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8章 黄氏吃瘪
    “还不了了。”

    李昙年说完,黄氏急了。

    “怎么就还不了了?陆执家的,我不愿意卖了,你还能强迫我卖不成!”

    “对啊,我不卖了,我把钱退给你,你把羊崽子还给我!”吃不饱附和道。

    原来,李昙年家羊崽子非但没死,还能吃能睡的事儿传遍了整个村子,黄氏和吃不饱听到这话后,心里就不高兴了。

    两口子一不高兴,就跑到了陆家。

    谁知李昙年不在,陆执又是个不好相与的,两口子这才直接来村口堵人了。

    对此,李昙年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她当日让吃不饱写纸约,为的就是防止如今这种情况。

    “吃不饱已经跟我写了纸约,所以,还不了了。”李昙年勾了勾唇角,将话又说了个清楚。

    黄氏压根就没想过,那吃不饱还跟人写了纸约,她气的银牙紧咬:“那不算,我们家我做主,吃不饱一个外来汉,有什么资格写纸约?赶紧把我家羊崽子还我。”

    “哎哟,可不是,咱们都是大字儿不识的乡野之人,纸约在咱们村里压根就没用!”;刘金花掩唇嗤笑了一声。

    葛氏眼睛一亮,当真能没用?

    这些时日以来,每每想到自己还写了一个纸约在李昙年那里,她就心慌慌。

    “是,是啊,乡野人家,可不认什么纸约。”葛氏鼓足了勇气,也跟着附和了一句。

    “认不认,不是你说了算。”李昙年看着葛氏,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就带着二宝和三丫下了牛车,“走吧,我们去找老族长!”

    牛车上的人见状,纷纷跟下去看热闹了。

    葛氏忍不住攥紧了衣服,磨了磨牙,她还是跟了下去。

    “李昙年!”黄氏知道老族长一家和李昙年关系不错,如今,更不想见什么老族长。

    她伸手就去拽李昙年,却被李昙年反手拽住了腕子,那痛感顿时蔓延开去。

    “陆执家的,你干什么动手?”吃不饱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就听人群外,陆老族长的声音传来,“吃不饱,你们两口子这是要干什么?”

    黄氏和吃不饱一听到陆老族长的声音,两人嚣张气焰骤减,立马就怂了。

    “不饱叔让我娘还他羊崽子!”这时,三丫气鼓鼓说了一句。

    赵素素听得这话,差点没被气笑:“啥,还他羊崽子?年妹子可是让你们家写了纸约的,这白纸黑字的写着,凭什么还啊!”

    “吃不饱写的,又不是我写的。”黄氏有些没底气。

    “谁写的都一样!”陆老族长恼火至极,“那纸约是我亲自帮忙写的,而且,吃不饱还签了字,我们陆家村人绝对没有出尔反尔的道理!”

    黄氏狠瞪了吃不饱一眼,吃不饱垂下脑袋,不敢看她。

    他哪儿知道那羊崽子会活下去,当天他回去跟黄氏说这事儿时,也没见她这样啊!

    “吃不饱,我问你,你还要不要羊崽子?”

    陆老族长的询问声再度传来,吃不饱哪儿还敢要?

    陆老族长狠话都放在前头了,若他还敢要,陆老族长说不准就要将他赶出陆家村了,他原本就是个上门女婿,可不敢嘴硬。

    “不要。”闷了一会儿,吃不饱道。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黄氏当着众人的面也没给他面子,直接就拧了吃不饱一耳朵。

    众人看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人群里,甚至还传来了哄闹的笑声。

    陆老族长可没给黄氏两口子脸面,随即将两人狠训了一顿,又提醒了他们纸约上的内容,方才让大伙儿散了。

    葛氏看着李昙年,想着言哥儿跟她写的纸约,心里很不踏实,总怕她有朝一日,也会将那纸约当着全村人的面拿出来。

    “我说你说的不算,你偏不信。”这时,李昙年朝她看来,勾唇说了一句。

    葛氏心下一慌,拔腿就走,刘金花见状,忙追了上去:“秀才娘,你那么急干什么,你等等我啊!”

    李昙年嗤声一笑,刚打算带着两个孩子坐车回去,就被赵素素给拉住了。

    “我做了豆浆馍馍,你来我家吃点?”说完,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就将人拉到了自家院里了。

    此时,瘦黑瘦黑的陆成正在院里干木匠活儿,见人过来,他热络的跟李昙年打了招呼。

    二宝和三丫也甜糯糯的叫了一声‘叔’。

    “乖!”赵成看着三丫,越看越喜欢,就朝赵素素说了一句,“孩儿他娘,给两个孩子泡一碗糖水喝吧。”

    赵素素斜了他一眼:“我知道,还用你提醒?”

    说完就要将李昙年娘儿仨拉回灶房中,也就在这时,李昙年发现陆成居然扔到了不少槐木疙瘩。

    说是疙瘩,也不全是,因为地上还有不少大块些的。

    “成大哥,这些都是你不要的?”她想到了现代水枪之类的玩具,下意识问了一句。

    陆成点头,李昙年眼睛一亮,又道:“那你可以帮我做一些小东西吗?”

    “自然可以!”陆成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李昙年忙跟赵素素讨了纸笔,要给陆成画简图。

    另外一头,黄氏和吃不饱没讨到好,反而被老族长训了一顿,两人面上都不怎么好。

    回去的路上,黄氏就恶狠狠的将吃不饱训了一顿,只怪他鬼谜了心窍,竟跟人签了纸约。

    吃不饱有苦难言,他怎么也没想到那羊崽子居然被李昙年给救活了!

    “咱家万寿年岁也不小了,就等着攒钱给她娶媳妇儿呢,这再大的家,也经不住你这么败!”

    万寿是黄氏和亡夫的儿子,他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混子,平日里啥正事儿也不干,就知道吃吃喝喝。

    吃不饱对那便宜儿子无感,可还是耐着性子劝道:“你还是好好说说万寿,他整日里在村子里飘着也不是个事儿。”

    “万寿好端端的,你扯他干什么?”黄氏没好气的瞪了吃不饱一眼。

    吃不饱心道好?今日又不知道去哪家喝酒去了!

    事实上,此时的万寿正在自家家门口给人望风。

    眼看着黄氏没回去,他又悠哉游哉的回到院里,喝了一口小酒,剥了一块花生壳,往嘴里抛。

    就在这时,他那间破旧草屋的窗框子里,猛地传来一阵女人的低泣声和男人的粗喘声。

    万寿顿时就觉得自己眼前的烧酒不香了。

    他活了将近二十年,还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此刻,还真是有些嫉妒自己这好兄弟了。

    眉目一动,他快步上去,刚凑到窗框处想看看屋里的战况,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接着,一个抽抽噎噎的小姑娘就从屋里跑了出去!

    那小姑娘细皮嫩肉的,万寿看着心里也是一阵痒痒,还想趁机摸上一把,占点便宜,那小姑娘居然拔腿就跑了!

    “不是,老五,这女人怎么那么听你的话?”他摸着下颌,颇有些羡慕的看向了从自己屋里走出来的男人。

    男人大概二十出头,身上穿着一身灰色麻衣,脸上满是餍足之色。

    “想知道?”他得意的坐到了桌边,直接喝了一大口烧酒。

    万寿连连点头,黄老五就朝他勾了勾手指,万寿主动将耳朵贴了过去,两人一阵耳语,万寿好不惊讶!

    “这,这直接强人,人家能愿意吗?”

    黄老五眯眼一笑:“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这天底下,就没有我黄老五对付不了的女人。”

    声落,黄氏和吃不饱一前一后的回来了。

    黄氏心下不快,还在数落吃不饱,黄老五见状,眯眼问了一句:“婶子,那不过是一个妇道人家吗,瞧把你给急的,这种事找里长肯定是不行的,那得自己出面啊!”