在超忆的视角下,一个更为糟糕的问题被暴露出来。

    在苦猿裂开的伤口深处,那些被撕裂的肌肉正在盘结在一起,迅速愈合。

    这个血量越低,战斗力越强的怪物,还自带持续回血的能力。

    这意味着放风筝式的持久战基本上不可能用来战胜苦猿。

    拖到后面,苦猿的伤势就自然愈合了。

    而在何奥思索的时候,苦猿再次袭来,他反握住弯刀,再次一个翻滚脱离了原本的区域。

    但是很显然,这个翻滚的动作已经艰难了许多。

    苦猿似乎察觉到了何奥动作变得迟缓了一些,越加猛烈的袭击而来。

    这一次,何奥不再躲避,反而以进为退,迎上了苦猿的攻击。

    苦猿虽然力量强大,但是在超忆加持下,原本罗纳尔就很高的敏捷被进一步提升,使得苦猿基本上难以碰到何奥。

    战斗短暂的陷入了僵局。

    而在战斗的过程中,何奥也会适当的给苦猿造成一些伤害,避免它的伤势打着打着就完全愈合了。

    这些伤势有些在胸口,有些在腿上,有的在双臂,但是都无伤大雅,苦猿有时候还故意不防御,要和何奥以伤换伤。

    不过遇见以伤换伤的情况,何奥基本上就会直接放弃,而不是硬上,他的身体已经再受不了一次剧烈的撞击。

    随着时间的过去,苦猿身上各处都布满了一些细微的伤痕,即使是被苦猿重点防御的脖颈处,也被何奥抹上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不过脖颈的恢复能力似乎要比身体的其他部位强很多,几乎在何奥抹上伤痕后不久,这道伤痕下的血肉就重新长合,甚至隐隐有完全愈合的趋势。

    而随着战斗的进行,何奥的身体状况已经越来越差,甚至于呼吸,他都要额外花费更多的力气,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来自这具重伤身体的体力不支。

    但是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在超忆的视角之下,苦猿一切身体的变化都无所遁形,何奥渐渐把握住了苦猿不同身体部位的恢复极限,以及所受的伤害与整体力量提升的关系函数。

    虽然身体所有部位的受伤,都会使得苦猿整体的力量状态提升,但是细分到不同的部位,还是有不少的差距。

    力量的增长并不是完全均等的。

    比如四肢受的伤,会优先提升受伤的肢体的力量,躯干受的伤,则会均匀提升整体的力量,而头颅和脖颈受的伤,会提升反应速度和敏捷。

    随着这些数据的掌握,何奥脑海中关于苦猿的战斗模型越加的完善。

    但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身体状态也越来越糟糕,他似乎正在逐步的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他的身体似乎渐渐跟不上大脑的反应速度。

    而在激烈的战场上,任何的迟缓都可能造成致命的后果。

    苦猿抓住了何奥反应迟钝的这一刹那的时间,在何奥侧身攻击的时候,一掌打在了何奥背上,将何奥击飞了出去。

    砰——

    浑身浴血的男人摔进了溪流与沙滩的交界之处,溅起了一片水花。

    何奥艰难的试图爬起来,但是他伸入溪流中的那只用以支撑的手却猛地一下滑开,让他再次摔进了泥地里。

    而在此刻,苦猿终于看到了结束这场烦人战斗的希望,它嘶吼一声,向着还在艰难爬起的何奥冲去。

    这个弱小的家伙,虽然弱小,但却难缠,好像怎么也打不死,已经消磨完了它所有的耐心。

    然而它刚刚往前走了几步,就感觉自己脚下一空,它脚下的‘沙滩’被它的重量‘压碎’,露出里面深约两米的陷阱。

    苦猿立刻上跳,试图挣扎出这个对于它来说相对‘迷你’的陷阱,但是它的双腿还是被陷阱里伸出的坚硬节肢划出一道道深深的伤痕。

    这陷阱里面的节肢是一种蜘蛛型异兽的腿,异常坚固锋利,被罗纳尔布置在这里,用以猎杀小型异兽。

    这个陷阱只短暂的困住了苦猿一个刹那,就被它挣脱,而它刚刚挣脱陷阱,就看到对面浑身布满鲜血的人站了起来,正背对着它。

    它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辱。

    这个弱小的家伙居然戏耍它!

    带着黄色光芒的鲜血从它双腿被划开的伤口溢出,强大的力量一层层涌动而出,它双脚一踏,陷入地里,然后猛地向着前方站起来的何奥冲去。

    强大的力量给它带来了绝顶的加速度,它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然而就在这个瞬间,何奥骤然转过身来,银色的弯刀映照着月光,一闪而过。

    苦猿只感觉自己前进的速度骤然变快,有什么笨重的东西被从它的身体上剥离。

    包裹着雪白毛发的头颅落在沙滩上,滚动了几圈,看到了身后的场景。

    那是一个巨大的无头巨猿的尸体,向前奔跑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原来被剥离的,就是‘身体’。

    ······

    直到巨猿身体摔倒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一直维持着挥刀动作的何奥才卸下一口气,紧接着,他身体一软,踉跄的前倾。

    手中的弯刀也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刚刚那个确实是一个陷阱,但是陷阱的核心却并不在那个两米深的坑道里,而在何奥脚下。

    两个卡扣被自然松开,失去支撑的何奥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在他的脚下,是一个金属平台,这个平台深深的嵌入大地,原本罗纳尔是想用这个平台放置诱饵,或者绑住某些异兽的。

    而现在却被何奥用来绑住了自己。

    这个杀死苦猿的‘陷阱’的原理其实很简单。

    何奥借用那个小陷阱伤到了苦猿的双腿,使它的双腿获得增强,然后把自己固定在了金属平台上,利用超忆战斗模型的数据,在正确的地点,正确的时间挥出了手中的弯刀。

    刀刃正好撞在了苦猿的脖颈上。

    在苦猿自身的强大的惯性下,锋利的刀刃划破了它的脖颈,切断了它的头颅。

    杀死它的并不是何奥,而是它自己。

    而作为挥刀者的何奥,为了稳固身形,自己也承受了强大的冲击力。

    他硬生生承受住了这个冲击力。

    而承受这个冲击的代价就是,他的双腿骨骼已经完全碎裂,握刀的右手无力垂下,除了传来剧烈的疼痛无法接受任何控制,只有左手还能艰难的移动。

    何奥把唯一完好的左手伸进衣衫深处的夹层,从衣服里拿出来一支银色的试管。

    月光洒在这只漂亮的试管上,如同火焰一般的红色液体在其中荡漾。

    何奥用牙咬住这支试管的软木塞,握住试管下拉,把软木塞从试管上拔了出来、

    然后他吐掉了软木塞,缓缓举起了手中的试管。

    皎洁的月光穿过银色的试管,将红色的波纹打在何奥布满鲜血的脸颊上。

    他缓缓拿起试管,将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天赋序列99:捕猎者’晋升仪式:

    通过搏杀、陷阱等各种手段在一天内猎杀超过五个d级超凡生命,或

    一个c级超凡生命。

    ------题外话------

    今天事情有点多,下一章应该在中午或者下午,大家晚安。

    大章求收藏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