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1章 又来抢生意了
    “你们再睡会儿,用不着跟我去镇上。”李昙年说着,就往外走。

    二宝和三丫麻溜的跳下了床。

    “后娘,我要跟你一起去。”

    二宝说完,三丫不甘示弱道:“后娘,我认得秤,我可以帮你看看秤,你不是要帮人称东西吗?”

    于是,两个小豆丁顺理成章的跟着李昙年去了镇上。

    娘仨才到了集市口,就见一阵女声传来:“这位小哥,我家羊蝎子好吃的很呢,你买回去试试就知道了,我昨儿个可卖了不少,才两个铜板一块呢。”

    还是那个九娘子!

    三丫见她居然真的卖起了羊蝎子,而且,摊子前,还零零散散的堆着几个客人,她顿时就黑了脸。

    “这潲水婆”话没说完,眼看着李昙年幽幽朝她看来,她赶忙改了口,“这人心太黑了,她居然真想抢我们家的生意!”

    “是啊,是啊,心太黑了。”二宝附和。

    李昙年面色淡淡:“过来帮忙看秤。”说完,又将摊子摆了下来。

    三丫和二宝一左一右的站在李昙年身边,眼看着九娘子的摊子前还堵了不少人,他们顿时鼓着腮帮子,相继吆喝了起来。

    “卖羊蝎子了,快些来买羊蝎子了,我家祖传秘制的羊蝎子唷。”

    “卖羊蝎子咯,镇上仅此一家的羊蝎子!”

    李昙年意外的看了二宝一眼,三丫平日里就是个泼辣的性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倒是正常,二宝胆子略小,能喊出来,已经人一大进步了。

    很快,两个小豆丁的喊话声就引来对面摊上客人的注意。

    那些人对视了一眼,适才恍然:“那才是上次那个卖羊蝎子的小娘子吧,我记得清楚?”

    “可不是,她家羊蝎子确实好吃,我还是去买她的吧。”

    于是,不一会儿,李昙年摊子前就围了不少人。

    李昙年一口气卖了十来个羊蝎子出去,适才将螺蛳肉放了些在粗瓷碗里,三丫见状,赶忙吆喝起来:“免费吃咯,赶紧过来免费试吃咯。”

    三丫的声音确实很有穿透力,不一会儿,摊子前就围了不少人上来。

    对面九娘子的摊子上,原本还有两三个客人,听得三丫那么一喊,也纷纷往李昙年摊子上去。

    霎时间,九娘子摊子上连只苍蝇都没了!

    九娘子看着对面热热闹闹的摊子,又看了看昨儿个就没卖多少的羊蝎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不就是吆喝吗,谁还没长一张嘴了?她就不会吆喝了?

    于是,九娘子卖力吆喝了起来,可说来也是奇怪,任她怎么吆喝,李昙年摊子前的人就是不过来。

    那些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李昙年的摊子围了个结实,九娘子压根看不清楚,只得咬牙暗恨:敢抢她九娘子的生意,她保准将她赶出清河镇,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做!

    人群堆里,二宝和三丫当着众人的面吃起了试吃了起来,那些原本还迟迟没下手的人见两个小豆丁吃的津津有味的,也有些蠢蠢欲动。

    直到一个壮实大汉拿了一块来尝,那些人才纷纷伸手。

    不一会儿,一小碟子的螺丝都被抢了个精光。

    “好吃,好吃,这螺丝的味道一点儿也不输羊蝎子啊。”

    “可不是吗,小娘子,你这露丝怎么卖的,给我来点?”

    李昙年轻笑:“十文钱一斤,五文钱半斤。”

    “给我来一斤回去下酒。”

    “我要半斤!”

    有老顾客怕她又想那日卖着卖着就没货了,赶忙道:“给我来三两,我要的少,先给我秤了吧。”

    ······

    不一会儿的功夫,李昙年羊蝎子卖完了,螺丝也卖完了。

    九娘子眼看着那些没卖到的人要走,赶忙吆喝道:“卖羊蝎子咯,我这里有新鲜出炉的羊蝎子咯!”

    结果,任她怎么喊,也没人往她摊子上看上一眼。

    九娘子急了,赶忙拽住了其中一个客人,赔着笑道:“这位客官,你不是要买羊蝎子吗,我那里正好有羊蝎子,你去我那里买啊,绝对的好吃不贵。”

    那买主冷不丁被人拽住,还吓了一大跳,待他反应过来,不免奇怪的看了九娘子一眼。

    “谁说我要买羊蝎子的?我是买螺丝的。”

    “螺丝?”什么玩意儿,“那东西能吃吗?你可莫要被人骗了!”

    九娘子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听说过螺丝居然也能吃的。

    眼看着那买主要走,她就要将人拽回来,好生提醒提醒,谁知,街头正好有人津津有味的吃着螺丝。

    边吃,还边夸道:“好吃!”

    九娘子脸都绿了,眼看着那些客人转眼四散开去,也没有一个照顾她营生的,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叉着腰肢就去了李昙年的摊上。、

    彼时,李昙年刚将陶罐收在背篓里,见九娘子过来,她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我警告你,你明儿个要是再敢来这镇上摆摊子,抢我生意,我保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街又不是你家的,你凭什么不让我们摆摊?”三丫有些不服气,要不是后娘不允许,她准把这潲水婆娘给骂死!

    二宝见三丫都维护后娘了,他这当哥哥的自然也不能落后,他连忙学着三丫的样子,挺着心口道:“对啊,你凭什么不让我们摆摊。”

    九娘子看着面前两张蜡黄蜡黄的小脸,不由冷啐:“瞧着一个二个没吃饱饭的样子,就你们这样,还敢跟老娘叫板,知道老娘的义兄是谁吗,看不把你们的屁股打开花!”

    “你可以试试。”李昙年声音中带了一丝冷意。

    二宝一想到屁股被打开花,他就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三丫余光瞟到后,颇有些狠狠。

    虽然,她也很怕,可输人不输阵,后娘就只有他们了,大不了到时候打不过,他们跑就是。

    冲九娘子做了个鬼脸,三丫好不得意:“你以为我们怕你,我呸!”

    李昙年好笑的看了三丫,背着背篓,拉着两个小豆丁就走,再没有多看九娘子一眼。

    九娘子气的脸色铁青,差点没当场气绝。

    娘仨走出了老远后,三丫才忍不住问道:“后娘后娘,我今儿个没丢你的脸吧?”

    “没有。”

    李昙年说完,三丫就挑衅的看了二宝一眼,哼,还跟她抢娘呢,就那个胆子,怎么抢。

    二宝有些不服气:“三丫,我可是你哥哥。”

    三丫怒了怒嘴:“咋看都不像。”

    眼看着两个小豆丁又要吵嚷起来,李昙年正好见到路边有个卖芽糖的,她掏了两个铜板出来,给两个小豆丁一人买了一根芽糖。

    有了芽糖,他们终于消停了下来。

    随后,李昙年去买了一背篓的羊蝎子,出镇子前,她又去买了两斤皂角,方才带着两个小豆丁回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