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4章 争抢荒地
    “年丫头!”袁三娘沉默了许久,终有些急了,“你这是什么话,快别听那黄氏的胡话!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几个孩子虽不是你亲生的,可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他们好,他们自然也会对你好的!”

    “你和三郎好好的,日后,定能看着他们长大,而且,不光能看着他们长大,你和三郎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你定会儿孙绕膝,享不完的福气!”

    有些话,李昙年也不好跟袁三娘说。

    可袁三娘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方才为她的事儿着急到了这个份儿上,李昙年自也不想让她过余担心。

    于是,她什么也没多说,只朝袁三娘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一旁的山坡下,二宝和三丫一人捧了一片芋头叶的水,两张小脸上,满是苦巴巴的神色。

    他们都听到了,娘居然还想走,难道,就像那五奶奶说的,娘因为爹和别人生了很多小崽子,所以才不愿意跟爹爹吗?

    可他们有一个秘密不曾告诉娘亲,那就是他们都不是爹爹亲生的。

    “二哥,要不咱跟娘说实话吧,娘要是当真不要爹爹了怎么办?”

    二宝也是愁眉苦脸:“可是,爹爹以前交代过,这是我们的秘密,谁也不能说,否则就会有危险。”

    三丫垂头,是啊,爹爹确实交代过,而且,她也不想让娘亲跟着他们犯险。

    可是,娘亲若是当真不要爹爹了怎么办?她害怕!

    等两个小豆丁回到荒地里的时候,李昙年明显发觉两个小家伙都格外落寞。

    她挑眉朝三丫看了一眼,面露不解:“发生了什么事儿?”

    二宝怕三丫将那个秘密说出来,直接就把手里芋头叶包着的山泉水递给了李昙年。

    “娘,你快尝尝,这可是我和三丫专程打来的山泉水,可甜了,我们都喝了不少呢,你和三奶奶要是觉着不够,我和三丫又去给你们打点来。”

    李昙年狐疑的看了三丫一眼,径直结果芋头叶子,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果然,这山泉水格外甘冽,一喝进嘴里,整个人都凉爽了不少。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李昙年又看了三丫一眼。

    这小家伙平日里最是活泼,若没遇上什么大事儿,绝对不可能是这种表情。

    三丫咬了咬唇,还想说点什么,就听远远地传来了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

    “李昙年,你在干什么,这片地可是我放羊的地方,你把这草给我割完了算怎么回事儿!你割了草,我以后去哪儿放羊!”

    来人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男人长得格外瘦小,随着他越走越近,那一身脏兮兮的行头上,就传来了阵阵羊骚味。

    这人是黄氏的男人吃不饱,准确的说,他也不算她正儿八经的男人。

    当年,黄氏的男人死后,她儿子也不过几岁,为了将儿子拉扯大,她才去外头招了个赘婿进门。

    吃不饱原本不叫吃不饱,只不过,他是外村人,人们大多记不住他的名字,又加上他吃东西吃的格外多,这一来二去的,就得了个吃不饱的绰号。

    “吃不饱,这山里的荒地原本就是无主的,谁开出来,便是谁的,你也不该这么欺负年丫头。”

    吃不饱虽长得瘦小,可好歹是个男人,袁三娘怕李昙年年虽小,在他面前吃闷亏,赶忙就站了出来。

    李昙年倒一点儿也没有被吃不饱这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到,相反,她还觉得有些好笑。

    这山里开荒地的不少,为什么这吃不饱非得找她的麻烦,可不就是为了黄氏出头吗?

    “三娘说的不错,这荒地是我开出来的,你争不过,至于黄氏,她骂我孩子,我让她道歉,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你也不占理儿。”

    李昙年慢慢悠悠的说着话,吃不饱竟有些气短。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眼前这人分明是将他的想法看的透透的了!

    不过,看的再透又如何,他还能怕她这小丫头不成!

    “你开出来的又怎么样,这块荒地可是我先占着的,这是我用来放羊群的,你凭什么给我霸占去!”

    吃不饱说着这话,又回到山坡下,将他那十来只羊一并赶到了荒地里。

    “陆执家的,这片地儿本就是我先占的,你要真跟我耍泼皮,你可别怪我不提醒你,我家羊群可是专吃菜的,到时候,你种什么,它们就吃什么,反正是你自个儿不听劝,找谁说理都没用!”

    “吃不饱,你怎么这样?”袁三娘有些恼火,二宝和三丫也气鼓鼓的瞪着吃不饱。

    “我哪样了?我放羊的地儿被你们占了,你们还有理了!”

    吃不饱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吃准了李昙年和袁三娘将他没有办法。

    谁曾想,他还没有得意多久,就听李昙年冷冷说了一句:“想挨打吗?”

    吃不饱诧异的看向李昙年,又反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好笑:“你?想打我!好,我们今儿个就看谁的拳头硬,还想跟我争东西,”

    说这话,吃不饱直接就将他手里的赶羊鞭子狠狠的朝李昙年打去。

    他那鞭子是用一根除木棍绑着的,一甩过来,还带了阵阵劲风!

    李昙年也没跟他客气,拿着锄头就干了起来!

    “年丫头!”袁三娘惊呼了一声,生怕李昙年吃了亏,就要上去拉架,却被二宝和三丫拉了回去。

    “三奶奶,你别怕,我娘肯定打的他哭声喊娘!”三丫努嘴道。

    二宝连连点头:“对,我娘可厉害了,我们才不要怕他!”

    袁三娘一愣,就看到那吃不饱被李昙年打的节节后退了。

    显然吃不抱是将自己的弱势归结到了赶羊鞭不行上,眼看着田地里,还有一根锄头,他快步上去,拿着锄头就朝着李昙年砍了去。

    那架势,实在是太过猛烈,惊的田地间的羊群四处乱窜,偏有没长眼睛的,直接朝他身上撞了过来。

    吃不饱怕伤到自家羊,他急急往身后退了退,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没站稳,竟然就朝荒地上摔去。

    而那锄头,自然也随着他的力道挖了下去,好巧不巧的,就挖到了他家羊儿的后退上,只听一阵凄凄惨惨的羊叫声响起,那头又白又肥的羊儿就那么摔倒在了地上。

    那后蹄处的伤更是鲜血淋漓,好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