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9 警告林子言
    隔日,李昙年送大宝去族学时,正好跟小杨氏撞了个正着。

    小杨氏一手牵着金疙瘩,一手牵着银疙瘩,金、银疙瘩两兄弟一看到大宝,就同时朝他做了个鬼脸。

    “赶紧走!以后不准跟他说话,如今的新夫子可是他家死对头,你可别被陆大宝给连累了。”小杨氏急骂了一声,就拉着两个孩子匆匆进了学堂中。

    李昙年皱眉,手上就被大宝攥紧了几分:“不碍事的,我不怕的,娘。”

    “你自然不用怕他!”李昙年还想说点什么,就听一阵欢笑声传来,一群妇人牵着自家孩子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

    “大宝娘,你送孩子来学堂了?”

    “大宝娘,你家大宝脑瓜子是当真灵光呢,我家大板栗都比不过他!”

    有两个妇人热络的跟她打了招呼,李昙年认得他们,好似都住在村口,还经常往她家送鳝鱼。

    那个被叫做大板栗的男娃儿和大宝年岁相当,倒是人如其名,脑袋又大又扁平,整个人说不出的可爱。

    “大宝!年婶儿!”大板栗朝大宝笑了笑,又客客气气的跟李昙年打了招呼。

    李昙年觉着这孩子讨喜,由衷夸道:“大板栗也很聪明!”

    妇人们一阵大笑,还想说点什么,在瞟到李昙年身后时,脸上的笑意僵了几分,都纷纷往学堂去了。

    李昙年一回头,就看到了林子言。

    今日的林子言穿了一身崭新的长衫,整个人打扮的一丝不苟,精神气十足。

    然而,他一看到李昙年后,整个人的面色就变得格外难看了起来。

    “你,你!”用手指着李昙年,他好半晌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一看到这李昙年,他就想起了莲姐儿!

    自从上次生了假半仙之事后,莲姐儿又大病了一场,他原本还有满心的疑问想要问莲姐儿,只是一看到莲姐儿那面色苍白,我见犹怜的模样,他便格外心疼。

    哪儿还好问些让莲姐儿不开心的?

    但同时,他对李昙年也越发不耻。

    他只觉李昙年当日就是故意坏莲姐儿名声的,如今看到李昙年,他只觉得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又嫌恶又反感。

    “你来干什么?”好半晌,他才呵了一句。

    李昙年有些好笑,瞧着周遭送孩子来族学的妇人们,她冷冷的扯了扯嘴角。

    “自然是送我儿子来上学,难不成,表哥是怕我将你那些龃龉广而传之?”

    这一声表哥,只气得林子言气的说不出话来。

    从小到大,李昙年这个总跟在他身后跑的丑八怪就是他的耻辱,

    此刻,望着女子脸上那轻薄的面纱,他心中暗自冷笑,只道遮成了这样,也遮不住她那丑陋的内心!

    “大宝,你先进去,有什么事儿跟娘说,我看谁敢欺负你!”

    李昙年眯着眼睛看了林子言一眼,大宝已经乖顺的往学堂里去了。

    林子言一张脸早已黑成了锅底灰,他哪儿能听不出,李昙年这话是冲着他来的?

    “李昙年,只要你别给我生事,别欺负我的莲姐儿,我自然不会牵连到孩子身上,你自己小人行径,可不要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

    “你不无耻?那你把我的钱还给我!”说着话,李昙年朝林子言摊了手。

    林子言气的嘴唇发抖,哪里还有刚刚那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几乎是夹着书册就回了学堂中,为了不看到李昙年,他更是早早打发了所有的家长。

    李昙年手里还拿捏着林子言的把柄,他也不怕林子言给大宝穿小鞋,这番警告完,她就放放心心出了族学。

    回家的路上,她看到了小桃红,小桃红刚将她阿兄送走,面上还有不舍之色,见李昙年过来,她忙上去拉住了李昙年的手,跟她说起了昨晚四凤跟她道歉的事儿。

    四凤那种性格的人能跟人道歉,心里都不知道憋着多少气。

    李昙年提醒了她警醒着四凤,小桃红赶忙点头,她一定打好了主意,若她那大嫂好好跟她阿兄过日子,她再不会将那日的事儿说给她阿兄听。

    若再让她逮着什么野汉子,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而李昙年心里则有些着急。

    今早她跟陆执交代过,让小桃红帮她先收着货,结果,小桃红却去送陆大牛了,如今,她家院子里只怕早乱成一团了吧。

    着急忙慌的赶回去后,李昙年惊骇的发现,院里不但不乱,而且,陆执已经帮她将鳝鱼全部收好了。

    一笔一笔的账目都被陆执记在了宣纸上,李昙年看着那力透纸背,飘逸大气还工整的字迹,有些吃惊。

    这男人居然还识字儿,之前,他一直以为陆执是个大字儿不识的!

    陆执似的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只将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干咳了一声:“镖局走南闯北的,至少也得有一两个认字儿的。”

    所以,他就是那个认字儿的?

    李昙年又看了看这宣纸上的字体,眼睛眯了眯,忽然有了个好主意。

    待晚间忙完后,她就拿着撮箕、扁担还有木桶,去河沙地里挑了两大桶河沙回来。

    河沙沾着水的时候,还有结块,李昙年倒了一桶河沙出来,缓缓铺平,将里面大大小小的石子选了出来,就递了一根长长的木棍给了陆执。

    陆执不明所以,李昙年径直道:“我原想过阵子送二宝和三丫去冬学堂,既然你也会写字,你闲暇无事的时候,正好教教几个孩子。”

    他们多少认几个字,有了基本功,日后进了冬学堂也不至于那么吃力。

    陆执看了看手里的木棍,又看了看李昙年,会意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成最简单的数字开始教吧。”

    李昙年点头,抬了小凳,将他扶坐在了河沙旁。

    陆执就将二宝他们唤了过来,在那河沙上,规规整整的写了一个‘壹’!

    李昙年看着三小只那豆芽似的小身板,忍不住直皱眉。

    这些天来,她虽然已经给他们改善了伙食,三小只也确实长了一些肉,可因着他们之前太过枯瘦,如今再怎么补,还是瘦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