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0章 他的腿在慢慢变好了
    他默了半晌,终道:“刘金花又为难你了?”

    这是他适才从村里人只言片语中听来的。

    “她还想为难我?”李昙年轻笑,“你可别小看了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陆执一顿,他自然知道她的能耐,可看着面前这瘦瘦小小的女人,他还真就忍不住担心。

    “不是的,爹爹,金花婶儿挖了四凤婶儿的田坎,然后我们呢。”三丫一五一十的将地里的事儿说了一遍。

    陆执皱紧了眉头:“竟还有这事儿?倒是她活该了。”

    “可不嘛,她如今应该在帮四婶儿家补田坎呢!”三丫嘿嘿一笑。

    陆执静静地听着,几乎都能想象刘金花在他们手里吃瘪的模样。

    此刻,李昙年已经开始给他抹药了,少女的指腹极为细嫩,陆执能明显感觉到她抹药时,带过的浅浅凉意和痛意。

    这些天来,他那原本没有任何知觉的膝盖骨处,竟感到了阵阵痛意,而且,这痛意还越来越浓,陆执面上不显,心中却是止不住的激动。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腿在慢慢变好了!

    而这原本被他认为不切实际的事儿,却还是轻轻松松的被她给办到了!

    陆执又看了李昙年一眼,眸眼深处,一片晦暗。

    第二日天一亮,赵家门口就围了不少送鳝鱼的人。

    李昙年按着之前商定好的价格,让他们依次排队,等待收货。

    当该到小桃红的时候,李昙年分明看到外头还有个四凤,她稍稍迟疑了片刻,径直道:“这个钱,你是要你是要自己收着,还是给你嫂子的?”

    小桃红显然没想到李昙年会问这样的话,她一时间愣了愣。

    李昙年接着又道:“若你是给你大嫂的,那这鳝鱼,我就不收了,如果是你自己收着,我立马就给你上秤算钱。”

    李昙年倒也不是多讨厌四凤,只不过,这丫头性子太软了一些,李昙年看不过眼,就想帮她立起来。

    “我,我自己拿着,可以吗?”小桃红嘴唇蠕动,怯生生道。

    “为什么不可以,她是你爹还是你娘,你为何非得把自己的钱给她?”

    小桃红张了张唇,默默点了点头。

    李昙年把钱给了她,小桃红感激地朝李昙年道了谢,将才出了门,就被四凤给攥住了。

    四凤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钱,仔细看了看,忍不住抱怨道:“没想到,你那么一大桶的鳝鱼也就卖这么点钱,你看看别人卖了好多,就你一个人这么没用,才卖这么少。你明儿个要还是这么少,我就把你赶出去。”

    小桃红打了个哆嗦,这时,又听李昙年的声音由远即近:“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抓鳝鱼呢?”

    四凤没想到李昙年会出来,她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钱就被李昙年抢了回去。

    “小桃红,我记得我刚跟你说过,若这钱你自己拿着,我就收你的鳝鱼。既然你把钱给了别人,我就不收你的鳝鱼了。”

    小桃红嘴唇蠕动,可怜兮兮的说了一句:“大嫂,她,她要,我不敢。”

    李昙年看着她这说几句话都结巴的模样,有所感道:“你就是这么个软性子,难怪别人想怎么欺负你就怎么欺负你。”

    小桃红呆住,她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她原本就是爹娘收养的,和自家大哥也并没有血缘关系,大哥能将她养到现在,也已经很不容易。

    为此,她总是顾忌着大哥,不想大哥因自己的事儿和大嫂吵架,适才处处让着大嫂的。

    “把你的鳝鱼拿回去吧,我不收了。”

    李昙年淡淡说完,径直往屋里走,四凤见状,冷声挖苦了一句。

    “呵,贱丫头,连个鳝鱼都卖不出去,你还有什么用,你就是你哥的拖油瓶,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嫁到你家了。”

    小桃红心中一慌,赶忙朝李昙年追了过去:“年姐姐你帮帮我,我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我不想拖累大哥大嫂。”

    “我收你鳝鱼,但这个钱不能给你大哥大嫂,日后有这钱你也可以不必靠着你大哥大嫂,你愿不愿意?”李昙年道。

    小桃红眼里涌上了点点亮光,她看着李昙年,赶忙朝李昙年点了点头。

    若每日的鳝鱼都能卖这么多钱,她一月下来,也该有不少银子了!

    小桃红想着大哥辛辛苦苦的那么久,一月下来也不过挣一二两银子,自己如果真挣了钱,日后也不用再靠着大哥,确实很好。

    “若是让我知道你又把钱给了别人,那以后,你也不用帮我收鳝鱼了。”李昙年说着话,意有所指的朝四凤看了一眼。

    “嘿!”四凤不服气。

    “不给不给!”小桃红从未有过像此刻一般坚定。

    养父母已经不在了,她不能总靠着哥哥了。

    哥哥以后还得跟嫂子生孩子,家里各处都得用钱,她不能再当家里的拖油瓶了。

    “那你过来帮我看秤。”李昙年朝小桃红招了招手,径直将她唤回了院中。

    四凤看的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小桃红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儿!她居然就这么走了!

    “谁借给你的狗胆儿!”骂咧的话就要爆发出来,她忽又想起小桃红就是个软柿子。

    如今,有李昙年护着,她自是敢的,等她回去了,还不是任自己搓圆揉扁。

    陆家小院里,有小桃红帮忙看秤,速度倒真是快了不少。

    刘金花刚看了一场热闹,眼看着李昙年那么针对四凤,她心里越发没底儿,就听李昙年说货收够了。

    此刻,恰轮到刘金花,刘金花一愣,忍不住道:“陆执媳妇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专程不收我的不成?”

    李昙年连余光都没给刘金花一下。

    刘金花僵住,村里人则意味深长的朝她看了过去,那脸上明显带着嘲笑之意。

    “金花婶儿,确确实实是收够了。”小桃红见状,弱弱的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